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四十章 大庆(下)

找爱的人 收藏 6 37
导读: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四十章 大庆(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刘兴再次强调了部队之间的协同问题,并且一再说明,只有各兵种之间相互配合好了,这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自己这方面的最大优势。当众人点头表示知道后,刘兴将郝猛德、黄厚杏和李忠给单独留了下来,而其他的人则都回到了各自的部队中,为即将开始的进攻战继续做着最后的准备。

见人都走光了,刘兴先是对郝猛德说到:“老郝啊,这次就真的要委屈你了。你们这次的防御任务会相当重,而你所能带去的部队最多就是两个团兵力。所以如果情况不对,你可以边打边撤。但是不要忘记你的任务是拖住敌人。只要打下了大庆,大部队就会在战斗结束后的十二小时内开上来,另外就是我已经命令宾岩的部队朝那个方向运动了,你那边只要能坚持二十四小时,我相信老宾的部队就会与你回合,还有一些当地武装会积极配合你的,你看下还有什么要求不?”

听到此,郝猛德的嘴角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摆出一幅不屑的样子说到:“司令,给我两个团收拾进攻的鬼子,我想足够了。我推算过,现在哈尔滨的日军不会超过三个师团,如果算上所谓的自卫军,我估计总人数也就比大庆多一点五倍而已,而且从目前所获取的情报来分析,哈尔滨日军火力配备并不是很强,所以啊小日本最好别把我惹火了,惹火了我,我就直接打哈尔滨了。”

听到此,刘兴把眼睛一瞪,拍桌而起怒呵到:“郝猛德,你就别添乱啊。你给我听好了,好好的守住阵地。知道吗?别在那里没事给我找事。告诉你,最近山本那家伙已经给哈尔滨增调了不少的防御部队,新的情报还没有来,所以你最好给我守好阵地。”

见刘兴发火了,郝猛德立即立正站好说到:“是,司令。你放心,只要有我郝猛德在,小日本就甭想越过我的防御线一步。”

听到郝猛德这么说,刘兴这才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到:“好了,你回去准备吧。部队明天晚上开赴预定作战地域,知道了吗?”听到此,郝猛德敬礼说到:“是。”然后便离开了会议室。

此时的会议室就只有刘兴、彭全、黄厚杏和李忠在了。在送走郝猛德后,刘兴坐了下来后,然后示意黄厚杏和李忠也坐,两人见到此,也没有客气便坐了下来。

这时刘兴说到:“黄部长,前段时间对不起了,因为一些事情不顺心,所以就对你发了火,还请你原谅啊。”

听到此,黄厚杏笑了笑说到:“司令,别~~~~~~~~~,千万别这么说,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该骂。司令这次留下我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啊?工作上的事情,您只管说啊。”

听到此,刘兴想了下问到:“黄部长啊,你刚才说日本人这次出动七三一一个中队级的部队是代表着什么意思啊?”

见司令问起,黄厚杏略微的想了下,然后若有所思的说到:“司令,对于这方面的情况,我目前还没有收到可靠的情报。只是内线在传达情报时顺嘴说了这么一句,他的原话是这样的:奇怪了,城市防御作战他们怎么连给水防疫部队都派上了,看来日军的部队还真不多了。听他这么说我当时也没有多在意,也就顺嘴问了一句部队番号,那个人立即说出了是第七百三十一防疫给水部队的番号。听到此,我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便命令下面的人员开始注意收集这方面的情报,一旦有这支部队的任何情报都必须立即上报,不得延误。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情报可以证明这支部队的存在,也没有情报显示这支部队将会在即将开始的大庆攻防战中发挥何种作用,至少在目前所获取的大庆防御部署图上并没有标明这支部队被部署。”

听到这里,刘兴陷入了沉思中,从他内心来说,听到这个消息,他就感觉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在会议结束后,他就将黄厚杏和李忠留了下来。听到情况是这样,刘兴对黄厚杏说到:“现在是早上十点三十五分,给你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之内,你必须给我搞清楚这支部队是否有人参加这次作战,如果有的话,李忠那剩下来的事情就看你的了,你们是老搭档了,我就不再多说,你们下去吧。”

见司令这么说,两人立即起身敬礼后,异口同声的说到:“保证完成任务。”

然后便并肩离开了会议室,此时的会议室里面就只有刘兴和彭全了,这时有人送了当天的情报分析资料,在看完情报分析后,刘兴把情报往桌子上一甩,脸也立即变了颜色。见到此,彭全也紧皱眉头。

