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3.夜宴——初见紫鸢

小冰ice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请上车,小姐。”馨和众人双手相叠垂于腿间,向我弯腰到。 奢华到不行的车帘随即有人掀起,我轻叹了口气,用谨慎的步伐走向马车。 马车小心而平缓的行驶在宽阔的官道上,车内已有一名衣着华丽的侍从静静的跪坐在车厢的里侧,粗粗的瞄了一眼,似乎长得蛮清秀,只是看多了美男,这人也入不了眼了。 无奈的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请上车,小姐。”馨和众人双手相叠垂于腿间,向我弯腰到。

奢华到不行的车帘随即有人掀起,我轻叹了口气,用谨慎的步伐走向马车。

马车小心而平缓的行驶在宽阔的官道上,车内已有一名衣着华丽的侍从静静的跪坐在车厢的里侧,粗粗的瞄了一眼,似乎长得蛮清秀,只是看多了美男,这人也入不了眼了。

无奈的看了眼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宫服,单单是为了这些东西,就花了我将近两个时辰。渐渐的,马车外响起了些声音,撩起车窗的卷帘向外张望了下,瞧见了几辆同样奢华无比的马车,似乎也是朝皇城奔去的,是哪几位达官贵人呢?

在出发前还很担心认不出别人,幸好,馨说我以前就不走动,朝中之人和大多的小姐皇女根本没见过我。这样就不怕被别人知晓我失忆的事了。可是被别人知道我失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捧着头,歪坐在马车内不得其解。

快到皇城门口时,我便卷起了车窗的卷帘,看到那几辆马车在皇城门口停了下来,车内的贵人们正由侍从小心的扶下车。

而我的马车似乎不在乎,径直想往城门内去。我刚想叫住车夫,一旁的那名侍从适时的出声制止:“在城门口下的都是朝廷中的大臣们,公主是要在麟邃殿门口下的。”声音不大,却十分的清脆。

出于对声音主人的好奇,我招招手,叫那名侍从靠近点。

近看了才觉得刚才的判断极其错误,眼前的男孩似乎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长得可说是极其的清秀俊美,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有着淡淡酒红色的眼眸。估计不消两三年,也是蓝颜祸水一名。不禁对他起了兴趣,可如何开口询问呢。

好似看破了我的念头一样,男孩儿微微动了动身子,开口道:“奴儿叫岚月,以前公主入宫或出门都由岚月陪驾。”

我疑惑的看着他,带着一丝的警觉,他似乎知道我失忆的事儿。

“出门前馨管家告诉岚月公主的事儿了,吩咐岚月路上要好好照顾公主。”低着小巧的脑袋,岚月用还显稚嫩的童声一板一眼地说着。

“是嘛,那下车了呢?”我看着这个仅仅小了我两三岁的男孩,渐渐的隐约觉得眼熟,但确实没见过他。

“公主下车后自有别人服侍了。”

就在说话的当儿,麟邃殿到了,马车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大殿的门前。岚月替我整了整宫服后跪在一旁朝我一拜:“恭送公主殿下。”随即便有人小心的支起了车帘,收拾收拾情绪,我迈着步子,走出了马车。

原以为我的郡府已是奢华到无可附加的程度了,现在看到这个皇城便懂得什么叫天外有天,它简直是奢侈到惨绝人寰的地步!我怀着想撬一块走的心情看着眼前那由各种名贵宝石沏成的殿柱,感叹这女皇的浪费。

天色虽然有些许的昏暗,但现在不过刚到申时,晚宴还未开始,至少女皇没有说开始。既然没开始,我便想在这大的离奇的皇城内溜达溜达,去哪儿好呢,对了,我不是有个父亲住在这里吗,叫锦妃吧,既然特地来了趟,也去看看我的这位父亲大人,顺便尽尽孝心。

为了自身安全和时间考虑,我叫住了离我不远的一个男性侍从(小冰:你怎么尽挑男的阿,不有女的嘛。)。

“锦妃住在落花宫,二公主请这边走。”长相清秀的侍从踏着小碎步在前面领路。

到落花宫时,我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也没让人通报,径直的走进了宫内。

“你是谁,落花宫可是你等女辈能擅闯的。”还没进门呢,就被一个侍卫拦住。奇怪了,这落花宫是我父亲住的地方,难道我不能来?

“你不认得本驾?”我眯了眯眼,扬起尾音,反驳她。

“我在落花宫当了三年的侍卫了,从未见过你,快走!”

虽然她一脸的凶狠样,但我想得到不是这个,她的话很奇怪,我有长达三年的时间没来过,有可能还要久,为什么呢?

“本驾要见锦妃,别挡道。”我口气有些不善,到这里那么长时间,还没有人顶撞过我。

“谁在门口喧哗?”侍卫正欲开口,门内传出了一个懒洋洋的男声,我偏过头,往门内望去,看见一个被十几个侍从拥护着的浑身穿金戴银的男人,目测估计有二十五六岁,声音正是他发出的。

“拜见锦妃大人。”侍卫见到来人便一头拜倒在地。

但被称为锦妃的男人,他的眼神从看到我开始便一直停留在我身上。

“樱.....”呆愣愣的看了我几秒后,男人似乎反应过来了,“你来看我嘛,樱.........”往前走了几步,绕过跪在一旁的侍卫,来到我跟前,双手抚上我的脸。

“怎么想到来这里,我以为你再也不来了呢。”红润的嘴角勾起,白皙的脸上荡着醉人的微笑。

这就是我的父亲嘛,长得如此柔弱,原来我是得到他的遗传了。我笑着看着父亲,心里对他的话却大惑不解。

“大人,时辰不早了。”在我父亲身旁的一个侍人小声地提醒道。

“先去光华殿吧,结束了我们再好好聊聊,好嘛?”

