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四章:冥王降临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2)

醉长生 收藏 1 0
导读:大地男儿 第四章:冥王降临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2)

熊无疾离开窗户,走出医务班的小楼和修辟邪白少虎两人回到连部办公室。“现在他身体应该是没什么事了,可以后怎么办。要是放他走出我这个军营,还真不知道他会再出什么事。”

修辟邪把手里的几张纸扔在桌上,“已经想办法把他的档案注销了,我只能保证廷卫军以后不会追捕他。可是蒙部长生前刚正廉直,得罪了太多人。就象蒙离虽然是被流放,但他是平民,不应该在最苦的军事监狱苦役场服刑。我查了一下记录,7年前把他从边疆的农场调来的这里,看来是有人故意报复。要是离开了军队的保护,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

白少虎皱眉道:“要不然,修将军把他带回家去?”

“那不行,我那里进出的廷卫军太多,他也毕竟曾经是陛下亲命流放的犯人,让人看见不妥。”

“我有办法。”办公室的门推开了,在门口不经意听见了几人对话的卢智刚拿着一摞资料走了进来,向修辟邪立正敬礼,“修将军。”

修辟邪还礼,“什么办法?”

自从白少虎从廷卫军那里放了回来之后,修辟邪就好象和熊无疾白少虎交上了朋友,经常来新编7连的驻地找他们喝酒聊天。虽然他们的军衔相差太大,但次数多了也在新编7连的官兵们眼里已经见怪不怪,何况蒙离的事也没瞒着他和几个必须知道的人。卢智刚打开手里的资料夹道:“这次上面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思要把我们新编7连扩展编制成营的单位,一下调了30多个新兵进来,又是一个排。”

“嗯,我知道。这和蒙离的事有什么关系。”熊无疾疑道。

“有几个家伙实在不怎么样,进不了我们新编7连,我给刷下去了。”卢智刚笑道。

白少虎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老卢的意思是……让他当兵?!”

“对。”卢智刚点头。

熊白二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担心,“这……合适嘛?”

“我认为合适。他从小就在采石场搬石头,别说有什么谋生技能,恐怕连社会常识都没有。与其让他流落在社会上你们不放心,还不如果让当兵算了。怎么说也有17岁了,而且……”修辟邪摸摸下巴,郁闷的接道:“没准还是个当兵的料。”

“修将军说得有道理,如果老熊不反对的话,我去和他说说,看他愿不愿意。”白少虎点头道。

熊无疾想想,好象也没什么其他办法,“那就这么说吧。”

“那你们就办吧。我也该走了,廷卫军的事着实也不少。”修辟邪举手敬了个礼,大步走了。

“送将军!”三人立正敬礼,等修辟邪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熊无疾道:“我们一起去和蒙离谈谈。”

“老熊等一下,给你看两份人事材料。”

“你忙吧。”白少虎见熊无疾要处理连里的事务,自己先走了。

熊无疾皱眉,“谁的材料?什么事你拿主意不得了呗。”他这个连长非常懒,不是一般的懒。除了要到营部团部开会这种他必须到场的事以外,几乎什么事都推给卢智刚和部下们去做。可怜卢智刚除了要处理副连长本身的各种后勤琐事外,就连训练计划都得帮熊无疾做。要不是卢智刚这个老实人顶着,新编7连的兵恐怕早散了鸭子。

“这两个人的我想你应该看看。”卢智刚先抽出一张递过去,捉狭的笑道:“连里要配几辆新型号的两栖装甲冲锋车,这是新型车教官的材料。”

熊无疾接过一瞟,脸唰的一下变白了,几乎是用吼的:“不行!这个不行!谁来当教官都可以,就这姓聂的家伙不行!”

“这么大反应,为什么不行?”

“她整个儿一典型的交通悲剧指南!”

“你怎么知道的?”卢智刚好象很惊讶的张大嘴巴。

“我……我听说的。”

“听、说、的?”卢智刚显然不接受这个解释。

“当……当然了!”熊无疾眨巴小眼睛,赶紧岔开,“才16岁就当上海军陆战队总军部的特勤组少尉,哪会有什么真本事?一定是有后台关系才这样。我这些兵练出来不容易,不能交给这样的人带。”

你练出来的兵?未必吧……卢智刚心道。“可惜啊,真让你说中了,的确是有后台关系。顾团长说了,别人指名的要来新编7连,由不得我们挑。”

“什么后台这么牛?”

“她老爸是聂奔雷。”卢智刚轻描淡写的答道。

“什么!?”

“她是聂提督的女儿。”

“聂提督的女儿!?”熊无疾的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发迫击炮炮弹。

“嗯。”卢智刚点头。

“不要不行?”

“嗯。”卢智刚继续点头。

“完了……”熊无疾苦叫,“新编7连没了。”

“这第二份我想你会有兴趣点。”卢智刚又抽出一份资料。

“不会又有个什么后台老板吧。”熊无疾嘀咕着随手打开,才看见那张左首的照片,身体突然如受电殛,资料从手中滑落,他却还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好象资料还在。

“兄弟们,忠灵阁见!!!……”楼顶上拎着机枪转身跑开的高大身影,随风飘落的唯一生路,空中的泪花……

“老熊……”卢智刚捡起资料,轻轻的喊了声。

熊无疾猛从回忆中惊醒,一把紧紧抓住卢智刚的胳膊,“霍远航!?”

“霍远扬。”卢智刚把资料塞进熊无疾手里,“孪生弟弟,才参军,要求到新编7连服役。”

熊无疾斩钉截铁吼道:“要!”

女兵们都已经离开了,就白少鱼还强打着精神刚给蒙离剪完了头发,把他身上的白布拉起抖了抖,打趣的笑道:“哟,看不出来脏兮兮的小乞丐还真是个帅小伙呢。”

门没关,‘咚咚咚’,白少虎还是在门上敲了几下,微笑道:“没打扰你们吧。”

蒙离一看门口的那身黑色军装,猛地一下躲在白少鱼身后警惕的注视着白少虎。

白少虎怔道:“对不起,前天我……”

“唔……”白少鱼扯了扯衣服,摇摇头。

“哦。好的。”白少虎会意,笑了笑脱下上衣挂在门后才过来,“他怎么样?”

“没有呕吐、头晕、失忆的症状,也没有脑水肿和脑出血, 不会有后遗症。其他的也都检查过了,都没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