逐鹿青藏 第六章 血色樱花 第四节 保卫半岛 三、奇兵北出

湘人李陵 收藏 8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内容简介] 在摆脱了岸上远程战略炮弹的打击之后,一猪二郎本来还挺感到庆幸的,但看看这支半路杀出的中国舰队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中国北海舰队,一猪二郎竟在瞬间感到万念俱灰。 在他看来,中国北海舰队能够北上,那他派出去的那支特混舰队,肯定是凶多吉少了。而这支特混舰队,是联合舰队里最能战斗的一支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68.html


4、保卫半岛 三、奇兵北出

1689年,满清康熙朝《中俄尼布楚条约》划定时,我国东北地区还有一块约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太平洋西岸有一条漫长的海岸线。由此东临库页岛和北太平洋,日本列岛也和中国东北隔海相望。不过,如果中国在现在所谓的日本海有海岸线的话,那这片海域,还不定就叫日本海呢。但在其后的一两百年间,沙俄又通过《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等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把中国东北通向北太平洋的出海口就全封死了,并夺去了北太平洋上的库页岛和乌苏里江以东大片国土,使中国东北地区,变成了一块内陆国土。最让人气愤不平的是,在图们江的出海口,离日本海就只剩十五公里了,而这十五公里江面,一边是朝鲜,一边就是俄罗斯。

后来,经过细心的历史学家的研究,发现条约上并没有规定不许中国船只通行,后来又经过国际法律专家的据理力争,俄罗斯终于同意让中国渔船通行直达日本海。

理争回来了,图们江却落差极大,水流也湍急,根本不太适宜行船。但只要在法律上可以行船,能不能行船那又是另一说了。

几十年前,中国和朝鲜签定经济援助协议,在朝鲜的罗津港修建造船厂,为朝鲜人民共和国提供一系列远洋和近海捕鱼船以及远洋运输船,但却绝不提供用于军事目的的武装舰艇,以免让日本不放心,从而生出许多无端的是非来。

但是,就像日本的军工产品寓于民间企事业一样,这家造船厂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马上生产军用船舶,而且可以在十天内改装出近五十艘各种作战用武装船只,速度之快,是一般民用企业难以做到的,这个造船厂,其实是中国政府高瞻远瞩,在几十年前就下下的一颗棋子,当时看来只是一颗死棋,就是为朝鲜生产生产一些不入流的捕鱼船和远洋运输船,中国人从中赚取一些廉价的工钱,但这个造船厂在战时的巨大影响力,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到的,不具有非凡的战略眼光,以及非凡的政治家和战略家的智慧,还会以为,建这个造船厂,是在浪费中国人的人力和财力,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工程。

这个厂,外看管理松懈,机械设备陈旧,生产工艺落后,工人无精打采。但内部却是采用军工企业的管理模式,人人爱岗敬业,工人技能高超,干部作风强悍。一旦有事,全厂上下,就可以像一部整装的机器,满负荷地高速运转起来。

一个月前,工厂接到命令,秘密组装武装船舶,并经图们江用小型渔船昼夜不间断地往这里运送零配件,也就是这些武装船舶的武器装备部份。一个月下来,就改装出了一百多艘。

等南集团军入朝时,这一百多艘武装起来了的捕鱼船和远洋运输船,就被南集团军第三军一部接收,成为了一支可以在日本海上对日军联合舰队进行打击的特混舰队,这支特混舰队被命名为“光复一号。”

舰队水兵,全部由北海舰队一支战力强悍的部队组成,突然有一天,这支部队被中央军委抽调到东北军区,指挥权也交由了东北军区。这一来,这支部队不由得哗然起来,都说一支海军部队,不但给调入了与海不着边的东北军区,还干脆一股脑儿给端了过去,这让部队的官兵大惑不解。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这支部队只好下船,坐上东去的列车,一家伙就给拉到了东北的密林深处,加入到了东北军区的战斗序列。

谁知道不久之后,这支海军部队随南集团军第一军一入朝,就喜从中来,部队官兵看到了他们朝思暮想想来的日本海,而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仍然是海军,而且还登上了与他们平时训练时一样的舰艇,使用一样的武器系统,一样的操作系统。看到这一切,部队官兵终于释然了中央军委的用心,不由得士气更是高涨,也知道了终于要和日本鬼子干仗了,而且是使用他们最顺手的军舰,只是所在地点变了,番号变了,但部队管理和指挥体系没变,所肩负的使命也一点没变。

