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四篇 东方日落 第八章 陆上猛虎

yuertou 收藏 15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等待是痛苦的,特别当等待的是一个必然失败的结局时,那更是让人痛苦。而现在,福建前线指挥部中的罗开以及那些参谋人员都经受着这种痛苦的煎熬。

“我们的部队都已经到位了吗?”罗开的表情很麻木,麻木得让身边的人都感觉不认识这个冷酷的上将。

“都已经部署到位了!”伍尚武身上也承担着巨大的压力,精神比罗开还要紧张,“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行动了吗?”

“好吧,按照计划行动,既然日本人来了,那我们就要好好的招待他们一下!”罗开点了点头,沉重的坐了下去。

原来,由美国志愿舰队护送的那支日本运输船队,在12小时之前,已经抵达了台湾,并且分成了3部分,分别停靠在了花莲,台东以及基隆港中。但是,现在这些日本运输船却无法马上把物资交到焦急的台湾军队手中,因为这三处港口已经在先前的战争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这支日本船队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威胁就到达了台湾,这点不但让那些日本人想不通,就连美国志愿舰队上的水兵都想不通,但是马上这些骄傲的美国大兵就兴奋了起来,因为他们认为是中国怕了美国舰队,不敢来拦截了。

在日本空军的掩护下,经过了12个小时的抢修,台湾的这三个港口都基本上恢复了使用功能。而且日本的第一批防空部队也都部署到了这三个港口中来,防止中国的弹道导弹袭击。但是,再坚固的墙都有漏洞,而这时候,罗开他们要利用的就是这些日本军队还没有完全展开,台湾在这三个港口中的防御部署还不完全的这个漏洞。

要想从数百架防空战斗机,以及严密的地面防空火力网中找到突破口,这是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且现在罗开手中掌握的空中力量并不多,大部分还用到了对前线战场的支援上,以求更快消灭还没有得到支援的台湾军队。所以,从一开始,罗开就放弃了直接使用战斗机来打击那些还在码头的军队与物资的计划,而选择了另外一种成本效益更高的方法。

在日本舰队还没有到达台湾之前,数万本用在台湾中部山区作战的特种部队基本上都撤了回来,只留下了一些部队勉强维持着战局。而这些部队就是罗开现在撒手锏。这些特种部队将在远程炮火的支援下,对这些港口进行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特种作战。而在他们的身后,是3个远程炮兵师的上千门射程在100公里以上的远程火箭炮,这些火箭炮将为他们提供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支持。

在这次行动上,罗开也面临着巨大的烦恼,或者说,他是在豪赌一场,赌输了,恐怕输掉的就不是这次战斗,不是那些特种部队,而是整个统一行动的顺利性,是今后更多将士的生命。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把罗开逼到了一条没有选择的道路上来,如果不赌,他是注定要输,赌了的话,还有一线的生机。

当这道命令发出去之后,所有参与这次行动的部队都积极的准备起了自己的工作,按照计划,一场前无古人的大规模特种战争即将开始了!


台湾中部,大禹岭附近,一片空旷的平野上,数百门自行火箭炮都已经早早的到达了自己的战位上,准备将炮管内的火箭弹倾斜到五十多公里外的那座港口中去。

这些火箭炮都是中国陆军远程炮兵部队的大口径火箭炮,而这个炮兵师的任务就是负责压制与摧毁花莲港内的设施,以及那些物资,如果能够顺带打击才上岸的日本军队的话,那更加的理想了。

对于这些射程超过150公里的远程火箭炮来讲,花莲与大禹岭之间的短短数十公里的距离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挑战性。而为了加强破坏与打击力量,这些火箭弹都减少了推进燃料,加大了战斗部。而为了对付那些分散在港口码头上的物资,超过一半的火箭弹装的是燃烧战斗部,里面装的高能燃烧药剂,即使是在水中,都能够将碰见的东西烧成灰烬。而为了对付那些设施以及人员,还有一小半的火箭弹装的是高爆战斗部。剩余的那些火箭弹都装上了子母型战斗部,目的当然是要造成更大的破坏,并且尽量打击那些登上台湾的日本军队的士气。

