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十章、诺门罕大战

dontbb 收藏 4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何峰和朱可夫率强大的苏中联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大败北条大将的日异种人大军,引起了全世界关注,虽然没有国家认可中国軍队的战斗力,但此战让全世界帝国主义列强对苏红軍超强的战斗力感到震惊和惊恐。当然震撼最大的还是当事人------小日本。


此时伐蒙的日满大军在三宅光治大将率领下,不但占領了大半个蒙古。而且屡重创蒙古境內抵抗的苏蒙军。连蒙古的乔巴山也几乎成了流亡之君。


三宅光治大将正得意忘形之时,突闻侵苏的日异种人大军北条大将部战败,十几万人战死,上萬人失踪,大日本帝国大名鼎鼎的常胜将軍北条大将剖腹自杀。饶是他久经沙场,三宅光治也一下子吓呆了。


回过神来的三宅光治大将心里十分清楚;苏军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自己,他第一想到的是:如何全身而退。但让他吐出吃进口中的肥肉,又十分不甘心,加上日大本营也没给三宅光治大将下撤退的命令,抱着侥幸心里的三宅光治大将没有动。仅下令:各部在原地构筑防御设施,组织防御。


在日本人犹豫不决之时。这边苏联大本营和何峰可没有丝毫迟疑不决。为了大反攻,苏联大本营将第57特别军扩编成第l集团军,组成了诸兵种合成的大兵团,朱可夫被任命为第1集团军司令员。


志在多消灭日有生力量的何峰同时命;李矛和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总指挥李兆麟部沿途阻击日关东軍第二路軍,切断其退路。为朱可夫全歼三宅光治部创造有利条件。


1936年8月1日,蒙古正面战场朱可夫集中苏蒙军队87000人,坦克598辆、装甲车485辆、大炮和迫击炮642门、机关枪4255挺、飞机315架,发起了对三宅光治大将部的日满大军的大反攻战役。


朱可夫把他的全部进攻兵力分成了3个集群,从中央、南路和北路三个方面向日满军阵地猛攻。反攻的总兵力为5 5个步兵营,20个骑兵营。


当日,三宅光治大将的日满军全线大败,三宅光治大将尝到朱可夫部立体进攻的厉害,他见势不妙,也不想成为北条大将第二,无奈下令;全线撤退。


但晚了点。李矛部和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总指挥李兆麟部以先后运动到日军身后。


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总指挥李兆麟部第三大队离败退的日满大军最近,李矛的部队刚刚进入阵地,前面就打响了。是李兆麟部第三大队和败退日军接上火了。


李兆麟部第三大队虽说是一个大队,但实际上才400多人,且装备简陋。而日军却是整整一个联队,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激战。整整三个小时,第3路军的阻击部队死战不退。日军的重炮把阵地炸成一片火海,以大队为单位轮番攻击,战士们从被炸塌的工事中钻出来,用机枪、步枪、集束手榴弹顽强阻击。李矛几次派人去联络,让第三大队阻击部队撤下来。让装备精良的918师负责继续阻击,负责阻击的第三大队指挥员拒绝了,声称他们奉命阻击8个小时,只有到时间才能撤退,除非他们全部阵亡。


李兆麟部第三大队官兵最后实践了自己的诺言,李矛在望远镜中看到最后的几个战士拉响了集 束手榴弹和冲上阵地的日军士兵同归于尽……他眼眶发潮,冲前方,庄严地行了一个軍礼。在场的918师的官兵都知道;该自己为国尽忠了……


刚刚打通道路的日军整好队伍,迈过第3路军阵亡士兵的尸体,走出没几步,又钻进了918师的埋伏圈,又是一场激战……


李矛不是打仗不动脑筋的人,当然,不打算做赔本儿的生意,便不死抗硬顶,沿途给日本人来了个梯次配置,分段阻击。尽可能给朱可夫的苏軍赢得点儿时间,


李矛918师且战且退,殊死阻击,加上周边地区的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的骚扰、袭击,使日关东軍第二路軍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用李矛的话是;鬼子要从他的地盘上过,总得留 下点买路钱吧?


