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四章 羊入虎口

富贵不淫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十四章 羊入虎口 谁也不能说明天肯定会发生什么?任何人都不能。 郑寅比别人更加不能确定,因为他对来到的这个世界,根本不熟悉。他醒酒以后,最恨自己的事情就是:为什么自己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历史?如果自己能够好好学习,那么,现在就会得心应手,就可以沿着历史的脉络去前行,不做违背历史的事情,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四章 羊入虎口

谁也不能说明天肯定会发生什么?任何人都不能。

郑寅比别人更加不能确定,因为他对来到的这个世界,根本不熟悉。他醒酒以后,最恨自己的事情就是:为什么自己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历史?如果自己能够好好学习,那么,现在就会得心应手,就可以沿着历史的脉络去前行,不做违背历史的事情,不说违背历史的话,这样就能明哲保身,可以安安全全的活到老。而如今自己将要以一个太监的身份,出现在明初这个时空节点之上,最要命的是自己却不是太监。如果历史说的是实话,那么郑和一定是个太监无疑,如果自己要扮演这个角色,自然就会被阉割掉,也就是说,能让男人快乐的那话儿,将会离开自己!

郑寅很犹疑,到底是不是接着演下去?可是如果自己不演下去,而真正的郑和又被自己害死了,那么没有了郑和,历史也就否定了,是不是历史也会因此而断裂?历史断裂了,那么未来的自己岂不是就不存在了?既然我存在,那就说明,我只有演下去而且必须演扮演下去!这是郑寅的第一个决定:那就是继续扮演郑和!

既然要演下去,怎么演又成了一个问题?

…………

昨天的醉酒使郑寅头痛欲裂,一直持续到了次日天亮,他没有起床,而是躺在被子里望着帐篷的顶部,一个人静静的在思考着。

王景弘此时也醒了,他揉揉眼睛道:“我操,整多了。大哥,丁姐呢?”

郑寅这才忽然想起来,丁小乙不见了,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女孩子,长得虽然正合我意,但是不知为什么却处处和自己做对,管她去哪里呢,不在眼前更加省心,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烂嘛。便对王景弘道:“说不定去找蓝玉将军圆房了呢。”

王景弘腾的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对着郑寅道:“你怎么能这样?丁姐她喜欢你,你是真不知道?”

“切,她喜欢我?拜托,我说一句话,她顶我十句,专门和老子作对,还喜欢我?你不是撒癔症吧?”郑寅斜了王景弘一眼,翻了个身不再理会他了。

“你真是白活这多些年了,连女人的心思都不懂。昨天喝酒时,她向蓝玉说自己已经嫁了人,说话的时侯她看的是你,那时候你已经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可我还清醒啊,就看到了她的眼神,说实话,我还真挺吃醋呢。不过无论他喜欢谁,我想也不能便宜了蓝玉啊,我就和蓝玉喝酒,直到把他干掉,我估计这会儿他八成还醒不了呢,再说就是醒了,估计他也没那心思。快起来吧,没准儿还能保住她不给蓝玉糟蹋了。”王景弘说的甚是急切,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郑寅听了翻身坐了起来,放下刚才的问题,细一想这话也有道理,丁小乙为什么非要和自己这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作对?没理由啊,如果她真的是喜欢自己,那这些疑问才算有了答案。上大学时听舍友老五说过,一个女人越是喜欢你,就越是为难你,那是希望引起你注意的手段,因为女追男,往往是磨不开面子的,所以她才会这么做。老五可是情圣,光女朋友就换过十八个之多,这还不算高中阶段的,他的话应该不假。如此说来,这小蹄子还真的对自己有意?

“你说的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把话儿递给你了,到时候丁姐真的嫁给蓝玉了,你可不要后悔。”王景弘摔下这句话,起身向帐外走去。

郑寅打了个冷战,思忖道:先不管她是不是喜欢自己,我郑寅是不是能够眼睁睁看着丁小乙在明年就被朱元璋杀掉?不能!绝对不能!既然不能,那么就必须救她出虎口,可是怎么救?怎么救?……

他爬起来,跌跌撞撞,追了出去。

帐外,天高云淡,阳光刺眼,一出来,还真有点不大适应,只好紧闭眼睛,慢慢调整。等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不远处五六个士兵正在阻拦王景弘,而王景弘正在和他们大声争论。

雷老虎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在身后拍了拍郑寅的后背,道:“马大人,恭喜你呀,我们看来是要亲上加亲了。”

