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克格勃全史-14(14-14)

bj0012008 收藏 2 209
导读:克格勃全史-14

第十四章 戈尔巴乔夫时期

1983-1991)


1984年的最后几个月,戈尔季耶夫斯基和伦敦情报机构都已知道,克格勃拥护候选 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作为奄奄一息的契尔年科的接班人。1984年12月,戈尔巴乔 夫作为苏联议会代表团团长访问英国期间,与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进行了会晤。在他 来英国之前,总部多次要求伦敦情报机构为他准备材料。令人惊奇的是,材料发出之后, 总部又来了许多附加要求。显而易见。戈尔巴乔夫在与克格勃人员交谈后,又询问了别 的什么。比如:矿工罢工8 个月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矿工靠什么生活;罢工期间他们 的生活费从何而来;他们每周多少工资;他们的工资能保证生活吗等。在戈巴乔夫访问 期间,总部一直使戈尔季耶夫斯基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令他每天报告情况。访问显然很 成功。“核导弹攻击间谍战”被彻底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


然而,总部还是担心美国和北约各国,会竭力取得对苏的强大战略优势。1985年2 月,伦敦情报机构接到总部一份篇幅短小的文章,其标题为《美国太空军国主义化政 策》。随同这份资料还有三处处长尼古拉·彼得洛维奇·格里宾的一封附函,描述了美 国的太空计划,这是“美国当局顽固坚持要取得对苏军事优势”的证明。信中说,美国 计划给它的太空站装备“武器,把这个飞船作为轰炸机使用,以击毁苏联的卫星定向系 统”。现在。总部比两年前更害怕。驻伦敦使馆武官A·H·萨任中校在外交官和情报人 员会议上宣布,据莫斯科核算,“星球大战”系统迟早能截击苏联90%以上的战略导弹。 他认为,苏联在研究“星球大战”计划方面很难与美国并驾齐驱。


苏联糟糕的经济形势使它难于与西方竞争。第一总局非常了解西方各国的情况,对 其不断增长的巨大的经济优势有精确的估计。西方国家只把苏联看作“带导弹的牛皮大 王”,而并非真正的超级大国。苏联以前对西方国家的核打击有一种偏执狂的害怕,现 在却担心西方利用它的经济弱点制造阴谋。总部在收到中央情报局的情报后特别震惊, 因为情报列举了美国要搜集苏联各部门的消息,包括苏联粮食和其它国家产品的输入额、 外汇储备、国外贷款、粮食的进口与分配等。


1985年年初,第一总局向驻西方各情报机构发出紧急警告:有人要搞“破坏活动”, 以“造成苏联经济的严重衰退”,最直接的危险表现在苏联进口粮食方面:“美国企图 利用我国农业生产中出现的一些困难,迫使苏联粮食依赖进口,以达到它在将来把粮食 作为对苏联施加压力的武器之目的”。一家经营粮食公司的总经理曾说:“与俄国人打 交道很容易,他们不善经商,每吨粮食平均超付了八美元”。第一总局建议说,苏联对 外贸易部门要“积极利用”情报员去发现受贿者。进口粮食产品在运输过程中质量变得 低劣,这造成了“重大财政损失”:不排除这种可能——敌人有专门机构,利用粮食接 收公司在直达运输港污染了这些准备供给苏联的货物。


克格勃认为,如果苏联领导层没有变化,苏联经济问题就不能得到彻底解决,这就 意味着,西方国家就不会停止它们的剥削企图。由于不了解问题就出在苏联的制度本身, 克格勃期待着戈尔巴乔夫能带来新的活力,制定必要的纪律,以解决苏联经济停滞问题, 并同西方建立可靠的“力量对比关系”。克格勃在不久前等待着契尔年科去世的几个月 里(契尔年科于1985年9 月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就各方面问题给了戈尔巴乔夫以详细 咨询,期待着他能以自己对苏联和国际问题的真知灼见,给政治局留下深刻印象。克格 勃送给政治局的报告,完全支持戈尔巴乔夫的立场,当然这并不是说戈尔巴乔夫1985年 3 月当选为总书记完全是克格勃的功劳,但总部认为这是自己的一次重大胜利。4 月, 从1983年12月起就是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切布里科夫,终于当选为政治局委员,而国防部 长照样还是候补委员。


