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十一章 黄雀在后

yuertou 收藏 26 4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十一章 黄雀在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西北前线指挥部。

周国辉从上次的战役会议之后,就一直没有休息,而是留在了作战室内,似乎要将他的那张椅子坐出个坑来一样,这让很多参谋都对总司令的毅力感到深深的佩服,这可不是平常任何一个人就能够坚持做得到的事情。

董震华几次想劝周国辉上将去休息,但是说了几次没有取得任何成效之后,也就干脆不说了,专心的干起了自己的工作来。而这时候,他正从旁边的情报收发室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新的情报。

“怎么样,第一阶段的空战有结果了吗?”还没等董震华开口,周国辉就急着问了出来。

“有了……”董震华将情报交给了周国辉,神色却一点都不兴奋,“并不那么理想,我们的损失非常大!”

周国辉看了眼情报,眉头也皱了起来,神色显得更黯淡了。

在第一阶段的空战之中,出动的4个战斗机大队的战损率达到了惊人的60%,就连有“王牌大队”之称的空军115师战斗机大队,也就是杜冰峰大校率领的那支防空战斗机部队都遭受了40%的损失。在第一波的空战之中,中国空军就损失了121架战斗机,另外还有40多架因为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在短时间内是绝对无法再飞上蓝天了。幸运的是,大部分的飞行员都成功跳伞,而且因为是在中国陆军控制的区域上空交战,所以这些飞行员都被营救了回来。

比起他们的损失来讲,其实战果也并不小。有96架美军战斗机被击落,但是其中绝大部分都是F-15,F-16这一类的老旧战斗机,而能够得到证明的,也就只有一架F/A-22战斗机被击落,而且还是在格斗中被打下来的。

显然,这份战报并不让周国辉感到满意,毕竟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却没有能够让美空军失去争夺制空权的能力,而且将空战变成了对中国空军最不利的消耗战,这让周国辉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思考了一会,周国辉放下了手中的战报,抬头对董震华问道:“易中将那边有什么要求没有?”

“易中将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了,他……”董震华犹豫了一下,“他让我转告你,这次他保证完成任务,不会让你失望的!”

周国辉点了点头,对军来来讲,一句保证,比任何的承诺都重要,因为那包含了比军人生命更重要的荣誉!

“国内那边你去催了吗?”周国辉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他面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堆满了烟头。

“才催了,但是现在还有困难!”董震华也很苦恼的样子,“现在大部分的空军部队都在换装,以及进行新型战机的适应性训练,而没有换装的部队即使调上来,都不会发挥多大的作用。所以,国内现在无法对我们提供多少支持!”

“那么他们有说最快什么时候才能将支援的空军部队交过来吗?”周国辉有点不耐烦的样子,看到烟灰缸里已经没地方装新的烟头了,这才将里面的烟头倒在了垃圾篓里面,只有一不小心,有几个烟头掉在了地上。

“至少要一周时间!”董震华说完,就赶紧过去拣起了那几个烟头,也趁机避过了周国辉的目光。

“一周……”周国辉愣了一会,一周之后,恐怕战争都结束了!

看到上将在想事情,董震华也不好插嘴,就老实的站在了一边,耐心的等待着新的命令。

“怎么,你还不去忙?”过了一会,周国辉抬起了头来,“你去忙吧,对了,告诉易中将,他们尽力就可以了,不用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让下面的飞行员也不要给自己的压力,这本身就是一场不平衡的战争!”

