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庄以后1

说是说“鬼子”,那是咱那么叫。其实鬼子当然也是人。


是人就先得吃东西,不能吃风放屁,鬼子进了庄,遇上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吃的问题。


有人会说鬼子在中国还能有什么吃的问题,不都吃米饭用筷子嘛。嗯,米饭是除了中国大米比鬼子大米硬点外没多大问题,那首先出来的问题就是筷子。鬼子筷子比较小,而且前面是尖的。中国都是平头筷不说,这几年好像有点就筷子论馆子档次的走势,馆子凡越自认为牛B的,那筷子也越大。老冰在北京就见过能和油条铺子试比高的筷子。


老冰有承受能力,见怪不怪。鬼子没有哇,抓了两根大木棒子,一只手似乎抓不下,两只手又没练过配合,看着满桌的的好玩艺又想“米西”,明显脸上神色极为痛苦。老冰只好叫过服务小姐问她有没有小点的筷子,那小姐满脑袋的不屑冲老冰嚷了一声:“没有”。可能回头又一想不能和客人嚷,很灿烂又笑了一个说:“要不然我给您拿两双方便筷?”,接着再找补一句:“要另加钱的”。


从此,那鬼子哥们去北京,肯定自带一把方便筷。


光有筷子只是解决了工具问题,接下来的是材料问题。咱巍巍中华食文化历史悠久,什么不吃?鬼子哪能比啊。老冰喜欢川菜,特别喜欢四川火锅,没事喜欢糊弄鬼子钻川菜馆,鬼子们大多不吃辣,抹着鼻涕眼泪看老冰一人在狼吞虎咽上了一次当以后就不愿去了。老冰又祭起不败法宝,跟鬼子说:“吃辣能壮阳”,鬼子这就又陪着老冰去抹鼻涕眼泪了。


川菜火锅是什么东西都有啊,猪脑鸭血这鬼子一般不怵,起码不吃惊。鬼子做事仔细,喜欢“了解情况”。他要来中国,肯定会买几本有关中国的书看看,就算他比较文盲,那电视里的中国节目一串一串的,所以鬼子知道中国人吃那玩艺,不稀罕。


老冰被不同的鬼子以一个相同问题问的张口结舌:“那是什么?”手指着盘子里的鸭舌。


你弱智啊,就算不会说中国话不犯死罪,你身为鬼子不认识这两个汉字是不是该死?


“知道那是鸭的舌头,可是从哪来的?鸭呢?”


嘿,问得刁。和老冰在一块混,都带上冰气了。


没办法,只好还是问服务小姐。遇到懂行的就告诉老冰那鸭舌头是“买来的”,遇到不懂行的也回答老冰“不知道”。气的老冰现在吃火锅不点鸭舌头。


凡鬼子肯定知道BEIJING DUCK――北京烤鸭,那北京烤鸭在鬼子地界卖的特贵,所以鬼子一进庄,一般都奔烤鸭而去。一次两人两鬼共进晚餐,说吃烤鸭。两人知道烤鸭的利害,只叫了半只,两鬼则嫌半只鸭子不好看,非得来全只,人劝不动鬼,只好来了个整的。人鬼四张嘴,吃了不到半只就撑住了。老冰在一边扳着指头算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剩下来的半只烤鸭尚值日元四万,问鬼子们是否对得起“天祖样”(就鬼子话老天爷的意思),这一下把鬼子们吓的脸都绿了,连说打包带回去吃。谁知这脸一绿就绿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吃早饭,见一绿面鬼子(还真是绿鬼子,他姓就姓绿川)颤颤巍巍过来打招呼,问老冰们知不知道另一鬼子的下落?老冰觉得十分新鲜,怎么一晚不见成这样了?赶快打电话去另一鬼子的房间里去,半天一个发绿的嗓门才来回电话,说他起不来了。老冰就问边上的绿鬼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实也简单,那两鬼子抱了半只烤鸭回酒店,在酒店边上的便利店里买了两瓶5块钱一瓶的二锅头在绿鬼子的房间就喝了起来。酒可能也有问题,量也稍微大了点。到半夜两鬼子分别就在厕所和卧室之间开起班车起来了。


老冰听完,十分迷惑不解:“小酒吧里不是有酒嘛,干嘛要到外面去买那来路不明的酒?”


那绿鬼子说:“不是你老冰说的嘛,吃中国菜一定要中国酒?”


老冰确实说过,而且经常说。老冰好那一口,鬼子喜欢啤酒的多,嫌中国白酒有气味。为了满足酒瘾,老冰就制造了这么一个理论,没事就跟鬼子洗洗脑。到后来常跟老冰鬼混的鬼子,甭管东洋鬼子还是西洋鬼子,都和老冰这个中国鬼子一起喝老白干,还都能喝出吱吱的响。但你能拿老冰的话当真?


一次,老冰和一客户带一鬼子去喝咖啡。那咖啡店也邪门,上了一碟子葵花籽。老冰和那客户一边嗑葵花籽一边侃得来劲,早把边上还有一位鬼子的事给忘了,过一会儿发现那鬼子在摇头摆尾作挣扎状。一问才知道,这位看老冰们磕葵花籽嗑得特香,也想嗑。见老冰们聊得热火朝天又插不下嘴来问问怎么嗑。就照葫芦画瓢扔了一颗葵花籽到嘴里就嚼了起来,不但怎么嚼也嚼不出老冰们的那种香味,反而到最后被瓜子壳卡住了喉咙,这才开始挣扎起来。


说到吃带壳的东西,那是中国人的不二法门,鬼子永远只有佩服得份。比如一台席面上有中国人有日本人,不好分是不是?不难,只要看他们是怎么吃虾,顿时泾渭分明。中国人吃虾从不用手,扔进嘴里,三扑腾两扑腾,唰,虾肉进了肚里,干干净净的虾壳吐了出来。鬼子没那能耐,一定的用手把虾壳剥了,才能吃。老冰认识一鬼子,常驻中国,为了向老冰证明他已经是中国通了,特地表演给老冰看脱手吃虾的节目。吃完了还要来一句:“我已经是中国人了”。


和鬼子一起吃饭,也不都永远是充满喜剧色彩,有时也弄得挺尴尬。去年初,一次从常州去上海,途中有一鬼妹要在无锡朔放机场乘早上6点的飞机去深圳,于是一行人5点钟出发,沿312国道就往上海溜达。在无锡放掉了鬼妹,大家觉得肚子饿了起来,在苏州望亭找了个小摊吃早饭。四个人,三人一鬼,三个人一人一碗大排面,三块钱一碗。那鬼子是头次来中国,看见有卖馄饨的,顿时感到无比幸福,鬼子地界的馄饨是论个卖的,没见过这么大一碗馄饨可以可劲糟的。就要了碗馄饨,一块钱。


吃完了继续走,进了上海路过marriot虹桥大酒店,老冰看看时间还早,说去喝一杯咖啡。就一杯咖啡,没别的,老冰付了320块钱。那鬼子不是头次来中国吗?特别上心学习,成天在算价钱。这会儿按了半天计算器,抬起头来跟老冰说了一句话:“刚刚四个人吃早饭才花了10块钱,现在一杯咖啡就是80块,相隔40分钟的路,这是一个国家吗?”


老冰也有无言以对的时候。



(转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