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8

鹤鸣悠悠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URL] 睡梦中,萧天雄忽然感觉身上有被覆盖的触动,睁眼一看,是空中小姐在给自己加盖毛毯,头等舱的服务真是周全。 “对不起,打搅您休息了。”空中小姐扬着甜美的笑脸。 “没关系,谢谢。” 萧天雄报以礼貌的微笑,同时被空中小姐的美貌吸引,不禁多看了一眼。如果评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睡梦中,萧天雄忽然感觉身上有被覆盖的触动,睁眼一看,是空中小姐在给自己加盖毛毯,头等舱的服务真是周全。

“对不起,打搅您休息了。”空中小姐扬着甜美的笑脸。

“没关系,谢谢。”

萧天雄报以礼貌的微笑,同时被空中小姐的美貌吸引,不禁多看了一眼。如果评论女人,萧天雄觉得还是中国的女人最美。欧洲的那些白种女人长得高大粗壮,丰乳肥臀,再加上体毛密长,令人望而生畏。而中国女人婷婷婀娜,纤秀柔媚,光洁俏丽,令人赏心悦目。也许不同种族在两性审美取向上也存在近亲相悦的偏颇。

女人是男人永恒的话题,这个话题对萧天雄来讲却是有着说不清楚的尴尬。年轻的时候,他也曾有过绚丽的梦,有过花前月下,有过耳鬓厮磨,有过洞房花烛,有过夜夜相欢……可不知为什么,随着儿子的出生,随着工作压力的加重,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生活一天天变得平淡,平淡得象白开水一般索然无味,既便是偶尔为之,也是敷衍了事,草草收场。久而久之,夫妻之间变得疏远陌生,变得相互排斥,变得可有可无。10年前,妻子的姨妈从美国发出了召唤,妻子毫不犹豫地带着儿子飞去大洋彼岸,从此“黄鹤—去不复返”。前不久,他去美国探亲,本想同妻子好好谈一谈,或聚或散有个了断。不曾想妻子只是相约在一家中国歺馆短暂地见了一面,公事公办地讲一讲儿子的学习情况和生活情况,别无再叙的机会。他懂得妻子不聚不散的意图,担心一旦失去法律关系便不能再继续享用自己源源不断的汇款。女人的现实有时候令人哭笑不得,有儿子在美国读书生活,自己就是砸锅卖铁也得全力以赴呵!

萧天雄就是这样承担着养妻育子的责任,却过着鳏寡孤独的生活,好在他少小离家飘泊异乡,又多年奔波商海,早己习惯独往独来。只是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思儿之心隐隐作痛。5年前,又一个女人闯进了他的生活,让他人到中年之际才真正读懂女人二字的全部内容,同时也唤醒了他男人雄性的激情。

那是在研制开发欧洲A级地毯的时候。自从与罗德建立了贸易关系,出口地毯的品种和数量逐年增加,为了再度扩大欧洲市场的份额,罗德寄来了一种地毯样品,号称在欧洲同类产品中排位A级,是富人享用的高档消费品,虽然市场容量有限,但价格却比一般产品高出一倍以上,附加值十分可观。最重要的这是一种标志性的产品,凡是能够生产此种地毯的厂商就充分表明自身在染纺技术和织造工艺以及企业管理等诸方面己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这种地毯是用乳白、浅米、淡黄三色毛纱交错织造,毯面平滑丰满,色泽素雅清亮,层次分明,质感鲜透,织造难度显而易见。先姑且不谈具体的技术工艺,仅产品卫生一项就令人望而生畏,佼佼者易污呵!

