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三十一章 起义(三)

找爱的人 收藏 2 4
导读: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三十一章 起义(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齐齐哈尔城防司令部内,武其雄正在那里认真的思考着自己、兄弟以及自己所带这只部队的出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思考这个问题了,面对于来自日本人和复国军的压力,武其雄知道,双方与其说是看中他这个人,不如说更看中他手里的那几万人的部队。自从上次所谓的:齐齐哈尔防御战胜利后,复国军那边便有人开始与自己接触,通过一些谈判,武其雄已经基本了解了复国军方面的意思,而且他作为一个中国人也很愿意与复国军方面合作。但是自己是这么想,自己的兄弟会怎么想手下的弟兄们又是否愿意跟自己走呢?对于这些问题,他武其雄不得不慎重考虑。同时为了试探复国军方面的诚意,他故意撒谎说自己的一些亲人被日本人给扣押了,要求复国军方面予以解救,以此试探复国军方面的诚意。

正在这时卫兵进来报告说日本顾问请求进见,这边话音还没有落,就见一个日本军官走了进来,怒气冲冲的问到:“武司令,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兵配合板垣将军攻打天云县?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我将按照帝国军法制裁阁下,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念袍泽之情。”

听到这里,武其雄把桌子一拍,阴沉着脸说到:“告诉你,在这里我是司令。现在这样的情况你让我怎么发兵?部队在齐齐哈尔都无法征到足够的粮食,这一出去打战没有饭吃,你让我怎么打,粮食一天不到,我就一天不发兵。而且现在周边的情况还不稳定,万一我们这边一发兵,那边就开始攻打齐齐哈尔,一旦齐齐哈尔失守了,这个责任是你负还是我来负啊?”

板田顾问听到这里,非常不服气的回敬到:“武司令,你只管发兵就是,如果齐齐哈尔真有什么事情发生都由我一人来承担便是。”

那边话音刚落,就听见武其雄立即反击到:“你负?你凭什么负?你有这个资格负吗?告诉你,齐齐哈尔的城防司令是我不是你,出了事情上面只会追究我的错,而不是枪毙你,好了,出兵的事情容我再考虑下,卫兵,送板田顾问回去。”

见武其雄依然是振振有辞,板田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回答来,便只好惺惺而去的离开了城防司令部,卫兵答应着将这个顾问给送走。房间此时变的安静了下来,武其雄正准备拿笔写点东西,就见卫兵再次走了进来说到:“一三五师师长武其勋和一四三师师长武其斌说是有急事找司令。”

听到是自己的两个兄弟找,便对卫兵点点头,示意让他们进来便是。见司令答应了,卫兵快步走了出去。眨眼的工夫,两个身穿军装,肩抗少将军衔的军官快步走了进来。

在等卫兵将茶水送了上来后,就听见武其雄说到:“我有重要事情和两位师长商量,其他人如果要见我,就说我身体不适,一律不见。”卫兵答应着出去了,并且把门关紧。

见卫兵出去了,武其勋急忙说到:“大哥,二哥,最新情报哈尔滨方面开始动手了,这次加上钱誉的部队,日本人一共出动了将近十万人,而且是由板垣征四郎亲自带领,这下天云县可热闹了。大哥我们是不是也跟着动一下,不然~~~~~~~~~~?”

武其勋还没有说完,老二其斌就打断了他的话说到:“不然怎么样?是不是手痒啊?不要忘记他们也是中国人,你我还有大哥当初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的,不是为了屠杀自己同胞的。大哥,要我趁着现在不然反了啊,反正齐齐哈尔的小日本也不多,只要大哥一声令下,我出动一个团就可以全部解决啊。MD,早就看那些家伙不顺眼了。还有那些狗汉奸,一个个就知道狗占人势。什么东西啊?”