戈尔巴乔夫很快就表现出对克格勃在苏联国内和国外活动的支持。过去,当西方国 家把苏联间谍驱逐出境时,莫斯科虽然以牙还牙,但是驱逐的人员比较少,因为驻莫斯 科的西方代表机构本身就不多。 1977年,“哈维克事件”时,挪威驱逐6名苏联情报军 官,而苏联只驱逐了3 名挪威人。然而,1985—1986年,戈尔巴乔夫在这个问题上立场 强硬,以牙还牙。1985年9 月,英国驱逐32名克格勃人员,作为回报,莫斯科驱逐的英 国人数量与此相当;1986年9 、10月间,美国从华盛顿、纽约、旧金山驱逐大约80名苏 联间谍,苏联立即赶走了同样多的同级别的美国大使馆人员。当时,克里姆林宫根据克 格勃的建议,命令在美国大使馆的全体苏联服务人员停止工作。戈尔巴乔夫在支持克格 勃的这段时间内,完全是按照葛罗米柯给他的著名信条去做的,即“带着慈祥的微笑和 钢铁般的牙齿”。


在戈尔巴乔夫时代开始之前,苏联在近20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对其情报机构的无限扩 大工作。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建立了全球电子侦察网,它的任务是监视别国陆军和海军 军事设施,这项“荣誉职责”主要是由情报总局承担。到80年代中期,苏军共有40个雷 达团,170个营,近700个连。情报总局在20种不同飞机和60艘水面舰艇的协助下,搜集 电子侦察方面的情报。在1967年“太空一 189”卫星发射以后的20年内,苏联又把120 多颗侦察卫星送入轨道,完成情报总局太空侦察的任务。


克格勃从事电子侦察的第十六局,规模虽比情报总局第六局小得多,但它也得到了 迅速的扩充。十六局除了坐落在捷尔任斯基广场上的克格动主楼内的核心机构外,在莫 斯科市中心还有它的计算中心,在莫斯科亚谢涅沃西北15公里处的昆采沃城,有它的规 模庞大的科研试验室。像情报总局一样,十六局在遍布世界上60多个国家的苏联外交和 商务代表团内,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其中大部分主要从事电子侦察情报搜集工作,而对 情报的处理和密码破译则在莫斯科进行。克格勃和情报总局的侦察站主要分布在社会主 义阵营国家和亲苏国家,其中规模最大的位于古巴的卢尔杰斯,距亚丁湾不远的南也门 和越南的金兰湾,克格勃和情报总局共同利用这些电子侦察站。情报总局原则上只从事 军事通讯和电子侦察,但它和十六局一样,也利用电子侦察手段搜集政治和经济情报, 这两个局在行动上好像是互相仿效。


克格勃十六局一般是依靠第一总局十六处,来获取由外国间谍搞到的密码材料。 1985年,第十六处伦敦情报机构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戈尔季耶夫斯基说,现在他们在不列 颠没有能够接近高级密码的间谍。但是,十六处在第三世界国家却取得了很大成绩,因 为在那些国家,对于十六处的密码分析人员来说,当地的通讯联系就是一本明码册。北 约其它成员国的情形也大致如此。1984年总部通知伦敦情报机构,北约一成员国外交部 的密码译员(他为克格勃卖命已10年)将调住伦敦大使馆,但在调任前夕,该间谍突然 死亡。


