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五、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

唐戈 收藏 0 36
导读:心*裂 一、天机破 十五、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赵卓尔和蒙蒙离开了城北新区的高尚住宅区,回到市里,蒙蒙的手机响了起来。蒙蒙接完电话,和赵卓尔说:“赵老师,局里有事找我回去,我们电话联系吧。你有什么情况,或者有什么想法,就打电话告诉我。好不好?”赵卓尔点点头,说:“好。”蒙蒙说:“最近局里事很忙,不过,我会尽量抽时间去找你。”

蒙蒙回到城南分局,就看出李铁脸上的表情有些异常。李铁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脸沉似水,周全胜和贝小宁等人站在李铁身旁,神色凝重。蒙蒙感觉到似乎又发生了大案,而且是影响很恶劣的大案。

李铁敲着桌子,说:“他妈的,魏秃子这伙人是不是活腻了,给老子捅出这么大的漏子。这次无论上边谁再想保他,老子也要把他敲掉了!人民警察不为老百姓伸张正义,不保护老百姓,就不如让老百姓自己花钱养狗保护自己了。”周全胜说:“是啊,上次菜市场持械斗殴致人死亡的案子,我看就有魏秃子这伙人的背景。”

蒙蒙扯了扯贝小宁的衣袖,低声问:“出什么事了?”贝小宁俯在蒙蒙耳边,轻声说:“银都大世界有人参与贩毒……”贝小宁看了看李铁,又轻声说:“现在唯一的知情人还失踪了,很可能是他们知道了我们在调查他们贩毒的事,害死了知情人。”蒙蒙奇怪地问:“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注意到他们贩毒的事。”贝小宁说:“据说我们刑警大队内部有他们的内线。”蒙蒙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说:“啊,有这事?”

银都大世界娱乐中心是城南最大的娱乐活动场所,有着几许黑社会的背景,魏秃子的侄儿魏洪斌是银都大世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魏秃子曾经是城南最大黑帮头子,老奸巨滑,几次严打,都被魏秃子侥幸逃避过去了,现在魏秃子虽然不再公开带人打打杀杀,但在全市黑道上,仍然有着一呼百应的地位和影响。所以城南分局明知道魏秃子等人作恶多端,但苦于搜集不足魏秃子等人的有利证据而没有采取切实的行动。

李铁重重地敲着桌子,大声说:“老周,你是政委,这事你负责,给我细细地查,看这消息是谁走漏的。你要是感觉有难度,就请分局、市局的监察室和监察处参与进来。我不怕丢刑警大队的脸,刑警大队也不是第一次丢脸了。妈的,刑警大队若是出了奸细,我第一个就放不过他!”周全胜低声说:“李队,你消消气,事情没搞清楚前,我们不能把自己人搞得人心惶惶的。”

李铁坐在椅子上,怒气勃勃,说:“钱宝贵遇害身亡的案子还没理出个头绪,本来我是想等钱宝贵的案子有些眉目了,再查银都大世界的事,可是魏秃子这伙人胆大包天呀。好,刑警队就成立专案组,彻查银都的事,还是由我挂帅。”周全胜语重心长地说:“李队,你就是浑身是铁,能捻几根钉?我们做个内部分工,银都的事我带着人查,你集中精力查钱宝贵的案子吧。毕竟钱宝贵的案子影响大,局里还挂牌督办呢。”

李铁抬起头,看着周全胜,说:“老周,这个案子的压力也不小。”周全胜笑了笑,说:“干刑警的还怕什么压力啊。”李铁想了想,周全胜的家就住在城南,孩子也在城南中学读初中,魏秃子一伙人决不是简单的流氓团伙,而是组织严密、做事谨慎的有黑社会性质的集团,如果魏秃子这伙人知道周全胜负责侦察银都大世界娱乐中心有人参与贩毒,难免会威胁利诱、打击报复,那么周全胜家人的安全就会受到影响。

李铁语气坚决地说:“老周,正因为钱宝贵的案子影响很大,而你老成持重,经验丰富,还是由你来查。银都大世界的事,由我负责吧。”与李铁共事多年,周全胜很清楚李铁的心思。周全胜看着李铁,感激地说:“李队,搞政工是你不如我,侦破案子我却不如你,你对大案要案的侦破有种敏锐的直觉……”李铁摇了摇头,摆手说:“老周,我们搭挡也有几年了,算得上是生死弟兄,这种事就别再争了。”周全胜只说了句:“李队……”

城南分局刑警大队要同时侦破钱宝贵遇害身亡案、银都大世界涉嫌贩毒案两个大案要案,加之日常有些案件也需及时处理,深感警力不足,全队上下,均是不分昼夜,人人上阵。

蒙蒙忙碌了几天,身心异常疲惫,不知不觉伏在桌子上打起了盹,却忽然被电话吵醒了。蒙蒙拿起电话,电话是赵卓尔打过来的。赵卓尔在电话里说:“我有位朋友有了麻烦,你能不能过来帮她一下?”蒙蒙有些无可奈何地说:“赵老师,我现在很忙,真的抽不出时间到你那里去,如果你的朋友有了什么麻烦事,需要警察,你就让她去附近的派出所吧。赵老师,等我稍有空闲,我会找你的,好不好?”

