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章 生死大战 第二十章 生死大战(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0—5


李庭芝至今仍然为自己未能找到行朝而自责,也为自己没有在南方打出一块地盘而感到惭愧,他高度褒扬贾迩冶现在取得的成就,尤其为收复都城临安而兴奋。贾迩冶深深地敬佩李庭芝确实是个真人君子,实际上根据地有现在这样的局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元廷将注意力集中在大宋行朝上,否则别说发展了,连生存下来都难。二三年前如果元军集中几十万重兵攻打根据地,那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更早一些,如果不是当年李庭芝在淮东孤军奋战,阿术不用分兵进攻苏北,徐州和山东的元军重兵集团也不用急于南下增援阿术打扬州和增援伯颜南下临安,恐怕贾迩冶在胶东很难立足,更难有后来的发展。


贾迩冶请李庭芝出山主政临安,对此李庭芝十分高兴,临安的象征意义太大,李庭芝甚至说收复临安意味着大宋未亡。对此贾迩冶只能叹气,本来打算征求李庭芝的意见,恢复临安的唐朝古称杭州,这时也说不出口了。贾迩冶请李庭芝主政临安不仅仅是看中李庭芝的行政能力和人品,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望,便于团结读书人。临安人口超过一百五十万,周边像绍兴府、明州(宁波)这样的小地方都各有五十万以上人口,除了政治经济的意义很大之外,人文荟萃,团结知识分子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贾迩冶又请姜才继续领兵,姜才当然十分乐意。李庭芝到临安主政和姜才领兵暗含着军政分离,这是贾迩冶探望李庭芝和姜才取得的重要成果。贾迩冶告别李庭芝和姜才之后来到参谋部扬州分部,对肖烈布置了一项任务。这项任务就是召集李庭芝和姜才带回的淮东兵,抚恤损失的人员的家眷,对老弱和伤残人员给于退伍待遇和妥善安排,抽调人员补充到四百人,给李庭芝和姜才各配置二百警卫亲兵。但是李庭芝的警卫属于情报资源司令部管辖的人员,姜才的警卫属于参谋部管辖的人员,两支警卫部队的制服都不相同。肖烈自然知道这些安排是什么意思,他当天就亲自到建康找项飞和秦文商量警卫人选事宜。


贾迩冶回到建康后没有急于回大观园,而是将吴公公拉到杨无过家里喝酒,酒席间杨无过向贾迩冶通报了一件事情。


“呃,宝兄弟,佛爷落网了,可惜没抓到活的,那贼子武功太高,重伤了一名情报人员,不得不将之击毙。宝兄弟,那个佛爷非常有钱啊,我怀疑他比皇帝还有钱。”


“不会吧,论有钱谁能跟皇上比?”吴公公显然对佛爷比皇帝有钱的说法不以为然。


“吴大人,在佛爷的老巢里搜出的金银珠宝就有四十五箱啊,在皇宫里却是一无所获。当然皇宫里的东西肯定是落在元廷的手上了,但是到底有多少财宝大家都没见过啊。”


“哇,开妓院能赚那么多钱啊。”贾迩冶有些吃惊。


“怎么?动心啦,是不是想改行了?”吴公公调侃起来。


杨无过摇摇头,“恐怕不全是经营所得,许多宝物都是稀世绝品,不可能是嫖资。”


吴公公感叹道,“是啊,我看到一些绝密文件,是在建康、临安、苏州等处元廷大官官邸里搜出的财物清单,价值连城的珍宝数不胜数啊,金银器皿更多,那些混蛋真是贪得无厌。”


贾迩冶忽然想到一件事,“大哥,在皇宫和高官家里搜出的文件都有妥善保管吗?”江浙在元廷具有行中书省的地位,文献资料一定很丰富。


“嗯,有的,这方面的事情是湘云姑娘安排人办的,文件都在参谋部的情报资料部门保管。”


以后十几天的时间里贾迩冶都在参谋部情报资料部门度过,十二名参谋人员帮助他寻找阅读资料,将择要向他汇报。贾迩冶主要是在查阅各行政地区的基本资料,如行政区域划分、人口、物产、城池、地形、交通等,重点地区是元廷中枢大都和上都一带。贾迩冶还让人将吴公公请了过来,两人关起门来研究问题,别人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实际上只是核对和猜测古代的一些地名和后世使用的地名间的对应关系。


元廷有两个京城,一个在燕京,位于金首都大兴府之东北,称为大都。还有一个位于居庸关北面高原上平谷之地的开平府,称为上都,唐属奚部,是契丹故地,曾经是忽必烈早年当宗王时的居地。燕京汉唐时属幽州,曾经称为范阳郡,辽改燕京。这个地方是中国版图上两个著名的生门之地之一,有右拥太行,左挹沧海(渤海),枕居庸,奠朔方之说。古人描述燕京的方位采用的是面南方向。另一个生门之地是陕西的西安。但是这两个生门之地有明显不同的特点,西安面北而威,燕京面南而定。