1986年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再次出现防守薄弱的缺口。当时两名海军陆战队警卫人 员承认,是他们为克格勃间谍潜入大使馆开了绿灯。1987年,警卫人员、中士克莱顿· 洛温特里因受克格勃间谍维奥莱塔·塞娜诱惑,被判处30年监禁。但与上一辈大使馆工 作人员的此类事件相比,因完善了安全措施,显而易见,洛温特里带来的损失要小得多。 现在克格勃人员再想顺利地潜入了大使馆的密码室,或者在大使馆其它能引起特工人员 兴趣的地方安装窃听装置,恐怕可能性就非常小了。


80年代初,在对美国的电子侦察渗透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罗纳尔德·威廉·佩尔顿 事件。佩尔顿1964-1979年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工作,1980年1月他自己主动表示,愿为华 盛顿的克格勃情报机构效劳。在被捕前6 年中(1985年11月被捕),他向克格勃提供了 有关美国国家安全局在70年代的活动和安全系统的详细情报。虽然这些情报已很陈旧, 但十六处却认为它们异常重要。佩尔顿还编写了一份长达60页的文件,标题为《通讯参 数集》,他分析了美国国家安全局认为最重要的通讯手段,提供了分析程序和结果。他 甚至泄露了五个搜集情报的电子侦察系统,其中包括要从苏联鄂霍次克海海底电缆中获 取情报的行动。后来,克格勃叛逃人员维塔利·尤尔琴科于1985年出卖了佩尔顿,这也 是尤尔琴科所知道的唯—一个潜入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克格勃人员。


在戈尔巴乔夫登上党的总书记宝座之前,克格勃已是一个安全和情报的大帝国,它 在国内总计有将近40万工作人员,20万边防部队和大量的预备役人员。十六局虽然搜集 到了许多重要的电子侦察情报,但它却没有被授予总局的地位。而对外侦察是克格勃内 最富名声的部门,所以,虽然第一总局对内而言规模并不大。但它在20年内发展得异常 迅速。1985年,在亚谢涅沃又落成了一座11层的建筑,作为原有的芬兰式20层大楼的辅 楼。60年代中期,第一总局只有大约3000名工作人员,而80年代中期却猛增到12000 名, 活动的范围也不断扩大,愈来愈引起日本和太平洋地区国家的关注。


1983年成为克格勃东京机构负责人的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沙波什尼科夫, 在第一总局内有很高的威望。70年代,克格勃在日本的间谍网包括显赫的政治家、记者、 实业家和国家公务员,但1979年在东京情报机构的工作人员斯坦尼斯拉夫·列夫琴科逃 跑后,它第一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沙波什尼科夫担任领导时,情报机构的活动似乎又 有了生气。第一总局在1982——1985年的工作计划中,第一次把太平洋地区置于首要地 位,虽然日本的名次至今还排在美国、中国、印度、联邦德国、英国和法国之后。80年 代中期以前,澳大利亚和亚洲地区还没有特别意义,在三处只有3名人员研究该地区事 务(他们同时还要监视爱尔兰和马耳他岛)。


1984年秋天,第一总局召开党委会,大部分高层军官都出席了会议。在会上有人向 三处处长尼古拉·格里宾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澳大利亚有大量的中国侨民,但为什么 澳大利亚方面的情报却很少呢?格里宾反问:提问者是否知道情报机构有几个人在那里 工作呢?发问人不知道,其他高级军官们也不知道。格里宾回答道:在澳大利亚只有7 名具有合法身份的克格勃人员,而从事地下工作的完全没有。于是大会决定,要加强克 格勃在澳大利亚的实力。1984年,新西兰工党政府靠代维德·伦加的反核计划在选举中 大获全胜,此后,克格勃在澳大利亚一亚洲地区的活动逐渐活跃起来。在此之前,克格 勃在新西兰的力量非常弱小。1979年年底,那里的克格勃负责人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 奇·沙茨基赫去休假,另一名克格勃人员也于不久前被驱逐出境,所以B·H·索芬斯基 大使受命亲自出马,向社会主义统一党秘密转交援助款项,而这样的事通常都是由克格 勃来完成的。索芬斯基因此事被抓往把柄,最后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然而,总部为 伦加在大选中的获胜而感到高兴,它通知伦敦情报机构,要组织相应活动,让欧洲方面 支持新西兰不允许装有核武器的美国船进港的决定,支持反核的政策方针,要把它当作 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来对待。