看到董震华走开后,周国辉又露出了开始那持续了10多个小时的表情。这确实是一场并不平衡的战争,但是胜利天平最后会倒向哪一边呢?周国辉感觉到有点迷茫,有点把握不住战争的进程了。


1个小时前,巴尔喀什的机场上。

一队队的战机开始降落,最前面的是几架发动机冒着火,机身摇摆不定的战机,显然它们都受了严重的伤害,也只是勉强的飞了回来。

第一批降落的那架F-15起落架已经放不下来了,最后机腹贴着地面,直滑到了跑道尽头处的沙地上才停了下来,随即,几辆早已经做好装备的消防车与一辆救护车开了上去,在水龙扑到发动机冒出的大火上时,医疗人员已经将满身鲜血,左腿已经被弹片切断了的飞行员救了出来。

接着,另外4架勉强放下了起落架的战机迫降成功,同样,消防车与救护车马上就赶了上去,一边抢救战机,一边抢救飞行员。虽然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是每一位看到那些伤势严重的飞行员的地勤人员心里都不好受。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大队惨败而归的样子!

当跑道被清理干净之后,13架没有受到严重破坏的战机以双机编队陆续降落了,虽然从战机上走下来的飞行员都完好无损,但是看他们的样子,飞行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而且一个个的神情很麻木。这一场的空战,与他们年初在台湾战场上的情况对转了过来。当初他们是痛打台湾与日本空军,而这次,他们终于知道人外有人,天上有天了!

聂鹏举一跳下飞机,就赶紧清点返航的队员,并且开始证实没返航飞行员是否被击落的工作。虽然几乎能够肯定没有返航的飞行员都肯定被击落了,但是聂鹏举只有在有人亲眼看到被击落的情况下,才能够证实那些飞行员已经不能返航了。

在12名飞行员前面走过之后,聂鹏举知道谁回来了,而他手上的那张写着全大队飞行员名字的表格上,没有出现在这的飞行员的名字一个个的被画上了叉,但是当他询问完最后一名队员的时候,还有两个名字上却没有任何记号。

聂鹏举看了下表格,再在12名队员中看扫视了一遍,希望能够看到那两人的身影,但是希望却落空了,能够回来的,现在都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有谁见到赵隼鹰与宋世平了?”聂鹏举眉头一皱,大声的吼了出来,好象希望让这些队员都清醒过来,回忆起忘记的某件事情一样。

12名飞行员都思索了一下,最后都纷纷摇了摇头,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两人被击落,也就无法证实他们是否还可以返航了。

“大队长!”这时候,杨鸿飞站了出来,“好象是赵中队最先发出导弹袭击警告的,相信他应该逃过了那波导弹攻击,只是……”

确实,大家都希望赵隼鹰他们两人能够逃过那波导弹攻击,没人不会这么希望的。而且大家也都认为赵隼鹰与宋世平的双机编队应该有实力逃过那波毁灭性的攻击。因为,在大队的24个双机编队中,赵隼鹰与宋世平的组合虽然说不上第一,但是也是第二,第三的水平,现在已经有13名飞行员逃了出来,而他们最先发现危险,没有理由逃不出来的。

“王泗!”聂鹏举可不是那种只有希望就满足的人,马上叫出了一名队员,“你去航站塔楼,询问还有没有别的返航战机在别的机场降落的消息,有的话马上来通知我,别的人都回去休息吧!”

在王泗跑开之后,聂鹏举并没有离开。以前,每次出勤之后,他都要亲眼看到每一位队员回来,即使有人无法回来,他也要等到证实了之后才离开跑道。这是他们大队的习惯,因为他只能通过这种简单而直接的方式,来表达对这些队员的关心。而且,作为大队长,他有义务带着每一位队员回到机场,即使这并不可能每次都做到,但是他也想看着大家都平安的回来。

当他仰望了一会漆黑的天空,转过身来的时候,发现所有队员都还站在那:“怎么,你们都留在这干嘛,还不快回去休息?”

“大队长……”这时候,一名上校中队长走了过来,“就让大家多等一下吧,大家也都想看到赵中队与小宋回来!”

聂鹏举一愣,晶莹的泪花出现在了眼眶中,他拍了下那名中队长的肩膀,赶紧转过了头去,不想让大家看到他那副样子。而正是这种感情,这种兄弟般的情谊,将全大队的48名天之娇子联系了起来,让他们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团体。

“大家都先休息下吧,我去搞点吃的来!”杨鸿飞第一个看到了大队长动情的样子,见到大家都很尴尬,赶紧拉上了他的僚机飞行员,“大家要什么快说,我好去给你们都带回来!”