“好.......”对美人一向没有免疫力的我脱口而出。

“走吧。”美人老爸喜滋滋的牵着我的手,拉着我向光华殿走去。

一路上谁也不出声,气氛压抑,美人老爸几次想张口说些什么,但都没说,没办法,那就我来解压吧,顺带把事情弄清楚。

“父妃,您能说说紫鸢的事么?”

“..................”美人老爸没说什么,用略带忧郁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晚宴过后来落花宫吧。”

呃?搞这么神秘?难道这紫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美人老爸,老爸只是含笑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忧郁。

靠!怎么我身边的人都喜欢装神秘阿,就我最直白了。

正郁闷着呢,光华殿到了。

最上面坐在凤椅上的肯定就是咱妈了,只是显得老态龙钟了点,粗略估摸着也有五十好几岁了,一身艳丽的凤袍和她满脸的皱纹形成鲜明对比。在她身旁的位子上应该座着个男人,椅子四周用薄纱围着,是皇后嘛?

在一旁侍从的带领下,我坐在了严玉的右边,而在我的右手边座了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女人,她的年龄肯定在我之上,那么她怎么会在我的右手边呢?

在我这排依次往下就全是公主王孙了,对面一排是各位大臣及他们的家眷,不知紫鸢来了没。

刚坐定不久,一群丽人(性别:男)端着一小杯的茶水送上了桌,而后将杯盖微微揭起,待冒出一缕热气时便又阖上,将杯盖与杯口轻轻磨擦两下,做完后,这才缓缓揭开杯盖,做了个福后下去了。

“这是君山银针。”轻抿了一口后,严玉淡淡的开口。

好茶么?我可不懂,再好不过是杯茶。

“各位得到齐了吧。”刹那间,四周安静了下来,女皇的声音自上飘了下了。

“各位爱子爱卿爱妃们,在开宴之前我想先介绍个人,我的女儿——倩夜。”女皇顿了顿,说道“往后她就叫严倩夜,我的三女儿。”

“谢皇母。”这时,坐我右手边的女人激动地走到大殿中间,向女皇行起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什么人啊,我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次的晚宴貌似是为了这个叫倩夜的女人开的,不过对我来说重点是大厨们辛勤劳动的果实比较可口~~~

晚宴的高潮结束后,我便溜出了席位,头有点晕晕的,哎~~酒喝多了。

绕着树木繁茂的小径走,赫然发现自己又迷路了,迟早有一天我会死在迷路上的。凄凄惨惨的在树林里绕圈圈,竟然绕的不知哪里去了,还是乖乖的不要乱动的好,至少会有人发现我吧。

“哟,这不是未来的二王妃吗?”树林后传来一声轻佻的女声。二王妃?岂不是我的未婚夫?!我激动地站在树后,向声源处张望,果然,在湖边的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身形纤长的男人,他就是紫鸢了吧。

而在树影的另一端,一个身着皇室宗服的女人挂着带着酒意的邪笑走近湖边的紫鸢。

“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放荡的呢,瞧瞧,连面纱都不带着,怎么,想勾引谁呢?”此时的女人已是醉的不辨东西了,睁着双醉眼借酒力一步三晃得走近那数下的身影。

看着弯着嘴走近的女人,紫鸢瞥了她一眼,也不同她争辩,自经从腰身处抽出块轻盈的面纱覆上泛着银晕的脸颊,然后扭头便想离开,却不想被那女人一把抓住胳膊。

“请五公主放手。”紫鸢被迫转过脸去看着女人,用冰冷的语调说了句称不上符合礼仪的话。我呆在树林后,赶紧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起那个正在调戏我未来夫婿的女人。怪不得有点脸熟,原来是五公主啊,宴会上不断的找机会讨好奉承严玉,又生得一副尖嘴猴腮相,啧啧,典型的欺软怕硬、吹嘘溜马的势利小人。

“叫我放手?那也得看看我愿不愿放手啊,真是不明白严樱那女人怎么会答应取你的,长得又不好........嗝.....呵呵.....”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女人,心里暗自估计她是真的醉了。

我是不是该现身了?来个经典到老掉牙的美女救英雄,然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卡吧,一个字,俗。算了,我还是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吧。

“放手。”紫鸢用比方才更冷的声音间接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愿。

“哟,长得不怎么样,脾气倒是蛮大的嘛,呵呵......不知道严樱那女人发现你不是处子时会是什么表情,呵呵......”泛着酒晕的脸上突然显出疯狂的表情,疯笑了一声后,双手便猛烈的舞动着,向紫鸢身上的衣服不停的打着招呼。

“呲——。”一声尖锐的撕裂之声传入我的双耳,我着急探头的往外看去,果不其然,紫鸢的外衣已被那个女人撕开了一道口子。紫鸢身影一怔,就在这当儿,被那女人一把扯下面纱,一张有着麦色肌肤的俊脸赫然出现在一片月色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