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四)

HimalayaRange 收藏 0 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9—4


部队在泾县驻扎了五天,无奈啊,元军的动作太慢了。有三百多俘虏愿意继续当兵,但是萧德江只收下将近二百人,年龄太大的不要,身体看样子太弱的不要,三天里还学不会骑马的也不要。不愿继续当兵的发些路费遣散了,淘汰不要的继续给黄大人当兵,武器也还给他们了,当然好的武器是不还的。


贾迩冶现在舒坦极了,有少女精心侍候能不舒坦吗?嘿嘿,想歪了吧,思想复杂喔。所谓精心侍候就是饮酒时少女给斟酒,饮茶时少女给倒茶。饭是不用做的,因为黄大人天天请客,顿顿请客,盛情难却嘛,怎能不给大人面子。少女小名花儿,第三天时花儿给贾迩冶洗了一次衣服。贾迩冶说还要打仗的,现在不用洗衣服。花儿说将军大人的衣服太脏了,有失将军大人的威武和尊严。花儿含嗔薄怒,贾迩冶乖乖就范。唉,人是进化最快的生物啊。


贾迩冶心里过意不去,将黄大人的两个大酒杯送给花儿,说是区区薄礼,略表谢意,还望笑纳。酒杯是银制的,花儿说这是贵重之物,不敢收受。杨无过说别太客气了,这是常用的东西,你就收好吧。花儿虽然单纯,却也聪敏伶俐,将酒杯细心收藏。黄大人心里暗痛,脸上却是笑容可掬。幸亏没有将金制酒杯和玉制酒杯拿出来啊。


戴钟和萧德江同时来到县衙大堂,这是十分难得的事情,贾迩冶知道要告别黄大人的好酒好菜了。戴钟看了一眼醉醺醺的黄德鞎,低声说道,“公子,有重要军情。”


贾迩冶笑道,“但说无妨,黄大人也不是外人嘛,他和我们是有感情的。”


“是。公子,在宣城和南陵集结的元军都出动了。宣城元军已经到达杨柳铺,南陵元军到达葛林桥,两地骑兵五百余人马汇合在一起,已经到达马头街,距离此地四十余里。”


“元军骑兵为何没有抢占赤滩?”


“公子,北去出山的三条路都被元军堵住了,元军已经达到将我军堵在山区的部署。中路元军骑兵位置突出,驻足不前应当是等待左右两翼沿山路而来的步兵以便齐头并进。”


“呵呵,元军是小心翼翼啊。你们看我军是守株待兔好呢,还是主动出击好。”


萧德江急忙答道,“都督,我军主动出击,歼灭中路五百骑兵。”


“德江,上次消灭三百骑兵打的是伏击战,敌军未展开就遭到火力的近距离打击,这次人家可是有备而来,而且我军兵力优势不大喔。”


“都督,当年吕铁头将军以一个营的兵力全歼五百元军骑兵,还救出了李庭芝和姜才。警卫营拥有近二百长枪,战斗力更强,歼灭这股元军骑兵绝对没有问题。”


“吕铁头当年打的也是伏击,而且自己的伤亡一百多,我不想有这么大的伤亡。这次如果打中路骑兵,那可能是硬碰硬喔。”


“都督放心,我营与元军接触之前可以发射五轮长枪火力,加上钢弩射击,可以消灭大部分元军,短兵接触时还有短枪之利,伤亡一定不会太大。再说我营没有必要与元军对冲,如果元军不能果断冲击,还会再次遭到长枪火力打击。我营平时演练多以假想千人以上敌军为对手,如果这次伤亡过大,德江甘愿受罚。”


“呵呵,嗷嗷叫喔,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好,这是好事。嗯,你们看何时何地歼灭中路元军为好?”


萧德江答道,“都督,在开阔一些的地方为好,狭窄的地方部队不能充分展开,元军后队可以逃掉。”


戴钟答道,“公子,现在元军的位置最好,如果元军到达赤滩附近,三路元军实际上已经抱成一团,这对我军不利。”


“是啊,都督,如果我营配置炮兵,就不会有这个顾虑了,敌军抱成团正好可作炮灰。”


“呵呵,德江,这次打好了回去后我给你配置一个炮兵连,大型迫击炮十门,小型的二十门,需要的兵员可要自己找喔。”


“都督,现在已经有将近二百新兵了,都是机灵的小家伙。”


“嗯,好,你们行动吧,不用给我留警卫了,我和大哥在一起走就可以了。”


在这种场合一般不说话的杨无过突然开口说道,“宝兄弟,白秀才那五个弟兄也留下。”


萧德江说道,“都督,留下一个排吧,还有一百多战马需要照料呢。”


“嗯,可以。”有一匹马是骑士,有许多马是马倌。


戴钟说道,“公子,那些新兵让我指挥吧,我带着特战排和那些新兵从西面的小道迂回到元军后方,夹击元军。”


萧德江笑道,“正好,正好,老戴你就带去吧。我正愁他们碍事呢,那些新兵留给都督我还不放心。”