萧天雄着眼于企业发展的大局,为了快速提升企业的知名度,他力排众议决定研制开发此种产品。几经试验,结果却是连连失败。首先就突不破染纺第—关,无论怎样调整染料配方,染出的毛纱看似颜色—致,就是没有那种质感鲜透的效果,织出的样品也象是没有洗透的衬衫—样浑浑沌沌,出不来清亮的色调和清晰的层次。参与者大都摇头叹息,认为是自身的技术工艺落后,根本难以支撑这种尖端产品。萧天雄偏是不服输,查资料,找同行,寻访相关科研机构,几经周折之后,从全国地毯协会获得信息,北京毛纺科研所有一位名叫陶丽的女工程师是染纺织造行业的专家,曾经在澳大利亚留学多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报效,是目前国内同行业中颇有名气的技术权威。

在一间布置简单却非常整洁的办公室里,萧天雄见到了这位顶着博士头衔的女工程师。初次谋面,已经多年不近女色的萧天雄两只眼睛倏然闪射出异样的光波,仿佛触动了心灵深处多年的渴望,周身的血液流速加快。陶丽的身材十分纤瘦,细俏骨感,秀丽婷婷;她的衣着素朴淡雅,缝制得精致考究,贴身可体,清晰地勾勒出修直的双腿,圆润的臀部,柔细的腰身,小巧而饱满的前胸;她的肤色白皙,面庞清秀,鼻直嘴小,睫毛密长,一双盈盈含笑的眼睛顾盼之间流露出含蓄亲柔的目光,看上去给人—种清丽内秀的气质和柔媚十足的女人味!端详之下,萧天雄的心中在触发异动的同时也产生疑问,这般年轻纤弱的女人如何成就专家、权威的声名?

萧天雄在女人面前从来都是落落大方,今天却显得有些不自然。他局促地说:“我是慕名登门求教,请陶工全力相助。”

“您不用客气。”陶丽的声音细弱甜柔,象溪水一般涓涓入耳,十分好听。她微笑着说:“萧总是贵客,平时想请也请不来。”

“你知道我?”萧天雄有些惊喜。

陶丽眨动长长的睫毛客气地恭唯:“萧总的大名在同行业中多有人介绍。”

“惭愧,惭愧。”萧天雄表面上假意谦虚,内心里却在暗暗得意,自己在同行业中的人缘和口碑都是不错的,肯定早已给面前的这位令自己砰然心动的女专家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他送上地毯样品,详细讲明原尾,态度恳切地请求指点迷津。

陶丽举着放大镜,伏身在桌案上,认真仔细地观察着地毯样品。那专注的神态和充满自信的表情确实有专家的风范,看起来人不可貌相呵。

片刻,陶丽放下放大镜,胸有成竹地说:“萧总,从毛纱纤维的弹性和光洁度上判断,这该是新西兰产的‘美丽奴’羊毛,从毛纱色泽的鲜亮度和质透感上分析,这该是用的德国产的中性染料。”

专家就是专家,一眼就能看出端倪,而且出处明确,亳不含糊。

萧天雄还是有些不解:“用国产的羊毛和染料就有那么大的差距么?”

陶丽笑了,脸上荡漾着楚楚的温情。她耐心地讲解,讲羊毛纤维的构造,讲羊毛腔和羊毛脂,讲髓质层和鳞片层……她又讲染料,讲酸性、碱性和中性的化学反映,讲不同染料的分子结构……

一串串的专业术语,一串串的化学公式,萧天雄听得如云里雾里,这也太专业了,想弄明白非得再读个本科不可,但是碍于礼貌还得硬着头皮听。

等陶丽讲解完毕,萧天雄急切地请求:“你是专家,你开药方,我们抓药,最佳组合。”

“您太着急了,没那么简单。”陶丽笑盈盈地继续解释,“这仅仅是初步的判断,要搞清楚具体的数据,还要对样品进行破坏性试验。”

接着,陶丽又讲解羊毛粗细长短形成的染纺差异,纤维卷曲影响纱支成形和性能的变化,还有毛纱支数、捻度,合股……又是一串专业性极强的术语。

萧天雄是学经济贸易的,对于毛纺专业完全是门外汉,公司里的那些技术人员研究国内市场的一般产品还是应对有余,现在面对国际市场,开发尖端产品则明显暴露出专业能力不足。如果面前的这位楚楚可人的陶工能为己所用,那将对公司整体技术能力的提升产生质的飞跃,能够为不断开发新产品提供可靠的技术保障!

萧天雄含义颇深地望着陶丽,态度殷切地说:“陶工,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们合作吧。”

“合作?”陶丽不解地反问,“我们不是正在合作吗?”

