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三十三章 起义(五)

找爱的人 收藏 4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武其雄和许崇生分主客分别坐下后,两人便开始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如同高手过着一般,前期的试探、摸底程序是不可或缺的环节。等魏拳将茶水点心摆好后,就见武其雄看了看魏拳,然后朝他挥了挥手很平和的说到:“魏拳,你去外面看着啊,不管是谁来见我说我一概不见。如果对方强冲,你可以使用你认为合适的方式。”

听到此,魏拳没有走,见魏拳还在那里,武其雄看了看魏拳一眼,这时就听见魏拳疑惑的问到:“如果是司令的两位弟弟,或者是日本人来了,不知道属下该如何处理?”

听到此,武其雄想了下,然后略现不耐烦的说到:“都一样,就说我已经睡下了。让他们有什么事情明天办公室再说。好了,你下去吧。”这时魏拳答应着离开了会客厅。

见魏拳下去了,武其雄端起了茶杯略微泯了口说到:“听说许处长这次是为东家来收债的,不知道你东家是谁?谁又欠了他东家的债啊,是否需要武某人帮忙啊?如果有需要我武某人帮忙的地方,许处长尽管开口便是。”

许崇生一听,便知道这场决定齐齐哈尔命运的谈话已经拉开了序幕。从武其雄主动把话点穿来看,对手显然比自己更看重这场谈判的结果,既然主动权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自己就应该充分运用好这个主动权。

想到这里,许崇生反而不急不忙的端起了茶碗,在轻轻的品了几口后,便答非所问的回答到:“好茶啊。如果我感觉不错,这应该是武夷山的云雾吧。”听到许崇生这词不达意的回答,武其雄顿了下,他知道自己刚才把话给点穿,让对方产生了一些错误的感觉,看来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于是也慢慢的回答到:“看不出来啊,许先生在品茶上还有一定的造诣啊,许先生所言不差,这正是武夷山的云雾茶。在这里可是很难得喝到的哦。”

许崇生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品着碗中之茶。心里在思考着下步该如何应对,见许崇生不说话,武其雄也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手竟然是一个这么样的人。此时他感觉是:在这里他似乎是客人,而许崇生却成了主人啊,想到此不仅摇了摇头,在心里暗暗感叹到: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一个小小的上校就有如此能量,想你刘兴也必定是一不同凡响之人。想我中华,如果能早有这样的人物出现,何至于出现今日之局面啊。但是自己不能就这么认输,不然以后就会被动了。



想到这里,武其雄突然站了起来说到:“看来许先生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似乎并无心和我交谈,那我就只有改日再来讨教了。”见武其雄要走,许崇生反而有些急了,他知道如果今天如果没有取得一些收获的话,那么以后再要谈,不论是从时间上,还是从其他方面考虑,自己都将处于一个相对被动的局面。哎~~~~~~~,现在不得不服气啊,姜还是老的辣。看来自己到底还是嫩了点啊,谈话的火候没有掌握的好,这下主动权就完全到人家手里了。也罢,只要能促成武其雄起义,就算是自己磕头下跪,也值得啊。

想到这里,许崇生也跟着站了起来,然后微微一笑说到:“武司令就这么走了,难道不觉得遗憾吗?估计武司令如果就这样走了,晚上一定会失眠的啊。”

听到许崇生这么说,武其雄将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然后略微叹气,不无感伤的说到:“失眠就失眠吧,既然许处长不肯赐教,那我也就只好带着疑惑回去了。”说罢,又准备抬腿离开会客厅,这时许崇生可真急了,立即一个疾步走向前,一伸手将武其雄给拦住了。

然后鞠躬说到:“请司令见谅,刚才是我的不是,还请司令多多原谅。既然司令问起,在下一定如实相告,只是想把问题说清楚,还真需要点时间,所以鄙人想请司令坐下,容我慢慢到来。”见到此,武其雄知道自己又掌握了主动权,便不再计较了,于是又走回了外间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见武其雄又重新坐了下来,许崇生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在喝了口水后,就听见许崇生慢慢的说到:“刚才武司令问我东家是谁?我想这点武司令心里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我就不再多费口舌了。只是有一点,我需要说的是,其实我真正的东家不是刘老板。”

听到这里武其雄愣住了,便好奇的问到:“那么请问许处长,你真正的东家不是刘老板,难道你不是复国军方面的人吗?你们复国军的总司令难道不是叫刘兴吗?”

待武其雄的话全部说完后,许崇生停了一小会然后慢慢的说到:“我是复国军方面的,我们复国军的司令也确实是刘兴司令。不过在我们这只部队看来,中国的真正东家应该是人民,中国应该是属于全中华民族的。而欠债之人我想以武司令的聪明就不必再说了。”说着,说着,许崇生的声音开始有些激动了。

听到这里,武其雄微微的停了下说到:“那不知道该人欠你们东家什么了?有什么需要武某帮忙的,许先生只管开口,武某人决不含糊。”听到这里,许崇生知道自己大功成已,但是他并没有点穿,而是继续说到:“那些家伙杀我亲人、占我国土、抢我财产、辱我姐妹,此等仇恨我辈不报,妄为人也。忙是肯定需要武司令帮的,就看武司令是否愿意帮啊?”

