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鸡零狗碎的游戏闲人

tanghy0216 收藏 0 23
导读:水性伏花 jean手捧白瘦送的火红的玫瑰,与她绯红的脸颊相照应。 她立刻找到我,问我她该如何选择这两个男人,可问题是,她对白瘦的余情尚未消散,而小凡只不过是由于失去白瘦暂时找的一个避风港而已。我很为难,只能对jean这么解释:“如果你放弃小凡接受白瘦,是你水性扬花;如果仍然跟着小凡,是你自欺欺人;如果你两人都要,是你得陇望蜀;如果你两个都不要,是你自恃自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性感尤物!”jean听了这番看似微言大义,其实都是蒙人的狗屁大道理的道理,左思右索了半晌,觉得自己想那么多干吗

水性伏花


jean手捧白瘦送的火红的玫瑰,与她绯红的脸颊相照应。

她立刻找到我,问我她该如何选择这两个男人,可问题是,她对白瘦的余情尚未消散,而小凡只不过是由于失去白瘦暂时找的一个避风港而已。我很为难,只能对jean这么解释:“如果你放弃小凡接受白瘦,是你水性扬花;如果仍然跟着小凡,是你自欺欺人;如果你两人都要,是你得陇望蜀;如果你两个都不要,是你自恃自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性感尤物!”jean听了这番看似微言大义,其实都是蒙人的狗屁大道理的道理,左思右索了半晌,觉得自己想那么多干吗,庸人自扰也是自残的一种,最后还是决定跟小凡继续下去。小凡不像白瘦一头扎进游戏泥潭就把女朋友抛到九霄云外,可以说这厮整个一游戏盲,jean为了自我安慰下,也就想出小凡有这么个优点。这两人在一起,活象演哑剧,更多的是动作,不过动作也好呀,理论不如实践,看看那唇焦舌敝的白瘦总那么言而无信。

白瘦个厮,估计是从我博客上看到我的Q号,以讨论魔兽为由死命要加我,这家伙平时看到我跟jean形影不离,号称什么什么二姐妹(至于什么姐妹,不说鸟),就知道他希图从我这抠出点关于jean的情报。

我说:“你现在就像个日理万机的老董,身边的小秘玩伴从清纯玉女到憨厚老相不一而足,个个都想认你这个帅哥做她们的御用魔兽III师傅,在这些云蒸霞蔚的风景的勾魂摄魄下你还会注意jean这么块过期景区?”

白瘦在我的压迫下不禁抓狂大喊冤枉:“我堂堂一器宇非凡的帅哥怎么可能比不上一副獐头鼠目还掠夺我GF的小凡,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已经够我无地自容的了,况且我明白游戏是虚GF是实,舍本逐末的道理我心知肚明,我只希望jean能原谅我,我会好好珍惜她的。网络上的那些人全是假的!没必要较真!”

寒假中我的Q也够烦的,隐身么,真有要紧事找,我却人间蒸发;不隐么,又怕会不经意间串出个无聊的厮跟我莫名扯淡,大过年的还不惜把各自心情搞的屎沟横飞。白瘦这家伙就是这样,每次我不在线都说自己有正经事,而我在线却拖着我对jean问寒问暖,努力证明自己开诚布公、信誓旦旦,对jean的感情海枯石烂,此心不移。然而有一次他对我强调一个细节,他说自己的游戏ID:jeanwhite。我将白瘦的珠玑之言一字不漏刻录进jean的耳膜,jean却认为既然跟白瘦劳燕双飞,就别藕断丝连,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小凡,但他也不是形如虚设。

一年一度的双身节近在咫尺,白瘦觉得jean和小凡的关系已既成事实,索性捅破那层隔膜找jean了解这段不共戴天的感情。

jean貌似很平静:“小凡他人还行,虽然有点呆若木鸡,至少还很敦睦邦交,哪像你白瘦,自以为是魔兽III的老法师,一脸道貌岸然,一身纨绔习气,一向让我嗤之以鼻!”

白瘦不再对jean套话连篇:“虽然我还是很喜欢你,但我是战队的主力,而且,我也不能背叛队长对我的知遇之恩,我真的无法为了你放弃我的游戏历程。我和你的感情尚且肤浅,现在放弃不至于造成我们两个太多情感上的伤痕。所以,jean,好好珍惜你身边的小凡,我相信他给予的幸福肯定比我要多!希望我喜欢的你能永远快乐,因为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

jean身边有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小凡就已经证明她是个沉浸在密糖中的小尤物了,她缄默不语,随即抱住白瘦,一颗带有体温的氯化钠液滴黏附在白瘦的衣服上,这算是jean留给他的离别信物吧。

情人节,人间柔情缱倦、玫瑰泛滥。

jean选择和小凡度过这么个拿来主义者创造的节日。白瘦么,他身边大姑二婆三妻四妾个个都有情调与他在魔兽中浪漫一番。白瘦衡量还是做好本份工作一心效力于战队,努力为战队打拼出优异战绩重振战队名声让同行刮目相看。

