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五)

HimalayaRange 收藏 0 0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9—5


奔袭宁国的战斗一点都不好看。部队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来到宁国府的城下的,打前锋的是戴钟的特战排和近二百名新兵,他们都穿上了元军骑兵的盔甲,还打着元军的旌旗。守城门的老弱士卒将城门大开,毕恭毕敬地迎接骑兵老爷进城。


当年宁国府在几个月里几经易手,十分热闹。先有皇室宗亲弃城而逃,知府严绍卿投降元军。后有张世杰部将夺回宁国府,又后被元军攻占,还战死了一名皇室宗亲。如今宁国府的三位元廷大员都聚在府衙大堂,他们都被捆绑着,而且还跪着,堂上的人物是没有什么威风模样的贾迩冶,他没有拍惊堂木。


汉人大官是严绍卿,他面如死灰,颤栗不已。蒙古人达鲁花赤桀骜不驯,心有不服。回回人同知东张西望,寻找生机。贾迩冶在欣赏三人的表情。


“呃,给严大人松绑看坐。” 贾迩冶终于开口说话了。


“啊?”严大人甚感意外,赶忙磕头谢恩,然后用半个屁股坐在一名战士给他端来的凳子上,仍然是战战兢兢。


“严大人,不必害怕。大人是有福之人,理当有坐。”


严大人不知如何回话,呆呆地望着贾迩冶。


“严大人,这几年日子过的可好。”


“托将军之福,还过的去。”严大人晕头转向喔。


“咳咳。严大人,这几年可有苦楚?”


“啊?这···。”严大人扭头看看达鲁花赤,欲言又止。


“唉,大人有苦就诉吧,那个鞑子已经奈何你不得了。”


严大人又看了达鲁花赤一眼,“回将军,下官没有什么苦楚。”


“唉,大人是有福之人,为何如此胆小。好吧,来人,将这个鞑子悍匪和这个色目贼人各打四十大板。呃,不可打死打残了,还要留着干活呢。”


一顿大板之后,达鲁花赤和同知被拖走了。贾迩冶说道,“严大人,鞑子敲诈了你多少财物?”贾迩冶知道蒙古人和色目人都十分贪婪,连同僚下属的钱财也巧取豪夺。


“回将军,都是些身外之物,不值一提,再说人家还给了个色目人小妾作为交换,是买卖,不能算敲诈。”


“哦,那就不必从没收的鞑子悍匪和色目小贼的财产中归还大人的财物了。严大人,继续做宁国知府如何?”


“啊?下官乃有罪之人,怎敢继续为官。”


“唉,严大人官运亨通,当初大人是宋廷知府,如今是元廷宁国路总管、宣慰使。现在本将军要大人继续为官,为何就推辞不受了?”


“啊?下官遵从将军之命。”严大人汗如雨下。


“这就对了嘛。哎,大人不想整治酒席,请本将军给大人压惊吗?”


“啊?下官这就整治酒席,请将军给下官压惊。”


酒席之上的故事很是乏味,无非就是严大人表示动用府库给军队提供钱财粮草,贾迩冶为了建立良好的军政关系不能推辞。现在造山补叙这段时间集结在浏河和崇明岛的水陆大军以及临安前线发生的事情。由于本书主角贾迩冶身在皖南,发生在江浙的故事只能用春秋笔法简略叙述。读者如果对那些故事的细节有兴趣,造山建议读者阅读《项飞回忆录》和《金无忌传》这两本书的有关章节。


就在贾迩冶攀登黄山,在光明顶上自我陶醉的那天,项飞帅领集结在浏河和崇明岛的全部水军大小战船以及两个陆战团和刘芒团南下舟山群岛。五艘战舰、三艘武装商船和六百余艘小战船于翌日浩浩荡荡地到达舟山群岛,捕获了三十余条元军小船,登陆占领舟山、岱山、金唐山、大衢山几座大岛。在元军水军主力南下福建广东之前,这里曾经是六七万元军水军的集结之地,几座大岛上的元军营寨拾掇拾掇还可以使用。


在水军收拾大小岛屿上的少量元军守营部队的同时,刘芒团、两个陆战团和情报资源司令部的两个特勤排在在镇海登陆。项飞忙着和钱进、张顺水等水战将领部署水军,研究消灭元军水军主力的方案,精心设计战场。登陆作战的三个团在刘芒的指挥下攻占了明州,随后又拿下了奉化。两个特勤排开始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活动。


就在浙东登陆行动开始的同一天深夜,无忌指挥本师的三个团、三个直属团和闵烟师的荣广野和炮兵教导大队突然包围了余杭,拂晓时发动了炮火打击,十个炮兵连刹那间将城墙上的守军消灭的干干净净。攻入城门仅仅一个时辰,一万余元军被全歼。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这支两万余兵力的骑兵部队先后拿下了德清、湖州和长兴。现在无忌师的李大逵团、桂进门团、开合师的叶涛团和炮兵教导大队驻守余杭和德清,临安岌岌可危,其余部队驻扎湖州和长兴。


