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二节:伤痕,男子汉的勋章(1)

昏暗的审讯室里,一个上十岁的瘦小男孩抱着一棵石柱,两手被铁丝扭得死死的,手腕处已经勒得翻起皮肉。

面色狰狞的精瘦大汉手里蘸满盐水的皮鞭象毒蛇一样,一下一下抽在男孩赤裸的背上,“偷吃!没教养的杂种!偷吃!”

每一鞭下去都拉出一条血痕,盐水从破开的皮肤里钻进去象烧得赤红的针扎进身体里灼烧,男孩哭叫着喊得撕心裂肺,屎尿都痛得失禁,滴得脚下黄汪汪的一片,“大叔……我不敢了……饶了我啊……不敢偷了……”

大汉气喘吁吁的停下鞭子丢到一边,走到男孩身后一把抓起男孩因营养不良而长得枯黄的头发向后猛扯,男孩头向后仰,双手被铁丝勒得一下手指伸开又握得紧紧的痉挛,血一下染红了伤口。大汉盯着男孩恐惧的眼睛,手抓着头发用力一阵摇晃,“你要是再敢到地里挖红薯怎么办?”

男孩睁着全是眼泪的眼睛,艰难的吞吞口水,“打……打我……”

精瘦大汉掏出一块饼在男孩面前晃了晃,“想吃吗?”一眼瞟见男孩渴望的眼神,“我看你还没记住!”抓着男孩的头猛往石柱上撞去。‘咚’,男孩额头上绽开一个裂口,血流出来淌了满脸。

大汉掏出支香烟叼在嘴上,从烧得正旺的煤炉里抽出一只烧得通红的烙铁,举起来点着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记着。你爹是逆臣贼子,你也就是罪犯!”

“啊!~~~”肉被烧焦的焦糊味一下充满整间审讯室……

蒙离“啊~!”的惨叫,身体猛地弓起坐在床上,两手抱着头埋在膝盖上的被单里狂叫:“不敢了!我不敢了……别打我啊大叔!!!别打我……别打啊……我不敢了……”声音慢慢的低下去,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啜泣。

一只柔软的手轻轻的放在蒙离的肩上,一个声音非常也温柔,“没人会打你,放心吧……”

蒙离肩膀猛的一镇,手脚并用的往后退,撞到墙上咚的一响都不觉得疼,抓起手里的被单蒙在头上嘶叫:“不……不……我不跑了……”

“不用跑了,永远不用。我们救你回来的,你不是在监狱,是在军营的医院里……”

蒙离颤抖的肩膀被这温柔的女声抚摸,渐渐平复下来。慢慢的伸出头,一张年轻美丽的脸一下跳进他的眸子里。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也嚼着泪花,爱怜的望着他,“军营的医院?……救我?……”

白少鱼拿出手帕,伸手轻轻试去了蒙离脸上的泪痕,动作很轻柔,声音也轻柔,“是的。别怕,这里很安全,谁也不会打你。”

蒙离怔怔的看着眼前象是天使一样的白衣姑娘,仿佛这是他在这世上见到最美的人,接受着她的擦试,“这里是天堂吗……”他怔怔的慢慢抬起手,摸向白少鱼拿着手帕的手,就在刚刚接触到的那一刹那,又象触电般弹了回来。

白少鱼轻轻一笑,抓起蒙离的手放在自己光滑温热的脸上,温柔的说道:“你再也不用回去那些可怕的地方了,以后所有的日子对你来说,哪里都是天堂。你瞧,你手上的感觉多么真实,不是么。”

蒙离无意识的喃喃道:“是……是的,很真实……”他突然一下把手抽了回来,低着头惊慌的道歉:“对……对不起……”现在在他心里,白少鱼就是天使,碰了她的衣角一下都是亵渎。

白少鱼叹了声,抚摩着蒙离参差不齐的头发,“我不知道你受了多少苦,但是我不会让你再受苦……”

“你……不会让我受苦?”蒙离抬头怔怔的看着天使。

“哦,应该是我们。”

“你们?”蒙离的神志这才从震荡中恢复过来,打量身处的地方。不大的病房就放着他一张病床,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床单,天使身上也穿着洁白的白大褂。“你们……是谁?”

白少鱼正要回答,门口响起一阵乱糟糟的麻雀声,“快来,我说他醒了吧,快来……”病房门咣的推开了,涌进一大群穿着白大褂和军装的女兵,叽叽喳喳的冲了进来。

蒙离一眼瞟见几个穿着军装的女兵,瞳孔恐惧的缩紧,一下又抓紧被单捂在自己身上缩成一团。

已经坐在床边的几个女兵们见他这样,奇怪向白少鱼问道:“这小弟弟怎么了?”

蒙离姓甚名谁,以及他的身世,白少虎、白少鱼、熊无疾当然不会满世界宣扬。白少鱼只得道:“他是被几个穿军装的坏蛋打的,现在看见军装的就有点害怕。”

“哦!”几个穿着军装的女兵立即跑出门去换别的衣服。其他女兵爱怜的摸着蒙离的头发,叹道:“小弟弟真是可怜,来,两天没吃东西了,看我们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看!”纷纷打开手里的饭盒,一阵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

蒙离好象什么也闻不到,疑惑的看向白少鱼,“两天?”

白少鱼笑笑,不做答。

赵婷嗔道:“你还不知道啊?你都昏迷两天没起床了!前天晚上送到这里来的,我们班长除了给你治伤,不眠不休的看护你差不多快40个小时了!”

蒙离怔怔的看着白少鱼,这才注意到她的眼里充满血丝。蒙离的喉咙顿时哽咽,“没……没人这样……对我好过……”

女兵们大奇,“这小弟弟怎么哭了?”

白少鱼轻描淡写的笑道:“你们做的东西太好吃了,可能是他家里穷,没吃过吧。”

女兵们明知她说的是假话也不深究。尽管她们都是女性,但也是军人。部队里森严的等级制度都在个人的心里根深蒂固,班长不愿说的话又怎能去逼问。脸上有几颗雀斑的李小蕾拎起自己买的材料,请炊事班老罗帮忙炖的一罐黑鱼炖莲藕举到蒙离面前:“瞧,我们专门给你做的,对你养伤很有好处的汤,喝点吧。”

“你们专门给……我做的?”蒙离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很奇怪吗?你是伤员小弟弟啊,班长又说你父母去世了,我们当然得照顾你了。”李小蕾拿起汤匙舀了一口汤和一块莲藕举到蒙离面前,“来,张嘴,乖,啊~”

蒙离木讷的张开嘴,一滴眼泪突然就滴落在汤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