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静悄悄 第一章 家 2 宇内列强

仪云尖兵 收藏 2 6
导读:珍珠港静悄悄 第一章 家 2 宇内列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2

1

"当然不会打仗,德国政府的意义就是为这个世界的和平贡献一份成功.”希特勒更象个风度翩翩的绅士:“外长先生,你对这有怀疑吗?”

波兰外长贝克上校暗自庆幸元首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是个十足的疯子,“总理先生。哦,世界和平,这也是波兰政府所努力的目标。”

希特勒立刻咆哮起来,在贝克看来,刚才还风度翩翩的绅士似乎想掀翻橡木桌子:“我们和波兰的友好是5年前就已经得到证明的,德国在为日尔曼人争取更多合法利益的时候从来没有忘记这个友好的邻居,瞧瞧,波兰都做了些什么,都瞧瞧吧,波兰居然和布尔什维克结盟。我的老天,这是讽刺,是的,这就是一个讽刺。”

5年前德波签定有效期10年的友好协定,并且在希特勒谋取捷克的时候有过合作,当然慷慨的希特勒也给了相应的报酬,因为波兰上层许多有影响的人物也同样的仇恨犹太人。但是波兰政府对布尔什维克也一样的警惕,在一个月前,苏联和波兰同时公开发表了友好声明。

“帝国总理先生,如果您认为我国的举措危害到了我们于德国的友好,那您就错了。”贝克能做的只有使希特勒认为波苏友好声明只是停留在纸上的东西,当然,这也是很好的外交辞令。

对外交,贝克一点儿也不陌生,至少贝克是这么想的。

为加强外交辞令的实际意义,贝克忽然说出很摸棱两可的话来:“在反对共产国际条约的基础上,波兰政府会和欧洲一道实行共同的政策”。

马上就要和苏联签定的贸易协定瞒不了希特勒多少时间,两面派的做法不可长久。

不知是希特勒信以为真还是有其他的什么想法,总之他还是个绅士,至少目前是。

希特勒把贝克送去大剧院观赏歌剧之后,对外长里宾特洛甫说:“波兰人就是想耍无赖,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无赖,但泽的事情他们一个字也没提,我想你有必要让波兰政府知道我们需要什么。”

2

“我们需要什么?有多少美利坚的公民的就有多少种回答。”罗斯福总统坐在餐桌前,总统夫人埃莉诺做的小牛排味道妙极了,而且一直都这么妙。

“这才是美国。”作为长子詹姆斯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和父母共进晚餐。

“我可爱的小卡尔迅,是不是有很多的年青人有你这样的想法?”

詹姆斯是美国卡尔迅突击大队的海军陆战队的少校参谋。

“当然是这样,总统先生。”

罗斯福总统放下叉子:“美国的目光是要放到全世界的,年轻人。日本人占领海南岛……对是海南岛,我想不难;斯普拉特利群岛也挡不住他们。”

“总统先生,您在担心菲律宾、香港或者整个印度支那吗?不必有这样的想法,日本人不是疯子。日本人只是想在中国开辟市场,虽然他们使用了武力。我想您应该叫国会的老头子们多看看欧洲,欧洲好象很严重。”

罗斯福总统把轮椅摇向阳台:“张伯伦也是这么说,他想象不出在欧洲形势如此严重的时候,还有什么比在此时向日本寻衅更带有自杀性质。在欧洲出了德国之后,亚洲上又出现了日本,并且无人管束。 日本人不光是要用武力来打开中国市场,他们是想永久地剥削和占领中国,并把日本之统治强加于另一种族之上。但这是行不通的,因为中国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从长期看,中国终将挫败日本。从日美关系来说,我认为,日美之间的冲突几乎将是不可避免的。希望日本人知道这点,尤其是在经济方面。”

“总统先生,我已经整整一个星期都在被长官逼着去考虑欧洲还有亚洲了,现在我不想去关心那些遥远的地方,我直想去纽约世博会上看看,听说那儿很多新奇的玩意儿,当然还要带上可爱的琼。”

埃莉诺笑着对儿子说:“是不是还要带着可爱的琼的看《乱世佳人》?呵呵。”

“不,妈妈,我讨厌米切尔写的那种东西,我们只是去世博会,不去看电影。”

罗斯福总统看着窗外的景致:“你去吧,听说世博会外面的反战者正在游行。”

3

伦敦。唐宁街10号。

张伯伦首相挥舞着这张使他倒霉的纸片儿,纸片上是希特勒对斯洛伐克没有任何要求的保证,包括领土要求,但是希特勒现在已经把这纸片儿忘记了。

“大不列颠需要的是平衡,任何打破或者试图打破这种平衡的企图都是挑衅。”

来自底特律的华莱士议员并不认为他打断首相的话有任何的不礼貌:“包括德国吗?先生。”

“包括任何势力,意大利正在向阿尔巴尼亚施加压力,马德里已抵挡不住佛郎哥的进攻,尊敬的议员先生。我只是希望大家能考虑全盘的欧洲,拿出你们政治家的眼光来。”

“但是波兰问题亟待解决。”

“波兰问题如果是一个问题的话,德国人想让波兰问题成为一个问题的话,那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波兰是我们的盟国。”

战争!每个人都清楚。

4

阿拉木图。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崔可夫少将看着凝重的火车机车,踌躇满志。

是的,苏联是全世界重工业的核心,这也是最高苏维埃努力的结果。

崔可夫少将即将出任苏联驻华使馆首席武官和蒋介石大元帅军事总顾问。

“少将先生,您认为你的此次行程是苏联政府对中国政府帮助的开始吗?贵国政府是不是准备对日本政府实行更加严厉的制裁或者惩罚?”

先生?崔可夫少将很习惯这个资本主义的称呼,为什么不叫同志?面前上一个架着眼镜的记者,看不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我是重庆的记者,《新蜀报》的记者。”

“哦,这只是一次例行的调动,我想最高苏维埃的工作重点最先还是欧洲。”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欧洲稳定之后将帮助中国政府?”

“无可奉告,记者同志,希望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