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知道我兵时最烦的事是什么,来看看就知道了!

majclh 收藏 69 17938
导读:[原创]你知道我兵时最烦的事是什么,来看看就知道了!

你当兵时最烦的事是什么?是站岗吗?反正我当兵时最烦的事是站岗。说起来你也许不信,我复员就与站岗有关。

站岗是当兵的基本职责之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叫一个在小伙子在睡得正香的时候,尤其是外面是零下几十度的时候,从热被窝里爬出来,再在外面站上一个小时,那是什么滋味。

我们那年新兵入伍只训练了一个星期就下连队了。新兵训练时好象是只站过一次岗。下连队后连队执行战备施工任务,没有营房可住,在施工工地附近找了块地,用木杆做栅栏围起块地方,再搭起帐蓬就是营区了。尽管白天施工很辛苦,也很累,但晚上站岗仍然是少不了的。

我们部队管站岗叫上哨。我在施工的连队只呆了一个月,也上了几回哨。这个哨安全倒不是主要问题,也没有枪。主要任务是围着连队的几个帐蓬转,看着帐蓬里面的炉火,适时的填些柴,不要让它灭掉。我们上山施工时,已经是4月天了但天气仍然很冷。当兵的第一个五一节就是在山上帐蓬里过的,外面下着大雪,我们每人发了一瓶牙克石啤酒。开始上哨,我还是很尽职责的。一会往炉子里填柴,一会再填些柴。直把睡觉的人热得盖不住被子,说别再填了作罢。但由于所住的地方是在山半腰,周围都是树林,半夜起来不是感觉的些阴森的,所以我尽量不往帐蓬后面转,只在帐蓬口处转,这样好象心里踏实些。

可是有一次,我叫一个老兵接岗,他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说,你睡吧后,又睡了。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有了两次的经验后,一次是一个我同年兵叫我的接哨,我也如此办理,在被窝里站了一次哨。

调到团特务连后站哨的“活”更多了。团大门的哨要我们站,有时还要放一个流动哨,负责看管团仓库、马草垛等处的安全。我们地方冬天真是冷啊,零下三十几度是稀松平常的事。在这个条件下站哨,可想而知啊。我最愿意站的是第一班哨和最后一班哨,不耽误睡觉和不用出早操。

冬天白天站哨是一个半小时一换哨,晚上是一个小时。虽然有个“岗楼”(不时候都这么叫),但屁事不管。站在里面就是冷。有时冻得实在不行了,就跑到团收发室猫一会。进屋不一会你再看那枪,就是一个有枪轮廓的白霜,枪本身的亲爱的颜颜色一点也看不见。到了晚上就更遭罪了。冷,再加上有些怕,时间是真难熬啊。当兵的还没有手表,白天还好些,晚上要掌握换哨时间就困难了。我们班的走廊里有个挂钟,隔一会去看看,隔一会去看看,天黑还看不清,叫别人起来早了怕人家不愿意,叫晚了自己又多遭罪,想进屋呆一会还怕查哨。

一次,我上流动哨。在团的大院里走,那天好象出奇的冷,把冻得实在不行了,我找到了连队的狗,把它领到草垛前,我抱着它爬在草垛里暖和了一会。可是那家伙不老实,一会哪有动静,它都要跑去看看。

紧急战备期间有两次站哨印象深刻。一次是战备前期全团实训进坑道。我们进入团预备指挥所。这个指挥所设在一个环形山的半山腰里,山脚下是一片松林,山上是混杂林。坑道断面不大,但挺深,里面副洞不少,也是曲径通幽。有首长办、作战室,连队休息室,储藏室等待。炊事班设在洞口附近,便于炊烟的排放。

那天我忘了是谁叫得我,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摸过来的。反正轮到我出去时,我是发懵了。白天里坑道就是一团漆黑呀,诊夜里就更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又没有赵本山所说的“家用电器”。只好一手拿枪,一手扶着坑道壁慢慢往外走。好容易直至洞口,到了哨位,往下一看黑森森一片的树头在风的鼓动下发颤,听耳旁,尖厉的风呜呜作响,往上看灰黑的云滚滚而去。确实害怕,又不能回去,只好自己给自己打气,把子弹上膛。站了一会哨,问题来了,渴得实在难受。白天走、训了一天,坑道里水又少。 我知道炊事班有水,在战备筒里装着。可炊事班虽然是同一坑道,但在另一个方向还得摸着过去。到了地方摸到了战备筒,用刺刀连橇带别的把盖子打开,喝了一顿冰茬水。

到了紧急战备开始进入团指挥所坑道后,这个哨好站了些。那个坑道很大,能开进解放车。晚上人员就寝后,把大门关上,大门上只留一个往外观察的直径约50公分的小圆洞。我们就在大门里站哨,相对暖和些。

再一次就我在拙作《我当兵的一段艰苦岁月》中提到的,随副团长从团指挥所出发,前出看地形时站的一次哨。我们前出看地形,选择了一个老百姓打马草临时居住的木屋子为宿营地。那木屋子在一个宽阔的山沟中央。说是山沟,其实是大兴安岭莽莽山脉中的一条沟岔,有上千米宽。到了晚上,寒风吹过,瑟瑟作响;雪花飘下,寒战阵阵;军马嘶鸣,入耳声声。加上地形地面貌不熟,远离营区,我们只十几个人来到这孤零零的地方,离最近的部队也有几公里远,战备形势又十分紧张,放眼一望,又感觉地形实在开阔,四面八方都好象随时可以出现情况。站那个哨确实要有些胆量,那几天真不知是怎样熬过来的。

在教导两年最好了,一天哨也没有站过,过了两年舒舒服服的日子。回到连队后,正赶上老兵复员。我们连满编时有七十几人,去掉炊事班,去掉警卫班在首长办的值班人员,去年公出的,再去掉即将复员的老兵,只剩下20几人能够上哨,每天晚上还要有团大门固定和团大院流动两个哨。站起来真是不堪其苦,有时一个晚上甚至上两班哨。有了幸福的教导队夜生活对比,我真是不堪忍受了。最后不顾连里的再三挽留,通过走后门争取到了一个最后的复员名额(当时因政策改变,已提干无望),回到了家。现在回想起来,唉!一言难尽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