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6.不眠之夜

小冰ice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岚月上半身的衣服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褪去,赤裸的上身微微颤栗,如玉般白嫩的肌肤整个儿暴露在薄烟缭绕的车内,魅惑撩人。大脑内一阵空白,只觉得满眼都是天旋地转的白,手沿着他滑嫩的手顺势往上,钻进他如丝的长发。 “公主.........”上方的可人轻扭腰肢,声音却是更加嘶哑。 知道他快忍不下去了,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岚月上半身的衣服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褪去,赤裸的上身微微颤栗,如玉般白嫩的肌肤整个儿暴露在薄烟缭绕的车内,魅惑撩人。大脑内一阵空白,只觉得满眼都是天旋地转的白,手沿着他滑嫩的手顺势往上,钻进他如丝的长发。

“公主.........”上方的可人轻扭腰肢,声音却是更加嘶哑。

知道他快忍不下去了,我看了看他难耐的表情,开口想应允了。

“公主,到府上了。”

门外的一声女声打断了想开口的我,也打破了一车的迷情氛围。

岚月缓缓的从我身上座起,扶着我做正后便跪在我身旁替我整理衣物,脸上尽是隐忍的神色,我面带愧疚的看着他,直到他替我整理完。

“公主不用怜惜岚月,这只是岚月该做的。”整理完衣物的岚月跪坐在我身侧,双手叠合在膝上,头低垂着,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面容,语气却柔顺而恭敬。

愧疚之后边是浓浓的心疼,没办法,对方是帅哥的话我的爱心就会无限放大阿。

我弯着腰走向车帘处,一双白嫩的手从旁边斜出掀开了车帘,我看了眼它的主人,忽然低头在他耳边说到:“我们等下再见。”然后独留下一脸惊喜地他跪坐在车上,自己噙笑着下了车。

进了高大的府门,我侧头对馨说:“带他去我房里。”馨愣了片刻,随即遵命。

走着走着,感觉有点不对,看了看身后跟着的一群侍从,唯独不见了淀,这才想起白天说过要吃他做的晚餐,不会是赌气了吧。

“淀呢?”我站住脚,回身问向了馨。

“在膳食居候着。”馨简洁的回道。

膳食居是平时我用餐的地方,我不由得朝那个方向快步走去,这个傻瓜,明知道今晚我不可能回来吃,干吗还候在那里,可心里却是暖暖甜甜的感动。

在离膳食居不远处,我挥手退了身后的一班跟屁虫,疾步踏进了小居。

“小姐。”刚进门便听到了一声冷入骨髓的声音,这还大热天呢,你看把我给冻的。

“你怎么等到现在,晚了就算了。”看着站在圆桌旁的淀我有点心疼。

“小姐说了一定要吃的啊。”淀失笑出声,透着淡淡的苦意。

看着他苦笑的神情心里顿时感到过意不去,算了,谁让我是一名坚定的美色主义者呢。

“那就改吃夜宵吧。”我试着提议道。

“好的,请稍等。”淀的神情终于软化了一点,朝我微颔首,便向出访的方向走去。

厨房貌似离膳食居有些遥远的说,等淀在厨房忙完再回来岂不是很费时间,岚月还在我房里等着呢,还是跟着去厨房得了。

思及此,我赶紧朝着淀小时的方向呼哧呼哧的跑去。

“你......小姐来这里做什么,在膳食居便好了。”淀一脸惊奇的看着猛喘气的我。

“来.....来看......你啊。”我一边喘气一边随口回他。

我刚说完,眼前的男人脸上就绯红一片,“咳咳....”他也似是知道自己的失态,尴尬的轻咳两声,却止不住我好奇的目光。我眼花了没,冰山竟然也会喷发?

“小姐想吃什么。”瞧见我还是用钻研探究的眼神打量着他,撇过脸,开始扯开话题。

“就吃你最拿手的一样吧。”移开目光,我打算放他一马,开始四处找可以座的地儿。

“好。”淀看了眼在厨房内肆意走动的严樱,唇边逸出一丝笑意,转过身,背过严樱,他并不想让她看见。

我在厨房里乱走一气,愣是没找到什么能坐的东西,难道要我站着吃?

“小姐,可以吃了。”淀回身,手里端了一碗黑黑稠稠的东西,脸上已全无笑意。

“你.....我.....吃这个?”我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淀,声音微颤,它让我想起那天我好不容易才躲过的不明液体。

“这是稀珍黑米粥。”淀淡淡的回了声,我却意外的捕捉到他声音里的痛楚,这碗粥有什么含义吗?

“你就用碗粥来唬我?”原本还是想要好好大吃一顿的说。

“睡前还是吃的清淡点好。”低下头,口气仍旧是淡淡的,透着些许的痛意,一伸手,碗便硬塞入我手中。

“别凉了,会变味。”淀边说边在厨房内走开了,再回来,手上赫然多了一把银质的勺。

“哦。”木讷的接过勺,我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他,雪融化了?

机械的吃了口粥,猛觉不对,“哇”的一口吐出来。

“烫.....烫死我了,水....水。”

淀满脸惊慌之色,急匆匆的从厨房后厅拿了碗水递给我,我接过,仰头一饮而尽。

“好点了吗?”淀脸上尽是关切之意,凑近我问道。

“还.....还好。”看到帅哥凑近,我上下牙齿就开始打颤了,激动所致啊。

“还吃吗?”过了会儿,瞧着我没事了,淀的眼神就从我身上转到了被我随手搁在灶台上的黑米粥。

“你喂我?”看着他刚毅的脸,顿时玩心大起。

淀伸向碗的手明显的一抖,待端起碗时脸上已是一片平静。

修长的手指随性的搭着勺柄,浅浅的舀起一勺,凑在嘴边吹了吹,便举在我唇边,“张嘴。”口气淡淡的,听不出痛意,只觉丝丝无奈和浅浅的笑意。

一碗粥很快被我消灭了,并且又一次证实以美色为菜,辅之以饭的主张绝对是有一百二是分理儿的。

由淀带路,穿过弯弯曲曲的小路,我走了条捷径。

“原来还有这么近的路啊,下次我就走这路了。”跟着淀从树丛后冒出的我看着耸立在眼前的‘闺房’,我不禁说道。

“还是别了,找起来麻烦。”淀赶紧接了一句。

气结................不过看在你是帅哥的份上我大人有大量不合你计较。

淀瞄了眼我的脸色,很识趣的朝我拜退。

回头看了看方才出来的树林,却发现在夜幕笼罩中我愣是找不到那条路了,悲愤,我果然是不能一个人走路。

定了定神,上前推开门,房内侍从们早已退下,径直走入内室——我的卧室,床上,一个已是浑身清凉的秀丽男儿朝我盈盈的笑,暗叹了一声自己本性难移后,一把将他揽入怀中......

夜仍在继续,只是有人未眠。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