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流沙

文浮生若茶


暮春,在纤纤的微风中,含着最后一抹残阳,依依不舍地隐去了依稀娉婷的身影,在绿意朦胧的沉醉中,薄夏披一袭轻盈的纱裙,款款走来。


站在岁月的河口,凝眸时光的溪流,赤足踩在细软的沙滩上,感觉有些冰凉。俯身,抓一捧洁净的柔沙,轻轻并拢手指,细数那闪烁晶莹的颗粒,竟然读出了许多沧桑。


低头沉思,流水的潺潺声依然清脆,却不见那拣贝壳的小姑娘。轻挽如绸的黑发,让裙裾漫过堤岸垂柳的婆娑,风吹拂的时候,远处传来牧童的歌唱。抚摩茸茸的茅草的时候,凝视嫩绿的苞尖和粗壮的节节根茎,不知道上边可曾遗留孩童纯真的嬉笑?也许,叶片上的沙粒,是往昔的陈年印痕。明眸红唇,飘逸的是无忧无虑的柳哨。


拘一捧清澈的溪水,却望见祖爷爷苍老的容颜里笑颜如花。那飘动的银须,承载了几多艰辛和豁达啊。背上的竹篓里盛着地主的名分,而视线触及的地方,却充满了阳光。去了,随着时光的流转,悄没声息地隐在了荒草淹没的年代,名不见经传的时候,却镌刻在了波光潋滟的溪流中。


许多年后,很多事情都成了过眼云烟,惟独那和蔼的问候和亲切的叮嘱却时时闪现。“千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也许祖爷爷欣赏的是读书人的那种沉静和灵秀之气。在那个浮躁喧嚣的年代,还有谁能那样沉下心来认真读书呢?


把自己湮没在故纸堆里的时候,感觉不到世界的变化。五月的芬芳,幽香如梦。婷婷袅袅的风吹开心灵之门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贻误了整个春天的绚丽。远望柳荫如帘的帷幕,感觉疏忽了整个季节。苍茫暮色中,看夕阳西下,山坳里有炊烟弥漫。荷锄的人儿悠闲环顾四野、徜徉恣意的时候,可否知道那茅舍里有焦灼期盼的目光?也许,等待已经成了习惯,而被迎接却也成了平常。一切,都在自然的闲适或倦怠里达成了默契。


细数岁月的流沙的时候,忽然发觉已经不能等待。行走路上,同行之人能有几个?谁又能始终如一?因为怕分手,所以不牵手。在时光的人行道上,不管悠闲漫步也好,还是驱车急驰,都自由随意。曾经搭过车、也曾带过人,但都是顺路。车停下的时候,了无牵挂和遗憾。夏季的风,让人感觉轻松。


感动过垂柳的妙曼缱绻,留恋过榴花的似火热情,一个季节的热望,让手心沾染片片玫红,让眉梢满含醉意。望不到边际的时候,曾经把栏杆拍遍,灯火阑珊处,烟花漫天。抬头微笑、低头沉思,不过瞬间的绚烂。起风了,是谁唤回思绪,递来厚实的衣裳?披于肩,感觉温暖。


很小的时候,曾经玩过流沙画,细软的流沙夹在玻璃中,随着观赏者的上下转动把玩,画面也发生着奇异的变化,或绚丽、或朦胧、或疏远淡泊、或轻悄宁静。看那清丽壮观、线条逶迤的画卷,感觉到造物主的神奇和人性的灵秀。也许,当时只的好奇的把玩,那种纯净的心境抒写着人生优美的意境。当时没有感觉到深刻的蕴涵,只是若干年后,经历了一些世道沧桑和人情炎凉,才忽然发觉人生如流沙。


生性淡泊,也许是天然。不想让一些情绪成为负累,总喜欢忙里偷闲地把自己放在一个安然舒适的环境之中。给我一个快乐的理由,让我不辜负上天赐予我的一切机缘。对镜梳妆的时候,从不考虑身外的事情。一份悄然的愉悦,就在长发飘飘的明眸里,袅袅弥散。


偶然打开沉寂的闸门,逸出的陈年旧事,竟然感觉有些物是人非。听着那曾经惊魂动魄的曲子,一串串的铃声依然清脆,只是找不到了激动的理由。也许,真的过了心跳的季节。夏季,河水清澈、流沙细软,沙滩上虽然偶有脚印,但也只是浅浅。一不留神的时候,那印恨也早被波浪冲刷得没有一丝痕迹。


忽然忆起在海边沙滩上和女儿一起挖沙坑时的激动情景。浪花翻卷处,淹没脚腕,那一沙坑的激动也在人们的惊呼与尖叫声中抹平了,如洗。假如再次去见大海,能否还有当初的亢奋与惊奇?所以,见过一次海,也就足够,除非我是海里的精灵,能经年在海的怀抱里默读海的内涵,可惜,我是山的女儿。读不懂的时候,那就留下初识的绮丽与新奇吧。别让浊浪玷污了美好的画卷。风景,是自然的雕饰,也是心灵的镌刻。心有灵犀的时候,那该是最美丽的风景。可惜,只能一瞬。


伸开手指的时候,发觉有流沙漏下。急忙抓紧,却发觉所剩无几。随手把流沙抛洒,如雨的沙线飘动的时候,景色竟然那么旖旎。流畅,却原来这般简易。躺在岸边的柔软沙滩上,倾听着流沙细碎的声音,仰望蓝天白云,感觉惬意。伸手扯下一枝柳条,胡乱地在沙地上涂鸦,在哗哗的水声里,感觉自己也成了生命里的一粒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