何峰早考虑到日本人极强的战斗力,同时命苏空軍向李矛和李兆麟部空投重武器装备和成建制的苏軍。特命苏空軍参与李矛918师和李兆麟部的阻击战。


8月5日,朱可夫部解放全蒙古。


三宅光治大将部日满軍被迫退回哈拉哈河东岸时,此时李矛和李兆麟部,在空投的成建制的苏軍邦助下,加上苏大量空軍参战,阻击部队终于堵住了败退的日满軍。苏中蒙三国联軍将十几萬日满軍尽数堵在诺门罕地区,三宅光治大将见势不妙,一边命日满军就地构筑防御设施,组织防御,一边向大本营请求空中支援。


三宅光治大将在中线、南线和北线集结的防御兵力有95000人,机枪1283挺,大炮300门,准备作垂死挣扎,日大本营也派出飞机31O架参战。企图为日本陆軍挽回点面子。


8月6日晨5时46分,苏中蒙联军则乘日满军立足末稳,发动了全面反攻,为诺门罕战争中的日满军敲响了丧钟。


苏蒙军首先对日军第6军的高射炮阵地进行猛烈地炮击,接着以150架轰炸机和1OO架战斗机向第6军的前沿阵地轰炸扫射。


8点15分,各种口径的火炮和迫击炮向日军阵地轰击。


8点30分,空军第二次向日军前沿阵地轰炸扫射。使日军绵延4O公里的前沿阵地,笼罩在浓烈的烟火之中。


日军在苏军的飞机和大炮的轮番急袭之下,精神和体力都被压制住了。在一个半小时内,炮火无力进行还击,观测所、通讯联系及前沿浅近炮兵阵地均被摧毁。


8点45分,空中升起了红色信号弹,苏蒙军部队在炮火掩护下,渡过哈拉哈河,开始全线总攻。


从第23师团长松本中将的司令部直到前沿各高地的据点式阵地都受到苏蒙军的猛烈攻击。在步兵第64联队及第72联队等部队防守的中线阵地——巴尔其嘎尔高地,从早晨6点30分开始遭到苏机的猛烈轰炸。炸弹的爆炸烟雾成了半圆形,阵地上什么也看不见了。空袭50分钟后,两架伊——16型苏机在日军野战重炮第11联队的阵地上扫射。9时40分,苏军49架双引擎的重轰炸机由伊——16型战斗机群保护着又一次飞来空袭。其中有9架重轰炸机飞到野战重炮第11联队阵地上投下重型炸弹,日野战重炮第11联队放列在阵地的大炮被弹片和烟雾覆盖住了。这时,日军飞机飞来拦截苏军尚未飞走的 8架轰炸机,苏军伊——16型战斗机立刻迎上来开火,一架日机被击伤,沿低空飞落在草地上。被地面的一辆苏坦克发现,很快被打爆……


从早晨苏机开始轰炸起,苏军炮兵也开始炮轰,成排的炮弹在第一线阵地上爆炸着。继而,又进行纵深炮击,日军的视线完全被遮断,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只有挨打。


日军北线射尔陶拉盖高地上,井置联队的部队在经受了苏机轰炸扫射和炮击后;没等清醒过来,苏军50辆坦克、 1O门野炮、蒙军600名骑兵从霍金冈嘎方向方攻来,苏军炮兵一个团也从西北方向来攻。这时,不但坦克炮、野炮的炮弹不断落在阵地上,而且苏军后方的重炮弹也如炸雷轰项,成吨地倾泻在日军的阵地上,每分钟大约落下200发炮弹,地动山摇,掩体里的壁土都震松了,战壕被炸平,整个阵地已没有任何隐蔽的地方。日军只能来回匍匐前进后退或滚爬,以躲避炮弹。死伤不断增加。


