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裂 一、天机破 十四、蒙蒙的承诺

唐戈 收藏 0 10
导读:心*裂 一、天机破 十四、蒙蒙的承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6/


赵卓尔离开了“博古斋”,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无所着落,而身上粘腻腻的,心里就浮涌起烦乱。天阴沉沉的,太阳隐在厚重的云层后,只在云层上涂下一个硕大明亮的光圈。赵卓尔想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赵卓尔仰天头,轻轻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自语着:“是应该下场透雨了。”

赵卓尔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城南分局的大门前。望着城南分局大门上的警徽,赵卓尔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赵卓尔靠在与城南分局相距不远的一棵大树上,感觉浑身无力,顺着大树慢慢蹲下去,心想:“相面算命终究是无稽之谈啊,黄大仙、林先生,都不能够推算出小颖是怎么死的。哼,林清闲明知道他师父杳无音信,偏偏还说他师父能够破解这个迷团,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似的哄骗。小颖,小颖,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赵卓尔失魂落魄似的看着城南分局的大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女警官的身影,赵卓尔从地上站起来,下意识地冲近这个女警官。这个女警官就是蒙蒙。

蒙蒙被忽然冲到身旁的赵卓尔吓了一跳,惊讶地问:“你……你有什么事吗?”赵卓尔语无伦次地说:“女警官,我……我是小颖,不对,医生说我爱人是受了强烈刺激,心、胆血管破裂而导致猝死,可是我决不这么认为……”蒙蒙看着赵卓尔,问:“你……是赵老师,你爱人的名字叫姚颖,是吗?”赵卓尔连连点头,说:“是是是,你想起来了?”蒙蒙说:“我记得你。赵老师,你爱人的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完全可以排除他杀的可能,你还多想什么呢?”赵卓尔窘迫地说:“我……我……”

蒙蒙看着手足无措的赵卓尔,感动地说:“赵老师,你是位重情意的人,我真的为你的爱人能够找到像你这样的好老公而为她高兴,可是毕竟人已经去世了,活着的人就应该面对现实,好好生活下去。逃避是没有用的,有时候面对现实也需要勇气。赵老师,想想你们的女儿,开始新的生活吧。”赵卓尔说:“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我可爱的女儿,正因为我爱我的女儿,她是我和小颖爱情的结晶,所以我就不能让女儿糊里糊涂地就没了母亲。如果当我的女儿长大成人,问我:‘爸爸,我的妈妈是怎么死的?’难道我就回答她:‘你妈妈可能是受了强烈刺激,心、胆血管破裂,导致猝死’?如果我女儿接着问:‘妈妈受了什么强烈刺激?’难道我就回答她:‘爸爸不知道’。我的女儿难道就不会反问:‘你口口声声说爱着妈妈,可是你和她同居一室,却连她受了什么强烈刺激都不知道,你怎么能够说爱她?’女警官,如果我女儿这么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她?我现在没有别的指望,我只想依靠你们,人民警察,帮助我解开这个谜团。我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好吗?”

蒙蒙想了想,说:“赵老师,说实话,我对你爱人的去世也觉得很蹊跷,真的。我决不怀疑你对她的感情,所以才更觉得不可思意,就像你自己说的,同居一室的两人,一个受了强烈刺激而另一个不知道,这怎么可能呢?”赵卓尔说:“是啊,你也这么想的?”蒙蒙点点头,说:“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我们所有刑侦的结果都足以证明,姚颖确实是死于心、胆血管破裂,并不存在任何他人谋害的可能。这个问题,或许真的归属于医学范畴,或许是一个医学空白,但我们真的是艾莫能助。”

赵卓尔双手抱头,蹲到地上,沮丧地说:“如果你们都没有办法,我还能找谁呀?”蒙蒙看着伤心难过的赵卓尔,心里忽然产生了强烈的冲动,脱口而出:“赵老师,我和你共同解开这个谜团。”赵卓尔抬起头,充满希望地看着蒙蒙,问:“真的?”蒙蒙郑重地点点头,说:“真的。”

赵卓尔和蒙蒙来到离城南分局不远的“不见不散咖啡厅”,找了间雅座坐下。蒙蒙说:“赵老师,你心里有什么疑惑,都慢慢和我说出来吧。”赵卓尔看着蒙蒙,将姚颖所做的和米佳欣相同的离奇的梦,还有自己所做的奇怪的梦,以及自己找黄大仙、林清闲算命的事都告诉了蒙蒙。

蒙蒙听到赵卓尔讲着请黄大仙为自己算命的过程,有些不相信地说:“哦,世界上还真有预知过去未来的相士?”赵卓尔点头说:“是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不会相信世界上真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蒙蒙毕竟是小女孩的性情,好奇心重,喜爱探究希奇古怪的事情,听到黄大仙竟然有如此了不得的本事,心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异想天开的主意,禁不住就跃跃欲试,央求着赵卓尔:“赵老师,你带我去黄大仙那里去一趟,好不好?或许我说自己是警察,请黄大仙将知道的情况告诉,说不定黄大仙就把他看出来的情况都告诉我们呢。”

赵卓尔想了想,觉得蒙蒙说得很有些道理,黄大仙虽然不便向自己吐露天机,但蒙蒙可是政府执法机关人员,黄大仙或许为了协助政府执法机关办案,会将所知道的姚颖死因讲出来。

赵卓尔和蒙蒙离开“不见不散咖啡厅”,坐着出租车,来到城北新区高尚住宅区黄大仙的别墅。

黄大仙的别墅大门紧闭,门外停着几辆轿车,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焦躁不安地在轿车旁来回跺着步,时不时地向黄大仙的别墅内望几眼,看样子是来请黄大仙看相算命的。

赵卓尔怔然望着黄大仙别墅外的大铁门,心想:“莫非黄大仙算出有警官来闻讯姚颖的死因,而他又不想泄露天机,所以就回避了?”蒙蒙有些失望,说:“怎么,这位黄大仙不在家?”蒙蒙看了眼满脸失望的赵卓尔,心里也有了和赵卓尔一样的想法,说:“赵老师,你放心,无论黄大仙肯不肯说出姚颖的死因,我都会和你共同解开这个谜团。”赵卓尔说:“谢谢。”

赵卓尔和蒙蒙准备坐着出租车离开城北新区的时候,忍不住转过头,望着黄大仙家的大门,心想:“这位黄大仙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赵卓尔和蒙蒙都没有想到,这位黄大仙并非刻意在躲避着他们,而确实是身有要事离开了家。赵卓尔和蒙蒙虽然没有猜想黄大仙去了什么地方,即使猜想,也决不会猜想出来,因为黄大仙去了城西郊区的公共墓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