只有几名队员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大部分的人都摇了摇头,杨鸿飞尴尬的笑了笑,就带着僚机飞行员跑开了。其实他心里也很不舒服,他知道,赵隼鹰与宋世平返航的几率不会超过千分子一。虽然,在大队里,他与宋世平是一队经常吵架的伴,两人经常因为一次练习,或者是一次空战推演就要吵个天翻地覆,但是就是在这种争吵中,两人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与友谊,而现在宋世平生死为卜,杨鸿飞又怎么能够安心呢?

大家都默默的站在跑道的边上,如同每次出发之前一样,迎着吹来的夜风,等待着他们的战友归来。但是希望与现实,在很多时候却并不那么的合拍。

王泗去塔台询问之后,很快就赶回来了,不用听他说,只见他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肯定还没有那两名队员的消息,而且别的机场大概也没有接收两架F-15,不然的话,消息会很快就传回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小时之内,已经有两架运输机送来了补给品,但是仍然没有看到那两架战机的影子。

聂鹏举一直看着西方的天空,沙漠的夜空也明亮,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比城市里的要好看多了。但是聂鹏举的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按照F-15携带的燃料计算,即使赵隼鹰他们两人没有被击落,那也最多只能够飞行半个小时了,如果算上空战消耗的燃料,恐怕现在他们已经坠落在了某处地方。

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不到最后那一刻,聂鹏举不打算放弃,因为放弃了就没有了希望,只有坚持,才能够把握住最后的一丝希望,现在他好象自己就是赵隼鹰他们一样,相同的感受升上来的时候,让聂鹏举几乎无法控制眼中的泪水。

“大队长,大队长!”又过了10分钟,正当聂鹏举心里的希望即将破灭的时候,眼尖的杨鸿飞突然跑了上来,指着南面巴尔喀什湖的上空,“你看,那是不是赵中队他们?”

聂鹏举赶紧看了过去,天边在湖水与天际交接的地方,两个光点闪烁着,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颗星星呢,但是那两个光点却在摆动着,而且越来越大,显然,那不是星星,而是战机发动机喷出的火焰!

“快,通知塔台,引导他们降落,让地勤人员准备好救援工作!”聂鹏举不敢迟疑,第一个向最近的那辆基地消防车跑去。

那确实是两架F-15战机,但是他们的通信系统显然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塔台的引导起不到多少作用,只能开起了跑道上的导航灯,通过这种直接的办法引导两架战机降落。

消防车呼啸着向跑道的尽头跑去,而聂鹏举已经能够看清那两架战机的模样了。看发动机工作的样子,应该不像是受了伤,但是其中一架却一直在摇摆着飞行,而另外一架小心的跟在旁边,似乎是在保护着自己同伴的飞鹰一样。

虽然战机没事,但是聂鹏举一看清楚那是赵隼鹰的战机出了问题,心却悬了起来。看战机飞行的样子,显然飞行员受了重伤,甚至到了已经无法控制飞行的地步了。而在战机与飞行员之间,不管是谁,肯定都会选择飞行员,不但因为人更重要,而且一架战机是能够很容易的生产出来的,但是一名飞行员,却需要付出太多的汗水与代价,才能够培养出来,特别是一名王牌飞行员,那比他同重量的黄金都还要贵重!

