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11.我要活下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被蓝衣女子以及快速的方式带到一片空地处落脚,紧跟着淀和馨也来了,尾随其后的竟然还有刚才谢幕的众喽喽。

“麻烦的家伙。”身边的女子不屑的吐出句话,而后从腰间掏出块令牌。

众喽一见令牌竟全部虔诚的跪倒在地,口中还念叨着听不懂的话语。

“下去!”女子一声叱呵,众人便迅速的隐身在树林中了。

转过身,女子这才正面对着我,高鼻梁,一双细长眼睛,炯炯有神。在水蓝色的罗袍遮掩下仍看得出她姣好的身材,她浑身散发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质,严肃的脸庞,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吧。

“你可以走了。”蓝衣女子说完便一跃,没入了繁茂的树林。

她这举动到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这是啥年代,做了好事都不留名?

“小姐,要回府吗?”令人沉醉的声音又在我身旁响起,呵呵~~我醉了~~

我醉醺醺的回过头,对淀粲然一笑“回~府~~。”

淀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馨上前,一把揽住我,我们仨便飞回了府中。(女猪哭泣ing.....为什么不是淀来抱我啊.......)


馨抱着我直接进入了郡府,连进大门都省了,下了全自动‘飞机’我赶紧回房压惊。

“公主,您回来了。”还没进门就被人叫住了,幸好这声音的主人是蓝袍,不然嘛,呵呵~~

“有事吗,进来吧。”我看着好似在门口等了好些时候的蓝袍,微微有些欣喜。

“.....是......”蓝袍乖巧的一福后又冲我羞涩一笑,登时让我看直了眼。

“咳咳.....快进来吧。”半晌回过神来,快速的转过头,果然也是个祸水级的人物阿。

刚一近屋,蓝袍便迫不及待的凑到我身边,无比轻柔的搭上我的右手.........把脉........

他知道我遇袭了?!顿时心里警铃大作。

“怎么?我出什么事了吗?”我对他微笑,心里不明的有些许的难过。

“不是,只是例行的检查,公主出去的太久了,梁鹰怕公主的身体吃不消。”说完又冲我莞尔一笑。

不是吧,连你也‘变性’啦,先是淀和馨,接着又是你,幸好我的心脏有够坚强的。

“公主殿下,太子殿下到府中了,要求见您。”门外响起馨的声音,照约定,在人前我对我用敬语。

“让她来我房中吧。”之前被念叨过,太子便是严玉,我唯一的姐姐,也是让那个正牌二公主最后挂念的人,我倒想知道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

“那梁鹰不打扰公主了。”朝我一福,蓝袍便退下了。


“听说你被偷袭了。”一进门,我的姐姐便直接进入主题。

“你怎么知道的,我才刚回来。”我看了下门外,居然已经没有人影了,顺手便把门阖上。

“不用看了,我来的时候都安排好了,这里很安全,没人偷听。”

“你的影侍,淀,是我以前为方便照顾你特地留给你的。”顿了一下,严玉毫不隐瞒的向我说到。

“那你知道是谁干的吗?”原来我自以为的得心腹竟不是我的人,还好她不像是会害我的人

“应该是炎,上次刺杀你的就是他们。”严玉随手找了把椅子,然后随手拿了个茶杯,又随手抓过茶壶,一个人在那里喝起茶来了。

难道我之前和这个老姐十分、非常地相亲相爱?!她竟然一点啊不客气,真拿这儿当自己家了。

“上次?是怎么一回事儿,说来听听。”我得知道这事儿,它可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阿。

“那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说起来还真有些惭愧。”严玉对我苦笑了一下,低头轻抿了口茶。

“那日本是我硬要你一同去百草园查查如玉的,可是皇母突然招我入宫,原本想让你过几日再去的,可你却突然对如玉有了兴趣,问你你也不肯说,没办法,就让你去了。谁知道,你却是被人抬回来的。”自嘲似的笑了笑,视线从茶杯转向我,“你知道吗,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恨不得把炎的人都给杀了。”

我看向姐姐,人高马大的她眼眶竟微微的有些发红,看来她真是很在乎我的,怪不得她妹妹最后还要我照顾好她呢。

“炎为什么要杀我。”我玩转着手里的瓷口茶杯,眼神严肃。

“..........”

“太子殿下,偷袭的人查出来了。”淀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外打断了正欲开口的严玉。

“进来说吧。”严玉瞟了一眼门外淀的影子,淡淡的开口。

“殿下,下午二公主乘的马车的车夫是炎的人,他将马车由官道驶入城南的树林,然后由早先埋伏的人刺杀。”

“你不是一直跟着我们嘛,怎么不出来制止?”我微微笑着看向站在距我两步之远的淀,心里却满是苦涩之味。

“因为属下在追那个替车夫引路的人。”淀微垂着头,背着阳光站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引路人?是谁?”严玉似乎只对引路人感些兴趣,终于将目光从手中的茶杯上放到淀的身上。

“是炎的吹箫之人。”

“是华天籁乐.....啪.......该死的畜牲!”严玉一使劲,手里的瓷杯竟然应声碎裂,汗颜,好个可怕的女人。

“华天籁乐?他和炎是什么关系,手下吗?”原来我在马车中隐约听到的琴声竟然是为我铺设死亡之路的。

“是个奇怪的家伙,擅长以乐声来迷惑和攻击敌人,在几年前镇压夕、星和陵三国时以一招‘星花舞月’技压群雄而闻名,呵呵~~听说那次没几个人能活着回来,回来的现在都是身居要职了。

好个奇怪的家伙,“把他怎么在替炎做事呢?”我不解了,如此厉害的角色,竟然肯屈居人下,为他人卖命。

“不知道啊,我也正奇怪呢。”严玉说着又随手拿过一个茶杯,随手再抓起一把茶壶,再次随手替自己沏了满满一杯。

“姐姐知道最后救我的女人是谁吗?她好像也是炎的人。”有谁会这么好心,冒着被炎立为敌的险特地来救我?

