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六、米佳欣惹祸上身

唐戈 收藏 0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小威眼看着赵卓尔陪着米佳欣走出小区,必是米佳欣的好友,自己是接受了小红的请求来保护米佳欣的,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米佳欣的好友被人打伤。

小威眼见赵卓尔危急,猛然间伸手夺下一根钢管,全力掷出。钢管在半空盘旋飞舞,发出“呼呼”的刺耳风声。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身形微闪,反臂探手,抓住飞舞而来的钢管。

小威心内忧急,双手忽长,揪住一个手持钢管的人的衣襟,顺势横甩,撞倒了另一个手持钢管的人。小威觑势而退,冲到赵卓尔身前,挡住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说:“朋友,手下留情,他也是那女人的朋友。”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双眼寒冷如冰,看了看小威,冷冷地说:“闪开!”小威惶惑地看着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问:“你……你既然救下那女的,却为什么还要伤害她的朋友?”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左手倏然探出,削向小威的肩头,小威急忙沉肩闪让。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右掌如刀,横插小威的肚腹。小威见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眼中凶光毕露,出手迅猛狠辣,急忙收腹避让,右手探出,抓向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咽喉。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闷声哼了一声,招式忽变,左拳上捣,右掌如刀,斜斩小威腰肋。小威眼见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忽然变招,诡异莫测,不再是招式多变、短桥窄马的咏春拳,拳掌生风,招势凌厉,心内暗暗惊惧。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竖掌如刀,锋锐狠辣,疾斩而至。小威不及多想,左手在赵卓尔肩膀上一撑,人已跃起,双脚飞踢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脸。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回臂架格,小威脚已收回,左手用力推出,赵卓尔连退三步,又坐到地上,人却已经离得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很远。

小威和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忽然动起手来,而且迅猛狠辣,毫不留情,不但剩下的两个袭击米佳欣而没有受伤的彪悍男人目瞪口呆,不知所以然,就是坐在出租车上的米佳欣,也是莫名其妙,竟然忘了手臂上的伤痛。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并不容小威缓势脱身,左掌前引,身形晃动,右手变掌为爪,疾抓小威的咽喉。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五根手指的指尖堪堪抓近小威的咽喉,小威只觉得一股寒气侵肌刺骨,浓郁的腐臭之气扑鼻而来,急忙腰背使力,仰面闪避,同时飞起一脚撩踢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下阴。危急之际,小威也顾不上问这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是什么人了,只有奋力使出狠辣招式,逼着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退避闪让,以求寻暇脱身。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微微冷笑,提起左腿轻轻外拨,挡格开小威的撩阴腿,正要继续进攻,忽然瞥见两个彪悍的男人拎着钢管走向出租车。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身形疾闪,挡在两个彪悍的男人的身前。一个彪悍的男人看着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冷若寒冰的双眼,骂了句:“肏你大爷儿,滚开!”抡起钢管搂头砸下。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左臂上举,格开钢管,右手食、中二指刺出。拎着钢管的彪悍男人被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二根手指贴着咽喉插进了下巴,疼的闷声大叫。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飞起一脚,踢在拎着钢管的彪悍男人的膝下。“喀喇”一声,拎着钢管的彪悍男人腿骨碎裂,跌倒在地,厉声惨叫。另一个彪悍男人大叫一声:“啊呀妈呀……”扔下钢管,转身逃走。

小威趁此时机,拉着赵卓尔跑到出租车旁,打开车门,将赵卓尔塞到出租车里,转头和出租车司机大喊:“想活命就快开车!”米佳欣问了句:“你呢?”就惊骇地瞪大了眼睛,因为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已经如鬼魅般冲到小威身后。

小威双手在出租车上一按,旋身翻出,已落到出租车的另一侧。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纵身而起,伸脚在出租车顶踏落,借势高跃,挥掌劈下。小威看着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下扑之势凶锐猛恶,不敢硬挡,仰身倒翻闪避。

出租车司机似乎猛然醒悟过来,手握方向盘,脚踩油门,发动了出租车。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转过身,冲向出租车。小威大喝一声,扑过去,挥拳击向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后心。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回手倒钩,格开小威的拳头。小威与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第一次手掌相交,只觉得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手冷冰冰,竟然不是活人的手。

街道上传来警笛刺耳的鸣叫声。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犹豫了一下,转身飞奔而去。小威吐出一口粗气,心想:“肯定是附近的邻居看到有人打架,怕出人命,报警了。”伸手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也迅速离开了育英小区。

小威离开育英小区后,立即在路边找到一座公共电话亭,给小红打电话问清楚了米佳欣的手机号码,然后打电话告诉米佳欣,让她请出租车司机将车开到城北的建国公园,然后下车等着自己。

小威坐着出租车赶到建国公园,找到赵卓尔和米佳欣后,三人又换乘公共汽车返回小威的住处。

小威住在九楼。米佳欣进了屋,扔下挎包,问:“喂,帅哥,你领着我们瞎折腾什么呀,万一遇到魏秃子的人可怎么办?”