这个远程炮兵师原本是负责协助南方的部队,围困那支被分割出来的台湾军队。现在,当日本军队全面登上台湾岛之后,他们被用到了新的方向上来。而命令在4个小时前下达的时候,全师立即做出了最迅速的反应,所有炮口都调转了方向,并且获取了新的目标射击参数。

当师里的官兵知道了这次要炮击的目标之后,心情更是激动不已。不管怎么说,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岛上的民众也是中国人,也是炎黄子孙。所以,在以前的战斗中,说白了,是内战,是中国人自己打自己。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们要打的是日本人,是那些可恶的侵略者,这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也难怪这些憋了很久气的官兵一下把火都发泄了出来。

坐在一辆控制车内的莫辩聪中尉是某连的连长,在他知道了要对付的敌人之后,心情如同师里的每一个人一样,异常的激动。但是,当正式开始执行这道任务的时候,他已经变得非常的专著,非常的认真,一点都不敢马虎自己手中的工作。

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杨飞少尉,莫辩聪又把目光转向了战区情报显示屏幕。随着解放军装备的全面更新换代,他们也使用上了最先进的火炮控制系统,为此,莫辩聪他们这些中层军官还专门到了炮兵指挥学院进修了半年,以学习熟悉新式武器装备的使用方法。

“老莫,要来一根吗?”等待的时候是很无聊的,有点坐不住的杨飞递了根烟过来。很快,指挥车里就烟雾弥漫了起来。

抽着手里的烟,莫辩聪也稍微放松了点,绷紧的神经与身体都一下缓和了过来。对于杨飞那种私下不怎么在乎两人军阶差别的言语,莫辩聪也不怎么计较了。

“连长,怎么上面还没有命令,难道就叫我们这么等下去吗?”坐在前排的驾驶员兼通信员古鹰上等兵大概受不了车内乌烟瘴气的环境,咳嗽了两下,打开了通气窗。作为一名才到部队没有两年的士兵,古鹰还不敢像杨飞那样与连长说话。

“快了,这次上面应该是下了决心,既然日本人敢来,难道我们不‘招待’他们吗?”莫辩聪吐了口烟雾,又接着抽了起来,继续污染着车内的环境。

“这些小日本还真不怕死,难道他们还以为我们是旧中国吗?现在来台湾,他们简直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杨飞不削的吐着烟圈,但是神色中更多的是仇恨。

“反正他们想死,难道还不容易吗?”莫辩聪冷笑了一下,这时,屏幕上闪动了起来,他赶紧丢掉了手中的烟头,“快,命令来了,通知全连,做好发射准备!”

杨飞也迅速丢掉了烟头,把通风系统的功率开到了最大,并且将战斗信号发到了连队的8辆发射车上,顿时,气氛紧张了起来。

“目标参数传输完毕,准备发射!”看到新发来的目标坐标参数,以及需要使用的火箭弹种类,莫辩聪兴奋了起来,就如同能够马上手刃仇人一样。

本来,先前他们已经拿到了目标数据,现在得到的新数据只有一点点变法,这应该是侦察机或者是侦察卫星得到的最新情报。而不但两分中,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8辆发射车都已经做好了发射准备,目标数据也被输入到了火控系统内,并且被迅速的传输到了制导火箭弹的控制系统内,一切工作在不到五分钟内就完成了。

接下来的还是等待,但是这次的等待时间并没有多长,在莫辩聪第三次摸着夹在耳朵上的那根香烟的时候,上级发来的射击命令也到来了。

“全体注意,2秒间隔,射击!”莫辩聪毫不犹豫的把命令下达了下去,同时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

听到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啸声,古鹰上等兵升起了前面挡风玻璃外的防弹装甲,车内的三个人都能够看到外面的壮观场面了。

数百门火箭炮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进行齐射时的场景是非常壮观的,数千枚火箭弹带着长长的尾炎直扑向兰色的天空,留下的一道道白色的,如同缎子般的尾迹。想着数千枚火箭弹就要砸到那些侵略者的头上,恐怕没人心里不激动,大多数人都在祈祷,让这些火箭弹打得更准一点,让那些小日本付出更多的代价!


