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五十五章 淞沪会战报复(七)

haoren5100 收藏 32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也许是敌人收到了什么风声,也许是鬼子吃错了药,就在小鬼头刚下去的同时,前后两面的武士和忍者同时对我方发起了总攻。

后面的我没时间观察,但是听那急促的机枪声和杂乱的步枪声,其中还时不时的来颗手榴弹(这个时期一般军队都用不起手雷)我就知道肯定激烈无比。

“小鬼头,小鬼头!”我急忙大声呼喊。

见小鬼头的脑袋一下子又冒了上来,闪亮着一双大眼睛盯着我,一看就知道是兴奋期待着心中答案的表现,我没好气的吼着:“你还在那看个屁啊!赶快给老子帮忙防守后面,手雷少扔点,最少我们三人一人留一颗。还看!看个毛,快!”

小鬼头这个时候把他的灵活表现的十分完美,在大声的回答:“好嘞!”后,一撑地身子就上来了,在一撩脚,一滚,再一撑地面,飞快的跑到了大背包处,给我和阿超抓了一把弹匣,各留下一颗手雷后,提起背包就跑到了另一边。抓起一颗手雷,伸着脑袋就往外看,还好这边多是忍者,都傻到了没用热兵器,还是以长刀和飞镖来攻打我方阵地。

小鬼头有了目标后,我估计他是兴奋的忘乎所以了,都使出吃奶的劲猛的一拉环,两手瞬间就成了一字型,但他没有感觉到不适应,而是裂着嘴对着下面就扔。

“轰!”

一颗和手榴弹爆炸时有些不同的声音两三秒后就响了起来,格外的刺耳。

下面的那些忍者也和前面的一样,都惯用于用烟雾弹开路,等敌人看不清时就大举进攻,而小鬼头从上面扔的这颗手雷爆炸后,就跟一个重物落地一样,让那些烟雾马上向四周散去,中间留下了一地的忍者和武士。

小鬼头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竟然就站在那对天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十分的开心和激动,笑了老长一下后他又摸手雷观察下面。

这更加肯定了我对他的评价:这小子绝对心理不平衡,爱杀人。

见他没有什么顾忌的又要扔手雷,我急忙大骂:“你个狗日的小鬼头,给老子节约点,先用枪打,听到老子说话了吗?”

小鬼头猛地回头对我一笑,但那闪亮的目光中透露出来的是,狼在吃东西被别人打扰了一样,绝对是吃人的目光。

我一愣怒火瞬间遍部全身:还反了天了,你个狗日的还敢跟我对眼。

于是我也眯起眼,运气的向他双眼看去,小而精的杀气,像实质化了一样向他扑去。小鬼头一个哆嗦就醒来了,知道自己刚才做的不对,马上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对我笑了一下。

我没有丝毫的退意,冰冷的说:“节约点用手雷,先用枪狙击一下,懂吗?”

小鬼头也不嬉皮笑脸了,严肃的回答了声“是!”后,马上从背上取枪,转身就搜寻敌人。

“怎么呢?刚才那么大的杀气。”阿超正在狙击敌人,见我回身用枪瞄准,小声的问我。

“没什么。”我不想回答。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对兄弟有杀气,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但我很快的就没时间去想,因为敌人大部队终于冲进前面的操场了。

流川上忍也是着急无比,前几次要不是部下拉着,估计他早就亲自带队冲锋了。刚收到敌人的增援部队已经进入了外围,人数都不多,但武器精良,素质很高,都善于躲在暗处打黑枪,这已经够让他着急的了,可前面的敌人阵地老是攻不下来,而且敌人的枪法十分精准,让他的部下受到了极大的伤亡,看到一个个自己人倒在眼前,敌人的防御阵地还在,谁都会和他一样的‘激动’。