“加你个球,给我滚,不,别滚,你快说,蓝玉对丁小乙做了什么?”他听话中有话,不由得急火攻心,伸手揪住了雷老虎的前胸,用力一提,几乎把他提离地面。

雷老虎一时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惊得半死,生怕眼前这个双眼冒血的大汉一掌打下来。连忙捂住头,大声喊道:“别打,别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郑寅把他放下去,左手仍然揪着他的衣服不撒手,恶狠狠的道:“要是蓝玉敢动我表妹一根汗毛,我就……”说着用右手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姿势,下面的话他没有说。

雷老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加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个人竟然敢于和这数万大军的元帅作对?竟然把杀掉表哥蓝玉说得这么轻松,就像蓝玉的性命完全由他掌握一样?

雷老虎不由得怒火中烧,大喊了一声:“来人啊,给我拿下。”顿时许多士兵持枪拿戟冲了过来,把郑寅围了个水泄不通。

郑寅一看架势不好,噌得从腰间拔出了军刺,横在了雷老虎的脖子上,断喝一声:“谁他妈敢动一动,我就送他上西天。”

登时众人都惊呆了,昨天还好的跟哥俩似的,你好我好他也好,为什么一大早就又成了敌人呢?

谁也不敢妄动,都怕害了雷老虎,要知道雷老虎可是蓝玉的表弟。

而十几步开外,王景弘已经被四五杆樱枪抵住了周身要害。王景弘的微冲也已抬起头来,似乎随时会喷出噬人的火苗。

局势一下子变得冻住了,场面一片宁静,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打着哈欠,从中军大帐里走了出来,双手向上似是想伸个懒腰,谁知她穿的月儿姑娘的衣服本来就小,已经是紧紧绷在她的身上,这一伸腰,浑圆的双乳显得更加惊人、更加诱人,她不是丁小乙还能是谁?

等丁小乙双手落下,便看到了帐外出人意料的景色:十几个人逼着王景弘,而郑寅则抱着雷老虎,周围是一圈拿枪的士兵。

这些人的姿势各不相同,但是表情却极其相似,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嘴巴张开很大,不少人已是口水垂涎,其情其状,好不可笑。

虽然知道自己的魅力,丁小乙还是下意识得低头往身上细细检查,看看究竟有何疏漏。但是什么也没有,因为她的衣服没有破,衣扣也系的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万人瞩目的场面,还是让她羞得满面通红。

不过害羞归害羞,事态紧急,也顾不得了,她冲向郑寅那里连连喊着:“你们干什么?放下武器,放下武器。”那些人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因为她一着急说的竟然是粤语。

看到人们纹丝不动,她揉身冲进包围圈,把郑寅的匕首先夺了下来。然后怒斥周围的人,要他们放下兵刃。这回她用的是普通话,大家也就明白了,看到雷大人没有危险了,士兵们也就把枪收了起来。

王景弘硬生生的迎着那些枪头,过来和郑寅他们会师。没有人敢于刺出第一枪,因为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生怕这一枪刺下去,会连自己的命也搭进去。

郑寅看着丁小乙,浑身还是酒气冲天,衣带未解,便放下心来,对她笑道:“怎么,昨夜没有和蓝将军拜堂成亲啊?”

丁小乙听了气道:“你真希望我和他成亲吗?很好啊,今天一定请你喝喜酒。”

王景弘听了,鼻子都气歪了,生气的说:“你俩究竟是怎么回事?见面就掐,不掐不行啊?”

“掐着好玩儿,不掐有啥意思?”郑寅深情的看着丁小乙,头也不回的应道。

丁小乙被他的眼神摄住,浑身竟有一种骨软筋麻的感觉,如果不是这么多人,说不定她会瘫倒在这个挨千刀的宽阔的怀里。

场上又是一片寂静。雷老虎看着这一幕,心说:“太监也能搞女人?”

越来越多的士兵辐辏而至,中军帐前已是人声躁动,不得安宁。

突然,中军帐的门帘挑了起来,蓝玉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样的是衣甲未除,他边走边揉捏着太阳穴,边骂着:“乱哄哄的作甚么?”

身后是柔弱的月儿姑娘,揉着眼睛,脸上仍然是绯红如云。看来王景弘的缓兵之计,确实派上了用场。

他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四下看看,吼道:“妈了个巴子,这是要围攻大帐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