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8.第一个初夜

小冰ice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匆忙赶回府中以是正午时分,捂着高唱‘美食是毒药糖衣太美妙你的诱惑我抗拒不了’的肚子,循着香气,我撇下一干侍从一溜烟的跑向了膳食居。 乘着上菜的间隙我跟馨提起了晚上纳蓝袍的事儿,馨也没问什么,只是那一下午馨和淀都不见了影。 “即使是纳侧室有些事也是必需要的。”被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忙得团团转的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匆忙赶回府中以是正午时分,捂着高唱‘美食是毒药糖衣太美妙你的诱惑我抗拒不了’的肚子,循着香气,我撇下一干侍从一溜烟的跑向了膳食居。

乘着上菜的间隙我跟馨提起了晚上纳蓝袍的事儿,馨也没问什么,只是那一下午馨和淀都不见了影。

“即使是纳侧室有些事也是必需要的。”被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忙得团团转的馨这么对我说。

“要不要我来帮忙?”咱也闲了好久了,再不动动也实在对不住咱的这健全四肢。

“不用了,小姐,您还是歇着吧。”低醇的美妙男音在身旁响起。

什么,小看我,最起码的家务活我还是会的。

“小姐去赏景吧,晚膳好了会叫您的。”馨用一脸的‘拜托你快走吧’的神情无奈的看着我,得,走就走吧,哎,这府中看来就我最闲,彻底闲置。

以前记得我的几个狐朋狗友每次去我家都说我以后一定很贤惠,没想到真被他们说中了,自从我到了这里后就一直闲着什么都不会。

好不容易被我挨到了晚膳后,终于有人领着我回到闺房了。

呃,是红磨坊...................

我好端端的闺房不论是屋梁顶柱,飞檐镂窗,无一例外的被红色的锦缎点缀着,使整座房子看起来像是包裹在烈火中一般.......还真不一般的红啊.......心里默默感叹一下自己到底是大人物。

走近了看到门口还站着一人,一反往常,穿着大红喜衣,噙着笑向走近的我盈盈一拜。

蓝袍并没有怎么打扮,简单的略施粉黛,称着红衣,却别有一番风味。

“请公主搀公子入门。”入门?这是规矩?想了想,我一把搀起蓝袍迫不及待的往房内走去。

这就算过门了吧,听到身后侍从关上门离去的脚步声后,我想到。

回头迎上蓝袍带笑的目光,啧啧,咱家的蓝袍真是赞啊,一只狼爪不安分的往蓝袍脸上蹭去,呵呵,滑腻爽手。

“还差一杯合卺酒”撇过头止住我的骚扰,蓝袍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于我面前。

从蓝袍手中接过,仰头做豪迈状将酒吞下肚。传说中的交杯酒呢。

根据以前看穿越文的经验,此交杯酒共有以下几个功能:

1. 一种仪式。这个都明白啦。

2. 该酒后劲极大。管你自称千杯不醉还是万年不倒,一杯下肚,两小时后必定趴下。

3. 壮胆之用。酒后乱性这话一点不假,想想当年武松打虎你就知道了。

4. 制造氛围。想象一下,醉眼迷蒙的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N久后..........呃......开始压床单...............

综上所述,此交杯酒功用巨大,属于洞房花烛夜的必备用具。

醇烈的酒顺着喉往下,流过之处是一片火热热的辣意。

将酒杯搁在桌上,抬眼看见一双波光流转的眸子,还有那微带酒意的绯色脸颊。估计今晚又要压床单了。

蓝袍报羞得微垂着脸,转身坐在了床角,一只手抓着薄薄的蚕丝被,扭捏了半天,估计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后开口“妻主......要吗?”尾音略略上扬,极尽的妩媚和诱惑。

一句话挑的我按耐不住直流鼻血,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极品小受?回头看向镂花窗外,果然升起了一轮圆月,满月之夜,狼扑之时,我毫不犹豫的走向窗前,三下五除二利索的脱掉了蓝袍身上的衣服。感叹下自己扒人家衣服的功力经过自身不懈努力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蓝袍被我压在身下,从上俯看毫无遮挡物的那洋溢着阴柔美的脸颊,没忍住,扑上去一个法式狼吻,俗话说得好,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只不过对此稍做贯彻而已。

“妻主.....”常吻过后,蓝袍喘着气,在我身下轻轻的叫着我。

“叫我樱。”我俯身凑近他耳边,吐着气,摩擦他的耳垂,呵呵,粉嫩粉嫩的~~~

“.....樱......嗯......”呻吟声渐起,奇异的红潮染上他白皙的脸。

两只狼爪在他身上上下其手,正兴奋时,却没由来的涌出一阵睡意,在睡着前,我脑海里只闪现了一个念头:真TMD的郁闷。


感到身上的人倒下睡在了一旁,梁鹰长长的舒了口气,心里却有隐隐的飘着若有若无的失意感,在床上躺了会儿,强压下体内的迷离感,便从床上起身,穿上早已准备好的蓝色锦袍。

回身看着床上因为迷药而睡去的女人,眼眸里淡淡的闪过一丝爱怜之色,抬手替女人将被子盖好。转身走人之际,看到了那身被女人撕下的红色喜服,红色的,极刺眼的颜色,莫名的男人想起了那满树满树的樱花,如果成功的话,如果樱花还在的话,明年是不是也会是血红色的呢。

男人冷哼一声,回首再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这才推门跨步向外走去。

门外,一个如红似火的男人,门前,一个碧蓝如水的男人。

“没被怎么样吧,她死了么?”红衣男子走向前,想跨入门内。

“没。”梁鹰挡在门口,反手将门阖上。

“她没死?怎么,愿意留给我动手了?”红衣男子眯着凤眼,微露杀机。

“她是我的。”蹙了蹙眉,梁鹰淡淡的开口。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动手呢,不想报仇了?还是.........”红衣男子忽然凑前,抬手抚上了梁鹰的锁骨处,借着银灰色的月光,类似一朵娇艳的粉红色樱花瓣的吻痕赫然在上。

“别多管。”梁鹰拂下那手,冷声道。

“下不了手吗?”男子笑了笑,“舍不得了?”艳丽的丹凤眼上挑,眼角却尽是怒意。

“................我自有主张。”沉吟半晌,梁鹰开口道。

“带给你个消息,对你来说也许是好事。”顿了顿,又开口道“那人不想要她命了,我是说暂时。”

说完,看到梁鹰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完全发自内心的,也是在他脸上消失了许久的笑。

果然,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呢,可是对我呢......................



偶就是小冰ice.........偶把以前的账号啦,密码啦,抛得找不着了,或许是他俩离家出走私奔了......说不定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