无论生活是被情感困扰还是被游戏锁套,日子都是要过的。jean不再蔫然委顿,白瘦也笃志经学研究对战战术,大家过着各自都能接受的美好生活。

开学前夕是学生们最后的疯狂机会,jean和小凡欣然邀请白瘦带他的队友一同参加K歌派队。在音符串的萦绕下,jean和白瘦以一曲《无尽的爱》完结了这场聚会。






网狗秤子


做人要低调,怎么样才算低调,我也不知道。但我清楚,作为新手玩家,明知自己的水平低人一等,还是夹着尾巴多看多学才是提高技艺的王道。


秤子不知何许人,虽然论坛资料上注明这“性别:女”,但大家都一致认为此人故意装人妖。坛子的人都想不明白,为何此人名“秤子”,他从不会像个真正的秤子懂得平衡的概念,所以,又有好事者美其名曰“歪秤子”。

我入那小坛子半个年头,但只有寒假是真正在那里混过些许日子,我在论坛不爱版聊,更热衷发布主帖宏扬游戏周边文化。不过,就那么些时光中,秤子已经在我脑海中留下了个不怎么好的烙印。

秤子的魔兽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很多玩家都奚落他就这么点小伎俩还飞扬跋扈,满坛子找人炫耀、单挑。一日,一玩家无法容忍秤子纠缠不休的骚扰老羞成怒将他和秤子的对战录象发上坛子希图利用事实将秤子弄得无地自容。录象的下载率在短时间内稳居全坛排行第一,很多人前来凑热闹,跟帖中,冷嘲热讽的不乏少数,嗤之以鼻的也当仁不让,而一些同情秤子的帖中有帖,估计八成也只是佯装涅而不淄的麟凤龟龙。

我虽然也不喜欢秤子这人的个性及行为,但我也不参与这场针对一个人的无聊帖子战。我依然同往常一样发布我喜欢的东西。

人呐,我不得已真想说“贱”这个字,秤子这厮看了我发布的东西,居然莫名其妙骂我人渣,自以为会点制作漫画的小本事就在论坛虚张声势,有种就来跟我单挑!量你个手掌连个鼠标都操不了!

靠!好啊!单挑怎么了,谁怕谁。不过我自己确实有些怕,毕竟已经一年半多没碰魔兽,况且不死族对操作也有一定要求。但是,战书已收,战场已定,这场莫名其妙的宿命对决就这样敲开战鼓。我没有任何时间练习,只能凭借一年多前的意识制服键盘和鼠标。


选择地图LT,

我不死,

他暗夜,

我摸拂时他造兵,

组队完毕骚扰我,

我令众狗上前线,

咬得弓箭手们花容失色衣衫褴褛。

他的月女,

颜面不保,

英雄气短,

狼狈回城。

今天夜晚不杀怪,

要杀只杀高级怪,

木已成舟,

我方不死三英雄,

双光环,

天衣无缝,

NC技,

所向披靡,

同仇敌忾,

义薄天云,

三人麻辣烫,

战场永不殇。

率领害虫大军径直冲入敌对城府,

闯敌营,

捣敌巢,

既而他军如同沙丁鱼般回城造势,

场面尉为壮观。

敌军阔绰,

负隅顽抗,

我方收兵回城,

途经地精商店,

还是那句老话:

“走过路过不错过,

地精商店是你家,

卷轴药水随便拿!”

日月轮回,

白驹过隙。

我方精兵大票,

军饷丰盛,

号令天下,

六合为尊,

天地双鬼齐动员,

蜘蛛石像不停闲,

径直杀入他老家,

英雄双双把家拆。

他兵种杂乱,

意识紊乱,

导致军队被狗咬,

英雄被魔秒,

老家被人抄,

宝物被鬼盗,

金矿被火烧。

最终把持不住,

精兵流失,

财政赤字,

为图一雪前耻,

为POM徇情,

DH前来送死。

冻人巫妖,

袅袅婷婷,

一个霜冻之新,

致使DH感慨,

不知不死有情,

不知霜舞哀伤。

暗夜受尽蹂躏,

最终以“鸡鸡复鸡鸡”狗尾续貂。


秤子输了战斗,只是一个劲地抱怨天妒英才,自己霉运当头而别人飞来横运。他仍旧不依不饶到处找茬,玩家们依然针锋相对,坛子还是沦陷在乌烟瘴气的氛围中。既然秤子是这种钟爱造势的人,为什么管理员不封杀他的帐号?这其实便是侧面纵容其他游手好闲的玩家拿他当作贻人口实的小丑从而提高论坛所谓的人气,所以我义不容辞离开了那坛子。

一个星期后,我无所事事在网海闲逛,好奇心驱使我再次进入那个口水战乱的论坛,但我发现,星星依然是这些星星,貌似秤子终于倦怠了以寡暴众的挑衅,而那些沆瀣一气的混混们也有骂累的时候,一个个都潜水养精蓄锐去了。阒然的坛子里只剩林林总总的战书、战术帖孤守空船撑着坛口,七日不去如越时空,这是怎么回事?翻阅帖子中,发现一篇申明帖,帖子语言看似朴实真挚,然而开帖者居然是秤子本人!

“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论坛总有一天会在同类竞争中甘拜下风,因为,这里的所谓玩家都是打着单挑魔兽的名号在此欺辱新手,我只是个想成为高手的新手,所以我到处找人就是为了多练习,只有那样才能提高我的水平。但你们呢,却看不起我这个新人,知道我水平不好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不觉得很无耻吗?大家都是从新手过来的,难道就不能为了论坛少说几句吗?我对你们太失望了!”

下面还有管理员的回复:“我不删你帖封你号,对你的‘遭遇’置若罔视,就是为了让你能觉醒,没想到你依然执迷不悟!你让大家失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