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十九节

zxxd 收藏 2 4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十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收到信和包裹,陈明有点意外,由于他一直以来都比较犹豫,害怕干爹把他给弄回国去,他写了好几封的信都没有寄出去,一直到他干爹让周华给他带信之后,他才小心翼翼的写了封信给干爹。

当时写信的时候,他还是花了些心思的,信的内容除了诉说了一下离家之后的情况外,更多的篇幅把话题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转移了主题,这样既保证了篇幅,不让干爹因此找到借口,又可以避免说到实际的情况刺激到干爹。在信里他停的抱怨干爹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他,他有几个钢厂的控股股份,说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让自己的钢厂为自己打造几把实用的刀子。

当然,这封信没有直接寄给干爹,而是寄给了南京陆军学院的院长杨庆益,请他把信转交给他干爹,因为直接把信寄到中南海,且不说他干爹收不收得到,就算收到了,那么他的身份在军队里要保密就有问题了。

他的信才寄出去都两个月了,没想到在南京转了一圈之后,干爹这么久才回信。

把东西递给了陈明,申小石又跑了出去——他还有自己的家信没有等到呢!

没有看信,陈明先拿起了包裹,因为这个包裹分量挺沉的,这使陈明有点好奇,包裹是个木头做的小箱子,用钉子钉死了,四面看了一下没有什么扣子可以方便的打开这个箱子,陈明只好拿出了刺刀,顺着箱子的缝隙,把箱子给撬开了。打开箱子,里面有些填充物,是些废报纸,把这些填的紧紧地报纸取出来,里面又出现了一个略小一些的箱子。

看着大箱子里面装着小箱子,陈明感到有点意外。

“搞什么啊!不会是在耍我吧?”要不是远隔千山万水寄点东西过来不方便,陈明不禁怀疑是不是干爹又在耍他——在小箱子里再装一个更小的箱子,一箱装一箱,直到最后是空的。

把小箱子取了出来,这回小箱子有一个用扣子扣住的盖子。

打开了盖子,陈明呆住了,箱子里没有装着更小的箱子,而是整整齐齐排着大概二十把战斗刀,他没想到干爹真的给他搞了一些战斗刀来。

在刀子的最上面放着一张纸条,不用看落款,单是看到那熟悉的笔迹陈明就知道字条是干爹写的,上面简单的写着几句话:

“小兔崽子,我就知道你肯定先看这个箱子,信封里的信是南京那个家伙写的,箱子里的东西是你自己厂子打造的,不用谢我。以后要东西找南京的那个家伙,他时间多,你的厂子都是他找人打理的。另,你的花花肠子我知道,不要跟我来虚的,常给我来信。

知名不具

1942年5月”

把字条撕碎了,丢到他那个炮弹壳做得烟灰缸里,点着一根火柴把字条给点燃,虽然字条上只落了一个“知名不具”,可是陈明知道,他那个爱题字的干爹已经让许多人都很熟悉他的字迹了,所以还是小心点好。

接着,陈明从箱子里取出一把刀,从刀鞘里抽出了刀子,用手试了试刀锋。看样子自己的这个钢厂肯定同军方有合作的项目,因为刀身处理得相当考究,不是一般的民用工厂能够生产得出来的。

整把刀是用钢整体打造的。全长超过了300MM,刀身接近180MM,刀身修长,没有开设血槽,刀尖采用矛尖形设计,刀刃末端开设有7个锯齿,兼顾了刺、砍、削、割、锯的功能,刀身经过了不知名的处理,呈现黑灰色,刀把不是多功能圆形的,而是同刀身整体打造而成,刀把用一种特殊的细绳按古法缠绕了一层,既保证了手掌握持时的紧握程度,又保证刺杀对手后沾了鲜血的刀柄不会发滑。

挽了一个刀花,刀子在陈明的手上仿佛有了生命,刀身在他的手上跳跃着、飞舞着,片刻间已经换了正握、反握、投掷等几种持刀方式,接着刀子往上一抛,反手一接,陈明正握住刀子,双手做出了几个攻击的动作,握着这把刀,那彪悍的造型和十足的重量给了陈明一种强烈的信心;握着这把刀,挥舞之间刀刃上那一抹寒光,产生了十足的震慑力;握着这把刀,让陈明在那一刹那发出了“为什么现在不是冷兵器时代?”的感慨,经验老到的陈明已经完全被这把刀征服了。

