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二节绝命猎杀

ddtt 收藏 5 14
导读: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二节绝命猎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小姐,您的婆母来了。”管家说完就闪到房间外边,房间内的一个保姆正哄小孩睡觉,老太太走到孙子旁边看了看,高兴的不得了,小兰让保姆把孩子带回孩子的房间以后就剩她们俩了,小兰很很礼貌的打算从床上起来给老太太行礼,老太太急忙上前制止,“快躺好,你要多注意休息,不用起来了。”

“婆婆,他还没来信?”小兰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张学义,自己有人照顾,父母有人照顾,孩子有专职保姆,所以别人不用她操心。

“是呀,张学良从北京总往过打电话向我说他的事,二月时候他受点皮外伤被东洋人抓住了,幸亏他伯父张景惠出面保他才没事,三月份小六子打来电话,哭着跟我说我儿子当汉奸了,我不信,他让我看满洲开国庆典的新闻照片。”

“那他真当汉奸了?”小兰着急的睁大眼睛问。

“当然不会真当汉奸,他三月中旬跟马占山回齐齐哈尔,没几天就失踪了,东洋人说派他招降老上司冯占海后来就又跟鬼子打起来了,最近张学良说他脱离冯占海自己占山头单独跟东洋人打仗,还说他收到东北军的电报从不回复,所以就联系不上了。”老太太把最近的事说了一遍,小兰的心还是悬着,没消息甚至比坏消息更可怕。

小兰着急的都快哭了,老太太安慰她说:“现在他彻底跟东洋人翻脸,张学良还问我需要保镖不,我说他的跟班都在我身边不用担心,他又提醒我让我注意你的安全,学良说要派人暗中保护我家和你家这里,总之你出门要注意安全,东洋人可坏呢。”

“这个我倒不担心,我真希望他早点能回来,日本鬼子把东北全占了,中央不出兵他一个人要打的那天才是个头呢。”小兰说完了无精打彩的叹着气。

“他这个性格可没向了我们家,因为他在老帅身边呆的太久,固执起来谁都劝不住,他认定的事儿肯定不轻易放弃,我想他栽个跟头就好点了,他自不上学以后一直带兵瞎跑,而且运气太好,他又年轻,免不了志大才疏,多碰几次墙就好多了,你也别太着急,他大哥学良正想办法找他呢。”老太太看这个孩子实在是命不好,生孩子时候丈夫不在身边,也没人照顾,不如自己留下照顾她好了,怎么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儿子对不起人家自己能做点啥就做点啥吧,“按照我们家乡的规矩,儿媳妇生完孩子是要由婆婆照顾的,他不在我就留下照顾你,我给你做大补菜吃。”

“谢谢婆婆,这里有厨师,您不用亲自下手,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可以。”小兰现在很想单独去东北寻找他,然后把他带回来,可现在自己只能躺着,为了生这个孩子连上学都耽误了。


扔下一家的事儿张学义不回去,连大哥发来的电报他也不回,他看看收完电报的戚贵,戚贵说:“你那个大哥对你真够意思,连发好多个电报给你,我看着都有些感动了。”

“你感动个屁,他爹死了以后他差点把我给气死,我跟他没关系,就是我们打不过鬼子退进关内我也不投奔他,谁他娘的揍过张学良我就给谁跟班。”在张学义心里张学良还不如马占山和冯占海可爱,还不如土匪出身的爱国军人宫长海找人喜欢。

“那如果兵败你去投奔谁?”张汉杰问了一个十分关心的问题,因为自立在关外可以进关谁允许呢?大大小小的军阀那么多,进谁的地盘就必须依附于谁,否则补给就解决不了。

“败了我们化整为零打游击,江西的红军支撑了五年不是越战越强?”戚贵是个赞成搞游击战的,他为失败已经早做好思想准备了,他才不进关呢。

“我败了如果不能把队伍拉到苏联休整我就向西到绥远去,因为傅作义在九一八前到西边当这个省的主席去了,我投靠他去行不行,二七年诼州之战傅作义死守住诼州,张学良最后也没攻克这个诼州,我投靠人必须有个前提,我可不是有奶就是娘,必须是这个人正直起码不贪污腐败,第二就是要比张小六子强,我不跟小六子干就因为他熊。”张学义现在的目的很明显,如果在东北抗日失败要么向西投奔布衣将军傅作义,要么向东向北投奔苏联,反正苏日之间有矛盾,苏联不会坐看鬼子称霸亚洲,肯定会有所作为。

“你们整天说什么呢,快吃晚饭吧。”金玉做好饭端到团部里,他们几个就有什么吃什么,抗日就是受苦玩命,想活的好别来这里。


尾野坐上火车本来可以在五月的头几天抵达哈尔滨,但是部队在开进的路上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又变了,冯占海部不老实的蹲在宾县休整,忽然向南窜犯,大有切断哈尔滨和长春之间的铁路交通的意图,所以火车连哈尔滨都没进直接在榆树以西一百多里的地方下了车,继续接受第十四师团的指挥协助围剿冯占海。