花莲港外,已经潜伏了近两天,两天之中都未曾休息过的那些特种兵似乎没有心情去欣赏后方那华丽的烟花,而是正在等待着这些强援的到来。

“现在做最后准备,5分钟后开始行动!”在后方的火箭炮发射出第一枚火箭弹的时候,行动开始的信号就已经由战场通信系统传到了这些前方的特种兵手中,而焉盛虎上校也迅速的给自己带领的“跃虎”答对的成员下达了命令。

为了这次的行动,这些“跃虎”队员已经在这潜伏了足足两天,两天之中,死神几乎一直陪伴在他们的身边。军港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最前方的队员距离码头不足2公里,正好在远程狙击步枪的极限射程上,即使离得最远的队员距离码头也不过5千米。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别的特种大队身上,而光是为了破坏花莲港,罗开就“大方”的部署了超过5000人的特种兵在这附近,而这些特种兵中,又以“跃虎”大队最为精锐,是这次行动的主力。

潜伏者的队伍无声的行动了起来,对于任何一名特种兵来说,这样的行动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在他们的任务中,随时都充满危险,随时都在挑战,不但是挑战敌人,还在挑战自己,挑战自己的意志与身体。

一接到命令,原本已经在伪装服下呆了两天,几乎就没有动过一下的童志文上尉如同灵巧的山猫一般的跃了起来,在那辆台湾军队的巡逻车才经过之后,就冲过了马路,朝着早已安排好的目标冲了过去。

童志文是1中队3小队的上尉小队长,不但他们小队,他们中队分到的任务就是在前面进行突击,而在他们的身后,有两个中队在为他们提供着掩护。

从这次袭击的安排上来看,焉胜虎按照常用的作战方法,将大队的人员分成了三部分,分别担任不同的角色。

1中队,也就是童志文所在的中队,主要的任务就是负责突击。尽管远程狙击步枪,重型火器能够造成巨大的破坏与威胁,但是很多目标,特别是高价值的人员目标却不是这些武器能够完全应付的。就算是科技再先进,战争的主要因素仍然是人,这点,在特种兵中不但不例外,还更加明显。而1中队,近200名战士进行突击的目的就是要发现与消灭那些无法通过远程打击方法消灭的目标。

2中队主要负责近距离的支援。这个中队的近200名特种兵几乎都携带了两种主战武器,出了手中握着的狙击步枪之外,还都背上了一把突击步枪,只是弹药携带的没有1中队队员那么多了。他们跟在1中队身后约200米的距离上,随时为前方的战友提供最及时,也是最重要的帮助。在城市战中,战斗环境是瞬息万变,远程支援火力是很难发挥出效果的,恐怕等那些炮弹或者火箭弹飞到的时候,战斗早已经结束了。所以,2中队的支持就显得格外重要。幸运的是,他们之间的配合已经很多次了,默契的行动,为最后的胜利提供了最大的保证。

3中队主要负责的是远程直射支援。这个中队近200名的特种兵被分成了近百个双人小组,其中一人携带一把重型狙击步枪,另外一人携带相关的观察设备以及自卫武器。他们的任务就是利用射程近2000米的重型狙击步枪,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上为前方的战友提供另外一个重要的支援。他们手中的狙击步枪不比一般的狙击步枪,不但能够精准的消灭人员,即使是对付装甲车都可以。当然,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消灭对方的狙击手,只有更好的狙击手,才能够最有效的对付敌人的狙击手。他们也在随着前方的部队前进,只是速度慢了很多,而且保持着一个非常远的间隔。

最后,焉胜虎手中还掌握着另外2个“跃虎”中队,这两个中队出了充当必要的战斗预备队之外,还将负责提供重火力支援,他们携带的远程反坦克导弹,将是对付台湾以及日本那些装甲力量的最有利的武器。另外,还有另外几个别的特种部队也受焉胜虎指挥,由于焉胜虎对这些普通特种兵们还不大放心,或者说是不愿意将到手的功劳分出去的缘故吧,所以只将这些部队用在了比较次要的地方。

