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的古旅(女尊) 我穿越咯~~~ 4.冷淡的人

小冰ice 收藏 0 1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size][/URL] 咦?怎么手心凉凉的,好像是谁的手指搭在我的手上,有几个微凉的触点,弄得我怪痒的。呃!难道是传说中穿越女们的小受!?想到这里,我那个兴奋啊,哪里还睡得着,噌的就想直起身子看个究竟。 感觉到我的动作,搭着我的手的人动了动,略略看了我一眼,继续…..呃…..搭脉….. 失望啊,还以为能看到什么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7/


咦?怎么手心凉凉的,好像是谁的手指搭在我的手上,有几个微凉的触点,弄得我怪痒的。呃!难道是传说中穿越女们的小受!?想到这里,我那个兴奋啊,哪里还睡得着,噌的就想直起身子看个究竟。

感觉到我的动作,搭着我的手的人动了动,略略看了我一眼,继续…..呃…..搭脉…..

失望啊,还以为能看到什么惊艳的帅GG呢。

眼前的男子戴着薄薄的面纱,他的脸是朦胧的,看不真切,但单就从那模糊的轮廓来看,他长得一定不差。脖颈处系着一条纯白丝巾,一席淡蓝色的长袍恰到好处的称出了他的冷淡。是了,冷淡。

“公主。”馨看我盯着蓝袍出了神,轻轻的唤了我一声。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有点懊恼,真是的,现在就这么大剌剌盯着人家看,不把人家看跑了才怪,哪里还有后续发展可谈。

“馨,他是…..”我故意拉长了调。

“他是梁太医的儿子,梁鹰。医术在梁太医之上,因男子不能当太医,您觉得可惜了,便在您手下任职。”尽职的馨一口气说完,省得我再问了。

“小人梁鹰,拜见二公主。”一边说一边跪着向我行跪拜礼。

“快起来,快起来吧,以后都别跪了。”看着怪不舒服,况且不是人家说的嘛,这玩意儿特减阳寿,我可好不容易才混到个公主的,怎么说也要让我玩得尽兴嘎~~

“谢二公主。”施施然的站起,乖巧的冲我一福。

该死的面纱!我在心里不断诅咒,本以为着面纱看起来轻飘飘的,离近点看就能约等于透明了,谁晓得着面纱虽然看起来轻薄,却质地极好,我睁大眼睛愣是没看清楚。

“公主,梁鹰要去煎药了,就此告退。”也许是被我盯得不自在了吧,我有点愧疚的在心里暗想,真是的,早知道就收敛点了,瞧,吓坏小孩了吧。

梁鹰优雅的站起,轻起门扉,告退了。

门轻轻的阖上,梁鹰心中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她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呢。微风拂过,蓝色锦袍随风划过优美的弧线,隐隐的,面纱后的男子微扬嘴角……



4.淀——我的陈年美酒

没过多久,馨又端着一碗不明液体来到我床前。

“公主,要煎好了,您喝吗?”

“馨~~~~”我拉长了语调朝她撒娇。

“……馨和梁公子说过了,所以这药应该不会苦了。”说完便把药端到我面前,强迫中奖。

她….她….她竟然无视我!

气鼓鼓的接过那碗不明液体,瞄也不瞄一眼,直接往嘴里灌“,咕嘟”一口。

“咦,好好喝哦~~”竟然是果酒味的耶~~~低头看了一眼,乳白色半透明的液体在碗内轻晃,液面混合着阳光柔柔的闪烁着诱人的色泽。果然大有改观哪,那个叫梁鹰的还真是厉害,那天有空让他试试做可口可乐,怎么说人家前身也是由药配的阿。

畅快的喝完果酒,不,是药,砸巴着嘴边的酒味,对了,陈年美酒,那GG怎么样了。

“馨,昨天是谁救我的?”我貌似很关心这个问题。

“回公主,是淀,您的贴身侍卫。”微微颔首,馨回到。

“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我逐渐深入主题。

“……回公主,没有。”馨微愣,回到。

“让他来一趟吧,我也好熟悉熟悉。”终于切入要点了,累啊,擦汗。

“是。”馨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安静的退下。


不愧是影侍啊,这一来一去恐怕连一分钟都没有,呵呵~~看来以后可以有恃无恐了~~

一边向一边麻利的整理着装,,呃,我看还是算了吧,就一件睡衣,怎么整理都一样,对了,头发!赶紧五指岔开做鸡爪状往头上使劲梳,厚厚~~~发质不赖嘛,果然是乌黑亮泽,一梳到底~~还在忙呢,两道黑影窜入房内,直接来到我床前,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男一女,女的是馨,男的肯定是淀了,一定要在帅哥心里留下我最美好的一面,想及此,我连忙正色。

“臣淀,拜见二公主。”美酒拜倒。

“起来吧,以后也别跪了,看着怪不舒服。”我轻声道。

“谢公主。”美酒回道,然后利索的站起。

‖-_-不想跪您就别跪,何必这么假惺惺的呢,哎~~封建专制果然害死人哪

“头抬起来我看看。”咦?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调戏啊。

“是。”美酒答道。

美酒缓缓抬起头,定格。我的大脑顿时死机当掉,这是什么世道啊,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长得让人想尖叫阿。

先不说美酒那一头柔顺润滑的乌黑披肩长发,也不说他那棱角分明、帅气十足的脸颊,光是那温润如玉的皮肤就想让我好好咬他一口。看得我那口水流的啊,看来有必要哪天真把你当酒喝掉。

如果说刚才的蓝袍让人觉得冷淡的话,那美酒就属于冷酷型的了(那晚劫持我的人不算,都没好好的、仔细的看过,54过)。活活~~我怎么有种老鼠掉进米缸里的感觉了~~虽然这比喻不怎么恰当.....

“你就是淀?”我继续装着那不存在的淑女。

“回公主,是的。”淀一福,回到。

“你们记住了,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不用手什么礼数了,都是自己人。”我这次貌似很好人到。其实是冲淀说的,呵呵~~大家都是自己人哦~~馨么,继续54过。

“是,公主,不........”两人一脸尴尬的望向我。

哎,看来要他们改过来还是要些时间的啊。

“淀怎么没用面纱?”我记得蓝袍一直戴着的,害我看不出他的长相,更害我不清楚是否要拿他做下‘酒’‘菜’,真是该死100次的面纱!

“我从小就跟着您,也就没什么可顾忌了。”美酒淡定的答道。

真的没顾忌了?不过如果让他知道我现在想把他怎么样了的话恐怕就不只顾忌了,还是收敛点的好啊,反正有的是时间,Who怕Who,看我怎样慢慢搞定你。想到这里,一抹阴笑爬上嘴角。

“公主?”馨小声在旁提醒。

我赶忙收起那阴笑牌的笑容,换上纯正可爱牌的。用余光瞄一眼美酒,心里暗自祈祷,千万别看见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