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巴渝 收藏 1 3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一十一章


江海洋迎来了姜佳妮的学成归来,自己却又放弃了一次深造学习的机会。不过他一点不后悔,他觉得这所学校门坎太低,三年出来也只是一个中专文聘,与姜佳妮在文化程度上平起平坐相距甚远。他有一种雄心壮志,决定要考一所好的学校,并以此来缩短与爱人的文化距离,男人的自尊心常常让他产生这洋一种激情和冲动。不服输是男儿的立身之本,至少他是这样认为。

近段时间来的每个星期天,他都要被姜佳妮拉去和平碑的各家大商店去选购结婚用品,但他还是忘不了诳书店,并且一扎进去就很难出来。本来江海洋就是最讨厌进商店的,他觉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商品对他并没有一点吸引力,它们似乎专门是为了满足女性的购物欲望而被制造出来的。再说了,不停的穿梭于楼上楼下,挑选询价让他感到厌烦,他宁愿呆在书店里也不愿陪同她去商店。而姜佳妮则保持着女性的天性,尤其喜欢诳商场,好像那些时髦的商品都是为她而制造生产的。由于两人兴趣不同,因此经常在人头窜动的商店里走失,这让江海洋有机可趁,干脆到书店里去做“书呆子”。为此,两人在这个问题经常闹的很不开心,也预示他们的婚姻将会中途腰折。

一个星期天的傍晚,当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江海洋父母家时,姜佳妮实在忍无可忍的冲他大发脾气。

“你倒底心中还有不有我,还有不有这个未来的家?!你不止一次这样对我了……”她揽住王静宜的肩,呜咽起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意图肯定是想得到未来婆婆的支持和同情。

母亲拿眼瞪着他,毫无疑问,比他早一步到家的姜佳妮,早就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只有坐在沙发上的海滨用报纸遮住脸,偷偷的在一边兴幸灾乐祸的微笑。

“卑职未敢忘国忧,想多看点书,充实自己,报效祖国,焉有何罪?让你愤怒声讨,真是岂有此理。”

“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没有小家,何以大家?!”母亲站在未来儿媳一边,拉下脸说。也不知道她是作作样子,还是真心维护姜佳妮。

“算了,我看让法官来评判。”江海洋扭头对妹妹说,又问:“各打五十大板?”

“清官难断家务事。不过我是坚决站在佳妮姐一边,维护妇女合法权益。”海滨摆出法官的样子,还故意挺了挺身子说。

“行,好男不与女斗。今天算我认输,罚我洗碗。不过我和佳妮最好达成协议,以后她进商店,我进书店,互不干涉,等她看够了,选够了,再到书店找我,我去当挑夫行了吧。”

“这倒有点两全其美啊,不过佳妮姐一个人诳商场,身边少一个保镖,还是欠妥。不过呢,让我在佳妮姐身边身影相随的陪购嘛,也许比哥强十倍。”海滨很巧妙的为大哥解围道。

“好!这主意不错。”王静宜高兴的说。

“也好,以后就让海滨陪我去,她的欣赏水平比海洋强一百倍。再说了,我最讨厌一边走路一边抽烟的人了,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阿弥陀佛!反正你俩臭味相投。”江海洋痛快的答应道:“跟你诳商店简直是受罪,这对我来说也是解脱。说我没绅士风度,我看你也没有淑女气质。”

“伯母!你看海洋就是爱和我针锋相对……”

“海洋!你也太过份了,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不是?”王静宜做出愠怒的样子说道。

“算了,一比三,人数上你们占优,我撤军还不行嘛。”江海洋知趣的退出这场已达目的的谈话。


第二天上班,按厂生产科的惯例,星期一下午是召开全厂生产计划会。江海洋开会回来,梅琳告诉他有一个姓朱的战友来找他,是从益州来的,叫他下班后去红楼宾馆找他。

“哦,知道了。是冲锋这小子!”江海洋很高兴的说,把大战九月份向国庆献礼的生产计划忘到九霄云外。

“哈哈,这名字火药味好浓哦。”梅琳笑着说,她的笑总让他感到有一种魅力。

“那是他老爸率军打仗时经常喊‘冲啊’冲的必然结果。可惜呀,冲到现在他还是光棍一人。更宛惜的是你已为人妇,要不然你俩真的是天生一对。哎,当初我怎么没想到给你俩来一个千里姻缘一线牵呢。”江海洋喜欢和她交流,因为她也是一个不乏幽默的女性。

“你少油嘴滑舌的,我不理你了。”梅琳拿起算盘在半空中一抖,然后乱七八糟的拨起算珠子来。

“哎,别生气嘛,生气会催人老哦。现在我正式向你宣布,明年春节我要做新郎官了。”

“呵,难怪今天这么兴奋话多。”她娇媚的看了他一眼,她也喜欢他约带夸张的幽默,比自己那个闷葫芦老公有意思。

“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只是我讨厌那请客送礼摆宴席之类的烦琐程序,太俗套了。你看你结婚那天,又是给人点烟又是敬酒的,搞得人面比桃花瘦,让人看了心疼,那有喜气洋洋的样子,这不是在精神上压迫和欺负你们现代女性吗?哎,真是作蚕自缚。”

“我也不想这样,可妈老汉非要这样,我有啥法?”

“我打算旅行结婚,避开这世俗的礼仪和尘嚣。”

“但愿你如此,可惜给我作表率,开先河,晚了。不过你要是真的逃脱这世俗的羁绊,我看很难。”

“哎,旅行结婚归旅行结婚,温馨的‘安乐窝’还是要噻。我请你打听的分房方案有不有下文啰?我和佳妮是双职工,军龄加工龄,我想总分应该是名列前茅吧。”

“过几天党委会就开会讨论通过工会分房方案,我听我爸说,你套间分不到,但一间一厨一厕的单间还是不成问题。哎,你们父母房子都宽余,为啥不像我一样住在婆子妈家里呢?”

“还不是我那位女大夫的馊主意,还美其名曰要扎根在工人中间,什么上班下班值夜班都方便啦。总之理由一大堆,我看全是利己主义的托词。”

“女人嘛,都想有一个自己的家。”梅琳以过来人的身份劝道。

“不说了,下班一道去见见我那战友?他现在可是中国的现代‘资本家’,招待一顿火锅怕是小菜一碟。”

“你不怕佳妮引起误会?”

“嗨,她今晚夜班,不能参加。要不我怎么邀请你一同前往?要不要向你那位二分之一请假?”

“这到不必,他现在正远在上海出差呢。”

“大好机会!没别的意思,只是感谢你对我分房的帮忙。吃完饭你就可以走,我肯定要留下来陪他吹一个通宵,我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就这样说定了,下班一起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