把玩了一会,陈明才想起还有一封杨庆益的信还没有读,他随手把刀子向上一抛,刀子在空中旋了一圈,然后“哚”的一声,插在了陈明前面充当桌子的空弹药箱上面,刀身几乎插进去了1/4,刀刃的锋利可见一斑。

同干爹那短短的留言不同,杨庆益的信很厚,也很唠叨,整封信通篇都是臭骂陈明的内容,有些话应该是憋了很久了,所以在信里面重复了好多次,那就是陈明不应该不告而别,他这样私自出走、失踪,害得北京有好几老家伙心脏病复发,要不是他干爹在紧要关头说出了他的去向的话,估计有三、四个老家伙会因此提前去跟陈明他亲爹一同打麻将的。当然信的最后还是同陈明的干爹说的一样,既然他改了名加入了军队,那么就不要丢他亲爹的脸,然后叮嘱他一定要多写信给他。

看完了信,陈明把箱子里的刀都取了出来,数了一下,一共有24把,还挺多,想了想,他觉得多出来的刀子,拿来送人是个不错的决定,他决定除了连里几干部一人送一把外,再给老同学张策2把,剩下的刀子留着以后送人。

虽说经历过了战火的洗礼,可陈明仍然同大部分男人一样,骨子里还是不愿意长大,只不过因为承担了一些不得不承担的责任,经历了一些事情,就认为自己必须长大了,成熟了,而随着日子的变长,他自己也就觉得自己长大了、成熟了,而实际上他仍不成熟。

没有经过考虑,就像一个孩子喜欢把自己的好东西同朋友分享一样,陈明没能沉得住气,看完了信,他就提着箱子就开始四处招摇。

先是到了空12团,把刀子给了张策两把,然后又晃悠到了营部,在营部,陈明像平时瓜分补给一样在王强的主持下,把几个关系要好的营、连、排干部叫到了这里,开始“分赃”。

这种形式的分赃,满足了陈明小小的“虚荣”,却也给他带来了麻烦,僧多粥少,他这几把刀明显不够分的,一开始他算了一下,这二十几把刀,他主要是送给以前老一连的好朋友们,可是刀子分出去了,却引起了营里其他人的不满,这种别说见过,听都没有听过的刀子,着实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眼光。

从此以后,不断有其他连队的干部来找他索要刀子,各种各样的理由都被用到了,这样子,他的刀子越来越少,最后除了自己的一把以外,他只保住了准备送给杜丽梅和张燕的两把,很多前来要刀子的人都没有要到刀子。

大部分的人都比较通情理,没要到除了遗憾意外也没什么,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如此,因此不可避免的,陈明得罪了本不应该得罪的人。

虽然分刀这一举动,引起了一些风波,可是陈明并不在意,只不过每天都有人为此缠着他,让他很郁闷,因此他更多的呆在了训练场上。

一天,陈明正在组织全连进行实爆作业训练。

谁料到,天气骤变,不一会儿,狂风大作,乌云压顶,眼看倾盆大雨将至。

看到这个情形,副连长郑大全跑过来问道:“连长,你看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是不是改天再进行爆破训练?”

陈明想了想,说到:“德国人是不会选择天气和我们打仗的,继续吧!”

没几分钟,大雨劈头盖脸的下了下来,一连的战士们全副武装,冒雨蹲在地上,自行将淋湿的拉火管、导火索、雷管、炸药做成一个个统一大小的炸药包,爆炸声此起彼伏。

雨越下越大,训练场变得非常泥泞,全副武装的战士们拉引导火索后,撤离实爆区的速度明显的减慢了。

看到有的战士不慎滑倒,怕出事故,指导员叶毅在一旁提醒陈明:“小陈,是不是让战士卸下战斗装具,这样大家快速撤离实爆区,更安全一点。”

对于叶毅,陈明一直是很尊重的,可是这次他没有同意:“指导员,我们要从实战出发啊,哪国军队上了战场不带枪?如果按照操作规程来训练,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想了想,陈明觉得叶毅说的也有道理,他转头对郑大全补充道:“老郑,你跟前面说一声,要他们把导火索加长几公分。”

结果,当天全连184人无一例外的参加了实爆作业,用掉炸药几十公斤,没有出一起事故,这让陈明对自己的判断力增加了不少的信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