小威取出些纱布、药水,为米佳欣包裹好被打得红肿的胳膊,然后坐到沙发上,说:“我们在育英小区门口,打得天翻地覆的,警察肯定要调查。我估计已经有人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号了,不兜个圈子,警察找到出租车司机,还不轻易把我们查出来。你要想找警察,还用得着躲到我这里来吗?”米佳欣笑了,说:“看不出来呀,你这么厚道的人,心眼倒不少呀。”

米佳欣饶有兴趣地参观着小威家的两室一厅。客厅内的西墙角放着一列棕色的沙发,东墙角摆着电视和电脑,电脑桌子和两张椅子上零乱地堆放着电脑程序设计、操作类书刊,墙角处摞放着几箱方便面。东卧室内放着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墙上挂着功夫影星李连杰的画像。米佳欣鼻子里“嗤”了一声,不屑地说:“你崇拜他呀!”西侧卧室里则是哑铃、跑步机等健身器材。米佳欣笑着说:“哇,怪不得你这么厉害,打架就跟演电影似的。你这家,都快成健身房了。”

小威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红塔山烟,抽出一支递给赵卓尔,赵卓尔摆摆手,说:“我不吸烟。”小威点燃一支红塔山烟,狠命地吸了几口,汗水顺着鬓角又流下来。

小威脱下米黄色衬衫,衬衫因为被汗水浸透过,变得有些僵硬。小威将米黄色衬衫扔到脚下,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想着与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交手,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的招式诡异狠辣、匪夷所思,虽然自己与他只交手十余招,可每一招都是出尽了生平所学,每一招都是险中求生,每一招的应对稍有疏虞都可能送了自己的性命。两人看似打了个不分胜负,但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是好整以暇,自己却已经竭尽了全力,实际上已经输了一筹。小威心想:“这人是谁?没听说本市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呀。”

赵卓尔和米佳欣,看着闭目沉思的小威,都没有再说话。

小威睁开眼睛,看着米佳欣,问:“你到底惹下什么大麻烦了?”米佳欣低下头,轻声说:“我男朋友大马仔在银都大世界工作,今天早上忽然给我打电话,只说了半句话手机就挂了,我觉得事情不好,就跑到我同学家里躲起来了。后来我想,我和我同学关系好,魏洪斌这伙人肯定会知道,他们在我老爸家里找不到我,肯定会找到这里来,我就想起来了小红。”小威问:“是她让你躲我这里来的?”米佳欣点点头,说:“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知道你对她很好,所以……” 小威笑了笑,笑得有些无奈、落寞。

赵卓尔问:“米佳欣,你到底惹下了什么大麻烦?”米佳欣瞪大了眼睛,说:“赵卓尔,你要信我!”赵卓尔气愤地说:“我怎么信你?魏洪斌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派人找你,你肯定抓到了他们的什么把柄,你是想狠狠地讹他们吗?”米佳欣生气地说:“赵卓尔,你长点脑子吧。魏秃子一伙是什么人,我不是不知道,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讹他们呀!”

小威说:“你们别吵了。仔细说说,你怎么惹着魏秃子了?”米佳欣说:“我怎么能惹魏秃子这伙人?是我的男朋友大马仔,他说魏秃子似乎指使着魏洪斌暗地里贩毒,自己不想在银都大世界干了,可又怕魏秃子这伙人不放过他,就和我商量,想报警让警察保护自己。我说魏秃子是谁呀?人家市里、省里都有人,你又没抓到真凭实据,万一告不倒魏秃子,自己的小命就搭里去了。大马仔就说等有机会自己就辞职,不在银都大世界干了,免得魏秃子的事犯了,把自己也牵连进去。今天早上,大马仔给我打电话,只说了半句:‘不好,快跑……’就挂了。我想想他和我说过的话,也害怕了,所以……所以就找到了你们俩。”

小威想了想,说:“我还是送你去公安局吧,你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米佳欣摇头说:“别别别,公安局顶个屁。魏秃子这伙人杀人放火、欺男霸女,吃人都不吐骨头,公安要不是吃干饭的,早应该把他们办了,还用等到今天?”

小威抬起头,看着米佳欣,问:“那你想在我这躲多久?”米佳欣说:“我想等风声过去了,离开本市,去深圳。天南地北的,魏秃子还不至于找到那里去。”小威微微点头,默默不语。

赵卓尔说:“魏秃子手下的人真狠。米佳欣,那个穿黑衣服的人是谁,他是魏秃子的手下吗?”米佳欣点头说:“肯定是,要不他怎么又抓我,又打你的?”小威缓缓地摇了摇头,沉声说:“他决不是魏秃子的手下。魏秃子的手下,都是些流氓混混,充其量也不过是些不怕死的亡命徒,没有这么好身手的人物。”

米佳欣问:“那他是谁?”小威苦笑着说:“我不知道。”

米佳欣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看看是小红的号码,刚要接听,小威厉声说:“别接!”米佳欣手一抖,手机掉到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