“哦~有这么个人?”严玉说着,回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淀。

“是最接近霜主的那个人。”

“是她阿,奇怪了,难道霜和炎反目了?”严玉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把玩着瓷杯。

“知道他们为什么杀我吗?”我看着坐在对面的严玉,担心着她手中那价格不菲的瓷杯也惨遭厄运。

“不知道,他们一开始便是打着报仇的旗号来杀你的。”严玉抛给我一个我也很无奈的眼神。

“殿下。”门外一个女声轻轻的响起,打断了我们的一席长谈。

“什么事。”喝了口茶,严玉才悠悠的开口道。

“皇上召您入宫。”脆脆的女声再次响起。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淀,好生照顾二公主。”

“遵命。”淀向她一拜。


严玉走后,淀待了许久也退下了,我一直坐在桌边,有些事情我想不通。

先是如玉,他怎么会到百草园的呢,‘我’那次遇害之前也是去过如玉那里的,按馨的说法,如玉应该不知道我那次遇害才对,那他是如何知道的呢?。严玉说是想和我去查查他的,是我那次去发现了什么让他想杀我灭口么?那么如玉到底有什么秘密呢?他是炎的人呢还是单纯的与炎认识?可是什么原因让‘我’忽然间对他来了兴趣呢?

如果说我得府中有他的人的话,我遇袭的消息他是会知道的,到底是谁呢。又是什么原因会让他想让我死呢,难道我以前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我这次被袭看起来是早有预谋的,但又是谁把我出门的消息泄给了炎呢?炎霜两个组织的令牌看起来是通用的,这是不是说明那两个神秘的少主有什么联系呢........................

揉了揉繁重的脑袋,苦苦的笑了半天,还以为来了趟时空穿越不仅能让我免去考试的烦恼,还能做一次免费的旅行,过过左拥右抱的幸福日子,没想到却碰到了更头痛的事,为什么这些回落在我头上,难道我非死不可了嘛。摇了摇头,想站起身子走走,不想身子有些微微的发麻,蹒跚着走到门口才发现屋外早已是灯火通明。呵...我坐了多久了....

“小姐,饿了吗,早到了用膳的时候了。”回头,迎面撞上馨关切的目光,她也不躲闪,定定得看我。

“....是啊,走吧,该用膳了。”我自认潇洒的一挥手,然后径直从馨身旁走过。

“小姐........”

“什么?有时吃完再说。”我不回头,继续赶路,反正总是会被刺杀,死和不死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既然来了,怎么说也要无憾离去才是。

“用膳是......往这边走。”见我回头便指着和我现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呱......呱......呱.......”一只类似乌鸦的鸟适时地从我们头顶上空飞过。

三万黑线,我极僵硬的冲馨笑了笑,顺着她指的路走。


“你可终于知道饿了。”

我先是沉醉在府中一路遇到的侍从的美色中还未自拔,又被进屋后来来去去还不停请安的众人弄得烦不胜烦,现在终于被这一问给问醒了。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一个本不该再次出现的人却出现了。

“来看你啊,快点吃饭了,都什么时候了。”

“......好............”

我静静的执起筷子,胡乱的夹着菜,没想到这些制作精美的菜肴的口感和他的外观一样的好。严玉则坐在我旁边,夹些菜给我,像极了一个姐姐,心里飘进了些暖意,那必死的决心刹那间开始动摇。


躺在床的内侧,看向外侧睡着的严玉,有些疑惑。

“为什么你还会回来?”我轻轻的开口,摒着一口气,对答案有些担心又有些期待。

“你觉得自己会死,是不是。”背着我,严玉并没有直接回答我。

“你........怎么知道.......”我也是才这么觉得的,为什么你会知道。

“..........................知道吗,是淀告诉我们的。”长久的沉寂,就在我以为她睡着时,又幽幽的开口。

“淀......”他怎么会知道?

“他从你房里退下后就去找馨,他说你的心情不定像是有死意的人,让馨守在你门口,以防你作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那他自己呢?”我急切地问着背对我的馨。刚才那好不容易才收住的心现在又开始摇晃了。

“你觉得今晚的菜味道怎么样?”严玉翻身笑嘻嘻的对着我。

“很好啊。”我茫然的回答她。

“淀的厨艺可是百里...不....万里挑一的,可惜他不太愿意下橱,害得我只尝过一次 ,不过幸好今晚托你的福,又尝到一次了。”

“.........................”我看着笑着的严玉,虽然室内点了几支蜡烛,但我眼前的事物仍慢慢的便模糊了,鼻子酸酸的,心里却是一片温暖,刚才还竭力想维持的想法现在都似浮尘飘散了,原来还是有人在想着我的。一激动,紧紧地抱住严玉,脸窝在她的脖颈处,热热的液体顺着脸颊向下滑落,严玉也不说什么,一只手将我搂住,另一只手抚上我如丝的华发。

“别再有这种念头了,放心吧,就算全都死了,我要让你活着,所以,睡吧,别想这些了。”

严玉轻轻的抚着我的发,我就在她怀中沉沉的睡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