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章 生死大战 第二十章 生死大战(一)

HimalayaRange 收藏 0 4
导读:二爷传奇 第二十章 生死大战 第二十章 生死大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0—1


“就怕你英雄救美,你倒好,一下子就救了两个回来。”用这种口气和贾迩冶说话的只有秦文,秦文的口气明显有些不满。


“都是事出有因,并非蓄意谋之啊。”贾迩冶说的是实话,贾迩冶感觉到的不仅是不满,还有酸味。


“将来当皇帝了,是不是也搞个后宫佳丽三千?”哇,这个问题尖锐,如果回答不要,那就不合皇帝的礼制,是虚伪。


“你认为我会当皇帝吗?”贾迩冶转移话题,避开不好回答的问题。


“不会吗?你和吴公公密谋的事情能瞒过我吗?年初大造舆论的目的是什么?”


“舆论的走向很难控制,后来的情况不是我的初衷。”


“吴公公写的那篇文章的意思不是明摆着的吗?” 舆论可怕啊,连秦文都被舆论左右了。


“吴公公有他自己的道理,从舆论的情况看,也不可等闲视之,但不是我的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你不会拱手相让吧,那是把刀把子交给别人砍自己。”


“我有那么蠢吗?至于我的意思嘛,暂时还是不说,吴公公也不了解我的想法。”


“嗯,那算了,我没兴趣管你究竟搞什么鬼,只要你别把刀把子交给别人来砍我们就行了。”秦文比吴公公似乎开通一些,但不想最终被别人砍头这一点是和许多人一致的。


“如果我将刀把子交出去呢?”贾迩冶不会真的那么愚蠢吧?应当是想了解秦文的想法。


“哼,你敢,我会搞政变的。你的那些将领的心思我清楚的很,如果你那么愚蠢,只要我不蠢,他们会拥戴我的。”不愧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啊。


“哇,不简单。你要是当了女皇,会不会搞个后宫猛男三千?”唉,贾迩冶这个人就是有这个毛病,什么时候什么事情都能用玩笑的口吻说正经事。


“有没有那么多我不知道,至少要像武则天那样搞上一大堆面首。”嘿嘿,有这种想法的女人可不止秦文一个喔。


“唉,秦文,你生不当时啊。”


“什么意思?”


“一是你没机会当女皇。其二是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有好几千年的历史,这就是传说中的万恶的旧社会。有权有势或者有钱有势的男人妻妾成群,婢女如云,还养歌舞伎女,女人可是要遵守三从四德喔。如果不是回到现在,而是回到母系氏族社会时期,那你就到天堂了,你可以想要多少男人就有多少男人。”


“嗯,不错,有机会去玩玩。”咋咋。


“呵呵,去吧,去吧,那时候好啊,人还没有衣服穿,多方便啊。”哈哈。


“什么呀?原始社会啊。”唉,没意思。


“是啊。女人要想有很多男人而不受到惩罚,有五种可能。一是回到原始社会;二是当女皇或者掌握实权的太后或者汉唐时期的公主;三是当妓女;四是活在文明的二十一世纪;五是活在WL时空。否则嘛,只能搞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了。”


“唉,”秦文难得的叹气了,“这万恶的旧社会就是不好,男女不平等。哎,老公,五个还不够吗?”哇,感觉到自己渺小了。


“够了,够了,多了没时间一一安抚,闲置着是变态。现在不是没有增加吗?”


“你救回来的那两个怎么办?”


“你安排,该上学的上学,能培养干什么工作你看着办。”


“这样啊。老公,没事了。”秦文如释重负。


“那几个怎么不见?”多的不要,现有的还是都放在心上的。


“郑芙郑蓉到胶东去了,那里出了点麻烦,有个新招的军工失踪了,有个装配车间丢失了几枚手榴弹。习荏和古丽暂时住在吴公公官邸。”军工规模扩大了数倍,难免良莠不齐。


“住那里干什么?”


“宣传队的演员有十几个都生了,其她一半也快生了。”


“呵呵,吴公公那里热闹了。明天去看看吴公公在忙什么。”


“老公,今晚我会好好侍候你。”一个人心情好了,受益的可不是只有自己。


“好哇,好哇。”


第二天上午贾迩冶来到吴公公官邸。吴公公招待贾迩冶十分殷勤,一点也没有嫌贾迩冶烦人的意思。两人在吴公公的书房兼办公室里饮茶聊天。


“迩冶,有没有兴趣看看我的养子?”吴公公满面春风,甚至有些洋洋得意。


“好啊,不会都是男婴吧?”