部队官兵全部登船,在进行了一天的紧急演练之后,就浩浩荡荡地驶入了日本海,接受作战任务,命令是协助第一军消灭在东朝鲜湾进行登陆的日军联合舰队。

这时,日军太平洋舰队早已经北上,在宗谷岬摆开架式,也不知道是要进攻俄罗斯呢,还是在警戒俄罗斯,不让俄罗斯有时间腾出手来帮中国,还是故意想引诱俄罗斯或在威胁俄罗斯,俄罗斯摸不着头脑,只好把他的太平洋舰队的第一第二特混舰队调往鞑靼海峡和鄂霍次克海,以警惕日本突然发动的攻击,而太平洋舰队主力,仍留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一带海面上游弋,毕竟这里才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老窝,如果让日本人把老窝给端了,那就大祸临头了。

“光复一号”舰队由少将参谋长沙日乐任司令,舰队出发时,整个舰队刚开完午饭,而他,炊事员才刚给他送来他亲点的菜肴,出师之日,他不想这么马虎地对付过去,他喜欢边吃边指挥作战。炊事员投其所好,第一道菜上的传统招牌菜“轰炸东京。”

“好!你小子会溜须拍马啊,命令舰队全速前进,不要让小日本的舰队跑了,给我帖上去近战,发挥我们的特长。”沙日乐命令一下,就开始安心品尝起了这道“轰炸东京”。

沙日乐的旗舰是由一艘远洋运输船改装的,满打排水量一万多吨,航速五十节,改装后装有四门主炮,四组鱼雷发射管,两门副炮,一次齐射可在六十秒内发射五百发炮弹,六十秒内可一次发射四十八枚鱼雷。舰首装有四门防空火炮,一次齐射可对空发射六百发防空炮弹,“幻逆”式雷达控制口,一次锁定一百个空中目标。

当日军发现对着他们迎面而来的是中国舰队的时候,不由得吓了一跳,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日本海里出现中国舰队,而且是全付武装的正规军,并非是武装起来了的渔船。看样子,这支中国舰队是来偷袭他们的,现在不能追究这支中国舰队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而是要小心应付,因为,突然出现的对手,会让人产生一种不知底细的恐惧感。

日军联合舰队只好分出一支舰队,迎头赶上这支中国舰队,想进行缠斗,而主力舰队仍然想脱离战场,返回本州新泻港,说休整也好,说以逸待劳也好,说败逃也好,反正,联合舰队主力只想快快脱身。

但是,这支注定要在开战之初就要被消灭的日军联合舰队,做梦都想不到,已经在对马岛进行了一场恶战之后的北海舰队,正乘胜前进,截断了它返回本州新泻的退路,挟着得胜之威,从它的后面杀来。(关于在对马岛上发生的战事,下节会进行详述)

当知道了这个消息后,联合舰队司令一猪二郎上将脸如死灰,马上向大本营求救,要求太平洋舰队迅速离开宗谷岬,进入日本海参战,以解联合舰队之围。但大本营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只是命令他要抵抗到底,突破中国舰队的攻击,太平洋舰队要坚守宗谷岬,防止俄罗斯趁火打劫,如果俄罗斯趁火打劫,太平洋舰队就要一举攻下萨哈林岛。

一猪二郎气得把电报撕了个粉碎,大叫起来;“命令舰队迅速脱离中共岸炮的打击,一心对付两边的中共舰队。” 如果不是这支突然出现的中国舰队,一猪二郎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因为,他已经在东朝鲜湾里,扔下了几万具士兵的尸体了。而如果没有这支舰队带来的战场变数,他是不会惧怕岸炮的打击的。

在他的命令下达后,联合舰队各舰开始缓缓掉头,一支往东北方向,一支往西南方向,想脱离岸炮的打击范围,迎头痛击赶来的两支中国舰队。

驻在永兴和高山的第二军炮兵师,见日军舰队要逃,上千门大炮,迅速调整方位和射击诸元,各型战略破甲弹、小型战略高爆弹、强力燃烧弹、噪音干扰弹等,在一个齐射之后的十秒钟内,又是一个齐射,十秒钟又是一个齐射,在“幻逆”雷达的指引下,朝着日军联合舰队铺天盖地而来,颗颗都不落空,直把日军联合舰队炸得鬼哭狼嚎。在打击范围内,有些虽然掉了头,但没来得及加速的舰艇,就被炸得不沉即伤,大部丧失了战斗力。