虽然惊险,但是战机还是勉强的降落了下来。减速伞没有打开,连刹车都没有启动,战机一路冲出了跑道,在沙地里再滑行了200多米后才停了下来。而在消防车一开到战机旁边,还没停稳,聂鹏举已经跳了下来,向着坐舱冲了过去……


1个半小时前,中美第一轮空战的地方。

在第二次俯冲的那一瞬间,赵隼鹰几乎完全失去了意识,但是一进入俯冲阶段,过载就降低了下来,不到一秒钟,赵隼鹰又恢复了对战机的控制。现在,情况却没有一点好转,虽然脑袋清醒了过来,但是腹部的剧痛却让赵隼鹰几乎无法忍受了。

强忍着疼痛,赵隼鹰一边按下了雷达诱饵的抛射按钮,一边拉起了战机,在进行横滚的同时,开始跃升,现在他是用速度在换取高度了。

跟在他身后的那两枚导弹,一枚直接扑向了雷达诱饵,另外一枚虽然没有受到干扰,但是在跟着转了一半的时候,却丢失了目标,向着无尽的夜空飞了过去。

当到达告警机停了下来时,赵隼鹰终于松了口气,但是还没等他重新呼吸一空氧气,雷达告警机又叫了起来,而且频率高到已经成了尖叫,显然已经有美军战斗机的雷达锁定了他,而且距离已经在一公里之内了。

冷汗从赵隼鹰的额头上滚落了下来,在这么近的距离上,甚至不需要导弹,就用航炮都可以解决他了。迅速的向四周一看,正好看到一架灰色的战机从左侧冲了过来,虽然在月光下看不大清楚,但是那肯定是一架F/A-22战斗机,因为F/A-22的外姓特征太明显了,那两个斜着的进气口与垂直尾翼是它独一无二的标志。

不知道为什么原因,那架F/A-22并没有开火,大概是那名美国飞行员看到了赵隼鹰坐机上的那么多红五星,或者是他想戏弄下这个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机动能量的对手,就如同猫耍耗子一样,不但要吃掉耗子,还要在之前折磨耗子一番。

对这个绝难再遇见的机会,赵隼鹰绝对不会放过,这就是有着实战经验与没有实战经验的飞行员的差别,对赵隼鹰来讲,即使对方是大象前面的一只蚂蚁,他也要用尽全部的力量去踩死他,绝对不给任何机会给对手。

趁着对手还没有发动攻击,赵隼鹰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一拌操作杆,机头迅速的向左转了90度,本来准备使用格斗导弹,但是对方已经冲到了500米之内,格斗导弹已经无法使用了。赵隼鹰不敢迟疑,赶紧将射击开关调到了航炮上,几乎就一瞬间的工夫,30发27毫米高爆弹离开了德发27毫米航炮的炮口,以3倍音速的速度打向了那架已经反应过来,但是却还没来得及做出规避动作的F/A-22战斗机。

“中队长,你干掉一架F/A-22了!”在那架美国的战斗机爆炸的同时,传来了宋世平兴奋的喊叫声。

“宋世平,快联系别人,看看还有谁没被击落!”赵隼鹰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现在腹部的剧痛已经在吞噬着他的痛觉神经,快要到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不用宋世平回答,赵隼鹰就知道现在全大队还留在这片空域的大概就他们2个了。通信系统一直开在大队通信频道上,但是出了宋世平的信号之外,再没有他人应答了。显然,通信系统也在开始的高过载机动中出了故障,现在他们只能够在双机之间进行通信。

“大概没人了!”宋世平的声音很气馁,同时也发现了中队长那边沉重的呼吸声,“中队长,你怎么了,是不是肚子又不舒服了?”

“先不要问这么多,我们快闪吧!”赵隼鹰的眉头都扭到了一起,现在他可不想再为自己增添一个记录,以他的状态,开始完全是运气,如果被美国人追上来,他们想跑就跑不掉了。

宋世平也知道现在必须要溜了,赶紧跟着中队长降低高度,两人几乎是贴着地面向基地返航,因为没有办法接受导航信号,通信系统也出了故障,两人只能够借助战机上的惯性导航系统,向着大概是基地的方向飞去。