戈尔巴乔夫时代开始时,克格勃除在太平洋地区及其它一些地区的新领事馆内稍微 扩编外,并没扩大在国外的实力。在和以色列、南韩、智利和南非建立或恢复外交关系 后,克格勃经过深思熟虑,计划公开在这些国家的情报机构。由于石油价格下降和不断 加深的经济危机,苏联不得不紧缩了克格勃扩大活动范围所必需的外汇支出。


毕竟还有许多人朝思暮想在第一总局内找到工作。安德罗波夫学院教学中心每年要 招收300 名学员进人一年级学习,但竞争得相当厉害。通过莫斯科几个有威望的学院、 特别是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进入第一总局,是传统之途,戈尔季耶夫斯基就是1962 年从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国立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列别杰夫,也十分坦然地受纳克格勃 的军官们效劳,因为他们都要求把自己的儿子送人该学院。院长曾让一个军官给他寄一 份狩猎器具清单,然后他从中挑选了一支带有光学瞄准仪的猎枪。这个克格勃军官很快 便把猎枪寄去,他的儿子也顺利地被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录取。但在戈尔巴乔夫时期,他 在院长的位置上只干了一年半,1986年年底,他丢人地被赶了下去。


80年代中期,第一总局越来越抱怨,从莫斯科名牌学院毕业来工作的都是娇生惯养 的高干子弟,他们不思努力,却追求腐化堕落的生活。安德罗波夫采取相应措施,越来 越多地从外省招收学员。总部定期要求各地克格勃机关给第一、第二总局输送优秀的年 轻军官作为候选人。因此,许多来安德罗波夫学院之前根本就没见过莫斯科的学员开始 进人第一总局接受训练。


对中学应届毕业生一直按民族挑选,犹太人进人克格勃的路已被堵死。特殊情况下, 只有母亲是犹太人,而正式民族不是犹太族的犹太人,才可以招收入人克格勃。二战时 期被驱赶到西伯利亚的少数民族(包括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卡拉恰耶夫人、卡尔梅克人、 车臣人、印古什人)和希腊人、德国人、朝鲜人、芬兰人也不能进入克格勃工作。有趣 的是,波兰人也不能在每天给亚谢涅沃的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纪念碑敬献鲜花的机关, 最起码不能在第一总局工作。在捷尔任斯基时期的契卡“中起过重要作用的立陶宛人、 拉脱维亚人”和爱沙尼亚人也受到怀疑禁止在亚谢涅沃工作。亚美尼亚人也不被接收, 因为他们之中有许多人有国外亲戚。70年代在马耳他岛唯一的一名亚美尼亚籍的克格勃 军官是姆克尔强,他当时是以塔斯社记者的身份在那里活动。当他竭力想得到去美国的 委派时,总部发现他在美国有亲戚,于是就把他赶出了第一总局。然而总部对其他少数 民族并未限制。克格勃内部统计表明,格鲁吉亚人、阿塞拜疆人、乌兹别克人及其他中 亚人比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可靠。安德罗波夫学院还进行性别和宗教歧视,它只招收男 性(第一总局的女职员除外,她们在专门的班级学习),不录取信教者。


1990年第一总局第一次颁布了安德罗波夫学院报考条件:“当然,希望体魄强健, 有外语天赋。第一总局的每位工作人员都要懂两门外语,许多人还要懂3 门以上……燃 而,毫无例外,对未来从事情报工作的工作人员最主要的要求是绝对可靠,忠诚事业!” 1990年还得知,所有准备到第一总局工作的候选人都应该学会跳伞:“我们不需要胆小 鬼”。


