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和联防捉迷藏以及工友们大罢工的一段经历

林子里 收藏 3 94
导读:刚才看到有人发一个贴,说在深圳特区打工被联防敲诈的经历,这里很多人不相信,那我就告诉你我亲眼见到的.95年我在潮阳建筑工程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工地上干活,工地就在上步南路和滨河路交界处.有一次,我们几个工友正准备出去玩,有人喊了声,联防来了.由于是刚出门,我们几个马上跑了回来,联防要进工地,被我们工地守门的把大门一关,他们也只有干瞪眼了,刚好有一女孩子也经过那边,打扮不妖冶但也不俗气,应该还是白领.本来联防还没打算抓她的,她看见我们跑,她也跟着跑,一个联防队员气正没地方出呢,追上去对着她后脑勺就是一警棍,那女孩

刚才看到有人发一个贴,说在深圳特区打工被联防敲诈的经历,这里很多人不相信,那我就告诉你我亲眼见到的.95年我在潮阳建筑工程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工地上干活,工地就在上步南路和滨河路交界处.有一次,我们几个工友正准备出去玩,有人喊了声,联防来了.由于是刚出门,我们几个马上跑了回来,联防要进工地,被我们工地守门的把大门一关,他们也只有干瞪眼了,刚好有一女孩子也经过那边,打扮不妖冶但也不俗气,应该还是白领.本来联防还没打算抓她的,她看见我们跑,她也跟着跑,一个联防队员气正没地方出呢,追上去对着她后脑勺就是一警棍,那女孩子立马就昏倒在那里了,几个联防队员看都没看扬长而去.那女孩子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挣扎起来,满脸是血很凄惨踉踉跄跄走远了.有工友要出去帮她一下手,被老工人劝回了,就怕联防再回来.也不知道那女孩子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还有一次,我们又调到益田花园工地,对面就是益田新村.我们很喜欢到益田新村里面的一家叫民润市场的超市购物,那里价钱很公道,环境也很整洁,比我们工地里面的光卖水货的小店好多了.我两个工友刚从民润市场出来就遇上联防查证件,益田新村几个出口全部有保安把守,当时就有两个保安冲他们来了,他们当时急中生智,立马跑回了民润市场,联防也追了过来.但民润市场也有请保安,把他们给拦住了.联防只好悻悻而回了,后来我那两工友又打电话给工地上,工地直接派了一辆车停在超市门口把他们给接回来了.以后工友们购物就只认民润市场了.

下半年我们公司在下梅林又拿到一工程,我就调到了梅林工地.我哥也在同一公司不过他工地还是在益田花园.有一天他休息,就请了假到梅林来找我们老乡玩.那时从益田村到梅林没公交车,转车很麻烦的.所以一般都是走路.从益田村到梅林必须要经过梅林立交的,结果我哥经过时还是被躲在立交桥洞的联防抓了,当时他机会太不好了.一到派出所,收容所来接人的车就到了,结果直接就被送到了银湖收容站.关了一星期我们拿了九百元赎了回来.出来时眼窝好深的,还好年轻人嘛,半个月就恢复了.

另外还说点题外话.那时工作的单位全名称是汕头市潮阳建筑工程公司深圳市分司,其实也是一黑心单位.年初招工时许诺给我们在去年工资基础上再涨30%,不过要干到年底才能拿到.当时在阳光大酒店对面的深华大厦地下室工程也是我们公司施工的.到2005年底结算工人工资时,老板说还是按去年一样结算,工人们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我们公司几个工地的三千多工人一致同意在阳光大酒店门前示威,因为那里是深圳特区的中心地带影响大嘛.我们拿着铁锨木棍什么的一上街就把过路车拦下了.那些司机也听话,后来看我们没恶意,好多都停在那里看热闹.不一会儿附近几条街都堵塞了,记者也来了,对着我们就是一通猛拍.情况立即上报到了市政府.听说境外媒体也来了.后来市公安局出动了全副武装的防暴队,清一色的一米八以上的大个子.但没对我们动粗,深圳市市政府立即责成劳动局找到我们总公司的人下了最后通牒,一小时内无条件满足工人要求.其实工人要求很简单,照年初招工时的承诺结算就行了.当时总公司账上没这么多钱,市政府立即责成银行先行给公司借了80W解了燃眉之急,在工人们的欢呼声中,交通也顺畅了.

虽然当时来了很多记者,但第二天报纸却什么也没报.

由于这件事的主要组织者各积极参与者大部都是我们湖北孝昌,广水人,第二年公司招工时明文规定不要湖北人,但最后还是执行不了,因为湖北泥水工的施工进度是最快的.人数又占了多数,不要湖北人一下子也招不到那么多人.

后来我在深圳特区报上看到一篇吹捧深圳市劳动局的报道,对这件事的处理被大幅渲染成了他们劳动局的一大政绩.

可能有许多深圳朋友说我抹黑特区形象,但我在这里负责任地说,果本人有说半句假话,不得好死.

感谢孙志刚,正是他的死使千百万打工族摆脱了收容所这个可怕的恶梦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