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八)

HimalayaRange 收藏 0 2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9—8


贾迩冶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竟然说不出话来。尚风大喝一声,“老匹夫,吃我一刀。”尚风驱马向前,举起缴获的元兵弯刀。白秀才喝道,“疯子住手。老大和宝兄弟在此,疯子休得造次。”尚风没有砍杀老人,大声叫道,“气煞我也。”


“公子,老朽不会看错人,公子是个大善之人,求公子拯救我全族的性命。”老人满怀希望。


贾迩冶回过神来,气极而笑,“嘿嘿,老者,你走眼了。古书云越人披发纹面,重义气,轻生死,现在为何如此不堪。大哥,你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吗?”


“兄弟,我没有亲历过,但听闻过类似的事件。”


“大哥,别人如何处理?”


“从之,走之,杀之。”


“大哥你觉得如何处理为好?”


“可杀。”


贾迩冶沉默许久,最后长叹,“大哥,你知道我不会杀普通百姓的。大哥,我们走吧。”


一行人马缓缓穿行在人群中,贾迩冶直视前方,目无旁顾,对面三十余骑奔驰而来,是警卫排发现情况有点不对,急忙赶赴而来。一行人马出村刚到村庄北头,花儿忽然尖声惊呼,“宝爷,他们要杀死那个女人。”贾迩冶回头视之,见几个村民扛着一个大筐向河边走去,后面跟着全村村民。


“大哥,他们在干什么?”


“竹笼装人,沉水溺死。那受辱女人将死矣。”这是白秀才在接话。


“啊?”贾迩冶勒转马头,向竹笼奔去。贾迩冶拦在竹笼前面,用转轮手枪指着几个扛竹笼的村民,“放下竹笼,否则休怪我无情。”竹笼没有放下。贾迩冶抽出尚方宝剑,用剑身向一名村民抽去。竹笼放下了。


老人走上前来,“这位公子,我族之人将因你的手下所作所为而死,还不够吗?公子的好汉不肯牺牲救我族人,自去便罢,为何折辱我族人。这是侠义道所为吗?”老人语气悲愤,大有视死如归,蔑视贾迩冶之意。


“老者,此女是受害者,为何要溺死此女?”贾迩冶语气冰凉,隐隐暗藏杀气。


“此女失去贞洁,玷污祖宗神位,此女不死,全族之人不敢见祖,无颜现世。”


“老者,你无权杀人。”贾迩冶仍然寄希望于讲道理。


“祖宗家法、三贞九烈皆曰失贞妇人当死。”


“嘿,什么祖宗家法、三贞九烈,都是狗屁。”贾迩冶火大了,“陆排长,救下女子,我们走。”


老人拦住贾迩冶马头,“这位公子,你不是善人,你救一当死妇人,不肯牺牲两人救全村无辜。你就杀死老朽吧。”


贾迩冶笑了,“确实是腐朽不堪。老者,你真的不惧死吗?”


“不惧,反正全族之人都要死了,老朽先死一步又有何妨。”


“民之敬者,善也,恶也。”白秀才点拨贾迩冶了。


贾迩冶闻言一震,“老者,我不走了,我答应你救你族人的性命。”


老人沉默良久,扑嗵一声跪了下来,“公子大义大善,我族之人世世代代供奉公子香火,尊敬公子为我族之神。”


贾迩冶大笑,“老者,我救你族人,但是你不可救药。还有,此女的丈夫身强力壮,眼见妻子惨遭凌辱却只会跪地磕头,也不可救药。你二人的命运须由我来决定,这是我救你族人的条件,你可答应?”


“任凭公子发落。”老人还当真不畏死啊。


“今天你得杀猪宰羊,好好招待我和我的弟兄。”


“理当如此。”老人也不吝啬。


贾迩冶的人马和村人回到村庄,战士们封锁了村庄,一匹快马向开化方向疾驰而去。尚风和鲁和尚将两名元兵尸体埋在村子中央,说是永远都被村人践踏。村人家家户户都在煮肉烧饭,贾迩冶要求除了耕牛,杀尽全村的家禽家畜,以此换得全村之人的活命。老人对还能保全耕牛,不由地心里更加感激。白秀才让那女子的丈夫拿把元兵的弯刀劈他,不劈就打那男子。贾迩冶和杨无过在堂屋饮米酒吃肉,花儿吃了些东西就进里屋照顾那个女子去了。


上半夜,戴钟率领警卫营和两个特战排来到村庄。老人傻了,要求见贾迩冶,被雷暴堵在门外。天亮不久,萧德江率领一个特战连、一个警卫排和三百余刚学会骑马的新兵来到村庄,徽州只有一个特战排了。休息,吃饭,在农田里牧马,这是执行命令。全村人都战战兢兢,家家户户都无啼儿。


午后,部队离开了村庄,目的地是八里之外的常山县城。上午一小队元兵出城来看看这里出了什么事,被警戒部队收拾的干干净净。现在城墙上站满了元兵,城门紧闭。


萧德江取回了警卫营的指挥权,戴钟指挥一个连又两个排的特战部队,还有三百余新兵。那个接受了白秀才突击训练的男子也在队列中,手提一把弯刀,白秀才就在他的身旁,手提一把同样的弯刀。那个被救女子也在队列中,花儿在她的身旁。


萧德江打响了第一枪,手枪子弹没有飞上城墙就坠落在地上。花儿打响了第二枪,长枪手们不约而同地将这份荣耀让给了花儿。随着花儿扣动扳机,城墙上盔甲最漂亮的元军军官失去了半个脑袋。