彭全刚准备说话,就听刘兴大声喊叫到:“小日本还真是想翻天啊,来人啊,给苏三零飞行团的团长诸葛富发电:让他也准备一个六机编队,准备随时参战。MD,我要让这些家伙知道什么叫报应。”

听到这里,彭全立即喊到:“慢着,老刘啊,你是不是还考虑一下,要知道一架苏三零的载弹量八吨,何况我们这种是改进性的,所以载弹量更是达到了十一吨之多,你这一下就出动一个六机编队,这大庆还有没有就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了啊。”

听到此,刘兴很不满意的看了彭全一眼说到:“我不管,既然小日本能让一个村子的三千多人都没有了,那我就一定要让整个大庆的日本人给他陪葬,我一定要报仇,我要小日本知道坏事做多了是会有报应的。”

听到刘兴这么说,彭全也是强压怒火的说到:“老刘,你能不能冷静一下,你想过没有,这个被完全摧毁的大庆在你我的手里有什么意义吗?”

见彭全这么说,刘兴立即反驳到:“毁了这个大庆,我重新建设一个就是。这些日本猪不就是现成的劳动力吗?”

听到刘兴这么说,彭全把桌子一拍说到:“老刘,你如果是这样的态度,我就没有办法和你交谈。我劝你好好的想想,整个大庆现在是日本人多还是我们中国人多。你此时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也想把这些人给全杀了,那么你杀的是日本人多还是我们中国人死的多啊?再说了,重新建一个大庆,你认为你能有这个时间吗?我们的对手日本人会给你这么多时间吗?要知道,大庆失守后,日本人是肯定会在短时间内采取报复行动进行反扑的,你认为你有多少时间来建设呢?”

听到彭全这么说,刘兴不由的冷静了下来,现实情况摆在这里,看来自己不能动怒,至少现在还不是动怒的时候,想到这里,刘兴手握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说到:“小日本,你们等着,这笔帐,我迟早会连本带息的收回。”说完,两人在会议室里都沉默不再说话了。

沉默了好一阵子,刘兴随便找了个借口走出了会议室。刘兴一边走着,一边在想:该怎么对付目前的局面呢?那个臭名昭著的七三一部队可不是闹着玩的,自己现在整个后勤体系都尚在建立中,就更别说医院系统了。就现在自己的医院也就只能处理下一般的轻重伤员,如果它这次给我来个生化袭击,那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毕竟医院那边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了,哎~~~~~~~~~~~,各个方面现在缺少的就是人才,我上那去找人才啊,想到这里刘兴顿时感觉自己的头开始变大了起来。

这天早上刘兴起床刚到院子中,准备活动下手脚,抬起头来却看见黄厚杏风是风,火是火的朝这么赶来,看来是有重要情况汇报啊。来到了刘兴的面前黄厚杏急忙说到:“司令,现在已经证明了,第七百三十一给水防疫部队确实派了人员到大庆来,不过这次他们不是来参加作战的,而是来转运实验品的。另外~~~~~~~~~。”

见黄厚杏欲言又止的样子,刘兴显得很不耐烦的说到:“有话就说,别象个婆姨一样啊。”

见刘兴这么说,黄厚杏便直接说到:“板垣征四郎和井上殉一想见你。另外钱誉说如果刘司令你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他告诉我们日本人在黑龙江最大的一个秘密研究基地在那里。”

听着这里,刘兴的瞳孔开始放大了起来,在略微思考了一阵后,便说到:“你现在先把那两个人给看好了,等打下大庆再说。至于钱誉,你对他说我刘兴绝对保证他的生命安全,至于其他人我就无法保证了,我想你黄部长知道该怎么说啊?”

听到此,黄厚杏点头说到:“司令,我知道怎么做了,我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开了前线指挥部的那个院子。

吃过早饭,刘兴和彭全一起来到了指挥所内,刚看了一会地图的刘兴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了起来:“报告,游击纵队纵队长宾岩奉命前来报道。”

听到此,刘兴立即抬头,发现宾岩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与大战结束时的那个宾岩相比,现在的宾岩脸色红润了许多,一身整洁的军装更突现出军人的刚毅与坚强。

刘兴在和他握手说到:“老宾啊,怎么拉?就坐不住了啊。”听到此,宾岩回到:“那是自然,听说这进攻大庆的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说吧,这次我和我的部队任务是什么啊?”