听到这里,武其雄依然没有说话,只是从桌子上的烟盒中拿出了一根香烟,点燃后淡淡吸了口,然后一脸平静的说到:“想你我兄弟三人,当年从死人堆中爬了出来,也算是命大。转眼之间你我现在都身处高职,现在我们考虑事情不能只从一个方面去考虑,毕竟我们身后不管有妻儿,还有那么多兄弟跟着咱们。凡事多考虑,多思考下。好了,你们都回去吧。”说着便摆出了一付送客的架势。

两兄弟见大哥都发话了,也就只好照办,这时其雄突然说到:“其斌啊,明天舅舅会来,你去接一下,人家打老远来一次不容易,可别怠慢了人家,知道了吗?”

武其斌就是一愣,因为在那次大屠杀中,整个家族也就只剩下三兄弟了,现在突然冒出个舅舅,这可真有点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见武其斌愣在了那里,武其雄便补充到:“你也别多问,明天你就去东门守着,我的副官会告诉你谁是我们的舅舅啊?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武其斌哦了下算是做个答应,然后便带着武其勋离开了兄长武其雄的办公室。但是心里则在这里思考着:舅舅?我们还有舅舅吗?就算有舅舅,那我也应该认识啊,怎么让一个外人给我指认啊,他要是万一指认一个三岁的小毛孩说他是我舅舅,我是喊还是不喊啊。哥哥,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哥哥的命令还是要执行,毕竟与私,他是自己的哥哥。于公,他是自己的直接上司。

在走了两天的山路后,许崇生终于来到了齐齐哈尔的城下,想起那天所发生的一幕,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如果不是当地游击队的及时出现,恐怕自己还真要阴沟翻船了。下次还是多提防点好,毕竟这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世界,边想边走就来到了城门口。

这时一个声音喊到:“站住,你干什么的?来城里做什么啊?”

许崇生立即醒悟了过来,笑脸答到:“我是收债的,这次是来为刘老板收债。”

说着许崇生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人,头带宽边帽,上身一件松宽的白色外套,腰扎一条宽腰带,下面穿一条黑色的大头裤,肩膀上还挎着盒子炮,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人。

那人在此时也开始打量起许崇生来,头上是一顶宽沿的礼帽,一身的长褂,肩膀上背着一个蓝布小包袱,见许崇生说是收债的,便说到:“既然是收债的,那么给我帐本看下,是那家的老板欠了你的债啊?”

见那人问了起来,许崇生笑眯眯的回答到:“哦,不是欠我的,是欠我们东家的,是城北张掌柜的药店在去年欠下的旧债,最近我的东家手头有点紧,所以就派我来催下。”那人见许崇生对答入流,便不在做声了。

许崇生依然一脸的笑容站在了那里,突然就见那人一把抓住许崇生的手往上一翻,许崇生故意借着这个机会往地上一跪,嘴里则不段的喊着:“哎哟~~~~~~~,哎哟~~~~,哎~~~~~~~哟,疼~~~~~~~~,老总,放手啊,疼~~~~~~~~,疼死我了。”

那人见许崇生这样了似乎并没有放开的意思,而是继续抓着问到:“说,你到底是谁?做什么的?”

许崇生此时故意挤出眼泪,而故意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叫喊到:“疼~~~~~~~~~,老~~~~~~总~~~~~~~~~~~~,疼啊~~~~~~~~~~~,求你了,放手吧~~~~~~~,哎哟~~~~~~~~~,疼死我了。”

那人刚准备继续追问下去,就感觉自己的一只手突然别人抓住了一般手,只感觉有人一用劲,那人的眼泪立即流了出来,高声叫喊到:“哎哟~~~~~~~~~~~~,谁啊?疼啊~~~~~~~~~~哎哟~~~~~~~~~~~,TMD,这是谁啊?”

而这时因为疼痛,他已经松开了握住许崇生的那只手。那人边喊边转过头去,发现抓住他手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四三师的师长武其斌。

那人一边忍着了疼,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到:“原来是武师长啊,不知道到我这一亩三分地来有何指教啊?”这时就见武其雄的副官走了上去,慢慢的将许崇生给扶了起来,然后彼此用眼睛对对方进行了确认,便没有再说话。

而这时就听见武其斌说到:“哦,原来是黄队长啊。没有什么,在房间里面闷久了。所以出来散下心,发现这里有热闹看,所以过来看下。”

这时就听见那副官将许崇生给扶了起来后,帮忙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两人在彼此对视了一会,就见卫兵突然惊讶的喊到:“舅舅?你怎么来这里了啊?我是三狗子啊,您难道不认识我了啊?”

