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在网上聊天室里碰到一个网名叫“大二女生”的女生。师兄正和那女生聊得激动时,那女生突然对师兄说,我们聊得不错,看来有缘分,我们见见吧,你是我“兼职”的第一个客户。师兄问兼什么职?大二女生说连兼职都不知道,老土。兼职就是除了本职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职业,比方我的本职是大学生,我兼职在网上做小姐,出卖自己的肉体挣钱。


“啊!”师兄大吃一惊。大二女生问师兄:“女大学生初夜权,收费一万要不要?”师兄惊讶地对我们涨红了脸,喊道:“天呀,明码实价。”大二女生说,出卖第一次,是为了勤工助学。当师兄对她的身份怀疑时,对方居然声称,如果有疑问,见面后可出示学生证。


我们正性(兴)致勃勃地看,师兄“啪”地一下就把电脑关了,连程序也没退。师兄的郁闷变成了愤怒,骂:“他妈的,这世界都怎么了?”由于师兄的愤怒,接下来的整个晚上,宿舍里的气氛比较凝重,这让我们也郁闷了起来。为了缓解宿舍里的压抑的气氛,我们躺在床上开始谈论女人这让人兴奋的话题。


师弟说,前不久他看到一个网站对当代女大学生进行了处女率的调查。说某网站对300名女大学生进行匿名调查,结果处女率不足10%。不知道师弟说的网上调查是真是假,但我们当时却对这个调查深信不疑。


看看本校的情况就知道了,大一、大二的学生就已经开始在校外租房同居了,没有同居的也已经和男朋友在宾馆开过房了,所以大学校园四周的宾馆每到周末房间就比较紧张。同居也好上床也罢,只要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也是能理解的嘛!只是有的完全和爱情无关,只想体验一下,只是为了好奇就把自己交待了;还有的认为自己是处女是件丢人的事,是没有魅力的证明……


这时,师兄突然忿忿不平地说:“妈的,找不到处女不结婚!”


我们当时都给师兄鼓劲,还是用脚后跟踢床板,希望师兄找不到处女真的不结婚。这从大处讲师兄承担了扭转社会风气的历史使命,从小处说也教训一下那些不知廉耻的不把贞操当回事的还得意洋洋的女生们。


当时,我们在黑暗中给师兄分析。要想找个处女结婚,这第一步首先要找个处女做女朋友。然后是守着女朋友,要等到新婚之夜再上床;如果你还没结婚就上床了,万一再分手了,又把一个非处女推向社会,这就太不负责太不厚道了,这不但有悖初衷,而且还很虚伪,还承担什么历史使命!


要找首先在研究生中寻觅,虽然概率小点,如果碰到了,这有利于下一步“守”。因为师兄在读研期间如果快守不住了,研究生可以立刻结婚,这样守的时间毕竟短些。研究生中没有只有在本科生中找了,大四的没有找大三的,大三中没有找大二的,大二的没有找大一的,只是年龄越小,师兄守的时间越长,本科生结婚毕竟是新生事物,不太好意思的;可是长时间的坚守会要了师兄的命,如果在大一也没找到,师兄只有在附中里培育了,就不信天下就没有处女了,不过这对师兄比较残酷。


找难,守更难。师兄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干柴烈火,在两个人单独相处中,要守住自己谈何容易。师兄的性冲动将是他最直接的敌人。为了不给这个敌人有可乘之机,师兄要尽量避免单独和未来的女朋友在同一个房间里相处,特别是在有床的房间里相处;另外,还要防守他人,师兄守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还要守住第三者的侵入,既然你要守住女朋友不去碰她,生米没煮成熟饭,女朋友也就不是你事实上的女人,这年头即便是结婚了还有可能第三者插足呢,况且你们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这不但没有道德的束缚也没有法律的保护;如果守到最后女朋友又被人家挖走了,那师兄就傻B了,成了人家的护花使者了,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事。


大家讨论着这些让人感兴趣的话题,准备进入梦乡了,师兄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说:“不行,我要认识一下那个号称出卖初夜权的大二女生!”


“啊……”我们不由把头都伸出了蚊帐外。师兄、师兄你不会吧?这……危险,危险呀!可是,师兄还是奋不顾身地起床打开了电脑…….


师兄说:“第一,我要搞清楚这位大二女生是真是假,如果是假,我要臭骂她一顿,不要拿女大学生的招牌卖淫,这叫挂凤头卖鸡肉。女大学生都是我们的学妹,学妹就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不允许这个鸡来糟蹋我们的亲妹妹。”


“噢——”我们在床上点头。



本文内容于 2007-5-18 9:34:43 被雨中彩蝶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