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连长

大漠冷月124501 收藏 0 166
导读:新兵连长 文\大漠冷月 一 一个乍寒还暖、阳光明媚的的深秋,想了却一个多年的心愿,于是,带着烟,拎着酒,简单地收拾一下,去一个耳熟能详却一次也没去过的地方——安徽省无为县,去那看望二十二年前将我带到部队去的那个新兵连老连长。 披着一身的霞光,在似乎无际的高速公路上放逐心情,伴着收音机内主持人搞笑的声音,在想,老连长会变成什么样?是不是还是眼光里威严中含着慈爱?是不是还是训斥中含着呵护?他现在过得好吗?我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决定现在不给他打电话。 二 “同志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是

新兵连长


文\大漠冷月



一个乍寒还暖、阳光明媚的的深秋,想了却一个多年的心愿,于是,带着烟,拎着酒,简单地收拾一下,去一个耳熟能详却一次也没去过的地方——安徽省无为县,去那看望二十二年前将我带到部队去的那个新兵连老连长。

披着一身的霞光,在似乎无际的高速公路上放逐心情,伴着收音机内主持人搞笑的声音,在想,老连长会变成什么样?是不是还是眼光里威严中含着慈爱?是不是还是训斥中含着呵护?他现在过得好吗?我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决定现在不给他打电话。



“同志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军人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所以,从现在起,你们要迅速从一个地方青年向军人的身份转变!”二十二年前,那个穿一身洗得发白军装新兵连长,第一次在县人武部对着刚刚穿上军服的我们训话,懵懂的我,被一身肥大的新军服包裹着,站在队列里,眼中充满了兴奋、迷惘,脑子里在想象部队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人人都象这位连长一样,我要是戴上领章帽徽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将肚子挺得老高,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象个军人。

“那位新同志,你肚子挺那么高干嘛?”连长发现了我,并纠正我的站姿,“立正应该是收腹挺胸,双臂自然下垂中指贴裤子中缝!——下面,大家拿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出发!”

两辆大客车,数十个新兵,在以连长为首的三个带兵军官的带领下,经过六七个小时的颠簸,来到了新兵连驻地——一个破旧的海防某部的营区。



车过南京,进入安徽境内,没有了高速路,路面的补丁明显地多了起来,于是我放慢了车速,这时肚子也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在路边一家看起来还算清爽的小饭店里简单地吃了顿饭,这时候,我想应该给连长打个电话了。

“是连长吗?我是冷月啊。”我拨通了连长的手机。

“谁?冷月?”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是啊,您今天忙吗?没有出差吧?”受他的感染,我的声音也高了些。

“没出差,在家里呢,你现在在哪?”他问道。

“我在去您那里的路上,我现在过马鞍山啦!”我实话告诉他。

“啊啊,好好,啊呀,你来看我啊,好好,我就在家。”电话那头的声音,兴奋中有点不知所措。

“我不跟您说啦,我要开车啦!”

“好好,你路上慢点开,别急,快到县城的时候,你再打电话告诉我,告诉我你的车号,我去接你!”



“这个馒头是谁扔的?!”

新兵连的食堂外,连长举着半个馒头,用他那不怒而威的眼光扫视着我们。

一百多号人的一个新兵连,齐刷刷地站在寒风中,没有人敢说话,连咳嗽的声音也没有,静得有点可怕。

“怎么?不敢承认?自己做的事都不敢承认?好,我不用你们出来承认,在这个事情上,我有很大的责任,是我没有教育好!现在,我自己把这馒头吃下去!”在全连的目光中,连长不紧不慢地将那只馒头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我第一次感到连长的目光是如此地犀利,以至于扫到我脸上的时候,我都觉得那馒头是我扔的,虽然我不止一次地扔过,但这次决不是我扔的。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新兵一连全体官兵仍然在凛冽的寒风中伫立着,连长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才把那半个馒头吃下去,那一小时对我们来说,似乎比训练一天都要累,都要长。我们都在等待着什么。

“下面,听我的口令!”连长终于说话了,“扔馒头的同志,出列!”

从队列中走出三个新兵,从这三个脸红耳赤的新兵脸上,我好象感受到了什么。

雪,似乎下得更大了。



过了芜湖长江大桥,还有几十公里就进入无为县,我无心欣赏路边的秋景,只想着早些见到我那老连长,不由得踩了脚油门,那车窗外的景色连同这秋日正午的阳光,便更加飞快地向后流淌着。

过了无为收费站,连长来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在路边等我了。

车近城边,我放慢车速,不停地寻找路边的行人,行色匆匆的路人,没有一个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没有一个能有我这样急切地想在他们中寻找那熟悉的身影……

不远处,一个站在路边的人,我还没看清他的脸,我就知道,这典型的军人身姿属于我的老连长!越来越近了,他在向我招手,微笑中我仍然能感觉到他当年那威严!

“报告连长!二十七团新兵营一连二排七班战士冷月向您报到!请指示!”我半是敬重,半是调侃,用一种典型的军人见面方式,下车给连长敬个礼。

“呵呵,好小子,好小子,胖了胖了!胖多了!”连长激动得眼里噙着泪,边拍我的肩膀,边连声说着。

“喂,是老李吗?”连长在车内给他的亲朋好友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来了,“他来了,是是,我的兵,我带的兵,江苏的,离这儿四五百公里,一个人,来看我了!你再叫上谁谁谁,一起到饭店,要快啊!”

连长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



生命中,有一种骨肉相连的情感,那叫亲情,有一种寒窗苦读的感受,那叫同学情,有一种出生入死的炽烈,那叫战友情。二十二年,时光的幕布轻轻一掀,少年那如梦的双眸便逝去了天真,蓄满了深沉。悠悠岁月,岁月悠悠,战友之情在生命的长河里,如同酒坊里的好酒般,经过时间的酿造,才会散发出浓烈的酽香。曾经的摸爬滚打,曾经的沧海桑田,不管当时是酸甜苦辣,留给记忆的,是永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