在出发之前,童志文他们已经明确了自己的目标,2天的时间足够他们来慢慢的细分任务了。虽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但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成功,为了收到最大的效益,计划还是有的,只是在很多时候,还是被战场上的突然变化给破坏了。

出发不到两分钟,当童志文与同小组的四名队员正通过一处树林的时候,呼啸着的火箭弹从他们头顶上掠了过去。童志文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在晴朗的天空中,火箭弹刺过蓝天的痕迹并不明显,即使是他那双视力1.5的眼睛也看不大清楚,但是那种感觉,敌人即将遭到灭顶之灾的感觉仍然迅速的涌遍了全身。

从内心来讲,童志文对自己现在干的职业是相当满意的,在军队中,特种兵与飞行员是同等价值的兵种,其地位与身份超过了普通的士兵很多。就拿他们大队来讲,即使是一名最普通的队员,都是少尉军衔,拿到普通连队去,那就有很多人要叫他们首长了。但是当他想到后方那些远程炮兵的战友们按下按钮,就能够消灭大量的敌人,心里还是不免升起一点羡慕与嫉妒。

“保持警惕,继续前进!”童志文叹息了一下,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现在他想的只是那些台湾军队与小日本不要太脆弱了,还没等到他们赶到,就被摧垮了的话,那就亏大了。

小组五名成员又继续前进了,而在他们附近,有数十个这样的小组也都悄悄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着。他们一个个的眼神中透出来的是猛虎下山般的目光,心里带着的是要消灭那些入侵自己家园的侵略者的激动心情。


从早上一大早起来,沈云天就觉得气氛很不对,其实是从昨天夜里,他就一直觉得周围的环境改变了。

沈云天是花莲市的一名普通市民,25岁,爱好电脑与网络,而在政治立场上,他与大多数的台湾人一样,既不支持台独,也不反对台独。对他来说,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谁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收入,谁能够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社会环境,那他就支持谁。

虽然,说不上他个人为现在台湾的遭遇起到了多大的作用,但正是大多数台湾人都抱着这样的思想,所以才让陈水扁有了可趁之机。如果所有台湾人都坚持自己是中国人的立场,那陈水扁这样的跳梁小丑还有上台的机会吗?中国还需要使用武力来解决民族内部矛盾吗?

即使沈云天在大选中支持陈水扁的民进党,但是当战争一爆发之后,他就第一个后悔了。对于一名几乎生活在网上,而且依靠网络生存的现代年轻人来说,战争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毁灭,更多的还是精神上的折磨。由于台湾受到了全面封锁,几条连接外部世界的海底光纤都被切断了,即使没有被切断,台湾内部的通信系统都已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也没办法再进入网络世界。

昨天晚上,沈云天在无聊的玩了几局单机版游戏之后,就早早的睡觉了,也许战争给他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让他改变了夜间生活作息的习惯。但是他还没有睡到2个小时,就被不远处港口中传来的嘈杂声给吵醒了。

从他家二楼的窗户看出去,正好能够看到花莲军港的大部分,而当他披着睡衣起来时,正好看到一队队的大型运输船在夜色的掩护下,在月光下面驶进了港内。这时,他心情是兴奋的,毕竟战争给台湾平民造成的最大麻烦就是物资的极度匮乏,虽然军队仍然能够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供应,但是生活在民间的台湾人却深刻的感受到了战争的破坏力。粮食的价格几乎比和平时期翻了5倍,而且还是有价没市。尽管政府控制着粮食供应,实行配给制,但是黑市上仍然有大量的粮食出售,这些大概都是军队中那些发战争财的人偷出来卖的吧。而想到有这么多的运输船抵达了台湾,那肯定带来了不少的粮食,所以沈云天心情不免稍微好了一点,在追求精神上的满足之前,还必须要满足物质上的基本需要吧,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还有谁会追究精神生活呢?