白秀才等五名情报人员分头出发了,几天后无忌指挥三个直属团和荣广野团先后攻占广德和建平(郎溪),湖州和长兴由秦玉团驻守。范广师驻扎宜兴和溧阳的两个步兵团分别移师广德和建平。随后吕铁头团及驻扎宜兴和溧阳的两个特战连来到宁国。


“都督,接下来打哪里?”这是吕铁头见到贾迩冶后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现在哪里都不打,先消化这一段时间得到的果实。新打下的地盘需要建立新政权,新兵需要送到苏北和胶东去组建训练部队,战马需要送到潍州去装备骑兵独立团。铁头,警卫营有二百新兵,你挑选一下,组建一个大小炮混合的炮兵连,由你的炮兵部队训练他们,军官和骨干炮手从你的部队调换。”


“是。都督,你调来了两个特战连,是不是有什么行动?”


“嗯,我打算再往南渗透,捞点便宜,顺便看看地形和交通条件。”


“都督,现在我们几个主力团都聚集在这一带,想攻占哪里还不是一句话。”


“暂时别动,我还打算必要时将这几只骑兵部队机动到临安前线,打下临安。”


“都督,现在打临安也不是费事的事情,为什么不打呢?”


“我希望南方的元军去救临安,现在不能取临安。”


见到吕铁头的第二天贾迩冶出发了,队伍里少了二百新兵,多了两个特战连。贾迩冶现在没有花儿搂腰贴背的待遇了,原因是花儿会了骑马。花儿的坐骑是一匹老马,性格温顺,对花儿骑在背上感到十分惬意,但是没有非分之想,花儿的坐骑是一匹去势的老马。老马比贾迩冶要纯洁的多。


花儿不仅学会了骑马,而且还学会了射击,贾迩冶的步枪现在斜插在花儿的马鞍上。缓慢行军的队伍里响起了枪声,破坏纪律的人是花儿,没有人忍心责备她。当花儿的马脖子上挂上三只野鸡和两只野兔时,花儿在换弹夹,贾迩冶叹气了,“花儿,你打的猎物不值一颗子弹,见到野猪再用枪打好吗?”


“宝爷,这不是鸟枪吗?花儿打的可是野鸡和野兔啊,比小鸟大喔。宝爷,这鸟枪比花儿爹爹的鸟枪好。”花儿听杨无过称呼贾迩冶为宝兄弟,已经自作主张地称他为宝爷了。


“花儿,你为什么不用钢弩打猎呢?钢弩比鸟枪好玩喔。”弩箭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子弹只能回收弹壳,何况花儿根本就不搞回收。弹壳是铜做的,铜就是钱啊。


“不,钢弩没有鸟枪打的远,不好玩。”贾迩冶只能再次叹息。


部队沿河而上,道路越来越差,越来越险,很多地方实际上没有路,怪石嶙峋,不得不下马步行,还得小心翼翼地牵着战马。午后部队登上了分水岭,这里反而比较开阔平坦,有个小小的村落,只有六户人家。下午大多数战士在扎营作过夜的准备,部分战士四散开来,他们去打猎了。花儿也加入了打猎的队伍,花儿的父亲是个猎人,被狗熊咬伤后还能爬回家,但还是死了。花儿的母亲绝望而死。


傍晚时打猎的战士陆续回到营地,他们带回了一头野猪,一只老虎,还有许多野鸡野兔。野猪是被花儿一枪击毙的,老虎是只华南虎,身体里有三颗子弹头和四只钢制的弩箭。有只弩箭击碎了老虎的腿骨,但是弩箭没有变形。贾迩冶知道后世华南虎是受保护的珍稀动物,但他晚上吃老虎肉时一点内疚的感觉也没有。


“宝兄弟,为什么下午时你说不往前走了,你不是要到徽州去吗?”晚饭时杨无过提出了问题。


“大哥,今天上来是沿着河沟,明天下去也是沿着河沟,你不觉得这条路太难走吗?”


“这点困难就打退堂鼓,这不像宝兄弟的作风喔。”


“大哥,我这是以退为进,明天我们绕道旌德,从那里也可以到徽州去。”


“那要往后退,还得绕个大圈子,宝兄弟,你这是舍近求远,是愚人之举喔。”


“大哥,到徽州去不是目的,只是过程。过程复杂些不是更有意思吗?”


“唉,不知道你搞什么鬼。走着看吧。”


天黑透了,是睡觉的时候了,杨无过离开了,屋子里之剩下贾迩冶和花儿。这间屋子是全村最好的屋子,去年秋天翻新的屋顶稻草还散发着清香。贾迩冶和衣而卧,拉过被子的一角盖在肚子上。花儿吹熄了油灯,脱去外衣钻进千缝百纳肮脏而又潮湿的夹被里。两种适应能力,两种心灵,你赞美哪一种,鄙视哪一种,或许你另有感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