可冯占海是很狡猾的,他东打一下西打一下有时候忽然窜到哈尔滨、双城一带活动,第十四师团的两个联队不得不多路分兵,以大队为单位加强给骑兵炮兵等进行四面拉网式的围剿,战斗一直打的不顺利,冯占海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击毙一千名日军,在前线的日军非常没面子,就像玩捉迷藏一样被冯占海耍弄,战斗不是很激烈就是成了行军竞赛。

战斗一爆发冯占海部就可能随时溜走,所以日军没消灭他多少人被他拖的筋疲力尽无力追缴,在六月中旬战斗逐渐减少双方相持在黑龙江和吉林交界的地方。

尾野图仗没捞到,部队还十分疲惫,所以他请示上级以后继续向东围剿‘叛徒’ 张学义,他根据准确的航空侦察情报找到了驻扎在大青山的张学义,随后率领五个小队组成的四百多人的部队迅速抵达大青山附近。


尾野的搜索侦察队在大青山下摆开阵势,火炮架起来,尾野站在山下的开阔地上,举着望远镜看着长满树木的山峰,在东北的山基本没多少光秃的,大多数都有树而且 十分茂盛,这也是容易隐藏抵抗分子的。尾野扎下营来,又是看侦察照片又是看地图,反复研究起地形来,他发现正面上山有条路,就派白川带着几个步兵班上去侦察。

几十个日本兵把背包放在营地内,只带武器和水壶轻装开始顺着弯曲的上山小路开始爬山,山路不是很难走,不过白川感觉戴着大盖帽实在太热了,为了维护军人形象他没摘掉帽子,他端着步枪一步一步的开始爬山,人往山上走的时候恨不能光身子往山上,身上的每一件多余的东西似乎都成了一只强有力的手抓着你的脚脖子。

鬼子的陆军训练十分残酷,所以体能相当棒,他没用多少时间就爬到一个小山头,但是这个小小的山头无立足之地,根本不适合做阵地,所以这里没有敌人,白川看爬上来了拿过信号旗向山下的尾野中队长打旗语,告诉他这里一切正常十分安全。

白川刚把信号旗帜交给身边的士兵打算继续顺山路往上走,山顶上的一群久战之兵就盯上他们了,张武非是个新提拔的军官,要想在新兵里立威就必须露一手,八百米外的鬼子正好是他立威的靶子,一群连排班长站在他身边,张武非指着山腰上的一群鬼子:“看到了没,就这个距离我可以干死们中的一个。”

“是么,营长你没吹牛吧?”手下军官开始议论。

“在绿林里混,第一胆儿要大,二要管儿直,管儿不直不行,手枪打的再好能够的着么,武功强能顶用?你们不信我就亮家伙干他。”张武非说完伸手拿过自己缴获的一支三八式步枪,他拿出汽油打火机烤了烤准星,他知道准星的虚光和反光都影响精度,他打开标尺调整好距离,凭他玩枪几十年的经验打这个距离不算难,他也是跟着冯占海打过大仗的。

山头上经过伪装的战壕内,一群人趴在战壕边上看一个人打,张武非端起枪瞄准山下一群鬼子中比较醒目的一个,他发现鬼子队列里有个腰上插信号旗的,就打这个吧,大家伙都看的清楚点,打个普通步兵大家根本难以看仔细了,“我打带信号旗的那个看好了。”他拉枪栓把子弹顶上膛,准星缺口和鬼子兵的身体连成一线的时候,张武非扣动扳机,三八大盖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一发子弹挂着风飞向鬼子信号兵,子弹照面门就打了进去。


一群鬼子正顺一段比较平缓的山坡走呢,忽然听远处传来一声枪响,长期使用三八枪的鬼子都听得清楚这种熟悉的枪声,大家抬头往山上看的工夫旁边立即摔到一个人,白川站在原地根本不躲,因为他打了几次仗知道中国人不可能这么远开枪,听枪声至少有七八百米的距离,三八枪口径小,开火时候没明显的烟火,打一枪枪口没烟没火,而且小口径步枪枪声非常小,特别适合偷袭人,但是他不担心安全,以他对中国军队的了解他认为中国不可能有能打这么准的军人,他想这次可能遇到喜欢打猎的土匪。

枪响之后一名鬼子兵倒在地上,随队的卫生兵蹲下一看卫生兵根本没做任何抢救动作,被枪击的战友当场死亡,面部中弹子弹留在脑袋里,根本没救治的机会,白川看看其他人大声喊:“有敌人,隐蔽。”三十几个步兵机枪兵马上就地卧倒。

山头上的义勇军哈哈大笑,那些对新任长官有怀疑的人基本全部不说话,尤其是警卫连的兵,这个连是本团最能打的,就因为战斗经验足所以团长把警卫连侦察连放在一线,二线是两个新兵营。张武非露了一手,把二营的军官以及警卫连的人全镇住,大家对长官的能力十分佩服没话可说,在老兵里当军官没几下子不行。