到了12时,苏军炮击中断了一会儿,日军刚觉得缓了一口气,突然,苏军坦克从北方突入阵地,混战开始了,日军什么火焰瓶、反战车地雷、反坦克速射炮全用上去了。这时,守卫射尔陶拉盖高地据点的井置中佐的兵力是骑兵200名、步兵900名、野炮12门,速射炮4门、重装甲车2辆、13毫米机关炮5门。战到日落,苏军才渐渐停止攻击。


南线的诺罗高地一带,苏军炮击一整天没有间断。长谷部的各大队之间的联系被切断,装备精良的木尾川大队同时受到苏军空袭和十几辆坦克炮的袭击,西岸的一个苏军炮兵群也集中轰击木尾川大队和石兰斌混成旅的阵地。苏军近50辆坦克和装甲车迅猛地从南方迂回过来,直插到长谷部支队防守的整个诺罗高地地区的后方。


日軍步兵第71联队防守的744、757两个高地的正面,苏军于6日夜里,在哈拉哈河上架了五座军用浮桥,近200坦克、装甲车和步兵一千余名,冲到第71联队阵前。同时,苏机在空中不断投弹扫射,第7l联队立即陷于苦战,伤亡惨重。


从苏蒙军第一天的攻势来看,北路兵团进攻霍金冈嘎,击溃了兴安北警备军的3个骑兵团,包围了日军固守的谢尔陶拉盖高地,但是遇到井置中佐的顽强抵抗;南路兵团击溃了伪满军石兰斌混成旅,迂回到伊和额勒斯附近,占领了7 80高地,完成对诺罗高地的包围;中央兵团进展缓慢,各师、旅只前进了500——1500米,蒙军骑兵第6、第8师,打垮了兴北警备军和石兰斌混成旅。


为了挽回被动局面,日军做出垂死挣扎。8月7日6时,日军先后出动各种作战飞机113架,妄图夺回制空权。


日军机群分成4个冲击波,对苏蒙军机场进行突袭。


第一次冲击波,午前6时,轻轰炸机队轰炸桑贝斯机场。


第二次冲击波;午前1l时,轻轰炸机群和重轰炸机群轰炸塔木察格布拉格机场。


第三次冲击波,午后4时,轻轰炸机群轰扫射谢尔陶拉盖高地附近的苏蒙军坦克装甲集群和卡车队。


8月8日,又组织了两次冲击波:


第一次冲击波,午前9时30分,再次轰炸桑贝斯机场。


第二次冲击波,对贝尔湖东侧苏军野战机场进行袭击。


每次轰炸都有战斗机群做掩护。


但是,自8月2日苏军发动了强大的空中和地面攻势后,苏联空军对战场各个据点和后方,包括甘珠尔庙、阿木古郎,将军庙、阿尔山等地,共轰炸256架次,投下炸弹超过86吨。强大的苏联机群在数量上是日本的一倍半以上,质量上也较日机优越,新的速度快火力强的机种,大批出现在空中。


日机对苏机场发动的几次冲击波轰炸,都遭到苏机的包围阻截,轰炸效果远非上次“百机轰炸”那一次明显,一点也看不到苏机受到沉重打击的迹象。


因此,从8月7日午后,得到补充日第2飞行集团的飞机被迫转入支援地面部队的战斗上,但每次出动都遭到苏机集群编队的包围阻截。苏军甚至在靠近哈拉哈河西岸地区开壁了好几个野战机场,只要日机飞临战场上空,苏机就起飞迎战,战场上的制空权牢牢地控制在苏军手里,日军空军黔驴技穷,日军地面部队失去空中的有力支援,同时受到来自空中的威胁,战斗陷入了极端的困境。


苏蒙军地面攻势的第二天,战斗更加激烈。


8月6日北线的谢尔陶拉盖高地,苏蒙军遇到井置支队的顽强抵抗。这个高地是日军第23师团守备部队在占领后,经过一个月的经营,用钢骨水泥构筑了永久性据点式阵地,壕沟交错,居高临下。井置支队配备重装甲车12辆、机关炮6门,野炮4门、速射炮4门、骑步兵千人,还有后方重炮的支援。


