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硝烟,莫斯科的1941之卷 第三节 青年近卫军

斧钺忠魂 收藏 2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第三节青年近卫军

1941年9月30日,在疾风骤雨般的炮火和航空火力准备后,德军古德里安的坦克第2集群(10月6日起改称坦克第2集团军)开始转入进攻。古德里安以3个坦克军为前锋,在极其狭窄的正面上,向苏布良斯克方面军之叶尔马可夫战役集群的侧翼发起了凌厉攻势,当天就撕开了苏军第13、第50集团军薄弱的防御,向前猛进了90多公里,直指叶廖缅科司令部驻地布良斯克。至日终前,德坦克第2集群开始从南北两面同时迂回布良斯克方面军,并前出其基本兵力后方。

1941年10月1日,莫斯科,最高统帅部大本营。

一位将军从汽车上下来后径直走向大本营门口登记处坐着的值日官军官。那个少校见到来人,立刻站立起来敬礼。

将军掏出了自己的军官证,交于少校检查。

少校接过军官证,翻开后扫了一眼,然后交还给了将军:“请进,耶柳申科将军同志。”

耶柳申科潇洒的回了军礼,然后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沙波什尼科夫和耶柳申科寒暄了一下,吩咐卫兵将泡好的那壶咖啡给耶柳申科满上一杯,然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老弟,形势很糟糕,必须挽救这种状况。交给你一个任务,把向奥廖尔进攻的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堵住。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在四到五天内,将近卫第1步兵军迅速的组建起来。”

耶柳申科放下了手中的搅拌匙,说道:“元帅同志,据我了解,这个军除了指挥员外,任何人都没有了。”

“你了解的很正确,暂时还没有,但是你现在坐在电话机旁,把装甲坦克总部的工作人员调到总参谋部里来。请你考虑一下有哪些预备队可以编入你的部队。”沙波什尼科夫一手扶着他的金丝边眼镜,一手继续搅拌着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

门忽然打开了,斯大林的办公室主任走了进来,保持着他一贯的严肃作风和平直的语调:“耶柳申科将军立即到斯大林同志那里去。”

他顿了顿,说:“还有您,元帅同志。”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办公室内除了斯大林外,还坐着另一位老帅伏罗希洛夫。

“情况出现了急剧的变化,古德里安离奥廖尔已经不太远了,组建步兵军的时间不是五天,而要在一到两天内完成。耶柳申科同志,你应立即飞往奥廖尔,把一切情况都弄清楚。”斯大林说道。

“请允许我汇报个人意见。”耶柳申科回答。

“汇报吧。”

耶柳申科上前一步,走到书桌近前,挺胸说道:“现在飞往奥廖尔没有意义,那里没有部队。请您将第36摩托团和图拉炮兵学校调给我,我率领他们前去迎击古德里安。”他用手在桌上的地图上笔划着,“尽一切力量挡住他们。”

斯大林没有立刻回答,显然他还在考虑。

一旁的伏罗西洛夫看了看地图,然后对斯大林说道:“我认为耶柳申科同志的建议可以接受。”

斯大林分别和沙波什尼科夫以及伏罗西洛夫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可以。”

“绝不能让敌人越过姆岑斯克!”斯大林挥舞着手中的烟斗补充道。

“是,斯大林同志!”耶柳申科回答的无比坚决。

按照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命令在姆岑斯克地域展开近卫第1步兵军,为对冲向布良斯克方面军后方的德军坦克集团实施突击而建立了航空兵集群。10月3日,德军占领了奥廖尔,并沿奥廖尔—图拉公路推进,但被得到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预备航空兵第6集群和方面军航空兵支援的近卫步兵第1军部队凭借着顽强的作风和灵活的战术,拼尽全力的阻挡了下来,其间还使用了刚开始批量生产,但对外依旧属于秘密的БМ-13“喀秋莎”火箭炮。

10月5日凌晨三时,红军总参谋部召开紧急会议。

“正如你们已经了解到的那样,10月2日,德国中央集团军群转入了进攻,敌人凭籍着巨大的优势,在最近两个昼夜继续向前推进,正在保卫西方面军的两翼。”沙波什尼科夫向在座的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成员们介绍着近日的情况。

“情况最为复杂的是,在莫斯科方向没有足以保卫首都的战略预备队伍,完了。”沙波什尼科夫介绍完,就背着手走到了一旁。

斯大林转向其他人的方向,说道:“敌人拥有的力量非常强大,我们应该能够立即把他们拖住,但遗憾的是,然而我们的某些军人没有表现出他们的本领,他们认为只要有了勇敢和阶级觉悟就够了。在战争中有一些人由于他们的文化素质不高,所以他们的军事技术水平就比较低。现在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我认为,第一,现在,在列宁格勒前线上,我们的工作进展的比较好,我建议立即将朱可夫从列宁格勒召回。第二,我们汇总各个方面收到的可靠消息,日本人现在不会,也没有力量向远东发动进攻。因此,我们可以从远东部队中调来一些步兵师,全部坦克部队用特别军列迅速地调到莫斯科的城下。第三,要求莫斯科市党委谢尔巴科夫同志进一步的组织民兵,提出的口号是‘一切为了保卫莫斯科’!”

“是,斯大林同志!”

※※※

凌晨6时,莫斯科军区司令部。

一个空军上校急匆匆的走进了办公室:“军事委员会委员同志,刚才航空兵侦察,发现敌人坦克向尤科诺夫运动。”

军事委员登时一愣:“尤科诺夫?不可能!”

“完全正确,军事委员同志。是坦克和摩托化纵队,纵队全长有25公里左右。飞行员飞的很低,坦克上的铁十字标记看得很清楚,他们还遭到了敌人高射机枪的射击!”上校回答。

军事委员站了起来,问道:“是谁驾驶的飞机?他也许把我们的部队当成了敌人!”

