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7.命运的转折

小冰ice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清晨,阳光透过镂空的木窗撒进了屋内,我睁开眼帘,对上一双笑意浓浓的眼, “岚月,你多大了?”他的熟练程度实在无法让我相信。 “十五了。”窝在我肩头的岚月摩挲了下,软软的吐了句话。 真是张娃娃脸,我失笑,还以为他只有十二三岁呢。 猛地想起昨晚和父亲的约定,连忙撑起身子起床。 刚爬起来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清晨,阳光透过镂空的木窗撒进了屋内,我睁开眼帘,对上一双笑意浓浓的眼,

“岚月,你多大了?”他的熟练程度实在无法让我相信。

“十五了。”窝在我肩头的岚月摩挲了下,软软的吐了句话。

真是张娃娃脸,我失笑,还以为他只有十二三岁呢。

猛地想起昨晚和父亲的约定,连忙撑起身子起床。

刚爬起来就觉得头晕晕的,身子还隐隐有点犯酸,哎,看来是纵情的后果啊。

“公主要起了吗?”原本躺着的岚月这时也跟着坐起,蚕丝被轻易的从他身上滑落,露出他白皙柔嫩的上半身。见我点了头,他便一声不响的开始帮我穿衣,而后才叫来了馨。

乐颠颠的跑到膳食居吃了顿早餐,接着就直奔梁鹰的住处劫了人便往皇城内跑。

直到进了马车我才意识到我犯了个多大的错误,就在我车厢内的两侧,梁鹰和岚月各占一侧,见我来了,四道射线齐齐的向我射来,我只能干笑一声,厚着脸皮坐在了当中,左抱不是,右拥也不是,尴尬无比啊。

去往皇城的路途就在我暗自叹息和一大一小两美男的射线的纠缠中结束了,哀叹呵......

从皇城正门进入,直接在离落花宫不远的马道上停下,和梁鹰两人徒步走进曼妙的樱花林,岚月则随马车同去休息处了。

纷纷扬扬的粉红点滴的飘飞落下,在空中旋舞,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我侧过头,小心的看了眼梁鹰,这弧线像极了他柔美的颚线,我就这样傻傻的看着他带着面纱的脸,不觉得痴了。

“小姐........”在我的视奸之下,梁鹰终于忍受不住了。

“啊...哈哈......樱花真漂亮啊.....哈哈......”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要一个狼女装成良女更难。

梁鹰红着脸不明所以的看了我一眼后低头猛赶路,留下我一匹狼独自迎风傻笑。


“小人梁鹰,给宫主请安。”刚进门见着了我父亲,梁鹰便也跪地请安了。

我瞄了眼跪在身旁的梁鹰,虽觉不适,但碍于礼节也不便说什么。跨上一步,朗声叫了句父亲。

“来了,坐吧。”父亲温和的笑着,拍了拍身旁的空椅向我示意,而后才转向梁鹰“起来吧,过了今晚就都是自家人了,别和我来这套咯。”父亲咯咯笑着,挥了挥手让梁鹰站起。

“宫主,药煎好了,阿,公主也在。”我看着从门口带着侍从冒冒失失闯进来的中年妇女,只觉得莫名的眼熟,可明明从未见过啊。

“樱,她就是梁太医,近来身体不适可都多亏有她顾着。”说完,父亲又笑语盈盈的转向梁太医“梁太医可满意这门婚事了,是不是阿,太医。”这柔软且带着丝诱惑的语气不仅令我打了个冷颤,这不摆明威胁吗。

“当然当然,承蒙公主垂怜,奴才自然不胜感激,哪里会不满意。”又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心里小小的鄙视她一下。

“梁鹰,还不快来谢恩。”

“不用了,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了。”看了看一眼罩着面纱梁鹰,还一动不动的站着呢,许是被这事儿吓到了吧。

“梁鹰有许久没见着太医了吧。”父亲笑着又看了我一眼,说道。

“不打扰宫主了,奴才告退。”梁太医和梁鹰两人朝座上的我和父亲深深一伏,退了出去。

“清静了呢。”看到两人阖门而出,父亲竟似个孩儿一般喜笑颜开。

这人真有二三十吗.....................

