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加入军队就如同初次接触异性一样,令无数的少年儿郎恐惧又而幻想神望。而来自印度西孟加拉邦的萨非卡.比斯瓦斯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萨非卡.比斯瓦斯今年不过20岁,在他生命的大部分岁月里都在自己家乡的村落里度过的。虽然日子过并不富足,但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和从容之间,他也从未感到了疲惫和彷徨。

但是直到3年前,印度政府的一纸突如其来的决定却彻底颠覆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他和村民们突然得知印度政府计划在印度与孟加拉国之间的边境上修筑一条又双层铁丝网组成的隔离墙,以杜绝来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和走私集团。虽然他们的村子位于加尔各答以东100公里,仍在隔离墙的境内,但是这道人工屏障的修筑却无疑将这些在土地里刨食吃的农民与自己的耕地割裂了开来,一旦隔离墙修筑完成这些印度农民再下地去干活就得越过戒备森严的国境线,显然极不方便。

当然在印度与比斯瓦斯有着同样苦恼的并不止他一个,也不止他们这一个村子。这条隔离带将穿越河流、森林遍及印度与孟加拉边境的5个大邦,而在印度人口最稠密的西孟加拉邦,将有近10万印度农民辛苦开垦了几十年的地被划到国界外面去了,还有的地方干脆整个村子都在隔离墙之外,他们的处境将更为艰难。虽然西孟加拉邦的农民为此进行了数百次的游行和请愿,但是对于政府的决策而言,这些底层民众的疾苦根本就无在考虑之列。

在过去数年里,印度政府不遗余力的在印度和孟加拉国之间长达4000多公里的边界线上修建隔离带,这种隔离带外围由3米多高带刺的铁丝编成,每隔两米设立一根铁质柱子作为支撑,总投资接近10亿美元。而在内侧还将修建高12米的双层水泥墙,在上面还装有电子探头。印度高层频频吹嘘建成这样的隔离墙让印度变成了隔离于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坚固城堡”。隔离墙的修建将大大降低了从孟加拉偷渡到印度的非法移民人数。甚至将这个工程于以巴隔离墙和美墨隔离墙相提并论,认为这是文明对野蛮、民主自由对独裁激进最有效的阻绝。

然而铁网森森,不仅给沿线老百姓带来不便,也不可能彻底划清界线。对于萨非卡.比斯瓦斯来说除了和其他的2000名村民每天去自己的土地之上耕作都要通过隔离墙和检查站,需要向检查站里的士兵反复出示证件,耗费了不少时间之外,这条隔离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相反他们的生活变得更不安全了,武装化偷渡成为印度始料未及的一个新动向。以前孟加拉人偷越边界只是为了找工作,但是现在一些“恐怖分子”也开始大规模潜入。边境上的枪声日益激烈,经常有村民在夜晚出门时被印度边防部队误杀。

面对着日益艰辛的生活,萨非卡.比斯瓦斯不得不需求新的出路。在进入加尔各答打工赚钱的日子里,他最近意外的获悉了印度政府正在大规模招募边境保安部队士兵的消息。边境保安部队隶属与印度准军事部队中的边防部队系统,主要驻防于印巴和印中边境地区以及南部沿海地区。拥有18.5万人,编制有150个营。当然在其中主要的力量和精锐部队主要部署于印巴边境,负责边境警戒,保卫重要目标,遂行反渗透任务,战时配合陆军作战。

而印孟边境之上新德里最近才决定新组建20个营的边境保安部队,据说这个主意主要来自美国民间组织召集了志愿者守卫美墨边境的“民兵计划”从2005年4月1日开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一带进行巡逻,以防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参加“民兵计划”的志愿者大约有600名,来自全美各地,其中许多人都是退伍军人。这些人都装备了双筒望远镜和无线电。一旦发现企图从边境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志愿者将立即向联邦官员报告。

不过新德里最近组建20个营的边境保安部队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人。这个20营的准军事部队仅仅是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雄心勃勃的扩军计划的一部分。据说新任印度内政部长希乌拉吉.帕蒂尔已经宣布中央政府将新组建300个营的准军事部队,这此拟组建的部队包括边境保安部队、中央后备警察部队、阿萨姆步枪部队以及其它准军事力量。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于萨非卡.比斯瓦斯这样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年轻人来说参加军队至少意味着一份稳定的收入。虽然在简单的训练之后,就必须进入一线服役。而漆黑一片的夜间巡逻,更不是一件轻松和愉快的事情。但是毕竟手中的9毫米口径“斯特林”式冲锋枪多少可以给他一份安慰。

