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六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下) 4 首战(上)

天边的月 收藏 0 10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六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下) 4 首战(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4 首战(上)

五月初五,正是一年一度的端午佳节。以往潭州城内,但凡有些积蓄的人家,都要拿出积攒了多日的铜钱,市买香糖果子、白团、紫苏、菖蒲等物供养起来,以驱魔避邪讨下半年的吉利。体面的人家还要朝寺庙、施粥场、求灵符,再把香艾缚成天师的模样悬挂在门楣上,配上“五月五日天中节,赤口白舌尽消灭”的对联子,才算是真正的获得神仙保佑,功德圆满了。如今的潭州虽然寥落之至,百年的习俗却仍然有着强大的惯性。久历战火的百姓们不能尽复往日的喜庆奢华,却也会苦中作乐,家家户户就把那碧绿的杨柳枝插在大门口:贪心的自是一心一意的祈祷着人间天国能够早日降临,退而求其次的希望能够保全性命于乱世,最最绝望的也盼着岳飞杨么无论谁胜谁负,这事情早日有个了局。

岳飞为了这个盛大的节日,也没少精心准备。这日一大早,岳飞便起身拜过了屈原的画影,心里默颂一番:“屈子英灵不泯,护持飞旗开得胜,勘此大乱。”随即传命王敏求击鼓升帐。

听得鼓响,李益大声道:“娘的,这些日子弟兄们闲的心上都长草了,官人可要带个好消息回来,也让自家们打打牙祭。”

岳云边披挂,边切了一声:“你个野蛮人,成天就想着上阵厮杀,全不懂安荣富贵的好处。”李益察言观色的将嘴巴凑到岳云耳边:“赢官人就不怕这话传到相公的耳朵中,到时候又着实一顿竹笋爆肉片……”

岳云啐了李益一口:“就你饶舌,小心我先把你军法从事了。”

“不敢,不敢,自家最是小心谨慎。”

“便宜占到本官人身上,好好仔细你那一身的细皮嫩肉吧。”岳云甩帘出帐,身后传来李益的大笑。


一通鼓毕,诸将自王贵以下包括任士安等,齐集于岳飞的临时制置司衙内。

岳飞先吩咐任士安:“任太尉,你可与陈、李二统领会同黄佐一军,先去永安寨挑战贼军,务要破敌抓获贼首,到时自有重赏。”

站在队列中垂首偷闲的任士安,万万想不到会获如此殊荣,吃惊的望着岳飞,一时间竟连回话也忘记了。

“任太尉?”

任士安舔舔嘴唇,有了无数的前车之鉴,他不敢公然抗命:“下官得相公重用,敢不尽心竭力。然而本军能战之士仅仅三千,算上黄佐一部堪用之兵,也不过区区六千余人,对付杨么等数万精兵,万一不利,切恐有损相公兵威。”

“不然,贼寇利水战,官军利陆战,太尉兵虽少,断能取胜。”

任士安求助的凄婉眼神一一扫过王贵、张宪诸将,却见诸人个个低头不语。事已至此,虽然岳飞煞是威严,为了身家性命,任士安不得不分辩道:“众寡悬殊,还望相公深思。”

“军令如山,教你出战,你便须出战,就是前面刀山火海,一般要跳下去,殒命亦不足惜。如今推三阻四,是对王四厢之故态复萌!任士安,你且抬头,看看屏风上写的是什么?”岳飞厉声呵斥道。

任士安念过几年书,斗大的字识得个一驴车,何况屏风上的字迹端端正正一丝不苟。他认得乃是李纲制订的军律二十一条。这白纸黑字的第一条便是申明阶级之法,下级对上级只有绝对服从的份儿,违主将一时之令者,斩立决。话是这么说,可别的大将――就算是李纲也不会真的动用军法,是以不服将令之事屡见不鲜。任士安向来只把这二十一条当作放屁。但是此时从岳飞口中说出,有强令李遇招安的事情在先,严行训练的事情在后,任士安却不敢不当真,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下官罪该万死,相公饶过下官一条贱命,日后再也不敢冒犯虎威。”本来还欲痛哭流涕哀求岳飞,又想岳飞是最厌烦下属惺惺作态的,任士安硬生生顿住了嚎出半截的哭声,木着脸等待惩罚,而他手下的王俊诸人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任太尉在本官面前尚是初犯,斩立决确是太重。”岳飞微笑着,对王俊等人惊惧的表情相当满意:“可推出鞭打一百,然后出兵。”

“谢相公恩典。”任士安此时方才觉出冷汗已经濡湿了贴身绸衣。

“下官愿与岳机宜同去监督任太尉的刑责。”于鹏出列拱手,顺带向岳云使个眼色。岳云极是优雅的微微一躬。


两人得到岳飞的首肯,便步出衙门,来到被五花大绑的任士安身边。

“于干办,大衙内……”任士安不意迎来两位军中重要人物,“自家……”欲言又止,“救我”两个字只在舌尖上转来转去,始终不敢吐露出来。

“恭喜任太尉,贺喜任太尉。”于鹏躬身一揖。

“喜?……?”于鹏的举动太过骇人听闻,任士安一时反应不过来。

“正是,相公打哪个便是关切哪个,便是要提拔哪个的意思。”听了这话,任士安的嘴巴即刻张做了O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于鹏不作一声。

“任太尉不信,不妨问大衙内。”于鹏敛容指向岳云。

岳云故作叹息:“下官不才,曾违反相公军纪,被相公赏赐了二十脊杖,至今伤痕尤存。”

“任太尉可知适才所言非虚了吧?”于鹏压低声音,“这便是为大将者不免以赏罚示人的用意。任太尉乃是湖南安抚司军中的中坚,岳相公方才是借着惩戒太尉来敲山震虎的。这顿鞭子立显太尉在相公心中的地位不同他将,自然该大大的恭喜贺喜一番。”

“啊……这,相公恩典,恩典……下官不知如何报效。”任士安尤是张口结舌,依旧没有从巨大的心理冲击中恢复过来。

“太尉只需尽力作战。”于鹏拍着任士安的肩膀:“任太尉放心,你这条大好的性命万万不会丢到洞庭湖中。你只想,缓急之际,岳相公岂能坐视不救?可若是惜命避敌,”于鹏口气一转,冷笑一声:“只怕到时却是没有哪个能救得太尉。”

岳云趁着于鹏和任士安叙话,自己折了一根杨柳枝,递给行刑的士兵。

“任太尉是本地人,自然知道这杨柳枝是驱除晦气的佳物。”岳云安慰道:“下官在这里预祝太尉马到成功。”

那兵士自然会意,拿起杨柳枝装模作样的抽了百下,倒有大半打在柱子上,小半替任士安驱了蚊子。

“罪官定当拼死作战以谢相公。”任士安适时的大叫起来,底气十足声闻方圆三里之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