“光复一号”舰队见一小部分日军舰艇想沾上来,真有些喜出望外,那是巴不得他们如此,还省得我们自己沾上去了。

在迎头赶上之际,“光复一号”的速射短炮就发挥了巨大威力。这种速射短炮的最大优势,就是射程短,但威力大,射速快,铺天盖地而来的炮弹,会让你毫无招架之功。而由于自身的船体小,又机动灵活,航速快,极易避开敌人的打击,特别是鱼雷的打击。

不知底细的日军舰队,看到这些船体好像是渔船的武装舰艇,竟然毫不在意地迎头赶来,并不断地进行射击,他们想,这些小船,我就是撞也要把你撞沉了。

当舰队离日军舰队只有一千米的时候,沙日乐的那盘“轰炸东京”刚刚吃到三分之一,炊事员正准备上另一道叫“油炸日猪”的创新菜,这菜的主料就是一种家养的袖珍野猪,肉被连肥带瘦地剁成泥,再搓成丸子,下油锅炸到焦黄,盛到盘子里,另外勾芡淋在丸子上就成了。不过,这菜的制作速度要快,如果等丸子凉了就感觉不到那种油淋时的滋滋声了,这滋滋声就代表了炮弹爆炸时的轰鸣声。

炊事员把刚炸好的丸子放在他的面前,手端着才勾出的香芡,往丸子上一淋时,他兴奋地说道;“好!有声色,各舰注意,还能开炮的都给我站起来,十分钟之内不能把眼前的日军舰艇给我解决掉的话,我就把你们当油炸日猪吃了,开炮!”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喊出来的,喊完之后,他又对着那盘油炸日猪,长长地嗅了嗅,感觉到香气直入了肺腑。

话音未落,舰队一百多艘舰只,一个左转舵,全部主炮副炮都对准了气势汹汹而来的日军舰艇,密密麻麻的炮弹,几乎把半边天的光亮都遮蔽了一般,竟使天色也为之一暗。

日军的舰体庞大,目标当然也十分醒目,招来的打击,也就十分惨烈。中国舰队所发射的炮弹虽然没有一炮就炸沉一艘战列舰的威力,但一炮炸塌一座舰桥和一座炮塔的威力还是具有的。

在每平方米可以摊上十几颗炮弹的密度的打击下,迎面赶上来的三十艘日军舰艇,在不到六分钟的时间里,就被炸得面目全非了,一艘艘都只剩下一具空壳在海上漂荡着。

在主力舰队的一猪二郎,在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惊肉跳起来,马上命令所有舰炮向北来的中舰队开炮,企图阻止中国舰队靠近,但中国海军这支“光复一号”舰队,共有一百多艘,且列队分散,加上舰体小,日军炮弹的命中率并不理想。看在眼里的一猪二郎,直气得浑身哆嗦,大骂舰上炮手一个个都是混蛋。

在摆脱了岸上远程战略炮弹的打击之后,一猪二郎本来还挺感到庆幸的,但看看这支半路杀出的中国舰队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中国北海舰队,一猪二郎竟在瞬间感到万念俱灰。

在他看来,中国北海舰队能够北上,那他派出去的那支特混舰队,肯定是凶多吉少了。而这支特混舰队,是联合舰队里最能战斗的一支舰队了,而中国北海舰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北上,其战力当然是更胜一筹甚至几筹。

“天皇啊,您如果不救联合舰队的话,我就只能先在这里为陛下尽忠了。”一猪二郎举起战刀,正准备切腹,一颗破甲炮弹咣当一声就钻进了他的指挥舱。

一猪二郎连同他的指挥舱一起,被炸得血肉横飞,连他的骨头屑都找不到,一缕阴魂就到吹上御所里向天皇尽忠去了。

旗舰被炸,指挥官尽忠,联合舰队像一群无头苍蝇,在北海舰队和光复舰队的联合打击下,就彻底地消失在东朝鲜湾里。

而一猪二郎就是变成了鬼,也弄不明白天皇为什么不来救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