上校斩钉截铁的回答到:“不是,他们都是我们经受过战斗考验的优秀飞行员,我相信他们!”

军事委员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么说,我们得向总参谋部核对一下。”

说着,他拎起了电话听筒,拨通了总参谋部的电话:“接沙波什尼科夫元帅。”

“我是沙波什尼科夫。”

“勃利斯•米哈伊洛维奇。您收到过西方面军的情况没有?”

“没有任何新的情况。”说完,沙波什尼科夫就收线了。

军事委员郁闷的挂上了电话,对空军上校说道:“他们那里没有任何情况。”他背着手走向窗口。

他转过身,说道:“德国人的坦克兵团深入到我们的后方,在向着莫斯科运动,沿途没有任何人发现。对于这样严重的真实情况不予重视,那是犯罪,总算敲响了警钟。”他对空军上校说道:“尼古拉•亚历山大洛维奇,我要求你立即再次派出一些优秀的飞行员,去做一次侦察,命令他们一定要低空飞行,搞清楚这些坦克和摩托化部队的确切情况。”

“好的,军事委员同志。”

※※※

“距离莫斯科有多远?”军事委员问道。

“先头部队已经进入尤科诺夫。距离莫斯科有200公里。”空军上校回答。

“必须报告。”

“给我接沙波什尼科夫元帅。”

“我是沙波什尼科夫。”

“勃利斯•米哈伊洛维奇。元帅同志,西方面军有什么情况吗?”

“我说杰利金,老兄。几次电话你谈的都是同样的问题,这是怎么回事?”总参谋长的语气显得有些愤怒。

“德国人突破了防线,并占领了尤科诺夫。这是空军的情报。”

“你们的飞行员没有搞错吗?”

“不,没有错。”

“这真不可思议。我们没有这样的情报。”

老帅再一次挂上了电话。

杰利金有些不安的挂上了电话,从桌上的烟盒内抽出一支香烟,摩挲着没有点燃。忽然他桌上的直线电话响了,这个电话是直通斯大林办公室的。

“是杰利金吗?”

“是的,斯大林同志。”杰利金立刻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你向沙波什尼科夫报告说,德国人冲进了尤科诺夫,这些情报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可靠吗?”

“情报是由一些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侦察到的,并且核实了两次。”

“采取了什么措施?”电话那头斯大林用他那低沉的嗓音问道。

“现在正在向波多里斯克步兵学校、军事学校和列宁军事学院发出战斗警报。”

“行动要坚决,把可用于战斗的一切力量都组织起来,由军区司令部负责执行我交付的任务。无论如何要把敌人牵制住五到七天的时间。”

※※※

“嘀嘀嗒……嘀嘀嗒……”集合号在波多里斯克步兵学校内响起。

“集合!——列队!”伴随着响亮的口号,军校内的学员们迅速的在操场上列队。

“向右看齐——向前看!”

“报告将军同志!波多里斯克步兵学院全体学员集合完毕!请指示!”教官上前报告。

“全体学员同志们,敌人的坦克集群已经冲过来了,正在向着莫斯科推进。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这些学员们身上。应该要把敌人拖住三天,总共三天的时间!我们的武器和装备都很差,但是尽管这样,我们应当表现出国内战争时期红色军事学院的光荣传统和顽强的战斗精神!我们宣誓要努力完成自己的神圣职责!我们宣誓不准敌人接近莫斯科!让我们为保卫莫斯科宣誓!”波多里斯克步兵学校的校长斯米尔诺夫少将大声的激励着即将踏上战场的学员们。

“我们宣誓!我们宣誓!我们宣誓!”学员们群情激昂的跟随着校长一起宣誓。

斯米尔诺夫继续道:“现在听我的指挥,要雄纠纠气昂昂的通过波多里斯克市,唱起歌来,沿途的汽车要全部征用。三连走在队伍的前面!挺起胸膛听我的口令——全体立正!——向右转!——枪上肩!——起步走!唱起歌来!”

“再见,城市和乡村,

遥远的路在呼唤我们。

年轻勇敢的小伙子呵,

我们在黎明就要出征。

为送别共青团的队伍,

姑娘在黎明中走来,

姑娘呵,我们一定要带回胜利,

你们不要为离别悲伤。

我们要把敌人的乌云驱开,

扫光道路上的障碍,

敌人已经难免于死亡,

不能从自己坟墓中走出来。

复仇的伟大时刻已经来临,

人民把武装交给了我们。

黎明时我们就要出发,

再见,城市和乡村!”

学员们高唱着《再见,城市和乡村》,昂首阔步的走在波多里斯克的街道上。

城里的大多数居民已经撤离到后方去了,城市里空空荡荡的。街道上难得见到的几辆汽车也都被学员们以战时共产主义的名义征用了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波多里斯克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座空城。一旦这些青年近卫军的防线被突破,那么德国人将毫不费力的拿下波多里斯克,不放一枪的占领这里。

10月2日晨,德军德军第3、第4装甲集群转入进攻,当天即在杜霍夫希纳和罗斯拉夫利两方向突破苏军防御并前进了15—30公里。

从10月3日晨起,两方面军司令采取了消除突破口的措施,即以方面军预备队和集团军预备队实施了反突击,但他们未能完成受领的任务,于是形成了德军各坦克集团从北、南两面前出维亚济马地域的现实威胁。

10月5日,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批准了西方面军司令科涅夫上将关于把军队撤向勒热夫—维亚济马防御地区的决心。但这一机动在当时条件下未能实现。于是造成了迅速前进的德军各坦克集团于10月7日在维亚济马附近会合,切断了苏军4个集团军(第19、第20、第24和第32集团军)的退路。

维亚济马情势危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