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二章 拍马神功

富贵不淫 收藏 2 7
导读: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二章 拍马神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二章 拍马神功

五百匹战马,燕别翅排开,当中一匹战马名曰青骢,马上一员大将,四十来岁的样子,虬髯似针,短而刚硬。卧蚕眉,丹凤眼,双眼眯成一条缝儿,像是在平平的脸上用刀割出来的一般。活脱脱是关羽的眉眼,张飞的胡子,在那里一站,便傲气逼人。

出来前,丁小乙似乎是在对王景弘介绍蓝玉,其实是说给郑寅听,因为她虽从心底里讨厌这个色迷迷、贫嘴滑舌的家伙,但是性命攸关之时,不免心生恻隐,毕竟是一起来的,如果死了,就少了一个照应。

“小王,这个蓝玉,是大将常遇春的妻弟,战功卓越,曾经向北一直打到贝加尔湖,在明朝呢,叫做捕鱼儿海,打败北元的军队,这人虽然打仗非常厉害,但是好大喜功,骄横跋扈,被明太祖杀于洪武二十六年,也就是说明年的二月份他就要引颈就戮了。”丁小乙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用的粤语白话,这样可以避免刘家人听到,而且她相信郑寅应该能够听懂。

果然郑寅听了个明明白白,心说这丫头还算不错嘛,算是给我面子,好让我有所准备,不会措手不及,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小王是东北人,听得稀里糊涂,云里雾里,但是当他看了看丁小乙,丁小乙又对他使了个眼色后,他明白了丁小乙这样做自是另有用意,也就不再吱声。

月儿好奇的问:“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丁小乙说:“这是我们的家乡话,你当然听不懂了。”

一行人来到了河堤时,全村的人已经都来齐了。

昨天的矮冬瓜,骑着一匹红马,站在那大将的身边,看郑寅他们来了,对着大将耳语道:“表哥,那个大个子就是马大人了。”

看郑寅一身粗布打扮,和村民混在一起,大将撇了撇嘴,轻蔑的哼了一声,十分看他不起。

郑寅审时度势,料定那个短胡子就该是蓝玉了,立即上前抱拳拱手道:“蓝将军一向可好?”

见郑寅行礼,蓝玉根本没动,眼睛反而眯得更细了。

雷老虎打破尴尬,上前道:“马大人昨夜休息的可好?”

“还好还好,雷大人,想必这位便是深入狼窝,横行天下,英明神武,战无不胜的蓝大将军吧?”郑寅一席话差点把丁小乙逗乐了。

这几句话实在中听,蓝玉在马上骄傲地笑了笑,冷酷的脸上总算融化开了一点。

郑寅知道已经奏效,谁不喜欢高帽啊,便继续深入道:“我们燕王殿下对蓝将军的战功简直是非常仰慕,曾经对我说:‘能得蓝将军一人,天下便可久安矣。’”

这几句话说完,蓝玉终于笑了,而且是哈哈大笑,他翻身落马,走了几步来到郑寅面前道:“这位想必便是马三宝马公公了?”

郑寅心里好不腻歪,真是哪壶不开你提哪壶啊。再说了,我是不是太监,你又没有验明正身,怎么就叫我公公?真想掏出家伙让他看看,自己是不是太监。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迎上前去,再施一礼道:“三宝久仰大名,不能得见虎颜,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宇轩昂,气度不凡啊。”

一席话说的蓝玉更加高兴,骄傲得像一只大公鸡,哈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马公公过奖了。”

本来蓝玉已经暗下决心,如果这阉宦马三宝再耍牛逼,当场就把他劈为两半,我堂堂的凉国公岂可容你一个阉人在我面前指手划脚?谁知马三宝来这一手,一顿大帽子猛扣,把蓝玉扣得是蒙头转向,笑逐颜开。

蓝玉拉住郑寅的手,亲亲热热的道:“马兄弟,为何昨日还不到我大营?”几句话过后,竟然改称兄弟了。

“说来话长,这刘家庄本是我的姥姥家,除了娘舅,便是表哥,怎能不留宿说些亲热话呢。”郑寅紧紧握着蓝玉的手道。

“好好,说的是,那现在总算把话说完了吧?愚兄现在就请你回营,咱们喝上它三百杯。”蓝玉乃粗人,当下爽朗发出邀请。

“那是当然,只不过听我娘舅说蓝大人的手下这几日多次来征税,您看……?”

“那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老虎,你算算我们取了多少,一并双倍还了。老夫很喜欢马大人,马大人的娘舅便是我的娘舅。”性情中人,豪爽若此的,在现代已经很难找到了,即便有这几句话,也不过是为了某种利益,或者是虚与委蛇,何来真情?

