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9.暴风雨前的宁静

小冰ice 收藏 0 4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虽然对自己昨晚的表现感到非常滴不满意,虽然对自己昨晚来的非常不是时候的睡意非常不满,但,怎么说我,严樱,从今天起就是各有家室的女人啦。

看着睡在身旁和我共枕的男人,我仿佛坠入一个如梦似幻的梦境当中,为了证实此处并非梦境,我的一只手在蚕丝被的掩护下悄悄的潜伏到蓝袍那未着丝缕的光滑躯干上,然后.....上下其手........

“嗯........?”睡美男睁开迷蒙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微颤,双眸迷离。

“樱......你......”半晌后,睡美男终以反应过来,按住了我那不安分的狼爪。

“呵呵呵~~~~~”我冲他傻笑,俗话说得好,抬手不打笑脸人嘛。

“这么有精神,昨晚睡得很好嘛。”蓝袍嘟了嘟嘴说到。

“啊....呵呵......昨晚啊......就这么睡了......呵呵.......”我尴尬的挠了挠头,我也不想那么早睡啊,连前戏都没完工,哎,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初夜居然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泡汤了。

一双美眸瞪了我一眼,蓝袍这才施施然的从床上坐起。


在过一个月便是我迎娶紫鸢的日子了,原本蓝袍说是在两个月后的,但似乎李宰相要求提前了,提前就提前呗,早一个月抱得佳人归未尝不是件好事。

也应为提前的原因,原本不太忙碌的郡府内如今是忙翻了天了,原本在一个月后才开始准备的东西如今都必须着手了,馨和淀两人更是忙到整日整日的不见人影,哎,从侧面反衬出我的碌碌无事啊,算了,我还是专心的当担当起一个米虫的职责吧。

“小鹰鹰,我们出去逛街吧。”我笑盈盈的看着在一旁安静的吃着早餐的蓝袍。

蓝袍一震,强忍住喷饭的冲动,艰难的开口答道:“好的.......妻主。”


逛街确实是女人的天性,特别是被憋坏了的女人。

我就属于被憋坏的那类,想想,之前应为莫名其妙的穿越在了一个受伤了的人身上,以至于连床都不能下,等到能下床了,又莫名其妙的昏睡不止,那时候出去逛街,当真会睡死街头的,等到昏睡的症状好多了后,又奔波在皇城间。

今天终于得空出来逛街咯~~~

虽然有上一次的徒步惨些累死的经历,但吸取了上一次马车遭劫惨剧的我还是决定乘坐11路公交。虽说确实累人,但有美人相伴总是好些的。

和上次跟着馨出门不同,上次是直奔目的地,这次是纯粹的逛街,以玩乐为主,不过溜出门之前还是被馨抓到,硬是易了我的容,呜呜~~~~我的花容月貌又毁于一旦了。

顶着一张在这里称为很有女人味的、其实和男人差不多的假脸出门了。

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我对大街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毕竟穿回古代不是每个人都有份的。

不可否认,钱、美色和重权是每个人都梦寐求的,我是二公主,所以我对权没什么兴趣,而美色和金钱的话,呃,这是我永远的爱好,所以在暂时有美色相伴的情况下,你也可以理解我傻抱着人家饭馆里的碗流口水了,古董啊,我记得在上海的博物馆看到过这种上了色的碗,这要拿到二十一世纪可是骨灰级的古董吧,会值很多钱吧,我对着一碗炖兔肉......的碗狂留着口水...........

“妻主......喜欢这个......碗?”小声地,蓝袍不确定的问了我一声。

这个碗?确实喜欢,国宝啊..........

“府上的....不是更好吗?”蓝袍疑惑的补了一句。

嗯?!也对哦,怎么说我府上的茶杯至少还是镀了金的上了釉的彩瓷,是要比这个陶器好很多阿。思及此,我索然无味的放下陶碗,都是博物馆惹的,怎么尽出土些破破烂烂的东西啊。

“这是翠云居的招牌菜......妻主......不喜欢?”看我一脸乏味的放下碗,蓝袍小声地问。

招牌.....菜........完全看不出,想刚才走累了让蓝袍带着走进一家看起来还过得去的饭店准备下馆子,没料到竟是京城最有名的一家,不过看着规模、这架势,铁定是有人暗地里撑的腰吧。顶着张假脸,也没兴趣摆烂架子了,索性就在楼下大堂内坐下,座大堂只有一个好处,谁近来谁出去一清二楚,座大堂也只有一个坏处,你既然看得到别人,别人也看得到你。

随便瞟了一眼门口,愕然发现了一个女人正由小二领路往楼上的雅座走去,正是那日皇宫夜宴的主角——严夜倩,身边还跟了一个男人,只是覆了面纱,戴了大大的斗笠似的帽子,连头发都看不到,认不出是谁。

再瞄一眼,嗯,这男人身材不错,连走路的姿势都那么美............我再度流着口水,对男人。

“听说下个月李家的小儿子要嫁给二郡主了。”邻桌的甲某在喝饱酒的状态下开始高谈阔论了。

咦?有人在谈我的事耶。

“李家的小儿子?就是那个疯了的?”乙问。

“还会有谁阿,半年来疯疯癫癫的,那二公主还真是好胃口,竟然明媒正娶。”

“噗!”我喷了口汤。

蓝袍倒是笑盈盈的看了眼邻桌,再舀了勺汤盛在我碗里。“都是市井之言,妻主还是别放在心上了。”

厚,感情我成了人家饭后茶余的谈料。

“难道你不知道,二公主可是好色成性的。”某人在旁插了一句。

“噗!”我再次喷了口汤。

蓝袍仍旧只笑不语的看了眼,再次盛了碗汤给我。

好,就当是听故事.........如果不是自己的那是最好了。

“可是那个二公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竟然还能......不是说她在外面男人很多吗。”

“有可能,连百草园的红牌都被她包了,哎,我最喜欢的如玉啊........”某人无限感慨。

...............看来如玉很受欢迎阿......................

“好好一个女儿家的,却长得文文弱弱,还不从政,像个废人一般的,怎么会生在皇家呢。”基于被人夺了所爱的某人开始大发牢骚。

“疯子和废人?好奇怪的组合哦......”

“噗!”刚喝下去的汤再次被我喷了出来,我使劲瞪大了怒目盯着在旁窃笑却碍于礼数在那里捂着嘴、憋笑到浑身颤动的蓝袍。

“对.....对不起.....起......太......好玩了.....”在我电眼的扫射下蓝袍不为所动的仍然笑得忘乎所以。

气死我了.............不过看在蓝袍第一次在我面前笑得那么开心的份上.......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笑过之后却是长久的冷场,邻座那帮多嘴的八婆们也曲终人散了,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决定没话找话。

我放下手中那双在桌面上横扫了一片的筷子,夸张的在身上摸了摸,然后用很无辜的表情对着蓝袍说:“我没带钱。” P话,你有没有见过企业老总出门自己带着现钱的,人家都是一挖口袋,掏出沓支票,然后潇洒的往人家面前一放。虽然我不是什么老总,但二公主这头衔还是可以压死人的。

“我有。”拿着筷子夹菜的手顿了一下,蓝袍说道。“要现去结账吗?”

“好的。”看着蓝袍起身跑去帐台,我仍安心得吃着嘴里的看着碗里的夹着盆里的。

然后乐呵呵的看着从帐台往回走的蓝袍。

现在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三次遇袭跟着蓝袍一起来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