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5.婚约

小冰ice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幽静而肃穆的皇城内,有一条声明远播的樱花林,一片从未凋谢的樱花林。 这原是女皇赠与一位宠妃的,曾经迟迟不开花,却在妃子诞下一个女婴后一夜绽放至今,从未谢落。 每当和煦的风吹拂着这片花林时,落樱纷纷而下,绚烂而夺目。 落花宫因此得名。 子夜时分静谧的林荫道上,铺满了飞扬飘落的樱花瓣,满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幽静而肃穆的皇城内,有一条声明远播的樱花林,一片从未凋谢的樱花林。

这原是女皇赠与一位宠妃的,曾经迟迟不开花,却在妃子诞下一个女婴后一夜绽放至今,从未谢落。

每当和煦的风吹拂着这片花林时,落樱纷纷而下,绚烂而夺目。

落花宫因此得名。

子夜时分静谧的林荫道上,铺满了飞扬飘落的樱花瓣,满树满树的粉红随风起舞,壮观而和谐,在夜的陪称下显出空灵的美来。

这片樱花林使得每一个来此地的人都叹为观止且流连忘返迷醉其中,那日诞下的女婴一时也名声大躁。

此刻流连在其中的便是我们那位超级路盲。

“嗯,是往这边走的阿......”我抬起迷茫的双眸,看着周围在我看来是一模一样的樱花树,哀叹一声,我再次承认我迷路了。

“二公主,路在那边...........”跟在我身后的一名侍从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我身后的一条大道。

我回头瞪了她一眼,说道:“怎么不早说。”然后一甩乌黑靓丽的秀发,朝她指的那条路走去。

“来了。”我刚从樱花迷魂阵中走出来就听到一声细弱的男声,闻声抬头看去,原来是我那嬴弱的父亲。

“爹爹。”我学着书里的称呼。

“进来坐吧,天晚了会着凉。”父亲沉默了半晌,许久才冒出一句话来

拉着父亲滑腻的手顿时心感不平,为什么一个男人的手都要比我细腻上那么多,老天不公阿。

“我不喜欢李紫鸢,我不赞成你那门婚事。”我刚坐定,就听到父亲开口了。

“为什么?他那里不好了?”能空手制住严蕙琳,话也不多,长得也很俊朗,明明挑不出刺儿阿。

“半年前他曾淹过水,醒来后便开始说胡话,整日疯疯癫癫的,也不守夫道,娶这样的男人只会丢你的脸。”父亲轻柔的说着话,口气却微露鄙夷之意。看了一脸疑惑的我又接着说道:“我向女皇说着门亲的时候李紫鸢还不是这样的,哎,那时多好的一个孩子,现在又不能悔婚..........”

疯疯癫癫?说胡话?淹过水?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的脑中炸开,难不成李紫鸢其实也是个搞穿越的?

“一开始看上他的是严玉,可他淹水过后严玉就退了婚,可你却偏偏看上了他,死缠烂打的要娶他,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父亲歪支着头,不解的问我。

“我那时有说过吧。”我傻傻冲着父亲笑,笑话,我怎么知道那时的二公主说过什么啊。

“是啊,你是有说过,说了等于白说。”父亲听了我的回答后气鼓鼓的对我说到。

“是吗......呵呵呵..........”我继续傻笑..............

“你就说好玩,你以为结个婚是玩游戏吗。”父亲的声音渐渐转为严厉,我大气不敢喘低着头不回他。

“对了,梁太医独子的事你想得怎么样了?”凭空的,父亲冒出了一句话。

蓝袍?对了,差点忘了他的事儿了。

“还能怎样。”我又不能现在就把他吃了。

“想得出不多了就纳了吧,下个月就是你大婚的日子了,在那之前总要有个妾侍啊,省得到时让人说闲话,梁太医也常常往我这边跑,她也催得紧哪。”父亲气定神闲得说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心里暗爽的话。

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合适我这匹女狼生存的地方,圣母玛丽亚,耶稣哥哥,如来佛祖,观音姐姐,我从没像现在这样爱过你们。以前只知道帅哥是能用来看的,生吞活剥是会伤到胃的,万一来个胃穿孔是不值得的,可是自打我来了这儿,我的观念就完全改变了,帅哥不是用来看的,他们是拌点儿佐料就能直接吃的,而且柔软易消化,说不准还能养胃。

“那我过几日便纳了他。”一激动,女狼便露出了食人的本性,阿门,原佛祖们来保佑可怜的梁鹰吧。

“这样也好,明日我便同梁太医提亲,省得她老是担心。”父亲溺笑着看了我一眼,妖娆的丹凤眼中透着无限怜爱之意。

“梁太医常来吗?”我估摸着父亲这么瘦弱的身体是需要常看医生的。

“天天都会来,你就不要操着心了。”

“那明日我带上梁鹰一起来,顺便让他替你看看病。”女人替男人看病在这里是行不通的,我可不相信悬丝诊脉。

“好。”父亲愣愣的看了我一眼,而后低头婉然一笑。


从父亲那里出来以是许久以后了,父亲原本想再把房中之事好好讲讲的,可刚开了个头就把我呛死,

“这事情你应该熟知了,我也就不多说了。”

谁知道啊,我唯一的一次也是迷迷糊糊的被人给拿走了的,而且还是来强的,多没面子,不行,下次去百草楼怎么说也要强回来。

“公主...........”怀中的人像只慵懒的小猫一样在我肩头磨蹭了一下,酒红色的双眸却懒懒的不愿睁开。

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要在车里安排一人服侍了,说白了就是这里的女的都比较会吃,连乘车的时间都不放过。

只是怎么说自己也是属狼的,美色当前我是立马倒戈的那个,只是这次我的自制力还好,我不过是乘机揩了几把而已,十三二岁的男孩儿在这里已经是可以论嫁的了,岚月看上去只是一张脸还显得稚气外,我摸不出他身上还有什么地方像孩子了。

点着灯的车内香烟缭绕,我的一只狼爪在岚月后背上轻轻挠着,他枕在我肩上,在我耳边轻轻的哼着。这时我的狼爪不小心一勾,他身上那间料子本来就不多的华丽服饰顺势斜斜的落下大半,半掉半穿的套在他身上,露出半身雪白,看得我是狂咽口水,心里默念:他是小孩他是小孩他是小孩。

“嗯.........”岚月似乎毫无所谓,半迷蒙的睁开眼帘,露出像水晶般剔透的酒红色双眸,微微抬头看了看我,我也尴尬的看了看他,冲他傻笑下,他也回我一笑,果然是魅力四射无法挡,我又一次被电倒。

还晕忽忽的呢,就感到什么东西贴上了我的唇,柔软温湿,刚想张口,便被堵住,什么东西也顺时滑入我口中,我猛然醒悟,这就是传说中的法式热吻。看着近在咫尺的岚月我纳闷不已,怎么这儿的男孩都这么热情开放,远超我亲爱的21世纪嘛。

正想着呢,不防被岚月往后缓缓推下,然后我们就成了男上女下的不雅姿势。

“公主..............”岚月哑着声叫着我,还显稚嫩的脸上荡漾着情欲的痕迹,双腿间感到他身下的涨大,我心下一凛,他会是我的第二次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