8月7日,一整天苏蒙军反攻不下,朱可夫上将又从预备队中将第9装甲旅和第212伞兵旅用在北线。第9装甲旅大迂回从霍金冈嘎线到谢尔陶拉盖高地东方,然后向日军中央阵地后方突击,以便与从南方进攻的第8装甲旅在巴尔其嘎尔高地后方会师,完成对日军中央高地的包围。伞兵旅则空投到日军后方占领后勤基地,断绝前线日军的补给。同时,重炮部队加强了对谢尔陶拉盖高地的轰击,80公斤重的炮弹连连命中,钢滑水泥浇筑的掩体陆续被炸毁,井置中佐的战斗兵员不得不转移到野战壕沟里。


到了下午,谢尔陶拉盖高地上,苏军炮兵以每分钟12发的速度炮击了整个高地工事。在炮弹的炸震下,立式壕变成了卧式壕,最后全部被炸平,所有掩体翻了个身,散兵掩体不存在。从中午起,绷带所就落了炮弹,担架炸飞,而沙漠里又找不着备用品,收容伤员已不可能,也运不出去,绷带所挤满了重伤员。这时,苏军火焰喷射坦克突入到阵地纵深,能够隐藏人的长有灌木柳条的沙沟,燃起了熊熊烈火,坦克后面跟进的步兵用机枪扫射着从灌木丛中逃出的狙击兵。日军阵地上几乎全是伤员了,人马不时被炸飞上天空。但是井置部队死不后退,敌我已搅在一起,步兵们混战着,爆炸的浓烟覆盖着整个谢尔陶拉盖高地。


南线胡鲁斯台河以南的第23师团步,兵第71联队的4500人在森田彻大佐的指挥下与苏军坦克苦战。支援步兵的野炮兵第13联队第1大队被苏军坦克和装甲车包围碾压,第10中队全员被炮火轰死或坦克碾死,其他中队也大部伤亡,损失三八式75毫米野炮10门。午前l0时,苏军坦克8辆、步兵200突入日军第7工联队固守的伊和额勒斯附近的733高地。随后95辆坦克和牵引炮涌入突破口,掉转炮口向第71联队侧背轰击。午后2时,有30辆坦克攻入旧联队本部和粮秣集结所。同时,这个坦克群在第71联队防守范围内左冲右突,将第71联队切成数块。然后,以十来辆坦克为单位成波浪冲向71联队主力集结处,而不使用步兵,因为这些坦克使用柴油驱动,装甲也厚,不怕步兵投掷的火焰瓶,更不怕普通地雷。因此,步兵第71联队战况恶化,一个一个沙丘小高地被苏军步步占领。


中央阵地上,自从步兵第72联队抽到诺门罕一带集结,阵地上只剩下步兵第64联队防守,后方的野战重炮群也遭到苏军50辆坦克和装甲车的攻击,正用自卫山炮抵抗。苏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夹在日军炮兵和步兵中间的地域内,敌我双方犬牙交错,日軍把全部自卫山炮摆在左翼与战车交战,重炮则支援山县大佐和井置中佐的阵地。傍晚,苏军第9装甲汽车旅一部,向努其根诺尔东南进击,威胁着第23师团司令部,松本中将忙命令第7师团第26联队到努其根诺尔一带设防堵截。


苏蒙军第二天攻势的战果,已完成对日军第23师团及其他部队的分割包围。第三天苏蒙军对被围之敌开始“会餐”。


北线的谢尔陶拉盖地被苏蒙军占领,井置中佐率领60人突围。往南有苏军重兵,与第23师团司令部很难汇合,于是向东奔至国境线满领内的巴新冈嘎,与兴安北省警备军司令部汇集在一起。井置中佐的60人,人人带伤,几天缺吃少喝,为了逃命连武器也扔掉了,像一群游魂,浪游到了巴新冈嘎满军。鸟尔金司令官连忙招持这批皇军,供给大批面包和水。但是由于没有接到撤退命令而擅自脱离战场,井置中佐担心受到军法审判,于当夜用枪自杀。