“喜欢梁鹰吗?”父亲看似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喜欢。”思索了一会儿,我决定如实回答。

“他看上去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可惜是庶出的。”父亲略感遗憾的摇了摇头。

严重的门第出身观念啊.....................

“庶出的那里差了。”我急忙替他辩护。

“如果他不是庶出的,你认为这个皇城美人榜的头位是你轻易就能取到的?”父亲歪着头,一双美眸微眯着看我。

呃,蓝袍原来是美人NO.1阿,乖乖,这次赚翻了。


落花宫一处偏僻的矮屋中隐隐的有说话声。

“锦妃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屋内上首处,一个男子手握面纱问着跪在身下的人,秀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一切按少主的吩咐进行。”跪倒的人面朝下,看不出脸来。

“是嘛。”男子略略的迟疑了一下“那就推迟了吧。”

“少主!”跪倒的人吃惊,猛抬头,竟然是梁太医,“您不想报仇了吗?”

“推迟而已,只是推迟...........”男子如梦呓般轻语的解释,又仿佛是安慰自己。

“炎少主不会推迟的。”女子激动地一把扯下假脸,露出了一张雷厉风行的脸来。

“............你只要听我安排就好了。”男子仍然轻语,语气平缓而柔和,而藏在宽大衣袖中的手却早已握成拳,隐隐的能见着丝红色。

“...........是,少主。”女子很不甘愿的回了他一声。

男子回身,从怀中取了纸和炭笔写了起来,然后朝着空中吹了声哨,一只浅黄色的鸟落在了他的手上,将纸系在鸟的腿上放走后男子忽然冒出一句“去樱花林看看吧,”顿了顿又道“明年的今天不知还看不看得到了。”


皇宫内院中,一处极其奢侈迤逦的宫殿里坐着一个垂腰银发的男人。坐在华丽宫殿的栏柱上,男子怔怔的望着南边的方向。

脑中再次出现了那个冒冒失失的人影,抿嘴轻笑,或许,留下她会比较好玩。

“告诉炎,暂时不要伤她。”

语毕,暗处闪过一个身影,朝着皇城外去了。

男子仍旧怔怔的看着南方,“别怪我,我也没有办法.........”

南方,有着一片开的灿烂炫目的樱花林..........


百草园九楼第三间房内 ,一如既往日的宁静,也一如既往的在百草园的喧闹中显得突兀。

窗外传入一阵扑棱扑棱的翅膀声,惊醒了华贵红木椅上闭眼养神的男子。抬手,一只浅黄色鸟便站在了男子的臂上。

“今晚嫁与严樱,锦妃之事推迟。”薄博得红唇微抿,男子心下泛过点点讶异,很快又强压下,抬头,脸上已是一片平静之色。

站起,踱步到房内正旺的炭盆,随手将纸片扔入,看着火舌将洁白的纸一丝丝一寸寸的吞没。

“少主,那人派了人来。”少年特有的清脆之声打破了一室的凝重。少年看了看盯着炭盆的男子接着说道“不要伤她。”

微微一凛,男子白皙的脸映着殷红的火色,更显妖媚。心中涌过万种情愫,握拳,猛地锤向红木的华桌。

“少主!”少年一惊,然后才反应过来想上前制止。

男子垂着被,背对少年,红唇已被贝齿咬破,浸染在泛着苍白的唇上,喘气,开口,“告诉夜瞳,计划改变了,让他晚一步动手。”


皇城外的官道上,在蓝袍替父亲看完病后的我乘着马车在赶向郡府的路上,浑然不知悬在我颈上的利剑已经暂时的移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