这时彭全走了过来,刘兴看了下彭全,然后便说到:“这样吧,你们的任务找参谋长去要吧。具体的任务听他安排。”

听到此,宾岩点了点头,然后便说到:“那行,司令啊,回头我再去找你啊。”

说到此,便头也不回的跟着彭全走进了作战指挥室。来到里面后,就听彭全说到:“老宾啊,这次你们的任务依然是打游击。你部在中和、丘江一带配合一师的郝猛德部,建立起对绥德方面的防御线。”

听到此,宾岩说到:“司令,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不让一个援兵通过啊。”说着敬礼后,便转身离开了司令部。

而此时的尚田一南正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防御部署,在得到了一些加强后,他决定把防御重点放在城内。实在不行,他就准备用大庆的石油进行火攻。但是这个计划随后便被电子侦察部门给截获了,并且被迅速破译了出来。刘兴在获知情况后,便立即让邱随带着刚到齐齐哈尔的部队立即折回,而李忠的第一特战队则被立即部署到了油田方向,准备在战斗打响之时在油田的内部人员的配合下,一举攻占油田。

随着最后作战命令的下达,一场城市攻歼战就此拉开了序幕。其攻击顺序为:先是总部直属炮兵师的一五五榴炮团最先对以确认目标进行炮火覆盖。时间为:二十分钟。紧接其后的是陆航团的直升机,对早已经确认的各个重要目标实行了低空突袭以及对未被完全消灭的目标进行二次打击。时间为:十分钟。当炮火进行前移时,步兵便被分成多路纵队在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对敌发起了进攻。

而此时在城内的尚田一南已经意识到最后的决战终于就要开始了,便立即来到了指挥部内。他一边指挥部队进行着反击部署,一边要求通讯参谋立即发电请求哈尔滨方面的增援。但是很快通讯参谋告诉他,内外通讯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所有的指挥命令都无法发出,那就更不要说增援请求了。当三十分钟火力准备完成后,炮火开始前移,步兵便开始跟随着坦克对大庆城发起了攻击。而此时日军第三十五旅团在听到炮火声后,便知道了复国军的进攻已经开始,纷纷钻进了战壕中开始躲避炮火,当他们感觉到炮火已经开始前移时,便立即又从战壕中钻了出来,准备进行防御作战时,却发现空中传来了一阵飞机的轰鸣声,接着就见一枚枚火箭弹离开了发射器朝日军的防御阵地直飞而去,所到之处是血肉横飞。见到此情景,步兵们却只能在阵地上为直升机的攻击叫好。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接到冲锋的命令。所以,他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在战壕中等待冲锋命令的发出。

掩蔽所内,刘兴和彭全正认真的查看着地图,为即将开始的步兵冲锋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而观摩团的那些人开始认真的观看起这场一边倒的战争来。在他们看来,这场战斗的胜利已经牢牢的掌握在复国军的手里了,所剩下的问题就是时间了,多少时间拿下这场战斗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而刘兴和彭全则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开始,城市进攻战最麻烦的将是即将开始的城内战斗的部分。所以,当有人报告说日军第一线阵地已经没有多少人的时候,刘兴和彭全果断的下达了坦克与步兵同时发起冲锋的命令。

接到冲锋命令的部队,开始在坦克的掩护下发起了对敌人的攻击,步兵被分成多路纵队紧紧的跟在了坦克的后面,开始对敌第一线阵地发起了冲锋。当冲过日军第一线防御阵地后,多路纵队被合编为三路纵队开始朝城内开进,依序冲锋进入城内。

这时有人高兴的报告到:“司令员、参谋长,我军已经冲过敌人的第一线阵地,开始进入城内了。”

听到此,刘兴没有多思索便下达命令到:“指挥部立即前移。告诉唐迅,千万别轻敌,真正的战斗已经开始。”参谋们答应着开始忙活了起来,而刘兴、彭全和观摩团的人员则开始在警卫营的保护下陆续离开了原来的指挥所。

接到了刘兴的告戒后,唐迅开始紧张的关注着城内的战斗。不一会,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传到了前敌指挥所内,先是东门进攻受阻,接着就是西门的部队被压制在一条土壕内,无法动弹,而就在此时南城门的部队在钟楼附近被敌火力压制,看着这一个接一个坏消息。唐迅并没有慌张,他先是派出了通讯员,让他告诉东边的部队指挥员,半个小时内如果无法进到城内,那就将部队撤下去,重新编排后,再组织进攻。然后接着将电话要到了西城门,把西城门的指挥官宏宣给臭骂了一顿,并且告诉他一个小时内他和他的部队无法到达指定地域的话,那么他和他的部队将被撤换下来。