走在曾令自己无比厌恶的铁丝网后面,萨非卡.比斯瓦斯看着眼前一片片已经日渐荒芜的土地,不禁怀念其家乡的日子。虽然这里是加尔各答以北700公里的印度西孟加拉邦杰尔拜古里区,但是相信在隔离墙修建起来以前,这里的农民和自己一样在两国边境上的沃土上耕作着吧!30年前印孟两国曾经签署过协议,在印度西孟加拉邦和孟加拉国之间的边界上设立130多米的无人区,作为印孟之间的缓冲区。在这段被称为“零战线”的土地上,两国均不设防,也不管辖。所以许多年来,印孟两国有不少农民都在这块“无主之地”上种庄稼和果树。此刻早已无人料理的田地里杂草从生,远处一座山丘上一排排茶树正在夜晚的风中发出沙沙的响声。

而就在这沙沙的响声之中,一个微弱的光亮突然闪烁了一下。宛如一只巨大的萤火虫般的曳光弹打破了边境的宁静。走在萨非卡.比斯瓦斯前面的一名印度边境保安部队的士兵头部突然一歪,一道血线从他的贝蕾帽下直飞出来,滚烫的鲜血和脑浆溅满了萨非卡.比斯瓦斯惊恐的脸旁。随着自己眼前的战友轰的倒在地上。巡逻队刹那间开始混乱起来。

“是孟加拉的恐怖分子!全体卧倒!”不等站在队首的班长发布命令,密集的冲锋枪子弹便从边境线对面的杂草丛中不断的射来。印度边境保安部队编制单位通常为部队、营、中队(连)、排、班(哨)5级。部队最高领导为总监,一般为现役中将级军官,以下各级军官为现役或退役军官。营或中队(连)为基本作战单位,各营根据辖区的范围下辖数目不等的中队(连),中队(连)以下为三三制,编组到班。这个新组建的步兵班之中只有班长曾是退役的印度陆军士兵,在枪声中从未接触过实战的新兵们乱作一团,不断有人被击中,而慌乱之中的反击也根本难以压制对方的火力。

“向哨所方向撤退!向营部需求增援。”不知道过了多久,萨非卡.比斯瓦斯从从镇静之中恢复了意识。他蜷缩在铁丝网旁的一个土坑之中,恐惧已经让无法动弹。班长的呼号在枪声之中逐渐远去,微风之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当枪声逐渐平息之后,从孟加拉国边境漫漫逼近的脚步令他更为紧张,一个、两个……在数十个士兵翻过铁丝网的落地声中,萨非卡.比斯瓦斯用力捂住自己的大声喘息的口鼻。

“还有活口吗?”一个操着印地语的男人在满是尸体的战场上来回的巡视着,仍不时用子弹射入那些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的躯体。“向前方的哨所发动进攻吧!我们要将事态扩大下去。”另一个声音在萨非卡.比斯瓦斯隐蔽的头顶响起,这个坚毅而冷酷的声线永远的留在了萨非卡.比斯瓦斯的记忆深处……。

在事件发生之后的第二天,2008年3月15日的凌晨印度亚洲通讯社向全世界发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加尔各答以北700公里的印度西孟加拉邦杰尔拜古里区的印孟边境地区,印度边境保安部队在昨日晚间在印孟边境拦阻了一群从孟加拉国非法进入印度的孟加拉军队时,与对方发生了激烈交火,由于寡不敌众,印度边境保安部队阵亡18人。孟加拉军队随即还占领了印度方面的一处边境哨所,并通过哨所的通讯系统向印度军方发出了挑衅的声明。

声明宣称:印度在边界地区的印方一侧修建铁丝网,阻止边境居民与孟居民的自由往来。这种破坏两国1975年签署的边界指导原则的行径必将遭到了孟加拉国人民和政府的强烈抵制。孟加拉军队用能力随时越过和摧毁这些隔离带。声明还要求印度放弃与孟加拉有领土争议地区的主权。最后在印度增援部队抵达之前,这一小股孟加拉军队炸毁了哨所并破坏了边境的隔离带撤回了孟加拉。