雷老虎立即答应,向周围的军士伸手敛了二三十两纹银,交给了刘老汉,口中还不断道歉。

刘老汉哪见过这样的阵势?几句奉承话就有这样的威力?他们不知道,奉承话虽很重要,郑寅此时的身份才是最主要的后盾。

蓝玉拉着郑寅的手,解释道:“愚兄这是戍边回来,路过这里,看景色优美,便多盘桓了几日,几万人吃喝拉撒,自然要征用些粮草,希望马兄弟不要见怪。”

“大哥哪里话?小弟多谢大哥给兄弟面子,容日后向燕王表明,再做封赏吧。”郑寅连忙应道。

“封赏个屁,老子乃凉国公,还要他这燕王封赏?我只是喜欢兄弟你一表人才,你我兴趣相投,才做这些,无须多虑。来来来,你我快走吧。”蓝玉照例是骄傲恣肆,眼中无人。

雷老虎听了连忙把一个士兵赶下马去,把那匹马牵来让郑寅上马。

郑寅从来没有骑过马,连连摆手道:“蓝大哥,我不会骑马啊。再有我还有两个朋友也在这里,我来引见。”

说罢拉着蓝玉的手来到王景弘的面前道:“这位是我的兄弟王景弘,这位呢是我的表妹丁小乙丁小姐。”

蓝玉看到丁小乙便再也挪不动脚步,双眼那道细缝儿立刻睁开老大,盯着丁小乙呐呐道:“丁家妹妹,丁家妹妹。”

郑寅看他的模样暗道不好,看来这老东西看上丁大美人了,虽说丁小乙烦人,但她如果嫁给蓝玉,也就是说明年就要成为寡妇,岂不是很惨?心中却是不忍……

还没等他想得太多,蓝玉又问:“那这位妹妹?”他看着俏丽的月儿。

郑寅无奈介绍道:“此乃兄弟的表妹月儿。”

“好俊俏的月儿,哈哈哈——,三宝兄弟,不如这样,就带她们共去大营饮酒如何?”蓝玉拍着郑寅的肩膀大声道,言辞中带着一种无法让人推拒的威严。

“好啊,我也要去喝酒啦。”月儿高兴的跳起来,转身跑到刘老汉身边,探询的看着父亲。刘老汉脸色一沉道:“小女子家家的,喝什么酒?不去不去。”

月儿顿时撅起了小嘴,一百二十分的不高兴,但是又无可奈何。

只听蓝玉道:“嗯?我蓝某人要请的客人,还从来没有请不到过,便是皇上,也会给我三分薄面,难道要栽在您这里?”脸色已然如霜,那双眼睛又眯成了细缝儿。

雷老虎是个万金油,连忙上前道:“老人家,蓝大人功高盖世,有才有德,现在贵为凉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道您还信不过?”

月儿崇拜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大将军,心说:人家都说王公贵族家中穿金戴银,豪华奢侈,享不尽得荣华富贵,不知是不是真的呢?这位大将军像天神一样威武,又统帅着万千兵马,身份贵为王公,他能邀我喝酒,不知是那辈子修来的福呢,爹爹还不让去,嗨——。

郑寅看这架势,知道刘老汉若是再阻拦,非要出事不可,大声笑道:“舅父大人,您就让月儿去吧,一切有三宝呢。”

刘老汉看了看三宝,放了心,他对郑寅一日来出人意料的表现,时时刻刻都是惊诧不已,既然他说话,怎么还好违拗?当下表示同意。村人们都无比羡慕的看着刘老汉和月儿姑娘,嫉妒之情溢于言表,这使月儿的虚荣心获得了更高的满足。她兴高采烈的拉着丁小乙的手,就等着出发了。

四匹马已经鞍镫齐备,四个军士齐刷刷的站在马前,等着他们上马。

郑寅还是摆手道:“蓝大人,我真的没骑过马。”蓝玉哈哈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生于马背,死于马背,征讨天下,保家卫国,像你这样的人,也就只好做个公公了。快上马吧,让他们给你们牵着。”

郑寅心说你见过个屁,老子会开车,轿车,卡车,大客车,你会开呀?你连见都没见过呢。老子要保家卫国,就得开坦克,开飞机,骑着马打仗,不是找死吗?

心中这么想,话却不能说,只好在士兵的搀扶下,蹬马镫,翻身上马。丁小乙和月儿上马的时候,竟是蓝玉亲自扶上去的,这让郑寅懊恼不迭。

他已经隐隐约约感到,大事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