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鬼天气!才不过是5月份,天气就热得要命!身上的T恤早已经被汗湿,粘粘地贴在我的身上。我再一次掏出纸巾擦脸上的汗,在心里又暗暗地诅咒了一遍高挂在头顶,狠毒地放射出炙人的热量,企图烤焦我的太阳。在这样的天气跑出来找房子是很痛苦的事,更不幸的是,我已经在这样的烈日底下找了三天了!是三天呀!不是三个小时,更不是三分钟!想到这一点,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崇拜自己。

“我说房东先生,我们还要在大太阳下走多久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自己想骂人的冲动,用我认为最心平气和的口气问房东。

“快到了,快到了!拐个弯就到了!一个女孩子家,脾气不要这么大嘛!脾气大是找不到男朋友的,对了!你有没有男朋友呀?”房东好脾气地带着笑脸转过头来问我。

我翻了翻白眼,不禁佩服起房东来,这么热的天气下,趴在树阴下乘凉的狗还要吐出舌头来喘气呢。他居然不用吐舌头,气也不用喘,还能一口气说这么长的一句话,甚至还有心情关心我有没有男朋友,真是由不得人不佩服!

“到了到了!就是这栋了!在四楼,我的房子还是很不错的,两房一厅,家俱、厨具、电话、电视,样样齐全……”房东一面上楼一面滔滔不绝地向我推销他的房子,“还有你的邻居,可以说是邻居啦,就是和你同住的那个男生。他人蛮和善的,很好相处,又乐于助人,你一个女孩子,有什么要担担抬抬的,都可以找他帮忙,多方便呀……”

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房东的唠叨,心里在想,看起来环境还是不错的,楼下还有草地,闲时还可以下来走走——

等等!我刚才听到了什么?男生!我的耳朵没出问题吧?要我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我停住了爬楼的脚步。

“怎么不走了?是不是走不动了?只剩一层而已了,再坚持一下就到了。”房东见我停了下来,赶紧拼命地打气。

怎么办?再出去找别的房子?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阳,饶了我吧!我再也不要在热浪里四处奔波了。况且,原来租的房子的租约明天就到期了。我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不管了!哪怕要和我同居——不不不!不是同居,和我同住的是野兽,我也不要再去找别的房子了!

终于到了!房东把钥匙插进钥匙孔,转了几转:“奇怪,怎么打不开?唉呀!拿错钥匙了!”

不会吧!我在心里哀叹,难道是天要亡我,在这样的大热天还要我和房东倒回去拿钥匙?

“良心!良心!你在里面吗?开下门好不好?”房东在意识到用钥匙开门无望的情况下开始大力地拍门。

良心?我忍住笑,心想:这房东准是阿里巴巴的fans!以为大叫几声:良心良心开门吧!这门就会自己打开。当我为了掩饰自己在笑的事实正努力翻白眼的时候,门居然在房东的“深情”呼唤下“哗”地一声打开了。我惊异地张大嘴直视前方,看到的是一具裸露着的男性的上半身,我的视线不敢往下移,只好往上移。于是我看到了一张不算很帅,但是又好象有点个性,同时又非常不耐烦的脸,再往上移就是他乱蓬蓬的像鸟窝一样的头发。不过,这个“鸟窝”很快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因为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进了房间,“嘭”地一声把房门甩上了。

圣母呀!原来要和我同居―――不!和我同住的人不是野兽,而是暴露狂!而且是极不礼貌的暴露狂!我张大的嘴在极度震惊之下没法自觉地合上,直到房东提醒我:“郑小姐,你喘不过气来吗?为什么要张大嘴?”

我赶紧合上我的嘴,向房东挤出很虚弱的一点笑容说:“我想,我还需要再回去好好地想想。”

房东大概看出了我犹豫的理由,赶紧解释:“那个小梁他平时不是这样子的,他可能是刚好在午睡才会这样的——”见我没反应,他继续往下说:“其实这儿的环境真的很不错,城西这一片全是住宅区,空气清新。最重要的是,郑小姐你喜欢清静的环境,这里楼上楼下邻居都没有小孩,一点都不吵!”

很清静!没有小孩!我的心开始有些动摇。我之所以要在这样的大热天跑出来受罪,就是因为原来住的地方上下左右的邻居,家家都有小孩,那些小鬼头害我一刻都不得清静,我的耳朵每天听到的,不是跑上跑下的脚步声就是吵闹声或哭叫声。相形之下,和暴露狂同居,不,是同住,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嘛!好吧!管他是野兽还是恶魔,为了还我一片清静乐土,我怀着慷慨就义的心情和房东签下租约。

把行李搬下车之后,我看着这堆行李,又擦了一把汗。幸亏我聪明,选在太阳已经下山的这个时候搬家,要不然我准会热昏过去。可是,这一大堆的东西,我一个人怎么搬上去呢?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开始后悔没有多交几个朋友,搞得事事都得自己做。仰头看看四楼的窗户,再看看不可能一次就全搬上去的行李,看来只好分几次搬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一手提一个包开始一步一顿地往上爬。二楼……三楼……快到了!快到了!呼!呼!终于到达四楼了!我全身无力地倚在门框上,只觉得眼前发黑。不能晕!不能晕!还有行李要搬呢!很不顾形象地抹了一把汗,准备开门进去。门里面传来很大的电视声,看来那个暴露狂是在家的。拷!有必要把电视的声音开那么大吗!要不要敲门?还是算了,电视声那么大,就算是敲了门他也听不见。我掏出钥匙开门,心想,希望这一回他是穿著衣服的。

不知道是谁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实总是和我们所希望的背道而驰。”当我把门推开之后,我深切地体会到这句话确实是至理名言。因为它贴切地概括了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一幕。出现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堆没穿衣服的男人!确切地说,大概有五六个没穿上衣的男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当门推开的那一刹那,他们齐刷刷地扭过头来看着我。那种情景,比我做过的任何一个恶梦都要恐怖!我几乎想掉头跑掉,可是我的脚根本不听使唤,也不知道是累得发软还是吓成这样。于是我不得不怀着万般惊恐的心情和这群暴露狂对峙。


本文内容于 2007-5-23 8:59:59 被精品白沙YE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