中央马尔其嘎尔高地守军步兵第64联队于8月8日被全歼,联队长山县武光大佐烧掉军旗,然后剖腹自杀。


步兵第73联队在森彻大佐炸死后,全联队被包围全歼代理联队长东宗中佐烧掉军旗后,和掌旗官怀抱地雷冲向苏军坦克,两人与坦克同归于尽。


野炮兵第15联队,在整个作战期间共发射炮弹457 47发,各种枪弹41496发,兵员战死644名,战伤 555名,损失火炮44门,挽马炸死1040匹。联队长伊势高秀大佐率领残余人员向乐南方向师团司令部转移,途中遭到苏军第6坦克旅的奇袭。经过短促战斗,第2大队长森川信夫少佐阵亡,伊势高秀大佐逃脱。8月8日也山县大佐汇合共同行动。午后4时,山县部队被最后歼灭时,伊势高秀大佐在胡鲁斯台河旧互兵桥附近剖腹自杀。


第23师团司令部的参谋全部重伤,参谋长冈本德三大佐在突围中双腿被炸断,在医院中被愤怒的伤员用刀劈死。


穆棱重炮联队被一歼,仅逃出一名士兵,代理联队长梅田恭三少佐在联队被围歼时自杀。


独立野战重炮第11联队24门九二式l00毫米加农炮全部被击毁。兵员死伤殆尽,联队长鹰司大佐单身逃出,被剥夺男爵勋衔停职反省。


日满军已面临战场上的全面崩溃。


8月9日,苏军第1集团军司令员朱可夫上将,在他的哈玛尔巴山脚的地下掩蔽部里,接受《英雄红军战士报》、《红星报》战地记者的采访,同时接见来访的苏联作家斯塔弗期基、西蒙诺夫、斯拉温、拉宾、哈茨列温以及摄影记者贝恩施泰因和捷明。


身体结实、胸部宽阔、头大脸圆的朱可夫,刚洗完他清晨的澡回来,两颊红红的,容光焕发。他的情绪特别好,他向记者们介绍:


“在发起进攻的第一天,南方兵团取得了最大的成功,第6坦克旅和第8装甲汽车旅色围了日军的侧翼。到8月9日占领了南线日军的后方地区,摧毁了日军贴近战术预备队,占领了几个炮兵阵地。日军很顽强,每一个火力点都需要强攻夺取,有时甚至需要使用火焰喷射坦克。苏联空军的机群积极地支援了地面部队,仅在8月8日一天之中,向日军阵地就投下了九十多吨炸弹。


北方兵团在占领了兴安北省警备军的阵地后,打到工事坚固的谢尔陶拉盖高地上,但经过激战,苏军又被打得退了下来。因此,使用了集团军的预备队,将第9装甲旅和第212伞兵旅投入北方战斗。今日凌晨打垮了日军的抵抗,夺取了谢尔陶拉盖高地。在激烈的肉博战中,600名日军被打死,战壕和掩蔽壕附近尽是尸体,击毁重装甲车12辆、炮8门。集团军的两翼包抄合围计划只用了3天就完成了。苏中蒙联军对日军形成了双重包围网,内线由步兵师组成,负责进攻;外线由骑兵和战车配合中国抗日部队,任务主要是封锁国境沿线,以便关门打狗”。


朱可夫边穿衣服边向记者们介绍。突然,两个侦察参谋进来报告说;日本人正在集中大量部队,显然是准备发动一次有力的反攻。记者们紧张起来,以为司令官会感到震惊。朱可夫镇定自若。他判断,根据情况和空中侦察,日军大部队尚未开上前线,而且前线战场上第6军现有兵力不可能进行有效的反攻,相反却会使防守阵地的兵力更加薄弱,日军的反攻只能加速苏蒙军围歼日军计划提前完成。后来的战斗证明,他的这个判断果然如此。


