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眼,不由又想起还未学会走路时就住过的老屋,屋里的人,屋里的物,楼下的小猫儿,对面那群鸽子。清楚地记得屋内的摆设,走上三楼左边是厨房,往右再上半楼是屋子,老人们一直舍不得开的冰箱,一张大床,一台缝纫机,两个小沙发,还有衣橱和柜子,以及一个大人们一直不肯让我上去怕我摔下来的小阁楼。


儿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和表姐在老屋里疯玩,乘大人们离开时偷偷搬来木板,放在门槛上当翘板玩,一边听着楼梯口的脚步声,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然后在一边窃笑。偶尔也调皮地点一根蜡烛,然后放上几张纸条,结果引来一顿大骂,万一烧起来怎么办。还记得以前和表姐偷偷出去玩,两个傻傻的小家伙有个油墩子吃就高兴得直乐。还有老屋附近的公园,趁着没人捞两条小鱼儿和几个小螺蛳回去养……


几年前,收到封信,由于某些原因一直没有打开,直到某天终于鬼使神差地打开,却发现一行字“XX是个怀旧的人,老屋已经掀顶了,也希望你去看看。”那时,老屋早已从上海的版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繁华喧闹的新天地广场。说实在的,我一直不能接受它取代我最爱的老屋。


又过了一年,去那附近吃饭过生日,看着熟悉的路名,看着眼前充满时代气息的广场,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回我的老屋,再也看不见楼下的小猫儿,看不见空中飞过的那群信鸽,还有某些人,再也找不回年幼的我。


风吹叶落,来年还会再长,却再不是同一片树叶了。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将在记忆中封存,随着灵魂的消散而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