安德罗波夫学院从80年代中期开始对学制略有改变。鉴于过去的教育效果和学员的 经验,内设有l 、2、3年制班,学员来后要起新名字、造假履历,这些在他们学习期间 一直要保存。通常他们的名字和父称不变,而姓要改变,但姓的起始字母还应同原性相 同。学员们的家信要由院工作人员亲手转交给他们,防止他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氏。学 员们虽都有军衔,但他们平常都穿便装。3年制班每周学习6天44小时:14小时学语言, 12小时上情报专业课,8小对学政治和国情学,4小时科学社会主义,4 小时体育课和两 小时军事训练。学院内部有两个图书馆,可以借到许多在苏联禁止的外国出版物;阅览 室有克格勃的秘密行动材料和学位论文。如米哈伊尔·柳比莫夫的《不列颠的民族特征 及其在业务工作中的运用》。


80年代中期,安德罗波夫学院的3 个主要系的领导,均由1971年苏联情报人员被英 国大批驱逐出境前,在伦敦情报处得以升迁的3 位间谍担任,他们分别为:政治情报处 处长尤里·莫金,反间谍处处长伊万·希什金、科技情报处处长弗拉基米尔·巴尔科夫 斯基。最有趣的课是邀请已经退休的间谍们,讲述他们在西方活动时的亲身经历。


学员们每半年要到莫斯科“别墅”一一一业务培训中心生活一周,在那里他们要接 受单独训练和集体训练,内容有:如何招募间谍、同间谍接头、发现盯梢者、瞬间秘密 碰头、使用秘室及其它行动方法。国情学被认为是最难的课程之一,内容是西方的传统 和习惯,大多数学员难以理解像抵押贷款这样的简单的日常生活现象。训练驾驶技术也 被列人课程,克格勃年轻军官的开车技术都不太过硬,这是他们初次被派往国外后出事 的主要原因之一。


80年代中期的安德罗波夫学院毕业生;只有在接到去亚谢捏沃的任命后,才得以参 观第一总局的核心机构(毫不怀疑地说,现在还是如此)。第一周或稍长时间他们跟随 克格勃军官见习,因为这些军官的工作正是他们以后要完成的工作,如:监听电话谈话。 学会填表、开辟新业务、从档案室索借资料等。然后是交接业务的手续,他们还要填写 专门的准入证。平时从国外情报机构来的电报要先由处长过目,由他决定哪些要转给部 下们回电或解释。


第一总局的年轻军官在接到首次到国外的任命前,要经过一系列手续。如果是苏共 预备党员,必须先履行转正手续;必须是已婚男人——第一总局拒绝委派单身汉,认为 在国外的恋爱关系会严重损害其事业。军官们要非常习惯于自己的“掩护身份”,通常 是外交人员、记者、商务代表团成员或运输局成员的身份。每人都要熟记自己的假履历, 专门由一个“可恶的律师”对他们进行详细询问,看是否能发现破绽。接着到了检查的 决定性时刻。在1979年斯坦尼斯拉夫·列夫琴科叛逃前,每个准备出国的人都应该有3 名同事的个人推荐信,后来增加到5名。


每个军官在检查、验证之后,紧接着要制定出一份自己的“训练计划”,并要获得 认可才行。戈尔季耶夫斯基想起了一位年轻的政治情报人员在三处(负责英国、爱尔兰、 斯堪的纳维亚、澳大利亚一亚洲地区的情报工作)时的经历。当时他已接到前往哥本哈 根的委派今,于是他为自己制定了“行动计划”(对非丹麦目标实施行动)和“训练计 划”。在此期间,他用一个多星期跑遍了一处(主管北美方面事务)、五处北约分处 (主管北约、南欧方面事务)和六处(主管中国方面事务)熟悉资料,接着他在间谍情 报局呆了一个多月,在K局(反间谍机关)呆了几周,在A处(特别行动处)和技术战役 处又呆了三周。后又参加了一个实践驾驶和提高驾驶技术短期训练班,最后又为使用 “掩护身份”工作做准备:先在外交部工作三个多月,然后又到《新闻》出版社新闻处 去熟悉了六个月的记者“身份”。


