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4.谜样的男人

小冰ice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呵呵.....你就等着今晚失身于我吧。”严蕙琳狰笑着,放光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紫鸢,像是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紫鸢一声不吭的看着她,忽然一个反手便将严蕙琳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你要我?你不配....”淡淡的起唇,银亮的月光泄在他那俊美且瘦削坚毅的脸上。 “啪啪啪......”正当我吃惊于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呵呵.....你就等着今晚失身于我吧。”严蕙琳狰笑着,放光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紫鸢,像是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紫鸢一声不吭的看着她,忽然一个反手便将严蕙琳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你要我?你不配....”淡淡的起唇,银亮的月光泄在他那俊美且瘦削坚毅的脸上。

“啪啪啪......”正当我吃惊于他那不符世俗的惊人骇语时,离我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传出了一阵拍手声,然后一个魁梧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做得不错啊,我的妹夫。”

“啊....太.....太子殿下。”猛然醒悟过来的严蕙琳此时都得像一只筛子似的跪倒在严玉的脚边。

“见过太子殿下。”紫鸢斜着眼看了看严玉,终究还是一脸不情不愿的请了安。

“我说五妹啊,这件事儿,你看......”严玉一脸闲闲得表情看着仍在打着颤的严蕙琳。

“请....请....太子.....殿下恕罪,我....我只是醉了....对....只是喝醉了.....才.....才起了歹念。”

“是吗,酒喝多了阿,呵,也难怪,今儿的金门御酒确实不错,咦,你现在不是没醉吗。”严玉貌似奇怪的问严蕙琳。

“这....这....”可怜的惠琳姐这了半天愣是没这出些什么来。

“怎么,难道你骗我?”严玉突然收起了一脸的笑意,冷冷的问到。

“惠琳不敢。”

“今儿不易冲喜,这次饶过你,若有下次,你就自个儿看着办吧。”说完,严玉双眼微露杀意,“走。”冲严蕙琳扫了一眼后,那女人便像只落荒而逃的老鼠般飞奔而去。

“不准独自一人外出,以后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转过身,严玉忽然对着我的藏身之处说了一句,难道她发现我了?正当我准备自觉地站出来时已经走出几步的紫鸢忽然停住,缓缓问道。“为什么?”

我顿住了正在向外移动的身体,心中满是疑惑,难道他们早就认识?

“万一你沾了一身的腥臭,樱可是不会再要你了。”

“哼。”听到回答,紫鸢的脸色一怔,但很快又恢复,稍许挥了挥衣袖,便不再回头渐渐隐没在树林之中了。

严玉瞥了一眼面前茂密的树林,也不做片刻停留,朝着与紫鸢相反的方向大步离去。

看着严玉离去的背影,我这才想起自己迷路的事儿来,惨了,难道我严樱就要在这里过上一夜吗?算了,死马还得当活马医呢,我摇摇头,使自己清醒点,拍了拍宗服,还是自个儿找路吧。


“少主,二公主仍未回郡府。”

“知道了,下去吧。”被称少主的男人此时正坐在华贵的红木椅上,精致的脸上黛眉微蹙,神情严肃,一袭的红衣却衬得他微微露出丝妖艳。

白皙修长的手紧紧握着一块追命令,铁质的令牌上深深刻着追命二字,冰冷的金属表面泛着惨白的寒光。

追命令即是让炎霜无条件派出杀手的的索命令,每年由炎霜向江湖的武林人士发出5块,不管任何人只要持追命令,炎霜便会应他的要求取一人性命,而真正令武林人士们争抢这令牌的是另一个原因,凡是持这面令牌前往炎霜的人,炎霜可以无条件医治你或别人的病,但前提是你付得起那大笔的医药费。

“少主,要再派夜瞳吗?”月夜笼罩下的寂静的房内,一个稚嫩的孩儿声突兀的响起。

闻声,坐在红木椅上的男人再次紧紧握住追命令,泛白的手指微颤,妖艳的薄唇抿成一条线。

“你说第三次会成功吗?”不等回答,也似是不愿听到回答,男人接着说道“告诉夜瞳,若不成功,别来见我。”


皇宫内,堪称路盲的个中好手的我仍在原地打着迷茫的圈圈。终于在我画圈画到爆发前,我意外的捕捉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前面的,等一下。”我准备撒开两腿往我的曙光奔去,却发现这讨厌的宗服还真不是一般的讨厌,原本还只是觉得它又重又闷的,现在才发现,这宗服在双腿处开口尽管很大,但不适于奔跑,我抬头看了看那在林中若隐若现的身影,也不知他听到我声音没,再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宗服,索性用两手一提,像只老母鸡般往那人影冲去。

气喘吁吁的冲到那人面前,还挺有气势的往前一站,就差那句经典台词了,我直接张口问道:“落花宫怎么走?”

隔了半晌那人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最初只是轻笑,渐渐的越笑越夸张,甚至笑到浑身颤栗。

“哈哈哈哈哈哈~~~~~~~~”充满快意的娇笑声在清冷的月夜下肆无忌惮的爆发。

“你笑什么!”我不禁为之气结,瞪大了我那双娇媚的双眸愤怒的盯着那人,大声质问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世界真奇妙。原来被我拦住的是个男人,还是个非常美丽的——男人。

不过刹那间,我的愤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帅哥都有降火功能。更何况那人有着完美的面部轮廓,肤如软玉凝脂,眉如远山之黛,长而浓密的睫毛,直而英挺的鼻,薄而小巧的唇,如瀑般银亮顺长的发,啧啧,多好的一幅精致绝伦的容貌。

“那个.....落花宫....怎么走?”我强忍下心中想直接扑上去了事的想法,用颤抖的声音问他。

“哈哈......你.....你先把.....宗服放下......哈哈哈......”男人毫不掩饰的笑着。

额头上缓慢的落下三滴沉重的汗珠,我平静的将宗服放下,慢斯条理的拍平宗服上的褶皱。

“请问落花宫怎么走?”我使出浑身解数,不遗余力的展现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我凭什么告诉你?”男人收起夸张的笑容,用一脸‘你以为我很空啊’的神情看着我。

“........”我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揉了揉眼睛,没错阿,确实是个男人。

“我知道我很好看啦,但你不要总盯着人家看嘛,我会害羞啦~~~”说罢还假惺惺的用他宽大的袖管遮住脸。

喷饭......吐血......石化中.........................

“咦?没反应啦,真够无聊的,好了好了,不和你玩了。”男人看着眼前的石化人像,脸上尽是‘你真没劲的’表情。

看着眼前那个表情生动的男人,我真以为我回到了男女平等的21世纪。

“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十分钟就到了。”男人冲我妩媚的一笑,接着说道“如果按你刚才原地打圈的速度,十分钟刚好。”

我忽然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即使他有张颠倒众生的漂亮脸蛋。


林荫道,傍晚时分,有着垂腰银色长发的男人静静的站在路中央,略略上挑的狭长眼眸望着一条小路的尽头,方才一个女孩的身影就是在那里消失的。

一个奇怪的女孩。

这是冷萧寒对她的评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