老套的战术,不一样的杀伤。又有三名战士得到了用枪榴弹轰开城门的实战经验,更多的战士首次得到了用枪榴弹攻击城墙上守军的实战经验。攻入城里后发生了像屠杀一样的战斗,没有及时跪地投降的元兵都被无情消灭。所有官员,无论武官还是文官都被消灭。


恶,十分凶恶。城里的百姓都被军队驱赶到城外,到处都是大火,逃回去也没有地方居住。城外的乡民也被驱赶出村庄,房屋也被烧毁,战马在践踏农田。战士们表现的十分凶恶,战斗中被消灭的元兵还有那些元廷官员的头颅都挂在战马的脖子上。


长长的队伍向开化方向移动,悲痛的哭声震天动地。当时衢州府(路)有五十余万人口,常山一带被强行迁徙的百姓接近六万。有些家大业大的人还敢武力抗拒,但抗拒者都被无情的镇压,有的干脆杀了,他们的头颅同样被挂在马脖子上。偷偷逃跑者没人管,跑掉又能怎么样?房子都被烧毁了,耕牛被赶走了,家禽家畜都没有留下一个,生产工具没有了,粮食也被带走了,你想逃跑就跑吧。战士们发现了一种让老百姓跟着队伍走的好办法,就是将小孩抱着,背着或骑在马上,于是全家人都自觉地跟着队伍了。许多战士带着三四个小孩,大人们悲痛万分,小孩却十分开心。


普通人敬两种人,善人和恶人。同样都是被人敬,但意义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恶人可以使人屈服,否则靠说服教育不可能让那么多人丢弃家园而被迫移民。人,往往宁愿被奴役、被压榨、被蹂躏而苟活,甚至宁愿伸长脖子让人砍下脑袋,就是不敢反抗。人可以逆来顺受,但是遇善则表现得极其刁钻。侠义之道是不能解决社会问题的,宗教的说教更是妄言。人间必须有强权和律法。


在三月份的扬州参谋部会议上提出了一个大规模坚壁清野的计划。这个计划已经在刚占领不久的明州和奉化悄悄进行。在胶东前线的敌占区,这个计划也在隐秘的进行。不仅隐秘,而且规模很小,目前秘密被迫移民的对象都是些家大业大的人家。执行计划的是虎威师和闵烟师的特战部队以及情报资源司令部的部队。一旦发现元军大规模集结准备进攻根据地的行动,坚壁清野的行动就会大规模的进行。皖南沿江富庶的走廊地带也会发生大规模坚壁清野行动,绍兴州也可能发生这样的行动。


搞大规模坚壁清野不仅仅是为了剥夺元军就地获得补给的权利,也是为了保护人民,也是为了在即将发生的生死大战中立于不败之地。知道几万人都扛着装土的麻袋或草袋布袋会有什么效果吗?可以顷刻间填平护城河,可以顷刻间堆成和城墙一样高的坚实土堆。还记得伯颜攻克常州的战例吗?那样的战例在历史上多次发生,贾迩冶不会让那样的战例重演。


知道几万老百姓在敌人驱使下冲击城池、野战阵地会有什么效果吗?如果无情,不仅会消耗大量弹药,而且还会累的半死;如果有情,等于伸长脖子让元兵的弯刀砍下头颅。


坚壁清野的行动计划没有包括常山,甚至贾迩冶都没有攻占常山的意图。常山是南方元军增援临安的必经之道,少量兵力是不可能守住常山的,何况贾迩冶期盼元军增援临安。期望有个时机从皖南经山路抄元军的后方,将元军堵在地域狭窄而又经过坚壁清野的绍兴府和明州一带,钱塘江里再用水军战船封锁,这就是谋划已久的消灭增援临安之敌的计划。仅仅是巧合使贾迩冶决定在常山搞一个大规模坚壁清野的实验。从常山走山道经徽州和宁国到后方是条艰难的道路,比将来其它地方搞大规模坚壁清野都困难。这里能成功,其它地方也能成功。


常山变成了一座空城,周边的所有乡村都渺无人烟。白秀才等五名情报人员各奔各自的目的地。贾迩冶、杨无过、花儿、被救女子、腐朽老人和一个警卫排向开化方向驶去。那女子的丈夫在战斗中死了,临死前他高举弯刀劈死了一个元兵。那一刀十分潇洒,弧形的刀锋划出弧形的曲线将元兵斜劈成两半,那一招是白秀才教会他的唯一一招。他的尸体被白秀才带着他的妻子埋葬了,白秀才对女人说她的丈夫在劈死元兵的那一瞬间是个无畏的大丈夫,值得她永远怀念。女人遭受凌辱,男人当以死拼搏。


移民大军的队伍刚离开徽州时,贾迩冶一行人马就到达了宁国,然后又到达广德。贾迩冶离开广德返回建康时三个直属团和荣广野团分别从宁国、广德和建平出发。几天后无忌指挥这些部队先后拿下了宣城、南陵、芜湖和繁昌,后来又拿下了后方的当涂。当涂守军放弃了抵抗,范广师的骑兵团移师芜湖,驻扎溧水的步兵团移师当涂。


那个腐朽的老人后来被编入工兵部队,他是全军年龄最大的在编人员。他的职责是监督外族元军和官员俘虏从事的生产劳动。他的武器是一条马鞭,看谁不顺眼就可以抽谁。老人十年后死了,据说老人死时面带笑容地说鞑子一点都不可怕。


造山曰:贾迩冶又破一关,得《葵花宝典》秘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