敌人的增援近了,没什么时间在拖延,所以流川上忍下了最后的总攻,不成功就成仁。

我不知道的是,我所在的这栋大楼已经没几个完好之人,大多都受了伤。张铁林对长已经从四楼下到了一楼的左边机枪阵地上了,因为大多数兄弟已经牺牲了,包括那个一脸绵绵胡子的大柱子排长,他就牺牲在右边的机枪阵地上,是被敌人的飞镖打中了脑袋而忘。

好多好多的烟雾弹在操场里爆炸,浓的根本就别想看清下面的活动。

“呀子革革(冲啊!)!”流川上忍还是带着面具,不过他和所有的忍者武士一样,头上多了一条白布,白布正中心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圆圈,这是他们决死的意思。

所有能动的忍者和武士,包括那一百多名没受什么伤的日本军人,都发疯似的冲入了操场大院。还有几十名忍者从两侧悄悄的摸向大门。

机枪声,不枪声,喊杀声,惨叫声,哼呤声……无数的声音交杂在一起了,除了炮声外,这里和一个正规战场已经没什么区别。

情形如此危急,我急忙转头,见小鬼头又开始悄悄地摸手雷,还不时的瞄着我看几眼,见我转头,他立即缩手,装腔做势的拿枪瞄准下面。我气的直对小鬼头大吼:“你装个什么劲!给老子到这边来扔手雷,多多的扔,对准了扔,不需要节约弹药,那没必要了。我们能不能活着过今晚就看这一下的了。”

小鬼头见我没骂他,而是叫他过来扔他最喜欢的家伙,一手拿枪一手提包就急忙跑过来,蹲在我旁边就开始摸手雷。

我和阿超连瞄准器都可以不需要了,因为下面的敌人实在太多了,小鬼头每扔一颗手雷就能炸倒一大片,鲜血四射,血肉横飞,这场面不仅麻木了我们的神经,也激起了敌人的凶狠,双方都是不要命的死拼。

小鬼头一摸背包,没有手雷了,我和阿超的那两颗早就扔了下去,他只能暂时性的放弃了这种手雷炸野猪的激动心情,和我们一样开始用枪打。

敌人已经冲进了一楼,我方的机枪声哑火了,但是很快的就响起了一阵阵的手榴弹爆炸声,震的我们三人都站不稳。

“唰!”一个狙击手专用的大背包突然从那个小窗口中扔了上来,我和阿超急忙转身用枪指着。

一个穿着我方狙击手野战服的兄弟露出了上半身,全身都是血,跟本就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我们都注意到他的右手下半节没了,包扎处淤血粘合着很多飞尘,我们三人急忙要去拉他上来,他却严肃的对我们说:“我来传达张队长的命令:兄弟们先走一步,请三位兄弟保重。”

看来他是失血过多,他胸口急喘了几口气后,用那只左手向我们敬礼,我们三人都拿着枪对他敬礼,真的,这是我第一次真心的敬礼,因为我知道他的意思,下面的兄弟恐怕都在用自己的身体绑着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才有这么大的动静,我可以想象到那需要多大的意志和决心,我真的佩服他们。

“兄弟你快上来。”我就要上前拉他上来。

“不!我们那队人就剩下我一个了,活着也没意思,兄弟我反正是孤身一人,就先走一步了,再见!”他还是敬着礼对我们说,说完后又指着那背包说:“这里面是最后的弹药,三位兄弟保重。不过说实在的,你们的枪法真好,比我们队的人都厉害,我佩服。”

下面又有几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他努力的平衡了一下,看着我说:“能不能给我颗手雷,我想那家伙威力大点,给我垫背的人会多些。嘿!!!!”

我急忙抓起几颗手雷给他,忙问:“兄弟叫什么名字?”

他只拿了一颗,惨烈的笑了一下:“算了,整个分队的弟兄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的名字没什么意思,叫我第四小分队吧!保重!”说完他用嘴咬着环对我们一敬礼就消失在小窗口中。

我们三人急忙还礼,心中很痛,钻心的痛,眼泪也流了下来,心里默念了一声“保重,我不知道名字的兄弟们!”。我知道他那张惨烈的笑脸已经深深地印入了我脑海中,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了,我根本就不想忘记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