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惊魂 千万不要相信空中小姐都是美女(组图)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9 17509
导读:  飞机去上海。   767 个头比较大,因而并没有被我们这帮自己没有翅膀,于是制造了一种有翅膀的密闭的罐头的家伙们填满。你可以在大罐头拼死拚活即将起飞的时候仍然拿着手机和你的老公调情;你也可以粗着嗓门和另外一个嗓门同你有一拼的家伙一起象是蹲在自家田头上一样旁若无人地举行新闻发布会;当然,你还可以脱掉鞋子把你骇人听闻的脚臭奉献出来与所有的罐装动物一起分享。   我走到大罐头的尾部,那里不会飞的动物比较濒危,少一些。   谁说空姐就漂亮,—千万不要相信空中小姐都是美女,有的空中小姐即使是悬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飞机去上海。


767 个头比较大,因而并没有被我们这帮自己没有翅膀,于是制造了一种有翅膀的密闭的罐头的家伙们填满。你可以在大罐头拼死拚活即将起飞的时候仍然拿着手机和你的老公调情;你也可以粗着嗓门和另外一个嗓门同你有一拼的家伙一起象是蹲在自家田头上一样旁若无人地举行新闻发布会;当然,你还可以脱掉鞋子把你骇人听闻的脚臭奉献出来与所有的罐装动物一起分享。


我走到大罐头的尾部,那里不会飞的动物比较濒危,少一些。


谁说空姐就漂亮,—千万不要相信空中小姐都是美女,有的空中小姐即使是悬在空中也不一定真比小姐好看多少。


两个东方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一个拖着饮料车一个推着饮料车从我的背后冒出来,前面的一个问:小姐,请问您喝点什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马上很无辜地张大了嘴巴,那口径估计把她们饮料车上面的饮料都灌进去还绰绰有余。小姐一看扎着小辫的那个张大嘴巴的动物居然不是小姐,就马上张大嘴巴笑了,估计是意识到牙齿排列的不够规范于是又慌忙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刚说完对不起后面的那个空中小姐又前赴后继地继续问:小姐,您喝点什么?


这一次,我只好把嘴巴无辜到把她们这班767罐头翅膀上的机油都灌进去依然绰绰有余的程度。


她们两个笑够了才把一小杯咖啡递给我,估计我随便找个发育谦虚一点的牙缝就够用了。


位于上海外滩端点部位的钻石楼,是个比较容易引起视觉疲劳的地方。左看是洋鬼子们建好后又被我们英勇地夺了回来然后保留下来现在又打算高价卖回给洋鬼子们的一滩古典建筑;右看是乱七八糟支着腿的东方明珠、端庄绝伦的金贸大厦以及被东方明珠掉下来的两个珠砸的不伦不类然后晕头转向的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上看是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黑黑的天空,下看是一大桌子明目张胆抢劫钱包的美味佳肴。


在搞清楚美味佳肴打算抢劫的是上海建材玻璃代理商的钱包之后,我就落的个气定神闲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那个服务小姐在我背后拿过衣罩,温柔地说:小姐,请您向前一点,我帮您把外套罩起来。


这回我的嘴巴打算吞掉整条黄浦江。


妈的,上海男人都秃顶呢,还是从来不扎小辫?


我拿出相机把三角架支好,插上快门线打算制造几张可以吓唬吓唬外行的外滩夜景。我刚把职业摄影师的味道伪装出来,外滩的夜景设计灯光就肩并肩地灭火了。看见对面东方明珠的乱腿依旧亮晶晶地撩人,就赶忙背着架子从钻石楼狂奔到外滩恋爱街上。


这一回我很正经,丝毫没有偷看上海瘪三们和上海瘪三的码子们如何咬牙舌战。我刚把三角架的乱腿摆定个三足鼎立的姿势,东方明珠的乱腿就害羞地消失在夜幕中了。


除了恋爱街上的男男女女继续来电以外,整个上海外滩都不对我来电了。


我算知道了上海人的精明——如此省电!才他妈的十点半。


回到钻石楼,一股无名烈火逼使我叫嚣着要见上海市长,那个上海人一边掏出钱包接受洗劫一边嬉皮笑脸地安慰我:今天周末,还算好的啦!平时外滩十点钟就关灯的;已经多给了你半个小时啦!


我很想端起我的杯子泼他一脸百威,他妈的不早说!


最终的结果是:我把百威全都泼进我自己的肚子——我喜欢喝百威。


我还打算去衡山路泡泡酒吧,见识见识上海的夜美女。


天可怜见,我对于上海美女的认识非常发展中国家:那个什么上海宝贝儿我看也就她自个儿挺把自个儿当作宝贝儿;那个什么美女作家我看作家根本算不上美女就更加跑题。


(其实,我对于上海美女的封顶认识就是KOKO那个恶霸。可见由于资源短缺我的认识极其那个有限!)


同去的都是一帮已经开始长期卖淫的家伙们——按照张爱玲的说法,结婚就等于是长期卖淫。这帮家伙们个个心里面猫抓老鼠,脸上却统统一副大义灭鼠的坚决表情。


我就知道我就剩下一条路可走了:回宾馆洗洗睡。


回到北京,对于自己上海之行没有发生任何同风花雪夜有关的故事而耿耿于怀,郁闷的哈欠连天。


郁闷的时候我的第一选择就是上网找个倒霉蛋,把郁闷转交给它去郁闷。从这个角度而言,我对于网络世界不得不心存感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结果我收到这样一封E-MAIL: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下午二点三十分走过我身边的人是不是你,无论你有多么不情愿,哪怕唯心的骗我,也一定不要告诉我那不是。


就让所有我的有你的心情、故事在我那刻不经意的抬头和那身逼人的黑色、那只洁白的烟,那只扬起美丽的弧线的手、那张有着一惯的自信与昂扬的脸、那足以让我瞬间踏空的脚步之间定格在完美的结束。这是一部永远属于我的电影,导演是让我曾深深怀疑现在感恩不尽的际遇。


世界上有一条路叫宛平,有幢公寓叫爱中,有一分钟在那个阳光明亮的午后,有一种酒叫眼泪,有一种醉叫自醉。


我毛骨悚然地第一时间切断电脑电源,钻进被窝做瑟瑟发抖状。


二点三十分,我确实是带着一副飞扬跋扈的可恶嘴脸挺进在大上海的马路上,黑仔裤、黑短袖,黑皮鞋,瘦若鸡爪的手指头上夹着一根从烟身到烟屁都一派洁白的555。


那确实是一个阳光明亮的午后,只不过,我脚下踩着的路,不叫宛平。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