如果说到逃跑,最大速度能够达到2.2马赫,低空速度也能够达到1.2马赫的F-15绝对比F/A-22厉害,因为F/A-22虽然能超音速巡航,但是极限速度却只有2.0马赫,在低空能够达到1.1马赫就很不错了。而且在这种超低空,任何导弹都不容易命中他们的。所以逃跑开始之后,他们也就摆脱了危险,那些在他们头顶盘旋的F/A-22即使能够发现他们,也只有干瞪眼,AIM-120是无法攻击那些高度在50米以下的战机的。

返航虽然没有受到追击,但是并不顺利。失去了导航,他们只能够摸索前进,而且赵隼鹰的腹痛以及越来越严重。只飞了20分钟,赵隼鹰就把飞机交给了自动驾驶仪。如果是换着了别的飞机,他是不敢这么做的,也就只有本来就打算用做低空突防的F-15能够在这么低的高度使用自动驾驶。

宋世平知道中队长可能坚持不下去了,心里简直如火在烧一样,在他心里,中队长比大队长更亲热,因为他们已经合作了好几年,中队长也更和蔼,更平易近人。而现在中队长有困难,宋世平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就一直伴飞在中队长旁边,并且一直关注着中队长的情况,祈祷着能够迅速的回到基地。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聂鹏举他们已经把赵隼鹰抬了下来。后降落的宋世平更直接,根本就没有管什么规定,直接就把战机滑到了这边来,一跳下战机,就焦急的跑了过来。

“你们让一让!”一名脸色严肃的医生推开了这批焦虑的飞行员,一看伤员还有气,马上吼道,“你们都让开,现在由我们来负责!”

所有人都愣在那,并没有走开,毕竟他们都担心自己的战友,而赵隼鹰平时在大队里的人缘是很好的,这时候,大家更不想走开了。

“你们没听到吗?”医生看起来火很大,“现在我们要对伤员进行抢救,他们都走开,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你们负担得起吗?”

“大家都回去,这是命令!”聂鹏举也不想走,但是现在他们不得不离开。

等到所有队员都有点不舍的走开时,聂鹏举看到宋世平还在那发呆,马上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走吧,回去给我汇报你们这次的经过!”

宋世平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将中队长击落F/A-22的事情告诉大队长,赶紧擦了下眼睛,跟着大队长走了,但是他的一颗心却全都系在了中队长的安危上。


沙地里,程龙稍微移动了下已经麻木的两条小腿,并不是沙地不柔软,而是因为温度变化太大,而且连续那么爬着好几个小时了,即使是特种兵都会觉得不大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让程龙感到了半分担心,按照常理,那些2个半小时前出发的F/A-22战斗机也应该返航了,它们携带的燃料最多就够飞3个小时,如果要留下一定的余额的话,那现在应该回来了。但是,直到他移动双腿的时候,仍然没有看到东方或者北方的天空中出现战斗机的影子。

天色已经开始变亮了,黑暗即将退去,如果那些F/A-22再不出现,那就必须要在白天发动袭击,那么这就将增大行动的难度,即使能够完成任务,恐怕能够撤出去的队员也不会很多!

程龙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虽然气温很低,但是他隐蔽的地点就如同一个小型的温室一样,身体散发出来的热量根本就传不出去,如果不是程龙忍耐力特别好,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从吸管里喝了口水,程龙拿起了小型望远镜,准备再次观察北面的天空时,突然地面传来一股微弱的震动,当他刚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两架F/A-22从他的头顶上掠了过去,那些美国战斗机是从西面飞回来的!

程龙很是疑惑,空战是在东北方发生的,怎么这些美国战斗机从西方回来了?原来这批美国战机在与中国的战斗机打完空战之后,并没有急着返航,而是退到了2线,执行巡逻任务,最后才返航,所以也就是从西面飞回来的了。

虽然惊讶,但是程龙绝对不会浪费他等待了好几个小时的机会。前面2架是没办法对付了,但是他也不担心,因为在跑道到的那一边,还有着两个小组在等着这些美国飞机呢。

当第二架F/A-22在2分钟后从程龙头顶上的掠过的时候,程龙手中的那把WS-2已经准备好了。电子测速系统已经将提前量转移到了瞄准镜的准心上,现在不需要狙击手在人为的进行提前量,也算是降低了狙击手的负担,当然,更是降低了狙击手的门槛。程龙还有点不适应这种新式的瞄准方法,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特种兵,任何一个射击动作都已经成为了本能,而要刻意的改变某种动作,那还是在为他制造困难呢!