鬼子兵全部卧倒以后白川曹长大概看了看正面的小山头,他受了突然的惊吓后还想,他们运气怎么这么好?自己只打中过六百米的敌人,他比自己还能耐,他给机枪组打了个手势,机枪组的兵架好歪把子轻机枪对着射来子弹的方向拼命扫射,几挺机枪很嚣张的叫了半天。

张武非、孙列臣等人全部蹲在战壕里毫发未损,机枪子弹挂着风从战壕上边飞过去,机枪停了以后孙列臣拿着一支毛瑟步枪抬头看看外边,鬼子的机枪手都站起来了,似乎要继续向山顶走,他端枪瞄准一个端着机枪的家伙,心说话让你嚣张,我一枪就要你的命,机枪手站在山坡上张望着,“啪”的一声又是冷枪,吓的鬼子兵集体隐蔽,可机枪手仰面摔倒在地,白川立即就意识到可能遇到对手了,看来侦察需要停下来,他急忙派传令兵回去报告中队长。


侦察没任何结果,尾野中队长立即收兵回营,他已经知道是那个山头有敌人,命令炮兵对目标进行零星炮击,因为山上的敌人没炮,或许他们害怕大炮,这样可以削弱他们的抵抗意志。日本陆军是惟意志论主义者,他们坚信只要士兵的战斗意志比敌人强就能赢,另外大白天攻打山头不符合日本陆军的习惯,从很早以前日本陆军就习惯在黎明发动攻击,利用后半夜的天黑掩护行军,在天没亮时候打响,敌人那会睡的最香,最容易突破敌人的防线。

白川带着阵亡士兵的尸体回到山下,简单的把阵亡者掩埋,他们继续盘踞在山下。

“小鬼子被打回去了?太软蛋了吧,这跟他们以前可不一样。”戚贵也在一线,看着鬼子退却下去心里很是高兴,虽然没杀几个鬼子但是远距离的狙击肯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散了散了,都聚集的一堆干啥,没看到山下有炮么,不怕让一锅端那?”张学义把阵地上的人赶散了,山下的75毫米山炮开始发威,四门炮连续向山顶发射几十枚炮弹,把几段战壕炸的坍塌下来。

炮声一响阵地上的官兵纷纷隐蔽,张学义钻进单兵掩体后心里这个骂,他知道鬼子炮火厉害,但是为检验一下部队还必须展开正面阵地战,要是部队全有马自己才不死守这里,早跟他玩运动战了,自己最喜欢打击行军宿营状态的鬼子,而不是打建立好阵地的鬼子。

“轰——轰”山下的火炮连续的响起来,鬼子只是进行试射,各炮都在调整,尽量把炮弹倾泻在面积很小的山头上,敌人怎么选了这个个小山头守着,连鬼子的炮兵小队长也不明白。

“下次没我命令谁也不许打,你们暴露我的作战意图了,全给我进掩体隐蔽,不许在跟鬼子交火,要放近了打,让他么知道我们在后一个山头布防才行,等敌人从这个小山头旁边的山路过的时候我们再打,正好主阵地上的自己人也可以向他们进攻。”张学义借助大炮轰击的间隔把自己的作战意图讲给部下,要是不说给他们不知道他们又怎么样瞎折腾。

小山头的环形阵地上的正面可以俯瞰山下,右侧就是没有多少遮蔽物的山路,鬼子要攻打二营三营的阵地,要先从正面走到小山前然后向东转弯绕过小山继续往南走才能进山,但是鬼子一旦绕过小山头那主阵地和侧阵地可以一起向狭窄弯曲的山路上的鬼子开火,山顶有树木掩护山路上也只有杂草可以隐蔽,绕过小山头的山路东侧下边是深不见底的山涧,鬼子除强攻这个小山头然后平安走过这段山路外别无他策。

张学义之所以带一群训练了三个月的新兵来这里就是要以逸待劳的打鬼子,没有长途奔袭的辛苦,没有机动作战后勤车队的拖累,坐在险关等敌人上门来打,大家可以向打兔子一样向狭窄山路上的鬼子开枪。他这么部署是周密计划好的,而尾野贸然到山下准备攻山是被上级强派的。

鬼子作战受上级限制,下边只能机械的执行,如果按照真正的作战策略来说,围住孤山比攻打它要节省资源,山上没粮食,张学义一个团吃什么?好几百号人每天要开饭,如果等他们粮食用完等他们自己下山到平地,那自己多好打?围住他们饿死他们也行,攻击他们的征粮队也可以,但是这办法虽然好不能用。

关东军对张学义极力拉拢,那是没少花钱的,金钱、官位、女人、别墅、汽车,什么都给了他但是他居然背叛皇军,关东军司令部的主官以及参谋以及特务机关能不生气么,浪费这么多资源万一军部调查起来问你们拿那么多钱做啥了?怎么交代,难道要跟军部说我们打水漂玩了,那还不把你撤职查办那?所以要尽快抓住这个叛徒,本庄司令官可以暂时不打冯占海但是绝对不放过张学义,不抓住他或者拿着他的脑袋自己是难以交代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