对于南边的情况,唐迅在仔细了解过情况后,然后将一个勤务兵叫到了跟前说到:“这样,你去告诉负责南边的指挥员吴乾,让他的炮兵营前移,直接给我用炮轰。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小钟楼会让吴乾这小子止步不前。”勤务兵答应着跑了出去。

对于目前的情况,尚田知道现在除开用有线电话联系外,就是派人口头传达命令了,而且现在自己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自己手里的这些部队了,至于说哈尔滨方面的增援,他知道那是彻底的没有戏了。自己的对手已经在第一时间将无线电给封闭了,就这点来说,对手比自己精明多了。而此时有人报告说进攻的敌人已经越过了第一防线,快到第二防线了,听到这里,尚田思索了一会说到:“通知田原君,让他的部队立即进行反击。”

那人答应着出去了。而此时,尚田考虑更多的是敌人在三面同时发起了进攻,为什么独独北面没有一点动静呢?难道对手是在玩围三放一的计谋吗?从目前的情况来对手对于大庆城的防御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自己在前期所做的一些布置都在战争开始之初,便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损失都还不轻。从这点来看,对手的情报工作确实有过人之处。幸亏自己留了几手,不然就真的是死了都会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啊?如果这次能活着离开,那么一定要把这些情况反应到关东军总部去。

而刚到新指挥所的刘兴等人正在忙着听取刚才一段时间有关战况的报告,在听取部队进城后,各个方向进攻还算顺利,而且就目前的局面来分析,敌人并没有要跑的意思。刘兴开始认真的思索起这个对手来,能坚持到现在,而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看了对手,看来要加重打击力度,他既然不愿意走,那么我就只好赶他走啊,不过也不能太急,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正想到这里,就听见有人报告说:“部队进城后,伤亡开始集聚上升,有些部队被压制在了一个地方,根本无法前进,唐迅建议采取小部队突破,大部队跟进扫荡的战术。”

听到此,刘兴看了一下彭全,然后两人又在地图上比画了好一阵子,刘兴这才说到:“告诉唐参谋长,让陆航团再出动一个四机编队,对敌几个重要的支撑点进行重点照顾。十分钟后,再派出一个六机编队在空中进行火力保障。再让唐迅把独一旅放上去,我就不相信这套空地一体的作战模式还收拾不了这几个小日本。”

在接到刘兴的建议后,唐迅在略微思考了一下后,便开始立即着手将部队进行重新编组。而此时的七九坦克营已经接到命令,各个车组已经开始向指定的地域前进着。突然而来的炮火打击,让营长丘联开始迷糊了,不是说小鬼子火力不行吗?不是说已经没有远程火力了吗?怎么他们也会玩这手啊,想到这里,他立即命令将队形由密集进攻型,进行了疏散,然后将情况报告给了总指挥部。听到这个情况后刘兴,立即调动了所有的炮瞄雷达进行寻找,结果找了一圈的结果是仍然没有发现敌炮群的位置所在。鉴于此请情况,刘兴不的不下令暂时停止进攻。并且让副官立即将寻找炮群的任务下达给了刚刚完成保护油田任务的李忠。李忠在接到任务后,二话没有说,便立即带上十个人悄悄的潜入到了城内,最后在李忠在城中靠西的一个地窖中找到该炮位,将位置一上报,自然是一顿炮火给解决了。

在接到敌炮群已经被解决后,丘联立即将部队进行了分配,然后对一、二线的残留之敌实施了扫荡,后面的部队则也跟着开始行动了起来。此时的尚田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对手比自己要强大的多,在战术上也比自己要精明的多,自己这点部队一旦打完后,就该自己去效忠天皇了,但是求生的本能让他不甘心如此,在见到如此局面下,他下达了向北逃跑的命令,而就是这道臭的不能再臭的命令,让尚田和他的部队彻底的进入了刘兴所布置的陷阱中,大庆,这个东北的石油重镇终于在霞光出现的时候落到了刘兴的手里,而经过此次战役后,日军在黑龙江省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了,这次战役也为刘兴彻底解放黑龙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