“我指的不是这样一般的合作。”萧天雄双眼放光,充满期望又咄咄逼人:“我想聘你当我们公司的技术顾问,或者,干脆嫁到我们公司算了!

“嫁?!”陶丽倏然脸色飞红,又羞又嗔,“萧总,初次见面怎么开这样的玩笑!”

“对不起!对不起!”萧天雄也觉失口,慌忙解释,“是调,调动的调!平时说惯了,请陶工千万别介意!”

不介意?哪个女人能对“嫁”这个字眼不介意呢?!陶丽也曾有过谈婚论嫁的时候,那是10多年前,当她和未婚夫正准备筹办婚嫁之际,突然收到从澳大利亚寄来的录取通知书。为了安心学业,她毅然放弃成婚,只身飞赴澳洲。等她学成归来,那个“未婚夫”的孩子都满地跑了。从此她变得心灰意冷,况且30多岁的女人再谈婚论嫁也非易事,最关键的是她心性颇高,一般的男人根本进入不了她的视线。因此,拖至今日已年近40依旧独身。可想而知,这样一个女人对“嫁”字能不敏感么?

萧天雄哪里知道其中的原尾,只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望着陶丽,继续展开攻势:“陶工,我可是诚心诚意的,请你认真考虑。如果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承诺照单全收!”

陶丽的情绪己经平稳下来,恢复了笑容盈盈的神态。说心里话,她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并不满意,科研所是做学问的单位,最大的成就不过是发表一些学术论文,真正能够创造生产力的还是企业实体,科学技术只有同生产实际相结合才能体现真正的价值!为此,她一直在寻求适合自己发展的企业,只是苦于没有机缘。东方地毯公司是一个声名显赫的企业,面前的这位萧总在同行业中也是倍受称赞的人物,今天初次接触,从对方急切的心情和对工作执着的态度可以看出是一个干事业的男人!尤其是这位萧总在言谈举止之间表现出来一种挥洒自如和举重若轻的气质,充分展示出一个成熟男人所具有的睿智自信和精明练达的风范,也表现出强悍直率和不拘小节的性格,是一个既有内涵又雄性十足的男人!这种男人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么?

陶丽芳心触动,面对萧天雄极富诱惑的攻势产生了动摇。但是,女人有女人的心理防线,不会轻易地表现出真实的心意。她矜持地表示:“萧总,谢谢您的美意。我想,我们双方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初次见面就相应相许是不是太贸然了,不就成了—见……那个了吗?”

陶丽本想说一见钟情,但话到嘴边又觉得有失自重,于是含糊过去。

萧天雄也感觉到自己的唐突,初次见面就想拉人入伙实在是太心急了。他充满歉意地说:“陶工,我可不是信口开河,真是求贤若渴呵。我尊重你的意愿,我们虚位以待!不过,眼前的这个项目……?

“请萧总放心,我会全力为您服务的!”陶丽满口应允。

萧天雄回到公司,向吴明介绍了陶丽的情况,也讲述了自己的想法。

吴明更是喜出望外,连连表示:只要能把人挖过来什么条件都答应!这家伙有着自己的盘算,公司目前在生产管理和市场经营方面绝对是强势,有萧天雄横刀立马全无问题;而在工艺技术和新产品开发方面明显地呈现出弱势,关键是没有技术权威来领军;如果真能把这位有着博士头衔的女专家招至麾下,那可真是两全齐美了!况且企业正在扩大规模,将来还要进行企业改制,正是用人之际。如果一切都能如愿实现,生产管理和市场经营有萧天雄冲锋陷阵,工艺技术和新产品开发有这位名叫陶丽的女专家领军谋划,自己稳坐中军大帐,人、财、物大权独揽,尤如甩手掌柜一般岂不悠哉乐哉!为此,他同萧天雄商议决定,如果陶丽肯来公司供职,可以担任总工程师,全面负责公司的工艺技术、产品质量和新产品开发工作,享受副总经理待遇,配有单独的办公室和专车。条件算是优厚,人才更是难得,双方能否走到一起就看缘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