虽然动作不那么的流畅,但是在两架F/A-22向前冲了大概400米的时候,程龙就已经瞄准了左面那架F/A-22两具尾喷管中间的连接处。那里是控制矢量喷管的地方,如果被击穿的话,那么肯定能够干掉F/A-22。当然,因此还能够间接的破坏发动机与油箱,引爆了战机携带的燃料,恐怕连飞行员都逃不掉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程龙扣下了扳机,随着肩膀被猛烈的一震,接着巨大的枪声让程龙的耳朵在5秒钟之内什么都听不到。

程龙几乎亲眼看到那架受到攻击的F/A-22喷出的尾焰一阵剧烈的扰动,接着速度只有300公里不到的战机猛烈的震抖了起来,随即猛的一头栽到了跑道上,在这种情况下,飞行员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除非他是钢铁之身。

右边的关少良的枪声之慢了3秒钟,程龙没有听到,只是觉得地面又是一震,就知道关少良也开火了。而受到他攻击的另外一架F/A-22命运也好不到哪去,被那发穿甲燃烧弹打穿了油箱,即使是自封闭油箱,但是一个小小的缺口,就足够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了。战机在跑道上滑行了50多米,就爆炸燃烧了起来,而那上面的美国飞行员就要幸运得多了,在爆炸之前,已经从战机里弹射了出来。

5秒钟之内,所有的小组都开火了,20来把重型狙击步枪在这个时刻所造成的破坏绝对比20门大炮要厉害。最先降落的2架F/A-22已经在跑道的尽头停了下来,它们还是没能逃过灭亡的命运,两发穿甲弹直接打到了侧面的弹舱里,两枚没有发射的AIM-9X导弹诱爆直接将自己的主人送进了废铁回收站,而那两名美国飞行员几乎没有任何逃离的机会。

天空中,第三批准备降落的F/A-22似乎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愣了一下,这一下,已经足够让它们付出沉重的代价了。至少有3个小组的6把重型狙击步枪锁定了这两个目标,虽然12.7毫米枪弹的破坏力比不上导弹与机炮,但是却更精确,造成的破坏也就更大。两名美国飞行员放弃了徒劳的努力,将自己的生命放在了第一位,几乎同时从战机里弹射了出来。而空中另外的F/A-22似乎认为这并不是一处安全的地方,在几枚特种兵发射的单兵防空导弹的追逐下,向另外的机场飞走了。

地面上的那些机场设施也没有得到半点安全。一辆整准备给战机补充燃料的油罐车第一个被打爆炸,接着,油库也因为窜过去的火苗被引爆,停在地面上的两架直升机与一架运输机成为了大家争抢的目标,几发拖着红线的拽光弹直接就钻了进去,宣告了这几架飞机的死刑。

程龙在干掉了机场导航雷达之后,立即从地上跃了起来,队内的通信系统早就已经打开了,他一边向后方撤退,一边叫道:“撤退,按计划撤退,不要恋战!”

枪声稀疏了下来,队员们已经开始有秩序的撤退了。从攻击开始到撤退,持续的时间不足5分钟,如果仅仅从价值上讲,这肯定是任何一个国家特种部队收获最大的五分钟,而这也绝对是开战以来,美军损失最惨重的五分钟。五分钟内,美军士兵肯定都被这猛烈的打击蒙了头,但是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就没有那么容易撤退了,所以现在程龙他们已经达到了目的,那么就赶紧溜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