8月10日,日军左一线森田少将的进攻被苏军第6坦克旅打退。8月11日,第23师团突围的企图失败了。航空部队成功地阻止了第6军调动新预备队第 14旅团进入作战地区。


胡鲁期台河两岸有一千五百米淤泥地带,坦克难以行动,成了日军防守巴尔其嘎尔高地一带的天然屏障。可是,朱可夫上将命令互兵部队在夜间把河床两边滩地用沙土加固,坦克出其不意从这个方向进攻,使日军大为恐慌。8月12日夜,苏军第6坦克旅和第l1坦克旅从加固的河床上通过,向步兵第64联队和野炮兵第 13联队围攻,有步骤地肃清负隅顽抗的日军,终于迫使山县、伊势两大佐在部队被全歼后剖腹自杀。


8月13日,朱可夫的南方兵团发起围歼诺罗高地日军的战役。诺罗高地上的守军是长谷部大佐的第8国境守备队,计有步兵2000人、机枪35挺、迫击炮 4门,速射炮7门、山炮4门。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全歼长谷部的第8国境守备队。协同长谷部防守的日军步兵第28联队的木尾川大队也同时被歼。朱可夫早已胸有成竹。无怪乎他能舒服地洗澡,愉快地接见记者和作家,他是稳操胜券的。


与朱可夫那轻松疏畅的心情相反,日军第6军司令官获州立兵中将借酒消愁。


这是个名副其实的酒鬼,尤其爱喝威士忌,喜时喝,忧时更要喝。


诺门罕战争前,获州立兵喝的是喜酒。他曾得意地说:“日军陆军所有将军没有像我这么幸运,进东北前,我只不过是个第13师团长,没想到在这儿,有4个师团叫我指挥。”他像得了金鸡勋章那么高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威士忌。


8月5日,日军被围时,他猛喝威士忌。8月13日,第6军司令部组织的反攻全部失败,第一线的步兵联队和炮兵联队几乎全被歼灭,大佐一级的联队长有的战死,有的自杀,只剩下第23师团长松本中将和各联队残兵败将共600名,困守在师团司令部的阵地上。阵地外,苏军层层包围,危急万分。


获州立兵中将得知反攻惨败的情况后,又惊又愁,就又大喝威士忌来。当关东军司令部参谋迁政信少佐来到第6军司令部的时候,司令部的幕僚们急得束手无策。迁政信主张先组成敢死队去营救被围的松本师团长。但是由于司令官正借洒浇愁,谁也不敢进去,迁自告奋勇地说:“他去试试看。”


当迁政信少佐进入司令官的帐篷时,获州中将已喝得醉眼朦胧。迁提出派兵去营救松本中将时,获州说:“迁君,难道是我把松本逼上死地的吗?现在,我有什么办法?”说完又猛喝了一大杯威士忌。迁政信听到这样的话心中大怒,厉声说道:“作为军的统帅,难道你叫团长去死吗? 松本师团长损失了数千士兵,打算以死来偿还的心情,你应该知道。作为军长应该想法营救你的部下,这是统帅道义的责任,你不能见死不救”。


在部下的劝说下,荻州立兵司令官总算给松本中将下了命令:“贵官要排除万难,立即突围归还。”


接到命令后,松本中将率23师团司令部的残兵败将,拼死战斗两天两夜,侥幸突出重围,当来到第6军司令部时,全师团仅剩下300余名伤痕累累的生还者。


从8月2日苏蒙军发动攻势起,到8月13日第6军反攻失败,日军在不到半月内损失了8萬多人,尸体堆满了草原、沙丘,发出恶臭,松本中将是在死人的海洋中逃命。第23师团的战斗力全耗尽,其余各作战单位也损失过半。这是日军陆军从日苏战争以来,第二次遭到这样惨重的失败。


其中仅就第23师团自8月2日以来,出动兵员15975人,损耗兵员12250人,占总兵员的76%。如仅从8月5日诺门罕大战算起,日满军死伤55000多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