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9.如玉

小冰ice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拉过一件锦绸披风盖住赤裸的身子,我不可致信的偏过头,不去看那双令人沉醉的双眸。 “小姐要起来吗,让如玉来替您侍衣吧。”如玉慢慢坐起,一点也不在乎的和我又一次裸诚相见。那个.....貌似我该回避的啊,可我和他该做得都做了,还有什么顾忌呢?但是......不行不行,在这样看下去我会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拉过一件锦绸披风盖住赤裸的身子,我不可致信的偏过头,不去看那双令人沉醉的双眸。

“小姐要起来吗,让如玉来替您侍衣吧。”如玉慢慢坐起,一点也不在乎的和我又一次裸诚相见。那个.....貌似我该回避的啊,可我和他该做得都做了,还有什么顾忌呢?但是......不行不行,在这样看下去我会飚血的,万一失血而亡怎么办,很摊面子的,不过有美男不看是我这头狼最不会干的事了,跟何况人家还是一身清凉的呢.....可是......

“如玉还是弹琴给小姐听吧。”估计我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犹豫不决的神情尽收他眼底了。

“好的....等等.....你先把衣服穿上。”我貌似闭着双眼,实则半眯着递过他的华服。

“.......如玉知道了。”微愣了一下,唇边又荡起那妖娆的笑,双手接过衣服以缓慢的速度穿起来。

三万黑线啊,他这红牌果然不是盖的,就是穿几件衣服的简单动作都被他演绎得无比柔媚。打住,我可是有事才来找他的,怎么找着找着咱就找到床上去了呢?难道真和孔子说的一样:先行其言,而后从之(翻译:君子都是先做了再说。)

耳边响起了如玉的琴声,我半坐在床上,自顾自的穿着衣服,原本只想把这琴声当作是音乐随便听听得,没想到听着听着却仿佛听出了些味道。琴声缠绵悱恻,似泣似咽,就像是有人对你哭诉命运不公,又像是被弃之人苦苦追问,为什么弃我不顾。不禁听得让人揪心不已,可弹着给我听算什么呢?

里屋不大,我心烦的将自己的情绪从琴声中拔起,开始细细打量。简单摆设,最大的就是这张床了,汗,几张红木椅,一个四角八仙桌,巨汗,实在不像是一个烟尘之人的喜好。里屋没什么装饰之物,硬说有的话,就是那八仙桌上的一瓶妖艳的红花,不用细看,我知道我认得它,那妖艳的盛开的彼岸花——曼珠沙华。我很喜欢曼珠沙华,虽然它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虽然它深艳鲜红的色泽让人联想到血,也或者是因为它的鳞茎含有剧毒,不明所以,从第一眼起,我便被他深深吸引。

“如玉歇会儿吧,我还有是要问你呢。”待到一曲终了,我摆了摆衣袖从床上站起,径直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小姐可是不喜欢如玉的曲儿?”他并不回答我,只是盈盈笑着,精致的美眸深深地望着我。

“你弹得很好,但不是我所喜欢的。”既然他岔开话那就呆会儿谈。

“呵~~小姐果然不喜欢呢,可如玉却喜欢的紧。”美眸扑闪,身子向前微倾,宽松的华服斜斜的滑下一段,露出胸口小片雪白。

“那如玉就自个儿弹吧。”要说没感觉那肯定是骗人的了,如此美色近在眼前就等你去摘了,而我竟可以装出毫不动摇地姿态,自己先佩服下自己,女狼的功力又加深了一层。

“小姐说是有事来找如玉,可是如玉却.....没耽误小姐什么事吧。”如玉一脸抱歉的表情凝望着我,双颊又适时地浮上一层红晕。该死的,在这样下去我要破功了。

“.....如玉知道我十二岁时遇到的老者吧。”艰难地咽下口哈啦子,我继续回望他。切,比谁电量足是吧,我可不会败给你,想那会儿那二公主把我给电的七荤八素的。

“他啊.....原来小姐来这儿不是因为想如玉了....小姐....”最后那一声小姐把我叫得骨头都酥了,绵软的声音再配上一脸哀怨的神色,说来就来的水雾霎时便蒙上了双眼。真的假的?这变脸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吧,帅哥,你不光是偶像派的绝对也是实力派的。

“哪里...”我干笑着“不是先来看你的嘛。”虽然都是一样的.......汗

“他是如玉的爷爷...那天爷爷把手链给小姐后就搬到白岐山住了.....”如玉稍稍向后坐了坐,并不介意那片外露的雪白,一双幽怨的媚眼直直的盯着我。

“我该去哪里找他?”又咽了口哈啦子,我只觉得一片雪白在眼前不停的晃阿晃阿的。

“如玉不知,爷爷走的时候并未说起。”如玉垂下头,一脸的悲伤。

不知吗,看来要自己找了。我起身,整了整衣角准备离去。

“小姐要走了吗?”如玉仍是坐着,轻轻的问。

“嗯,来了很久了。”而且想要得不想要的都得到了。

“小姐还来吗?”如玉这时也站起了身子,将自己的雪白遮住,一双玉手又灵活的缠住我的腰,温热的双唇凑近耳边低语“如玉想早点见到小姐....小姐要记得来哦.....”身后美人轻轻摩挲着,一只手又不安分的滑到我胸前。不是吧,精力这么充沛.....

我移开在我胸前肆虐的‘凶手’挣开了他的怀抱,哎....真没想到我这头狼也有不受美人恩的时候。

“今儿不早了,就到这里吧。”我回身望着他,四目交汇时又被他那哀怨的眼神打倒,没忍住自己的欲望情不自禁的凑上前,在他的朱唇上轻啄了一下,说了声再见便急匆匆的带着馨离开了百草园。我怕自己再呆下去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回去了,哎,真是蓝颜祸水啊。


如玉静静站着,直到听到清月的声音响起:“少主,她们走了。”

“人都走了你还不出来?”如玉没有回头,把玩着桌上娇红似血的曼珠沙华,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墙角的阴影有处什么动了动,传来了男子的说话声“.....她失忆了....”

“呵....看得出来,你来到底想说什么。”语气平缓,不带一丝情绪,手中的血色艳红却因受力而被折成两段。

长久的沉寂,艳红的花掉在地上,在这没有装饰的屋子里显得有些刺眼。

“....还要杀她嘛.....”沉默良久,男声再次响起,却显得有些犹豫。

“你不会是对她动心了吧”如玉猛地转过身子,对着里屋唯一的阴影处带着些激动“呵...就算你动心了,她的命我还是一样要取。”紧紧攥着手中早已零碎的花瓣,指关节处泛出青白之色。

“我没有动心.....”

“你该走了,快走吧。”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如玉生生地打断。

阴影处好似没什么变化,不过如玉知道他走了。看着窗外,如玉跌坐在名贵的红木椅上,精致的脸上是一片苦涩的笑容,嘴角抖动着,一颗晶莹的泪无声的沿着白皙的脸庞滑下。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该怎么办.....”声音呜咽,双肩颤栗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