戴钟带领部队先行出发,一个时辰后萧德江率部出发,随后充当马倌的警卫排的大部分也出发了。贾迩冶一行最后离开泾县城池,随行的人员包括杨无过、白秀才等五人、警卫排的十二名长枪手,还有花儿。黄大人太热情了,一直将贾迩冶送到城门外,显得十分依依不舍。贾迩冶说了很多感谢黄大人的好言好语,感谢他的盛情招待,感谢他的好酒好菜,感谢他知错能改,将花儿充公。最后贾迩冶对黄大人说以后还会来看望他的,然后扬鞭而去。


百密一疏啊,谁都没有想到花儿不会骑马。没办法呀,花儿只能和贾迩冶同乘一骑了。花儿第一次骑马,山路崎岖,人马颠簸,花儿紧紧的搂着贾迩冶的腰,生怕跌下马去。贾迩冶感觉好极了,身后飘来的阵阵清香使贾迩冶表现的像个威武的骑士,骑马的能力骤然提高一百多倍,上坡下坡如履平地,花儿将贾迩冶搂的更紧了。贾迩冶更威风了,在崎岖的山道上纵马疾驰,越过了马倌和他们的马群,紧紧地跟在警卫营主力部队后面。


伍通过赤滩时放缓了速度,乡亲们夹道观赏这支熟悉的部队,许多小媳妇大姑娘向花儿投去嫉妒的眼神,花儿害怕这些眼光的锋利,将脸贴在贾迩冶宽阔的脊背上躲避能够杀人的眼睛。贾迩冶这时心静气韵,感觉敏锐,背部坚实的肌肉感觉到温暖又柔软的肌体的挤压。这种挤压一点也不令人反感。


赤滩到马头街这段路程要开阔的多,但是部队却放缓了行军速度,在行进中逐渐展开,这是攻守兼备的队形,不同射程的兵器得到最优的配置。虽然战马不再奔驰了,花儿却仍然紧紧地贴在贾迩冶的背上。贾迩冶感觉到了花儿心跳的节律。


元军骑兵在村镇南面的河滩上摆出防守队形,看样子人家早有准备喔,防着贾迩冶的部队从这里逃之夭夭呢。一道障碍挡住警卫营的去路,障碍的材料是木头、床板和其他家具。虽然材料不符合标准,工程却做的认认真真,可以有效的阻止骑兵的跳跃和冲击。障碍物后面是没有骑马的骑兵,两翼是骑马的骑兵,人家也是攻守兼备喔。


萧德江笑了,队形略作调整,两翼是骑马的骑兵,中间是没有骑马的骑兵。成心跟人过不去嘛,干嘛学人家嘛,就不能搞出一点新鲜的创意吗?萧德江不管什么新鲜还是老套,学人家又怎么样,能打赢就行。部队在缓缓迫近敌阵,元军不动如山,二百余长弓手弯弓搭箭,一轮射击就会夺去许多战士的生命。


“花儿,下马吧,在这里休息一会好吗?”贾迩冶语调温柔,与战场的气氛格格不入。


“不。”花儿的语气坚定,与战场的气氛十分匹配,


“花儿,要打仗了,你不害怕吗?”


“不怕,刚才我就知道了,只要趴在将军老爷的背上,什么害怕的事情都没有了。”


战斗打响了,下马的骑兵是长枪手和钢弩神射手,弹丸和弩箭左右交叉地射向元军两翼骑兵。贾迩冶端枪射击,他没有下马。充当马倌的警卫排的十二名长枪手在贾迩冶身边也是骑在马上射击。元军两翼骑兵纷纷栽下马来。贾迩冶在瞄准镜里看见了元军千户惊愕的面孔,轻轻地扣动扳机,千户脑袋的左上半部分消失了。“tmd,老子是瞄准眉间的,这鸟枪需要校正了。唉。是不是钢火还是不行?”这是贾迩冶的自言自语。


“将军老爷,你的鸟枪好厉害喔,那个坏蛋的脑袋开花了,真好看呀。”花儿不惧血腥。


“花儿,你看清楚了?”贾迩冶吃惊了。贾迩冶的位置偏后,千户的位置在对方阵地也偏后,两者距离足有一百五十米。


“我看清楚了,那个坏蛋的脑袋像个砸烂的血葫芦。”花儿的视力真厉害啊,描述也生动准确。


贾迩冶打出五发子弹,换上新弹夹时部队已经发动冲击了。戴钟在第一声枪响时就在元军背后搞起了弓弩齐射。萧德江下令冲击时戴钟也下达了相同的命令。这时骑马的元军骑兵多不在马上了,长弓手的双手也不再弯弓搭箭了,有些弓手临死前射出了箭矢。


没有留下活口,这是萧德江下达的命令。萧德江充分地意识到元军对他指挥的警卫营的装备一无所知,否则不会摆出这种挨打的阵势。如果五百余骑兵全力冲击,这一仗不会只付出五名轻伤的代价。元军千户没有多大的指挥错误,千户设置的工事和兵力部署可以有效的阻止骑兵的冲击,予以杀伤后还可以发动反击。千户死了,部属全军覆灭,千户唯一的错误是不了解警卫营的武器装备。所以萧德江下令不留活口。一颗狠将之星正在冉冉升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