大都城郭相当宏伟,城方六十里,有十一门:正南曰丽正,南之右曰顺承,南之左曰文明,北之东曰安贞,北之西曰健德,正东曰崇仁,东之右曰齐化,东之左曰光熙,正西曰和义,西之右曰肃清,西之左曰平则。海子在皇城之北、万寿山之阴,名积水潭,聚西北诸泉之水,流入都城而汇于此,汪洋如海,故名之。


元廷大都路行政区地域非常广大,北自燕山南麓的密云怀柔一带,南至霸州(河北霸县)一带平原地区;西自太行山东麓,东至丰润玉田一带,当时有城池二十二座。但是在如此广大肥沃的地区,人口只有四十万,显然如此稀少的人口是长期战乱的结果。上都路行政区域地盘更为广大,但是人口更少,只有十一万余人口。江浙一带或皖南随便找个地域小得多的府(路)行政区域,其人口都比大都路和上都路的总人口多。


忽必烈的禁卫军称为宿卫,共有五万余兵力,大都驻扎一万四千,另有一千仪仗军。其余禁卫军在大都外围驻扎,从其分布特点上看,并不是向南警戒,而是主要向东北方向警戒。东北方向是成吉思汗几个兄弟的封地。忽必烈需要防范的是他祖父的兄弟的后人,但是现在宿卫军的大部分南调沧州了,贾迩冶成了忽必烈的头号敌人。


其实成吉思汗几个兄弟的封地都不是很不大,忽必烈的主要麻烦来自于自己的亲兄弟和叔伯兄弟。大蒙古帝国传到蒙哥时经历了从窝阔台系转移到拖雷系的过程,从此产生了两系之间的权利争夺。忽必烈称大汗时其亲弟阿里布哥也称大汗,各自都有一批宗王支持,从此蒙古帝国正式分裂,四大汗国之间分成两派发生频繁的战争,以后越打越乱,四大汗国发生了混战。


一年前刚告一段落的战争起因于忽必烈和海都之间的战争,海都是窝阔台的孙子。海都还想从忽必烈手上夺回大汗的权柄,忽必烈派遣自己的第四子北平王那木罕征伐远在伊犁河畔阿力麻里的海都,不料中途同去的昔里吉和几个宗王反叛了,昔里吉是蒙哥之子,忽必烈的侄子,那木罕的堂兄弟。忽必烈将伯颜派往草原重创了昔里吉,但是与海都的战争并没有就此而结束。


贾迩冶和吴公公不能彻底搞清楚蒙古贵族之间的权利和派系关系,也不知道哪些东西可以加以利用。但是有二点贾迩冶清楚了,其一是蒙古贵族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其二是广大的华北平原人口稀少,这么少的人口是不能养活很多军队的。根据地只要能坚持住,长期的对峙必定将元廷的元气消耗殆尽。如果有适当的机会,用几万精锐的骑兵驰骋在华北平原和更为广大的高原草地不是幻想。


在查阅资料的这些天里,贾迩冶干脆住在参谋部,连大观园都懒得回去。也许是吴公公觉得贾迩冶太辛苦,主动将贾迩冶拉到他的官邸请贾迩冶喝酒。酒过三巡,吴公公说道,“迩冶,太晚了,今天就住我这里吧。”


贾迩冶嘿嘿一笑,“你这里阴盛阳衰,那么多单身女演员住在这里哺乳婴儿,如果我住一宿,恐怕天下悠悠之口皆能杀人。”


吴公公笑了,“呵呵,水平太低啊,你做真人君子也做不到柳下惠的水平,最多是胡屠户的水平。小心翼翼有余,坦坦荡荡谈不上啊。告诉你吧,古丽又来了,你今天可以新鲜新鲜。”


“切,和古丽还有什么新鲜感。”贾迩冶觉得吴公公可笑。


酒足饭饱之后,吴公公让小柔将贾迩冶领到古丽的卧室。小柔将贾迩冶领到门口时对贾迩冶嫣然一笑,“都督大人,古丽恐怕已经睡了,我就不进去打扰了。”贾迩冶觉得小柔又美又柔,生过孩子的成熟女人确实别有一番妩媚风情,韵味十足,令人赏心悦目,难免有所遐想。


这是一间二进之屋,外间漆黑,里间有亮光,从厚帘之下,透出些许光线。贾迩冶挑开门帘,所见只有一床,一几,一椅,一杌,一个衣箱,一盆炭火,一个落地灯台,并未见人。再看房间东侧,有一薄帘半垂,里面传出水声。想必那里是卫生间,原来吴公公将他的官邸已经作了现代化改造。


贾迩冶挑开门帘,探头向里窥视,似乎有些心跳的感觉,难道是来偷情的?室内雾气朦朦,看不清里面的情景。两盆炭火熊熊,上面架着铜盆,沸水滚滚,热气腾腾。循水声望去,半截玉体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朦朦胧胧更添诱惑。哈,原来古丽正站在半人高的浴桶里沐浴。


悄悄走近,无声无息,一手下探,环抱腹部。所触并非平坦柔软的小腹,而是突兀绷紧的孕妇大腹。什么?坏了,跑错门了。缩手,“sorry”,遁走。


“二爷。”听起来确实是古丽的声音,疑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