“没错,都是带把的。”厉害啊。


吴公公将贾迩冶领到大客厅,这里放了十几个手推摇篮车,几个女工作人员现在兼职照看婴儿,习荏和古丽也在其中。古丽见到贾迩冶十分兴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搂着贾迩冶的脖子,“二爷,我也要生小孩。”


吴公公张狂地大笑,“看样子没本事的人不止只我一个。”


贾迩冶拍拍古丽的屁股,“等一会我们一起回去,搞些别人搞不了的活动。习荏,你也回去,今天我将你们几个一锅端了。”有几个面嫩的女工作人员跑了。


吴公公走到一个婴儿车旁,“迩冶,你过来看看,这是小柔生的小孩。”


婴儿车里是个男婴,却长的眉清目秀。吴公公说到,“这是刘基,基础的基。迩冶,你是知道他为什么姓刘的。”


“刘基?听起来读书不行,要留级啊。”


“呵呵,我要将他培养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谋士。迩冶,他的字也有了,是伯温。”


“刘基,刘伯温?哈哈哈,志薄,你也太离谱了吧。”


“迩冶,你看这个,供精者姓朱,就叫朱元璋了,字国瑞。”


“呵呵,有趣。志薄,在你这里长大,这两个代替不了那两个。”


“迩冶,看看这几个,他们分别叫朱升、宋濂、胡惟庸。”高筑墙、广积粮、不称王之说就是剽窃朱升的研究成果,只是改动了一个字,基本上不违反专利法。


“哇,了不得啊。不过好像都是文的,还成不了大事。”


“嘿嘿,武的在这里。迩冶,这几个分别叫徐达、汤和、常遇春、蓝玉、廖永安、俞通海和邓愈。”徐达是著名的常胜将军,不过死的很惨,常十万是贾迩冶崇拜的对象啊。


“有几个陌生。志薄,你怎么都知道?”


“嘿嘿,我碰巧看过一本书。”


“呃,志薄,还有这两个叫什么?”


“陈友谅和张士诚。”


“志薄,干嘛要两个对头?”不知这个刘基能不能提出“先陈后张”这种策略,洪秀全成了气候时的形势与朱元璋当时的形势基本一样,但是身边没有人能够提出类似策略,走了相反的路线,结果失败。洪秀全的阵营没有文化。


“没有对头还有什么意思。”嗯,有些道理,但是只有内斗的竞争者,没有元酋,吴公公的创造力还是有限。


贾迩冶回去后大笑了三天,还对秦文、习荏和古丽说吴公公疯了。三女问贾迩冶为什么说吴公公疯了,贾迩冶却只会说“疯了,疯了,肯定疯了”。三女都认为贾迩冶疯了,可能是看别人有那么多儿子,自己却一个也没有,又嫉妒又气以致疯了。习荏怀疑二爷的老毛病犯了。古丽暗下决心,一定要给二爷生个儿子。后来秦文听说吴公公有个养子叫朱元璋,才明白贾迩冶没有疯,真疯的是吴公公。


项飞在贾迩冶之前就回到了建康,现在又和贾迩冶一道来到扬州,陈达也从胶州赶了过来。在参谋部扬州分部贾迩冶和参谋长及两位副参谋长开了三天会议,会议的内容由副参谋长陈达做记录。会后四个人各奔东西,然后扬州、胶东和建康三个参谋部分部的各个部门大批参谋们忙碌起来。现在参谋部的在编人员不算湘云的教导团有八百余人。军队的大规模调动的指挥权不在领兵的将领手里而在参谋部是贾迩冶在开始建军时就开始的预谋,但是参谋部除了自己的警卫部队和教导团之外并不直接指挥部队。


参谋部又组建了一个骑兵训练团在莒州受训,三个步兵训练团在淮安、高邮和宝应受训,兵员来自于太平州、宁国府(路)、广德军(路)、明州(宁波、庆元路)、奉化、余杭、湖州及长兴的俘虏。贾迩冶的警卫营扩编到六个连,包括一个炮兵连。时移的骑兵独立团有两个营装备了战马。


五月底,郑放率领一艘战舰、五艘武装商船及二十四条小帆船来到浏河。几个月来根据地和台湾生产的钢弩和转轮手枪等武器装备都用来装备胶东的部队,即独立骑兵团、虎威师的第五团和闵烟师的第五团。贾迩冶的警卫营拥有二百九十支步枪了,多数战斗班装备五支步枪,少数为四支。当然炮兵连没有步枪,但是每人都装备大号转轮手枪,多数战士还拥有缴获的冷兵器,而且是按个人喜爱自由选择。


郑放的舰队没有返回淡水港,而是加入到在舟山群岛集结的水军部队。郑不败率领四艘战舰和十六条小帆船与郑放的舰队同时出发,但是目的地不同。郑不败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福宁湾,在那里郑不败将指挥舰队击沉或捕获所有发现的能航海的船只,无论是元军的战船、商船或渔船。然后郑不败的舰队将沿海岸线南下,在所有重要港口和岛屿做相同的事情。郑不败做这样的事情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他本来就是海盗,何况这件事做好了宝兄弟就让他做海洋水军司令。


郑不败将指挥这支舰队一直向南到广东海面,甚至琼崖海面,彻底毁掉元廷沿海经略使合剌可能获得的战争潜力资源。但是无论郑不败在哪里遇到元军的水军主力部队,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掉头北逃,而且逃跑的时候还不能将追赶的元军舰(船)队甩的太远。郑不败的舰队战斗力不凡,拥有两艘十五丈长三丈宽的新式战舰和两艘十丈长两丈五尺宽的战舰。每艘战舰除了炮兵之外,还有一个装备精良的连队,水手也有一定的战斗力。


不用担心台北的海防,六艘两年前开始建造的新式战舰已近下水了,在郑不败和郑放的舰队出发的时候这六艘战舰正在安装火炮。这些火炮在两年前就准备好了。指挥这六艘战舰的人是郑牧。又有六艘新式战舰已经开始建造。徐大锤在台北可不是在享受清闲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