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一章 开赴前线(四)

丁老大 收藏 1 0
导读: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一章 开赴前线(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赵寿山知道,这是蒋介石的惯用手腕,蒋介石的目的还是分化瓦解,战场上是消除部队番号的最好方法,张汉卿的一一○师和一○九师与红军直罗镇一战,全军覆殁,张学良副司令不但申请不到死亡和受伤将士的抚恤金,后来重建两师时又被军政部长何应钦阻止,把两个师的番号取消了。这次上去打日本,就是取消十七师番号的最好时机。不过,张汉卿是打红军,他们是打日本,就是死在战场上,也是应该的,没有什么后悔。哪怕把十七师打完,番号取消了,正义的中国人都会记得他们,历史上将千古留芳。

西安事变时和西安事变以后,蒋介石一直就在分化瓦解十七路军,四十二师师长冯钦哉,十七师四十九旅旅长王劲哉、警备第二旅四团团长沈玺亭、六团团长唐得楹在他们的策划下先后倒戈。然后逼迫杨虎城出洋,把十七路军番号取消以后改编成三十八军,孙蔚如任军长,编制只有一个已不完整的十七师,和陕西警备各旅的一部分编成的一七七师,李兴中任师长。十七师这一去前线,三十八军只剩了一个一七七师了,再加上军直属部队特务营、教导团、骑兵团、学兵队,已不足两万人,

蒋介石心里也知道,三十八军连十七师算上,也就是三万多人,这么一点兵,他很有把握在几天之内把他们消灭,更何况日本鬼子,你们不是要抗日吗,那就把你们送到战场上去,让他们名正言顺的抗日,再让日本人把他们名正言顺的消灭,简直容易得不能再容易了。

这样,双方都达到了目的。

蒋介石怀疑、分化、排挤十七路军,除过西安事变的因素之外,是有另外原因的。自从红军长征经过汉中,与杨虎城的军队打过几仗之后,十七路军就与陕北红军有了打不断的关系。西安事变,共产党居中调停,更加深了蒋介石的忌恨。西安事变后赵寿山接任十七师师长和渭北警备司令,部队住在三原、泾阳一带,准备与已经也到了云阳和富平的红军协同抗击中央讨伐军作战,双方联手抗敌。这些事蒋介石都知道。所以耿耿于怀。

十七路军与共产党的接触已经好几年了。杨虎城的队伍中安插着不少共产党员,身居团长以上高位的有南汉宸,王炳南;许权中、张汉民、阎揆要等、西安事变以后,赵寿山的十七师驻扎三原期间,双方关系很融洽,他多次与红军领导彭德怀、贺龙、博古、任弼时、左权、杨尚昆、罗瑞卿等接触,并请中共党员到他的部队作政治宣传,他的师部也成为红军的联络站。他还不断选送干部到云阳、安吴红军主办的青训班学习。把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也派去了,因此,十七路军曾受到了广泛而深刻的抗日教育。不少军官都是共产党员。连杨虎城的夫人谢葆真也是共产党员。

七月的太阳火辣辣的在头上照着,两旁是绿油油的秋庄稼,也有荒地,一人多高的草也是绿油油的。那时候全中国只有四亿多人,关中地区历经连年战乱,地广人稀,种庄稼的手段还处在原始阶段,广种薄收的现象非常普遍。

这一支部队分为三路纵队前进,他们走的是一条黄土大道,马匹和人的脚下趟起征尘,翻卷着向澄净的天空滚滚飞扬,有一番雄壮的气势。

开赴前线以前,赵寿山知道这次上去就是一场恶战,上阵的将士能回来的不多,所以在出发前就分期分批让他们回家去看看,向亲人告别,然后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打日本的战斗中去,回去的人一个不剩的都回来了,从这一点上也证明了这支队伍的团结和士气。

大部队长途行军,全副武装,又是热天,士兵们的军服早已湿透了。但是,喝了出征酒的这支队伍依然精神抖擞,四十九旅的行列中,有两个年轻战士正在抬杠,两人都是十八九岁样子,一胖一瘦,瘦的一个叫柳狗儿,胖的叫丁冬。

只听柳狗儿正在问丁冬,“你知道鹞子高三有多少徒弟?”

丁冬说:“徒弟多能干啥,有高明的师父不一定有高明的徒弟。”

柳狗儿说:“你的师父不行,徒弟更不行。”

丁冬说:“你行,能打过你师父鹞子高三吗。”

柳狗儿说:“那有徒弟打过师父的,你能打过你师父不能?”

丁冬不正面回答柳狗儿的话,说:“你知道有个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话吗,师父要把徒弟教得胜过师父才是好师父。”

丁冬说:“照这样说,你能胜过你师父了?”

柳狗儿说,“暂时不能,以后说不定就胜过了。”

丁冬讥笑说,“还是呀,我以为你早胜过了。”

过了一会儿,柳狗儿又说:“你师父眼光不行,像你这么胖墩墩的,还能练武,出去给师傅丢人。”

丁冬说:“你师父更没有眼光,像你这么瘦高瘦高的,没有肉,净是骨头,一阵风就能把你吹到天上去。”

柳狗儿说,“你没听人说,有钱难买老来瘦。”

丁冬问,“你老了吗?”

柳狗儿说:“现在没老,将来也要老,老了以后我们瘦人就比你们胖人好。”

丁冬“哼”了一声说:“说不定到老了的时候我瘦了,你成了一个大胖子。”

柳狗儿说:“胖瘦是种子的事,种了苞谷你还想收小麦,栽的红苕要挖莲菜,根本不可能。”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谁也不服气谁,用抬杠来打发长途行军的寂寞。

从渭南一个渡口过渭河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困难。

渭河是黄河的一条大支流,河水在潼关附近注入黄河,渭河从高陵县的南端开始走了一个大弓背形,经过临潼一直到渭南附近。这支部队从高陵向东走的是一条弓弦,这个渡口正是另一端的弓弦接合处。渡口只有三只小船,就算每次渡过去一个排,一万多名士兵一整天时间也过不完。因为还不到八月,正是天热的时候,因为近期无雨,上游有没有涨水,水清悠悠的,也不很深,赵寿山命各旅自己组织渡河,只见各旅组织的会水士兵都脱得赤条条的,从河水里游过去,然后把一条条长绳从北岸拉到南岸,不会水的士兵就扶着长绳过河,既快又安全,马匹集中起来,从一处较浅的地方涉过去。他们又在村里征集了几只小船,帮着运行李。就这样也用了少半天时间,等部队全部过河以后天已经黑了。他们整好队伍,来到渭南火车站,一列闷罐子运兵车正在等着他们。

十七师的官兵们乘火车,东出潼关,挥师北上。

在火车上,赵寿山才让军需官给官兵们每人发一个袖章,让他们戴在右臂上,袖章上的字是“陕西警备第五旅”。这个袖章也是在三原制作的,从三原出发的时候,他没好意思让士兵们戴。觉得有点脸上挂不住。

他就不明白,中央政府究竟怕什么,日本军队已经赤裸裸的侵略过来了,中国的抵抗部队番号却是警备部队,抗日还要以地方武装实施武装自卫的名义进行。这都是什么事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