赵卓尔放下电话,看着米佳欣,说:“她让你去派出所。”米佳欣撇了撇嘴,说:“派出所能当个屁。他们要是真能把魏秃子一伙办了,魏秃子这伙王八蛋也不会闹到现在了。”

米佳欣从沙发上站起来,双臂环抱在胸前,沉吟着说:“我老爸家是绝对不能去了。我和姚颖关系好,我们总在一起,这是公开的秘密,你这里不见得安全了。妈的,我该到哪里躲避呢?”米佳欣忽然精神振奋起来,“叭”的打了个清脆的响指,说:“有了,我找小红,到她的朋友那里躲躲,别人绝对想不到。”

赵卓尔想来想去,没有想出来姚颖、米佳欣的同学、朋友中有名字叫“小红”的人,就问:“小红是谁呀?”米佳欣斜睨着眼睛,白了赵卓尔一眼,说:“小红就是陪男人睡觉的妓女,怎么了?”赵卓尔目瞪口呆,眨了眨眼睛,摇着头说:“不怎么。米佳欣,你朋友是真多呀,三教九流,各色人物都有,说实话,我真是佩服你。”

米佳欣不屑地说:“你别讽刺我了,当我真是傻子呀?”赵卓尔真诚地说:“我说的可是真心话。说实话,我真挺佩服你,三教九流的人都能结交,让我去和他们接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米佳欣拿过自己的挎包,掏出手机,说:“行了,我懒待想你说的是正话反话,我走了啊。”

米佳欣用手机给小红打电话,说:“小红啊,我遇到麻烦了,让你的帅哥到新风路育英小区门口等我,我到他那里避几天。喂,你不会吃我的醋吧。”小红大笑着说:“我吃个屁醋。好了,你老实到门口等着,我这就让小威去育英小区接你去。”米佳欣笑着说:“够义气,挂了啊。”

在小威坐着出租车来到楼下的时候,赵卓尔将米佳欣送到楼下,看见小威微笑着站在出租车旁。小威穿着件米黄色的衬衫,清爽而不张扬,脸上的笑有着几分腼腆,几分羞涩,让赵卓尔极是讶异。在赵卓尔的印象里,米佳欣的朋友无一不是极其流行、极其前卫的,像小威这样淳朴而透着清爽气息的人几乎微乎其微。

米佳欣看见小威,“叭”的打了个响指,说:“走,闪人!”小威微笑着为米佳欣打开车门。

忽然,七、八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冲过来,手里抡着半米长的钢管,扑向米佳欣。米佳欣尖叫一声,反身就躲藏到赵卓尔身后。赵卓尔听着钢管抡动起来的“呼呼”尖啸声,米佳欣又躲藏在身后,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人影疾闪,小威快如闪电般掠近赵卓尔,右手一勾,将赵卓尔扯到自己身后,左掌斜切,推在当先一人的手臂上。一根钢管“呼”的擦着小威的右臂砸落。

小威猱身疾上,右手探出,扭住当先之人的下颌,一搬一扭。那人的下巴被扭脱了臼,疼得捂着下巴蹲到地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哀叫着。

跟在后面的几个人没有看清当先之人怎么受的伤,仍然抡动着钢管扑上来。小威晃身躲过两根钢管,双手飞舞,拿筋错节,又将一个人的肘关节卸脱了臼,趁隙转身,大声说:“还不快上车走!”米佳欣如梦初醒,答应一声:“收到!”转身向出租车跑去。

手持钢管的人大声怒骂:“肏你大爷儿,司机要敢开车,老子就让你下辈子开不了车!”两个人冲过去,抡着钢管就打。米佳欣举起双臂护着头脸,大声尖叫。小威被四个彪悍的男人缠住了,竟然无法分身去保护米佳欣。赵卓尔冲过去想救护米佳欣,却被人一脚踹在肚子上,疼得咧着嘴坐到地上。

危急之际,一名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冲过来,伸手抓住一根砸下的钢管,就势斜格,架住另一根砸下的钢管。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左掌拍出,一个手持钢管的人闷哼一声,连退几步,坐到地上,“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另一个人气得大骂:“肏你大爷儿!”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双眉怒立,飞起一脚。口出污言的人惨叫一声,被踢得横飞出去。

小威看了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凌厉迅猛的身手,忍不住喝了声彩:“好,短桥寸劲咏春拳!”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抓住米佳欣的胳膊,沉声说:“上车!”米佳欣疼痛慌乱之际,仍然不忘说了句:“谢谢。”

米佳欣坐到车上,向赵卓尔招着手,大喊:“你也来呀!”赵卓尔忍着伤痛,皱着眉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向出租车。

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双眼中精光暴现,晃身欺近赵卓尔,挥掌劈下。

小威眼见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救下米佳欣,以为他也是米佳欣的朋友,却又见身穿黑衣的魁梧男子忽然向赵卓尔痛下杀手,忍不住惊呼一声:“不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