许崇生立即反应了过来,在装模做样的端详了那人好长一段时间后,才惊讶的喊到:“原来真是三狗子啊,这么多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啊。对了,你娘亲还好吗?三狗子啊,和这位老总说下,让他放你舅舅我过去吧,东家还在等着我回去交差啊。”

武其斌见到此没有多说,他知道情况有变化,所以不再多说什么,但是在心里却嘀咕开了:得,这下不要我喊舅舅了。

那人见到此,立即笑眯眯的说到:“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啊,误会,完全是误会啊。”

见黄队长这么说,武其斌送开了手说到:“黄队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走了,不知道是否可以吗?”黄队长一边糅了糅那只还在疼的手,一边笑眯眯说到:“武师长,你慢走,小的改天再向你赔不是啊。”

武其斌刚准备走,就听见有人在身后阴沉的喊到:“站住,武师长什么时候换了副官啊?这个人我看着怎么这么陌生啊?”

武其斌转过头去,发现说话的是搜索队副队长的严亲,见到此人正朝这边这边走来,武其斌心里暗暗的嘀咕的到:这家伙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搞不好要坏事。然后看了后面一下,意思是说:“等下,看我的眼色,如果情况不对,你就立即开枪。”身后的卫兵们都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对武其斌暗示的回复。

在略微调整了下心情后,就见武其斌说到:“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严亲,严副队长啊,怎么?我换个副官还要象你汇报不成?你TM当你是谁啊?阎王老子吗?”见武其斌一脸的不高兴,严亲立即意识到,如果真的闹翻了,绝对没有自己的好处。

于是便立即笑着说到:“那能啊,只是觉得这位兄弟觉得眼生的狠,所以就随便问下啊。武师长,您别太介意啊,这也是小弟的职责所在。”

见严亲这么说,武其斌不愿多纠缠,便淡淡的说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你小子以后最好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城门口,而副官和许崇生则在卫兵们的护卫下,紧紧的跟在了武其斌的身后离开了城门。

上了武其斌的小车后,副官一把握住了许崇生的手,激动的说到:“许处长,你怎么亲自跑来了啊?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啊。”

许崇生笑笑说到:“危险,现在象我们这样的人在那里不危险啊。但是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啊,你说呢?”

听许崇生这么说,那个卫兵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车内暂时变的安静了下来。大家彼此开始琢磨起自己的心事来,而一头雾水的武其斌实在憋不住了,便转过头问到:“喂,你们是什么人啊?”

听到武其斌这么一问,许崇生一下就愣住了,而副官也没有想到对于自己的情况,武其斌是一点都不知道,这实在是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见他们两人都不做声,武其斌再次问到:“说话啊,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大哥可是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许崇生听到此没有再说话,而副官只是淡淡的说到:“既然你大哥什么都没有告诉你,那么你还是去问你大哥。我想你大哥武司令会告诉你的,其他的我就不好再说了。”听到了这番说了等于没有说过话,武其斌心里的疑惑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不少。但是再问,他知道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干脆还是等回去后直接问大哥,这样是最可靠的,想到这里武其斌便不再做声了。

汽车在齐齐哈尔城防司令部内停了下来,在卫兵的一路带领下,许崇生跟在了卫兵和武其斌的后面。来到司令办公室,见武其雄正坐在了那里,人没有动,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见到此,副官轻轻的走到了武其雄的身边,小声的说到:“司令,我舅舅到了。”

听到此武其雄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到:“恩,知道了,你先安排你舅舅休息吧。一切事情中午吃过饭再说啊。”

副官答应着将许崇生给带了下去,房间内只剩下武其雄和武其斌两兄弟了,而此时的气氛也变的有些不和谐,似乎空气已经凝固住了,武其斌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听见武其雄说到:“好了,二弟,什么都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一切了。我这还有事情,你就先回去吧。”武其斌见兄长已经发出了逐客令,也不好再怎么说,于是便带着一肚子的困惑与疑问离开了齐齐哈尔的城防司令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