这一消息一经报道便通过印度各地的新闻媒体广泛传播开来,一时之间印度国内群情激奋。《孟加拉人的入侵》、《印度面临前所未有的挑衅》诸如此类的标题一时之间充斥了印度的各大报纸。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印度政府却并没有对此事件作出任何评论。新德里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漠和寂静之中,敏感的各国政治家们纷纷揣测着这种冷漠和寂静背后蕴涵着什么。

而当消息传到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孟加拉政府的惊讶和愤怒却丝毫不亚于印度的普通民众。要知道据孟加拉国准军事部队步枪队统计,每年在孟印边境地区耕作、收获和放养家畜时遭印方枪杀的孟加拉国边民都有近百人。印度政府还经常试图将说孟加拉语的印度穆斯林强行驱逐至孟加拉国境内,理由是这些人是非法进入印度境内找工作的孟加拉国民。

不过对于已经明显感觉到火药味的女总理卡莉达.齐亚来说,愤怒和辩解此刻都已经显得无济于事了。实际上孟加拉已经陷入了印度政府所设下的死局之中。无论孟加拉辩白或者道歉此刻恐怕都无法得到新德里的原谅。因为印度所想要的只是一个开战的借口而已。孟加拉国东、西、北三面与印度毗邻,两国漫长的4000公里边界线中尚未划定的部分实际只有6.5公里,但边境冲突却一直没有停息过。双方经常互相指责对方制造事端,为越境犯罪活动提供庇护。

虽然强弱不敌,但是其实印孟双方类似的边界冲突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2001年4月间,印孟军队就在孟东北边境地区发生流血冲突,当时有16名印度士兵在交火中被打死,另有两人受伤。为此双方各自动用作战部队达1000人左右,均超过一个步兵团的指挥建制。在冲突发生之后双方还曾分别命令各自的边防军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孟加拉军队还迅速征募了两万新兵,边界地区一度剑拔弩张,挖掘战壕、构筑工事,部署重型武器。

2004年10月26日晚,印度军队在试图驱赶非法越界进入印度的孟加拉人,随后两国军队再度爆发交火。2005年2月25日,孟加拉水利技术人员在印孟边界孟国一侧的一个河岸上进行洪水排控工作,印度边防军认为是非法越境而随即干预,要求他们撤离,遭到拒绝之后,印度军队向孟加拉水利技术人员粗暴的开火。事件发生之后印军立即进行作战动员,并部署了机枪和火炮等重武器,导致边境的紧张局势再度一触即发。

不过那几次印度和孟加拉都能够保持足够的克制,迅速通过外交谈话来解决问题。不过这一次新德里却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显然印度政府所考虑的已经不再是如何将和平维持下去,而是该怎么进行一场战争。“您应该还记得1939年希特勒对波兰发动战争的前奏吧!”这是任令羽对卡莉达.齐亚总理最后的提醒。在任令羽看来战争已经进入了倒数计时,孟加拉军队将还有至多72个小时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糟糕的部署。

“我们不需要一个中国人来指手画脚,孟加拉军队有能力保卫自己的祖国。”但是刚刚由孟加拉南部港口城市吉大港返回达卡的孟加拉陆军参谋长默伊恩中将对任令羽的所提出战略计划却根本不予采纳。这个孟加拉最大军事力量的统帅坚信自己的能力。他推翻了任令羽所提出的布防计划,命令孟加拉陆军全线开进国境线上的防御体系之内。

“我们会将印度人的进攻阻挡在国门之外。”默伊恩中将显然对即将开始的战争充满了难以解释的乐观情绪。孟加拉国陆军共拥有5个正规陆军师,分驻在西南部的库尔纳、西部的拉杰沙希、东部的锡尔赫特、南部的巴里萨尔以及东南的吉大港这5个地区,每个师拥有3旅兵的力。总计超过10万人,而按照默伊恩中将的预计印度陆军能投入进攻的兵力不会超过3个师也就是8万人,而孟加拉还拥有3万准军事部队。兵力上优势加上边境地区的永备工事将阻止阻挡印度人的攻势。

对于默伊恩中将的自信,任令羽只能报以苦笑。毕竟作为孟加拉国家陆军的最高指挥官,对方有他夜郎自大的理由。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卡莉达.齐亚总理还是接受了任令羽的建议在战争爆发之前开始着手全面的动员工作,至少孟加拉充沛的人力资源在这场几乎没有悬念的战争之中,埋下一颗希望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