听到这里,武其雄没有说话,只是略微的喝了口水。在听过了许崇生的谚语后,眼泪则在不经意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想自己和兄弟三人从日本人的屠杀中逃了出来,为了复仇自己与兄弟两人一起参加了边防军,经历大小战事不下百起,为的就是为家人复仇,为父母报仇,为国家雪耻。可是现在呢?自己却成了日本人的走狗,虽然自己和兄弟三人没有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情,但是毕竟现在管的是几万人的部队,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不能说在自己部队中就都不会去祸害百姓啊,万一那天日本人跨了,那这帐不还是算在自己和兄弟们的头上了,别看现在这只部队人不多,但是人家心是齐的,而且在第一次反清剿战中,日本人居然连照面都没有打,其指挥官就死了,就冲这个本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学到手的。如今有这机会为国家雪耻,我武其雄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放着人不做,做狗、做人家的奴隶呢?

想到这里,武其雄站了起来,朝许崇生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见此动作,许崇生惊讶了,正准备表示的时候,就听见武其雄说到:“许老弟,什么也别说了,你来的意思我已经非常明白了,想当初为了我的那两个兄弟,我才不得已穿上了这身衣服,其实我早就想脱了,说吧,需要我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武其雄决无二话。”

许崇生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将手紧紧的握住了武其雄的手笑眯眯的说到:“行,那就让我们一起讨债,向日本讨债,我们一定要它血债血偿,以命抵命。”听许崇生这么说,武其雄摇了摇头,不无感叹的说到:“我现在要做的是还债,我欠人民的,欠国家的太多啊,我只有先还债,才有资格讨债啊。”

许崇生这时一本正经的说到:“不管怎么说,欠我们东西的都是一个债主,那就是日本人。这笔债他是一定要还的。”

正说着,门突然被撞开了,就见一个穿着日本少佐军服的军官闯了进来,对着武其雄:“武司令,哈尔滨急电,让你马上出兵进攻天云县,粮草于明天就会运到。”

听到此,武其雄看了下许崇生,然后不紧不慢的说到:“既然是明天会到,那就明天明天再说吧。我今天在办公室说了,粮草一天不到,我就一天不会出兵,我想板田少佐不会连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这个最简单的军事常识都忘记了吧。出兵事宜,我看还需从长计较啊。好了,我舅舅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明天去我办公室谈吧。来人,送客。”

听到武其雄的召唤,魏拳立即跑了进来,对着板田礼貌的说到:“板田先生,司令在这里招待舅舅,您还是先回去吧。”板田看了一下武其雄,又瞪了一眼魏拳,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房间。

见到此,许崇生紧张的问到:“这人是谁啊?看样子~~~~~~”听到许崇生的担心,武其雄淡淡的说到:“板田胜男,现在是齐齐哈尔城防司令部的日本顾问。在来之前,听说是在土肥原贤二手下做事的。”

听到这个名字,许崇生敏感的惊了下,然后一本正经的对武其雄说到:“司令,我觉得你最好现在就安排人对他实行监视,我如果估计不错的话,那家伙一定也是个搞情报的,顾问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外衣而已。”

听到这里,武其雄略微思考了下,便说到:“副官,去把我的两个兄弟请到这里来,就说我有要事商议。快点去吧。”副官在门外答应着走了。一袋烟的工夫,武其斌,武其勋分别出现在了许崇生和武其雄的面前,而魏拳则在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后,依然站在了外面。

不过与刚才不同的是,外面还增加了一些卫兵。四人分别落座后,武其雄将许崇生的身份告诉了两兄弟,并且嘱咐他们不要说出去,两兄弟正在诧异之时,就见哥哥武其雄说到:“其实早在天云防御战之初,我就开始注意复国军的情况了,特别是在解决第三清剿大队的作战中,根据日本人的情报,我以为你们是以武力将其打出去的。但是根据溃败下来的士兵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见到复国军的样子,就听见那晚司令部发生了爆炸,然后前锋就溃败了下来,我就知道中华复国有望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复国军那边派来的第一联络人魏拳出现了,在与他聊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进行起义了,只是因为有些事情我需要多考虑一下,再加上我也想看下领导这支队伍的到底是什么人,所以在当时我并没有急于答应你们。这才有了其斌城门接舅舅。大致的情况我已经说了,现在我决定了,准备进行起义,你们兄弟是什么意思?”

两兄弟顿时就愣了,搞了半天大哥早就和复国军的人在联系了,见大哥这么坚决,两人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一起站了起来,一本正经的说到:“全听大哥的安排。”武其雄见到此满意笑了笑,然后转身对许崇生说到:“好了,从此你我兄弟三人跟着刘司令,为了全民族,我们一起去讨债去。”

听到此,两兄弟愣了,这那跟那啊,在许崇生的一番解释后,两兄弟明白了,只是默默的点头,并没有太多的言语。见到此情况,许崇生说到:“武司令,我们是不是规划下起义的事情。”

听到此,武其雄双手一抱拳说到:“全听许处长安排。”

两兄弟见到此,也跟着双手一抱拳说到:“愿听许先生的差遣。”在经过一番紧急磋商后,一个完整的起义行动方案出现在了四人的面前。

三天后,武其雄发出了起义的指令,两兄弟的部队开始在城内的各个要点加强了警戒,而所有的日本人和汉奸队都被看押了起来,在确认无遗漏后,武其雄对身边的魏拳说到:“去吧,给刘司令发电,就说齐齐哈尔城防军决定在今日起义,全体参加复国军。”魏拳答应着下去了,而武其雄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他知道接下来要走的路注定将是一条风雨坎坷路。但是为了人民、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再难的路他也必须走。

正如他以后所说的一样:“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那么我就一定要将其走到底。因为这是我选择的,我相信我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