在整个准备阶段,克格勃人员要学习将前往的国家的语言、阅读有关的书和小册子。 派去伦敦赴任的人员要按计划阅读狄更斯的作品和上级推荐的一系列书籍,其中包括文 学艺术作品,从菲尔丁格的《汤姆·约翰斯》到新近出版的列·卡雷的长篇小说,最新 出版的恩顿尼·塞姆普松的小册子《不列颠剖析》也非读不可。所有这些要求都是针对 米哈伊尔·柳比莫夫的秘密论文和原《真理报》记者B ·奥夫钦尼科夫有关不列颠的书 提出来的。


克格勃人员的妻子也要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每周一次,常在晚上,有时是白 天。培训班位于莫斯科中心、祖博夫斯基广场上的特别培训中心,该中心是在1980年建 成的。在那里,她们要听关于克格勃工作和所到国情况的讲座,他们还被告知,如果丈 夫晚间工作,不许唠唠叨叨抱怨不休。1983年8 月,安德罗波夫学院为专门招收来的妇 女们开设了一年制学习班,这些妇女都将要随其丈夫走南闯北,一起工作。


需要指出的是,戈尔巴乔夫统治初期,在第一总局内工作的妇女要比斯大林后期少, 而在国内,90%的中小学教师,80%的医生和30%的工程师都是妇女(政治局委员和老 外交官中没有女性)。在亚谢涅沃妇女占不到10%,仅有的一些女性一般都是秘书、打 字员、程序编制员、清扫工或者是厨师、食堂的洗碗工等,而在总局的走廊内很少能看 到女性的身影。在为数不多的女军官中,有一位在A 处(特别行动处)法国分处工作, 但她是男人们纠缠不休、亵读的目标,常被称作“吃法国饭的女人”。


克格勃的许多重要岗位上没有女性,这是令人难堪的事实,于是克格勃在1988年开 始向社会各界修正自己的形象,但其人员成分实际上并没有改变。1989年莫斯科晚间电 视节目主持人采访了5 名年迈的克格勃人员(当然全是男性):“克格勃内有女性吗? 如果有,她们占百分之几?从事什么工作?”阿纳托利·彼得罗维奇·邦达列夫少将有 点难堪地答道:“克格勃内有女性,在一些方面她们是不可缺少的。至于说她们占百分 之几,我很难回答。坦诚地说,我没料到这样的问题,手头也没有统计数字。”邦达列 夫的同事中谁都不愿提到妇女所占的百分比及她们所从事的不可替代的工作(主要是在 食堂和打字室)。


第一总局工作人员在国外的日常活动和在亚谢涅沃的一样,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并 没有很大变化。对外情报机构的大部分军官都按照三个方向之一在进行着活动:政治情 报方向,反间谍和安全方向,以及科技情报方向。这三方向人员的相互配量大致是这样: 政治情报占40%,反间谍和安全各占30%。新的工作人员在到达指定地点之前通常都要 接到谨防西方情报机构挑拨离间危险的指示。戈尔耶夫斯基回忆说,他们一到达目的地, 就开始怀疑自己的邻居、附近商店的售货员和他们每天上班经过的伦敦公园的园丁;他 们总认为经常有人监视他们,然而,对于其中的大部分工作人员来说,这段时期很快就 过去了。


情报机构每天八点半上班。政治情报人员每天先研究报刊,他们要阅读伦敦所有的 重要的日报、周报和定期发行的刊物。每天情报机构人员先从保险柜内拿出标有“急电” 字样的双层公文夹,它比公文包要大的多。夹内最重要的文件大概是工作记录本,其中 大部分是行动联络的情报和总部来的重要信件,还有一个记录本是供向莫斯科发电报和 汇报情况所用。每个军官都有刻有特殊图案和编号的私人印章,经常带在钥匙链上。每 天下班前,每人都要收拾起自己的公文夹,在锁上用蜡泥塑料贴上“急电”,然后再盖 上印章,封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