但是,隐约中,沈云天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从战争开始之后,大陆军队就在严密封锁台湾,而他也早就听到了传闻,日本上次组织的海上支援行动最后遭到了惨败,几乎赔上了日本海军所有的舰队。但是台湾政府已经严密的封锁了所有的消息,他也无法肯定这些传闻的真实性。但是看着这么多运输船到了港口中来,沈云天在高兴之中更多了几份担心,如果因此受到大陆军队的猛烈打击,最后受到波及的话……面对死亡与饥饿,他还是更愿意选择饥饿!

一夜都被这种不安的心情困绕着,沈云天根本就没有睡好。一大早,他又被老妈给叫了起来,现在全城人都知道运输船队到了港口,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食物,谁也不愿意落后于别人,而沈云天的任务就是去抢到食物,越多越好。

当沈云天刚一离开家,才来到楼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尖锐的呼啸声,顿时神色一变。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他几乎听到过数十次,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能够听到这样的声音,这是大陆军队远程火箭弹飞行时发出的独特声响。但是,今天的有所不同,声音的频率不但更高,而且声响更大。

不到一分钟,脚下就感受到了轻微的震动,那是爆炸在远方的港口中传来的,很快,巨大的爆炸声也传了过来。与周围所有想去分点食物的人一样,沈云天在看把目光转向港口,发现视线被建筑阻挡住之后,迅速的向着不远处,已经有很多人的那个地方跑了过去。

当沈云天跑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成千的,脸上充满恐惧与失望的市民,看着无法突破人群之后,沈云天迅速转身向家里跑了过去。他并不担心市区受到攻击,这么久了,出了几次误炸之外,市区还从没有受到大陆军队的袭击呢。

一冲上楼,沈云天就看到父母以及两个妹妹都躲在了客厅中临时搭建的避难所里,惊恐的注视着窗外。亲人看到他平安的回来都松了一口气,比起儿子来说,就算挨点饿,那也没什么了。

沈云天对家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之后,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迅速的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望远镜,离开了网络世界之后,这是出电脑之外使用得最多的工具了。当他通过望远镜向港口中看过去的时候,眼中只有悲惨与毁灭,失望,不,几乎绝望的心情顿时笼罩了他的整个内心。

港口中,到处都是爆炸以及爆炸后的火焰与浓烟,天空中拉起了一道道的白烟,那是火箭弹最后留下的痕迹。而在港口中,更是一片狼迹。

已经被转移上岸的物资受到了最大的打击,数万吨来不及运到仓库或者分散的物资成了第一批的殉葬品,而这些物资被燃烧弹击中后冒起的浓烟几乎笼罩了整个港口。那些停泊在港内或者停靠在码头边上的轮船也没有能够逃过毁灭的下场,有的冒起了大火,有的整个规避,而海面上几个巨大的旋涡以及冒出海面的几根桅杆,表示着那里已经有船被炸沉了。

最让沈云天惊讶的是,码头上还有很多军人在逃避这场灾难。而从这些军人穿的军装上来看,他们并不是熟悉的台湾军人,而是有着同样外表的日本军人!有的军人逃过了第一波攻击,迅速的找到了掩护的地方,但是很多却没能够逃过这次的袭击,被直接炸死的已经很幸运了,因为他们不用受到身体上的折磨,而那些没有被炸死,只被炸伤,但是又不能再挪动的就太痛苦了,而那些被燃烧弹点燃了身上衣物的军人就更为悲惨!沈云天似乎感觉到自己听见了那些军人嚎叫的声音,想到即将被烧成焦碳的那些人,心里也有一丝的不忍。

难怪!沈云天心里感叹了一下,难怪大陆军队这次的打击会这么厉害,如果运来的只是粮食或者物资的话,大陆军队恐怕会考虑到他们这些市民需要食物,而不会发动这种毁灭性的打击。但是,现在这些日本军队自己赶来了,那情况自不一样,不管从哪种角度上来讲,即使大陆能够容忍台湾的一些做法,能够继续僵持下去,但是现在因为日本人的到来,那肯定是再无转圜余地了。这真是成也日本,败也日本!

看了几分钟,沈云天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他不忍再看下去了,心中充满着失望与绝望。看来这次的援助仍然解决不了大部分人肚皮的问题,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沈云天不敢想,也不愿想,到最后,恐怕台湾自己都会不战自败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